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免費文獻

    早產兒維生素D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的相關性研究

    本文時間:2021年09月17日 發表期刊: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 發表刊期:2021年23期 點擊次數:

    [摘要]目的 探討早產兒出生時維生素D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之間的關系。方法回顧性分析2017年1月一2019年1月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科收治的120例胎齡33周的早產兒資料,新生兒均于生后24 h內測定血清25-(OH)D水平,根據其水平分為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10.0 ng/

    《早產兒維生素D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的相關性研究》論文發表期刊:《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發表周期:2021年23期

    《早產兒維生素D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的相關性研究》論文作者信息:溫志杰,張王芳,劉 芳,楊 鵬,李翠華

      [摘要]目的 探討早產兒出生時維生素D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之間的關系。方法回顧性分析2017年1月一2019年1月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科收治的120例胎齡<33周的早產兒資料,新生兒均于生后24 h內測定血清25-(OH)D水平,根據其水平分為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10.0 ng/mL)、維生素D缺乏組(10~20 ng/mL)、維生素D不足加充足組(>20 ng/mL),比較3組人口統計學資料、母親妊娠期疾病情況、新生兒治療情況及呼吸系統疾病(包括呼吸窘迫綜合征、肺炎、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發生情況,分析血清25-(OH)D水平與早產新生兒呼吸系統疾病發生情況的相關性。結果 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38例,維生素D缺乏組60例,維生素D不足加充足組22例。早產兒維生素D缺乏率為81.66%(98/120),維生素D嚴重缺乏率為31.66%(38/120),3組胎齡、體重、性別、剖宮產率、5 min Apgar評分、母親年齡、母親妊娠期并發癥發生情況和產前激素應用情況比較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P均>0.05)。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的住院時間、用氧時間、使用有創呼吸機時間、無創呼吸機時間均明顯長于其他組(P均<0.05),肺表面活性物質應用率高于其他組(P均<0.05),呼吸窘迫綜合征、肺炎、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發生率均明顯高于維生素D不足加充足組(P均<0.05)。低血清25-(OH)D水平是早產兒呼吸窘迫綜合征、肺炎、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的危險因素(P均<0.05)。結論 早產兒維生素D缺乏發生率高,維生素D嚴重缺乏可增加早產兒呼吸系統疾病的發病率,延長住院時間、用氧時間、呼吸機輔助通氣時間。

      [關鍵詞]早產兒;維生素D;呼吸系統疾病

      呼吸系統疾病在早產兒中發病率高,近年來維生素D水平與胎兒的肺發育、成熟及呼吸系統疾病關系的研究成為了一個新的熱點0-2,維生素D缺乏不僅與新生兒呼吸窘迫綜合征發病率有關B-4,亦加重支氣管肺發育不良[5-6。此外,根據Nguyen等的研究,維生素D在間充質細胞和肺泡上皮細胞之間的相互作用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并影響胎兒肺發育和肺成熟,從而進一步加重呼吸系統疾病切。本研究通過分析早產兒血清25-(OH)D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的關系,為早產兒呼吸系統疾病的防治提供新思路。

