•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免費文獻

    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探析

    本文時間:2021年08月10日 發表期刊:長春大學學報 發表刊期:2021年07期 點擊次數:

    摘 要: 當前,殘疾人社會工作教育實踐教育基地建設的主要問題在實踐平臺搭建和實踐教學組 織環節,相關問題嚴重影響實踐教學效果和專業人才培養的目標達成。在促進專業發展、提升人 才培養質量和發展殘疾人事業的背景下,聚焦怎樣創建一批具有示范性作用的殘

    《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探析》論文發表期刊:《長春大學學報》;發表周期:2021年07期

    《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探析》論文作者信息:湯奪先( 1977-) ,男,山東鄒城人,教授,博士,博士研究生導師,主要從事殘疾人社會工作、人口社會學研究。

      摘 要: 當前,殘疾人社會工作教育實踐教育基地建設的主要問題在實踐平臺搭建和實踐教學組 織環節,相關問題嚴重影響實踐教學效果和專業人才培養的目標達成。在促進專業發展、提升人 才培養質量和發展殘疾人事業的背景下,聚焦怎樣創建一批具有示范性作用的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的問題對促進社會工作專業發展和提升殘疾人事業發展水平具有深刻意義。

      關鍵詞: 殘疾人社會工作; 實踐教育基地; 實踐教育

      一、問題的提出

      知識和能力都來源于實踐,要組建一支宏大的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實踐教育環節不可或缺。2020 年 11 月,孫春蘭副總理在廣東調研時強調要深化教學研究和教法改革,加強校企、校地、校際合作,豐 富校外實習、實訓、實踐資源,更大限度激發每個學生的潛能潛質[1]。實踐教育對促進學生能力培養、 潛能發展和專業成長有著重要意義,社會工作是一門應用性的學科,具有很強的實踐性和操作性,社會工作教育除了理論和方法的教學外,還需要通過實踐教學培養學生的實務工作能力,在實踐中進一步塑造專業價值觀、檢驗和深化相關理論知識,因此,實踐教育在社會工作專業教育和人才培養過程中具有重要作用。自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 ( 2010—2020 年) 》發布以來,高校紛紛圍繞 《綱要》要 求,加強教學建設,深化教學改革[2]。作為應用性學科的社會工作專業在兼顧理論教學的同時,要更加 重視實踐教育的意義,在社會工作專業的實踐教育方面加強探索。實踐教育基地建設是高校教育教學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培養高質量社會工作專業人才的重要內容,是社會工作專業實踐教學的重要環節。社 會工作專業在國內發展起步較晚,實踐教育基地整體數量不多、建設水平參差不齊、規范性程度不高的情 況客觀存在。2004 年開始,社會工作作為一種專業方法介入到我國殘疾人服務領域[3],其實踐教育基地 建設更是存在著各種問題。 20 世紀 80 年代,我國社會工作專業恢復后,眾多學者對社會工作實習實踐這一主題進行了廣泛的研究。王思斌、馬鳳芝認為,社會工作專業實習是保證社會工作教育質量的重要途徑之一,是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環節,也是檢驗學生是否真正掌握社會工作價值與方法的手段[4]; 張云英論述了構建社會工作實踐教學體系的重要意義,同時也指出了實踐基地存在著數量少和關系維持問題[5]; 周軍提出了高校社會工作實踐教學模式的四個層次,同時關注到需要積極拓展各種類型的校外實習機構[6]; 還有諸多學者重 點研究構建什么樣的教育實踐體系以促進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培養等等。綜合相關研究發現,學界對社會工 作實踐教育對于專業人才培養的重要性能夠達成高度共識,而在實踐教育基地這一議題上雖有學者涉及, 但并未深入研究實踐基地建設相關路徑,相關研究也未涉及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這一值得關注和思考的內容。因此,文章結合殘疾人社會工作的具體特點,聚焦當前實踐教育基地建設的相關問題,探索 有效路徑促進殘疾人實踐教育基地建設水平的提高,滿足新形勢下殘疾人事業發展和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培 養的需要。

      二、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的內涵

      社會工作專業教育包含課堂教學和實踐教育兩個方面的內容。社會工作實踐教育的通俗解釋就是社會工作專業實習或實習教育。實習作為社會工作訓練的主要內容可以追溯到 19 世紀下半葉的慈善組織會社 ( Charity Organization Societies) ,在會社中主要是由師傅帶徒弟的 “學徒式”形式培養社會工作者。在這 種師徒的訓練模式中,徒弟通過學習師傅的工作方法和技能去服務案主,難以形成專業的理論、方法和技 巧,容易受到師傅的個人經驗影響,不能滿足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需要,因此這種模式逐漸被遺棄。其 后,專業性社會工作訓練模式開始發展,學校安排學生進入各個機構當中,學生利用在課堂推演出的實務工作方法去參與實踐教育,根據實踐教育的相關標準和規定完成實踐教育目標。通常意義來看,社會工作專業的學生參加上述專業實習訓練的固定化場所可以稱為實踐教育基地。因此,實踐教育基地是圍繞學生實踐教學和人才培養目標的相關要求、依據一定的教學模式、高校結合地區資源建立的,使高校能夠有組 織、有計劃、有目的地開展專業實踐教學以提高學生專業素養和技能的固定化場所。相關研究方面,周玉 萍、杜貞儀結合山西高校社會工作專業實習開展情況將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分為福利性機構、政府機關和民辦非營利組織三類[7]; 還有一些學者認為當前社會工作專業實踐基地的選擇面較為狹窄,主要集中 在街道、社區、福利機構和政府等實際社會工作的機構。目前,學界對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尚無 明確界定。結合相關理論和實踐研究,筆者認為,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是高校圍繞專業建設情 況、結合地區資源建立的,滿足社會工作專業學生在殘疾人社會工作實務領域針對性利用殘疾人社會工作理論、方法和技巧進行實習實踐活動的固定化場所。其特點是在實踐過程中能夠得到來自基地的專業實踐 老師和高校自身教師的兩方面指導,具有穩定的服務對象和最大程度保障實踐活動的可操作性。其目的是 通過實踐基地合作,一方面,高校師生的參與能夠促進實踐基地所處機構的服務水平提高和專業能力增 強,促進殘疾人事業的發展,另一方面,保障學生實踐活動的可持續性和穩定性,提升社會工作實習實踐 水平,達到培養高質量殘疾人社會工作專業人才的目標;谏鲜鎏卣,實踐教育基地建設應包含對殘疾 人社會工作專業具有明確訴求、相關條件可以滿足高校達成殘疾人社會工作人才培養目標、開展專業社會工作而非實際社會工作、保障實踐教學持續且穩定進行的固定場所等基本條件。

      三、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的必要性

      實踐教育是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培養的最重要環節,是社會工作專業教學的核心。由于實踐教學是承載 著由內化到使用專業價值、知識和技能使命的過程,所以只有通過社會工作實踐教學,學生才能對社會工 作專業價值、知識和技能產生感性認知并實現專業認同和能力內蘊[8]。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是社會工作實踐教學開展的重要場所和平臺,建設穩定和可持續的實踐教育基地對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學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根據走訪調查情況,當前殘疾人相關機構內的人員構成以醫學康復類為主,專業殘疾人社會工作者較為缺乏,因此在機構運作、殘疾人社會適應、相關資源鏈接等方面亟需專業社會工作人才介入。我國社會工作人才培養目前還是以通識教育為主,但是未來在教學的不同階段可以探索 “通才+專才”的培養模 式[9],即理論教學可以進行通識性教育。首先,實踐教育階段應更加具有指向性,應該聚焦于培養某一 領域的專業社會工作人才而不是培養實踐的 “通才”,改變既往“什么實務都能做”的實踐教學模式,在 實踐教育階段讓學生充分接觸并選擇自己適合的實務領域,從而提升殘疾人社會工作人才培養質量和數 量,滿足社會對專業殘疾人社工人才的需要。其次,社會工作專業實習可以培養學生對社會工作專業目標和價值觀的積極認同[10],因此,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對于專業殘疾人社會工作人才培養的重要