      1資料與方法

      1.1 入選標準 ①出生胎齡<33周;②病例資料完善;3新生兒出生24 h內、維生素D補充之前靜脈采血行維生素D檢測。

      1.2排除標準 ①出生有嚴重先天性畸形者;②新生兒有甲狀腺功能減退者:3母親孕期服用抗癲癇等藥物影響維生素D代謝者。

      1.3 研究方法 本研究經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核通過(2019-R-67)。分析2017年1月一2019年1月在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分娩的符合入選標準的120例早產兒資料,分娩時胎齡27*6-32*"(29.9±1.9)周。根據出生24 h內血清25-(OH)D水平,參考文獻[7]將新生兒分為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10.0 ng/mL)、維生素D缺乏組(10~20 ng/mL)、維生素D不足加充足組(>20 ng/ml)。收集3組新生兒人口統計學資料(胎齡、體重、性別、分娩方式、5 min Apgar評分)、母親情況(年齡、妊娠期并發癥、產前激素使用情況)、新生兒入住NICU期間治療情況[包括住院時間、用氧時間、有創呼吸機通氣時間、無創呼吸機通氣時間、肺表面活性物質應用情況(應用指征:胎齡<26周早產兒吸入氧濃度>0.3,或胎齡>26周早產兒吸入氧濃度>0.4)]及呼吸系統疾病[包括呼吸窘迫綜合征(診斷根據臨床癥狀、血氣分析,并伴有典型胸部X射線表現)、肺炎、支氣管肺發育不良(指出生后28d仍需吸氧及有胸部X射線表現]發生情況,分析血清25-(OH)D水平與早產新生兒呼吸系統疾病發生情況的相關性。

      1. 4 血清 25 - ( OH) D 和血氣檢測方法 血清 25 - ( OH) D 水平采用化學發光免疫分析法檢測,所用儀器為美國安捷倫的高效液相色譜儀串聯質譜儀; 血氣分析采用德國羅氏血氣分析儀檢測。

      1. 5 統計學方法 數據采用 SPSS 20. 0 統計學軟件進行分析處理。符合正態分布的計量資料采用 x珋± s表示,3 組間比較采用 F 檢驗; 計數資料采用例( % )表示,組間比較采用 2 檢驗; 血清 25 - ( OH) D 水平與呼吸系統疾病發生情況的相關性采用 Logistic回歸分析。P < 0. 05 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 果 2. 1 3 組早產新生兒人口統計學資料、母親情況及血清 25 - ( OH) D 水平比較 維生素 D 嚴重缺乏組38 例,維生素 D 缺乏組 60 例,維生素 D 不足加充足組 22 例。早產兒維生素 D 缺乏率為 81. 66% ( 98 / 120) ,維生素 D 嚴重缺乏率為 31. 66% ( 38 /120) 。嚴重缺乏組胎齡27 + 6 ~ 32 + 6 周,出生體重880 ~ 2 050 g,血清 25 - ( OH) D 水平為 2. 6 ~ 9. 8 ng /mL;缺乏組胎齡 27 + 6 ~ 32 + 6周,出生體重 820 ~ 2 030 g,血清 25 - ( OH) D 水平為 10. 4 ~ 18. 4 ng /mL; 不足加充足組胎齡 29 + 1 ~32 + 5周,出生體重 980 ~2 040 g,血清 25 - ( OH) D 水平為 20. 3 ~ 40. 2 ng /mL。3 組胎齡、體重、性別、剖宮產率、5 min Apgar 評分、母親年齡、母親妊娠期并發癥發生率和產前激素應用率比較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 P 均 > 0. 05) ,見表 1。

      2. 2 3 組早產新生兒住院時間及入住 NICU 期間治療情況比較 維生素 D 嚴重缺乏組的住院時間、用氧時間、使用有創呼吸機時間、無創呼吸機時間均明顯長于其他組( P 均 < 0. 05) ,肺表面活性物質應用率高于其他組( P 均 < 0. 05) 。見表 2。

      2. 3 3組早產新生兒呼吸系統疾病發生情況比較3 組之間呼吸窘迫綜合征、肺炎、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發生率比較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 P 均 < 0. 05) 。見 表 3。

      2. 4 血清 25 - ( OH) D 水平與早產新生兒呼吸系統疾病發生情況的相關性 Logistic 回歸分析顯示,低血清 25 - ( OH) D 水平是早產兒呼吸窘迫綜合征( OR = 4. 99,P < 0. 001 ) 、肺 炎 ( OR = 4. 08,P = 0. 040) 、支氣管肺發育不良( OR = 7. 85,P < 0. 001)的危險因素。見表 4。