      意義還在于能夠使學生在實踐過程中,通過接觸殘疾人、了解殘疾人和服務殘疾人這一系列過程增強使命 感和價值感,隨著實踐的深入逐漸破除對于社會工作專業和殘疾人的刻板印象,在實踐中深化 “助人” 理念并強化專業認同。此外,殘疾人社會工作不同于其他社會工作領域,所服務的殘疾人群體之中也會因 殘疾類型和殘疾程度而有所區別,因此對社會工作專業學生而言,與殘疾人的接觸可能較其他群體相比不 夠全面和深入,建設具有穩定服務對象的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能夠讓學生在實踐中全面接觸不同 的殘疾人,了解不同類型殘疾人的特征和問題,針對性地設計服務方案,進一步理解和運用相關理論知識,從而熟練掌握殘疾人社會工作實務方法和技能。最后,我國殘疾人事業的發展需要殘疾人社會工作專 業助力,凡有殘疾人事業的地方,就存在著殘疾人社會工作[11]。建設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一方面可以實現促進殘疾人社會工作人才培養的目標,另一方面在實踐過程中學生能夠利用所學和特長直接服務于實踐基地內的殘疾人群體。因此,實踐教育基地無論從目標還是過程來講都為殘疾人事業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

      四、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的主要問題

      社會工作實踐教學體系具有多元化、復雜化的特點,該體系主要包括實踐理論教學、實踐平臺體系搭 建、實踐教學主體組織和實踐教學質量的評估四個方面[12]。其中實踐平臺體系搭建和實踐教學主體組織是對實踐教學效果直接作用的影響因素,亦是當前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過程中出現問題的主要環節。因此,在殘疾人社會工作教育實踐基地建設過程中,需要關注實踐平臺搭建和教學主體組織兩個環節存在的問題對實踐教育所造成的影響。

      實踐平臺資源缺乏,實習延續性較低。由于社會工作專業在我國發展起步較晚,而發展更為滯后的殘 疾人社會工作相關機構數量更少,所以高校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平臺的可選擇性較低,主要場所主要分布于社區、街道或福利性機構等實際社會工作部門,這種類型的部門對專業社會工作的需求程度較低,學生很少從事專業性殘疾人社會工作活動,并且會存在 “忙的時候來,不忙的時候不用來”等中斷實習 過程的現象。另一方面,諸多高校在社會工作人才培養方面采用持續性實習模式,即實習過程貫穿入學到畢業的全過程,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求高校擁有數量較多的實踐教育資源,但在實際操作中學生實習過程無 法在固定的機構持續進行,由于實踐教育基地的諸多不確定性而需要在不同階段更換不同的實習機構,學 生和機構的雙向流轉嚴重影響實踐教學效果和用人單位的培養意愿,實習延續性無法保障。

      實習專業化程度低,學生參與度不高。首先,實習過程中由于多種原因,大多專業的殘疾人社會工作機構也僅停留在讓實習學生從事類似志愿服務的工作,將學生作為 “義工”或 “志愿者”使用,學生難 以接觸機構內實踐性和專業性較強的社工服務項目,長期從事機構內的雜事無法體現學生的專業價值和理 念[13],打擊專業自信,削弱專業認同感。其次,社會工作機構目前生存發展主要取決于財政購買,在此 模式之下也出現了機構間的差異化,諸多競爭力不突出的殘疾人相關機構長期處于無事可做的處境之中, 該類型機構對實習學生基本無要求,學生可能需要自主承擔實習過程中的花費,參與意愿較低。最后,由 于社會工作的發展時間較短,諸多機構的專業性工作人員缺乏,在實習過程中機構督導給予實習學生的專 業性指導程度不夠,阻礙實習生專業水平和實務技能的提高。

      實踐教學目標缺失,忽視助殘意識培養。社會工作實踐教學過程應以目標為指引。當前,高校在殘疾 人社會工作方向的人才培養上缺乏明確的實踐教學目標,其實踐教學的指導性思想是為培養寬泛意義上的 社會工作人才,由此導致在專業實踐過程中殘疾人社會工作方向學生缺乏該領域的系統指引。除此之外,在長期的理論教學過程中會忽視對學生助殘意識的培養,學生可能由于對殘疾人長期的刻板印象導致在選 擇機構的時候盡可能遠離殘疾人相關機構,由此直接影響殘疾人社會工作方向專業人才數量的缺乏。實習學生在日常生活中難以全面接觸類型多樣的殘疾人群體,助殘意識的缺乏還可能會導致實習學生在面對多樣的殘疾人群體時產生畏難情緒,甚至認為社會工作專業方法無法改變殘疾人的狀態,以至于降低專業認同感。

      五、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路徑

      建設穩定和可持續的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是解決當前殘疾人社會工作專業學生實踐困境的重 要途徑之一,高標準的實踐教育基地建設需要高校結合地區資源、動員師資力量積極開拓,并與之建立密切合作的伙伴關系,雙方在人才培養和機構發展的基礎上合作共贏,爭取將實踐基地建設成為高?蒲、教學平臺[14],推動人才培養質量提升和專業發展。

      明確人才培養目標,拓展實踐平臺資源。實踐教學過程是人才培養的重要環節,高校對殘疾人社會工 作方向學生的培養應明確相關目標,立足于學生未來殘疾人相關就業方向細分實踐類型,重視專業教育目標、專業實習目標和學生能力培養目標,并以此為出發點選擇相應的殘疾人相關實踐基地。由于相關實踐 平臺的稀缺性,高校在選擇殘疾人實踐教育基地的過程中需要重視機構專業性的發掘,即通過介紹或系統 性展示殘疾人社會工作專業對機構相應服務領域能夠帶來的積極影響,引導機構認同社會工作專業的理念 和價值,發現自身的某些需求同殘疾人社會工作專業能夠相互匹配。

      實踐基地規范化建設,協商確立相關制度。實踐基地的規范化建設應明確相關主體的責任,建設過程 中高校承擔實踐教育基地建設的主體責任,負責實踐教學的檢查,指導教師的指導水平、態度等,實踐基 地相關工作的安排等; 專業所在學院是實踐基地建設和實習活動的直接責任人,承擔與實踐基地溝通反 饋、實踐指導教師的遴選、實習學生的分派、實踐過程的指導和評估等工作; 實踐基地所在單位是實習實 踐活動的承擔者,與實踐質量有著直接關系,高校承擔實踐經費撥付的情況下需要明確實踐基地責任,并建立退出機制,對實習質量較低的機構及時清退。校企雙方在明晰主體責任情況下協商確立實踐教學管理 制度,包括實踐教育基地管理制度、指導教師和校內教師的溝通機制、實習生管理制度、評估及反饋機制等,保障實踐教育基地規范和制度化運作,促進實踐教學達到既定目標,形成實踐教育管理的長效機制。

      增加基地建設投入,完善相關專業設施。實踐基地的建設投入主要來自高校的生均教育經費,但 是單一的資金來源渠道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實踐基地的建設完善程度。一方面合理利用好有限資金進 行實踐基地建設是基本前提,另一方面實踐基地應當是高校、機構和政府資源整合的產物,高校和實 踐基地需要向政府部門爭取相應資源。由于殘疾人社會工作服務需要特定的場地支持,缺乏專業設施支持無法順利開展相關活動,比如個案訪談室和小組活動室都需要在滿足社會工作服務開展的基礎上 增加無障礙設施,以保障教育實踐活動的順利開展和殘疾人服務對象的安全。設施專業化程度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實踐教學的專業化程度,因此增加相應投入,完善實踐教育基地的軟硬件條件是促進實踐教育高質量完成的重要舉措。

      建立雙師管理制度,加強機構督導培訓。殘疾人社會工作兼顧理論和實踐,實踐教育過程是學生深化理論學習、加深理論理解、鍛煉實踐技能的過程,同時也是在實踐過程中檢驗和發展理論的過程。 高校教師在工作中側重于相關理論研究,因此,學生實踐過程中遇到的理論困惑或實踐后的理論發展是高校教師需要解決的問題; 機構中的工作人員在實際工作中接觸主要是實務性內容,因此在實踐中扮演的是督導的角色為學生解決實際問題。除此之外,高?梢岳孟嚓P資源為機構內非專業的指導 老師開展督導培訓,提升機構督導的專業化程度,建立完善的實踐教學督導體系,能夠更好地指導學生開展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校內教師同機構督導相互配合的雙師管理制度,不僅能夠在實踐教育中能夠給予學生更好的專業指導,提升實踐教學質量,還可以增加校內老師同機構工作人員的溝通,利 于將理論研究同實踐相結合,對于機構服務專業化程度和高效理論研究產生積極影響。