      3 討 論

      維生素 D 是一種脂溶性維生素,胎兒本身不會產生維生素 D,主要通過胎盤從母親那里獲得,而且主要發生在妊娠晚期,如果母親不重視維生素D的攝入或者早產,從母體獲得的維生素D少,故早產兒維生素D缺乏的發生率高。目前,維生素D缺乏已成為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問題。最近的研究顯示,母親缺乏維生素D,早產兒維生素D缺乏率達97.4%。在美國的一項研究中,早產兒維生素D缺乏(<20 ng/mL)的發生率為79.8%,嚴重缺乏(<10 ng/mL)發生率達44.1%。本研究顯示,早產兒維生素D缺乏的發生率為81.66%,低于國內以往的研究,高于美國,可能與早產兒胎齡、母親年齡、孕期戶外活動時間、飲食情況及對維生素D缺乏的認識提高等有關。

      維生素D能促進肺發育及肺成熟,進而促進肺泡表面活性物質的合成與分泌。研究顯示,1,25(OH)2D3即活性維生素D3能在I1型肺泡上皮細胞表面的特異結合位點結合,促進1型肺泡上皮細胞中表面活性物質中磷脂的產生,促進胎兒肺成熟和表面活性物質的合成[1-12。動物實驗證實,維生素D缺乏可降低肺活量,影響肺泡數量、肺泡隔厚度,從而影響肺發育[1]。本研究顯示,早產兒出生時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氧氣使用時間及應用有創無創呼吸機輔助呼吸時間均長于其余2組,早產兒應用肺泡表面活性物質多,呼吸窘迫綜合征發病率高,與周勤等[4的研究一致。近年來,維生素D對兒童呼吸系統疾病影響的研究成為新熱點,尤其是減輕感染性肺炎疾病的研究[11。主要是活性維生素D3可介導單核細胞分化為巨噬細胞,下調粒細胞-巨噬細胞集落刺激因子的表達,減少炎癥因子的分泌,增加抗菌肽的表達,同時加速誘導免疫應答[16-閱

      本研究中肺炎在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中常見,說明維生素D水平缺乏可增加肺炎的發病率,與Lu等[]的研究一致。機制可能與維生素D的免疫調節作用有關,能加速誘導肺部的免疫應答,減少炎性反應的發生0維生素D缺乏組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的發生率也較高,而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發生發展的病理生理基礎為炎癥,這與Cetinkaya等的報道一致。本研究顯示維生素D缺乏(<20 ng/mL)是呼吸窘迫綜合征、肺炎、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的危險因素,可能與維生素D參與肺部發育有關。維生素D可以上調肺發育的假腺期,即支氣管樹和囊期即遠端氣道發育期,維生素D受體存在肺泡11型上皮細胞中,通過特定的信號通路基因表達來完成,肺泡細胞上有維生素D的特殊結合點,結合后可與肺泡間質細胞與上皮細胞產生相互作用2。維生素D嚴重缺乏組住院時間及用氧氣時間長,可能與維生素D缺乏增加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發生率有關。綜上,早產兒存在較高的維生素D缺乏率,維生素D嚴重缺乏可增加早產兒呼吸系統疾病的發病率,延長住院時間、用氧時間、呼吸機輔助通氣時間。孕期母體低維生素D水平容易導致胎兒早產及患喘息性疾病,因此支持孕婦需要足夠的維生素D攝入量,懷孕期間戶外活動及補充適當的維生素D對于預防早產及新生兒呼吸系統疾病非常重要。利益沖突:所有作者均聲明不存在利益沖突。

      [參考文獻]

      [1]余仁強,陳道楨,周勤,等.早產兒出生時血清25-羥維生素D水平與支氣管肺發育不良的相關性D].中國當代兒科雜志,2017,19(10):1051-1055.