      實踐過程項目制運作,健全效果評估體系。實踐過程的設計可以通過小型項目制的形式來進行安排, 即若干名實習生在相關機構和高校老師的共同指導下,在經費固定的情況下由相關方面報銷項目開銷,在 實習期內設計并完成一項小型殘疾人社會工作服務項目,并撰寫實習日志和完整的實習報告。項目制運作 能夠保證實習生全過程、全要素地在有限實習時間內接觸并實際操作殘疾人社會工作服務的各個階段,在增強專業性的同時保證了實踐的延續性。

      六、結語

      新時代殘疾人事業的發展需要借助社會工作的力量,組建具有高素質、專業化的宏大殘疾人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需要深化高校殘疾人社會工作方向人才培養改革,在這之中實踐教育教學改革是重中之重。 面對當前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階段的諸多問題,需要積極開拓相關資源建設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發揮高校專業和人才優勢建立健全管理和評估體系,帶動相關機構共同提升實踐教育專業化程度, 促進社會工作實踐與理論研究的轉化等是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基地建設中需要重點發力的方向。深化 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教育改革,建立實踐教育基地是社會工作專業化發展的必要舉措,是新形勢下聚焦殘 疾人事業發展的重要途徑,對人才培養專業化、實踐能力提升、認同感培養和深化高校同機構間的合作具 有深刻意義。

      參考文獻: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孫春蘭在廣東調研時強調深化創新創業教育改革更好服務高質量發展和現代化建設[ED/OL]. ( 2020-11-19) [2020-11-30].

      [2] 湯奪先,李靜.高校社會學專業實踐教學的開展[J].當代教育與文化,2013( 6) : 85-90.

      [3] 蔡翮飛.高校殘疾人社會工作實踐模式的探索: 基于優勢視角[J].當代青年研究,2014( 6) : 86-89.

      [4] 王思斌,馬鳳芝.保證社會工作教育質量的途徑探索[J].社會工作,1994( 5) : 4-7.

      [5] 張云英.論社會工作專業實踐教學體系的構建與應用[J].社會工作下半月( 理論) ,2008( 6) : 11-14.

      [6] 周軍.高校社會工作專業實踐教學模式研究[J].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報,2010( 2) : 140-143.

      [7] 周玉萍,杜貞儀.山西省社會工作專業實習基地建設研究[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20( 8) : 10-14.

      [8] 盧愛國.社會工作專業教學組織機制: 問題與選擇[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12( 12) : 96-99.

      [9] 譚磊.我國老年社會工作本科人才培養路徑研究[J].社會工作與管理,2016( 3) : 39-45.

      [10] 原會建,鄔伊男.高校專業認同的影響因素及其培養: 以 Z 校社會工作專業為個案[J].江西社會科學,2019( 11) : 246- 253.

      [11] 奚從清.殘疾人社會工作理論探討[J].殘疾人研究,2012( 1) : 62-64.

      [12] 張曙.我國社會工作實習教育整體性合作模式探討[J].南京理工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2012( 1) : 99-105.

      [13] 周玉萍,杜貞儀.山西省社會工作專業實習基地建設研究[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20( 8) : 10-14.

      [14] 張云英.論社會工作專業實踐教學體系的構建與應用[J].社會工作下半月( 理論) ,2008( 6) : 11-14.

      Abstract: At present, the main problems in the construction of practical education base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for the disabled lie in the building of practical platform and the organization of practical teaching, which seriously affect the effect of practical teaching and the achievement of professional training goal. In the contexts of promoting specialty development, improving talents training quality and developing disabled people cause, focusing on how to create a number of demonstrative social work practice education bases for the disabled has profound significance to the promotion of th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f social work and the improvement of the development level of the disabled people cause

      Keywords: social work for the disabled; practical education base; practical education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