      [2]Jukic A M Z,Wilcox A J,McConnaughey D R,et al.25-Hydroxyvitamin D and Long Menstrual Cycles in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Epidemiology(Cambridge,Mass),2018,29(3):388-396.

      [3]Yates N,Crew R C,Wyrwoll C S.Vitamin D deficiency and impaired placental function: potential regulation by glucocorticoids? [J]. Reproduction,2017,153 ( 5 ) :R163 - R171.

      [4]Fettah N D,Zenciroglu A,Dilli D,et al.Is higher 25-hydroxyvitamin D level preventive for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in preterm infants?[].Am J Perinatol,2015,32(3):247-250

      [5]Cetinkaya M,Cekmez F,ErenerErcan T,et al.Matemal/neonatal vitamin D deficiency:a risk factor for bronchop-ulmonary dysplasia in preterms?[].J Perinatol,2015,35(10):813-817.

      [6]Joung K E,Burris H H,Van Marter L J,et al.Vitamin D and bronchopulmonary dysplasia in preterm infants 0].]Perinatol,2016,36(10):878-882.

      [7]金宏娟,莊德義,曹云,早產兒與25羥維生素DD].中華新生兒雜志,2017,32(4):314-316.

      [8]Weisman Y.Matemal,fetal and neonatal vitamin D and calcium metabolism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Endocr Dev.2003,6(11):34-49.

      [9]Cho S Y,Park H K,Lee H J.Efficacy and safety of early supplementation with 800 IU of vitamin D in very preterm infants followed by underlying levels of vitamin D at birth[].Ital J Pediatr,2017,43(1):45.

      [10]Kim I,Kim S S,SongJ I,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vitamin D level at bith and respiratory morbidities in very-low-birth-veight infants [J]. Korean J Pediatr, 2018, 10(1):1-7

      [11] Dinlen N, Zenciroglu A, Beken S, et al. Association of vitamin D deficiency with acute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 in newborns [J]. J Matern Fetal Neonatal Med,2016, 29 (6) :928-932

      [12] Lykkedegn S, Sorensen G L, Beck-Nielsen S S, et al. The impact of vitamin D on fetal and neonatal lung matur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J]. Am J Physiol Lung Cell Mol Physiol,2015,308( 7) : L587 - L602.

      [13]陳君,王斌,維生素D缺乏與新生兒肺發育[].國際兒科學雜志,2016,43(12):942-945.

      [14]周勤,姜善雨,邱婷,等,早產兒維生素D水平與肺部疾病的關系D].臨床兒科雜志,2017,35(12):918-

      922.

      [15]劉梁,宋紅,周川,等.血清25羥維生素D與新生兒感染性肺炎的關系研究D].中國全科醫學,2018,21

      (19):2330-2334.

      [16]Konstantinopoulou S,Tapia I E.Vitamin D and the lung[0].Paediatr Respir Rev,2017,24(16):39-43.

      [17]Foong R E,Bosco A,Jones A C,et al.The effects of in utero vitamin D deficiency on airway smooth muscle mass and lung function[].Am J Respir Cell Mol Biol,2015,53(5):664-675.

      [18]Greiller C L,Martineau A R.Modulation of the immune response to respiratory vinuses by vitamin D[].Nutrients,2015,7(6):4240-4270.

      [19]Lu D,Zhang J,Ma C,et al.Link between community acquired pneumonia and vitaminD levelsi n older patients[D].Z Gerontol Geriatr,2018,51(4):435-439

      [20]Solidoro P,Bellocchia M,Facchini F.The immunobiologi-cal and clinical role of vitaminD in obstructive lung diseases[J]. Minerva Med,2016,107( 3) : 12 - 19.

      [21]Mandell E,Seedorf G J,Ryan S,et al. Antenatal endotoxin disrupts lung vitamin D receptor and 25-hydroxyvitamin D 1α-hydroxylase expression in the developing rat[J]. Am J Physiol Lung Cell Mol Physiol,2015,309( 9) : L1018.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