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免費文獻

    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信任危機與策略

    本文時間:2021年09月27日 發表期刊:教育觀察 發表刊期:2021年32期 點擊次數:

    [摘 要]在幼兒教育中,教師作為幼兒人際信任形成的重要他人,對幼兒的信任程度直接決定幼兒的身心健康發展。然而,在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對幼兒的教育信任危機仍然存在,本研究將其歸納總結為信任的意識危機、責任危機和公平危機。因此,幼兒園教師應采取

    《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信任危機與策略》論文發表期刊:《教育觀察》;發表周期:2021年32期

    《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信任危機與策略》論文作者信息:任潔,濱州職業學院教育學院,助教。

      [摘 要]在幼兒教育中,教師作為幼兒人際信任形成的重要他人,對幼兒的信任程度直接決定幼兒的身心健康發展。然而,在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對幼兒的教育信任危機仍然存在,本研究將其歸納總結為信任的意識危機、責任危機和公平危機。因此,幼兒園教師應采取以下策略: 信任是教育的前提,樹立正確的兒童觀; 把握好信任的“度”; 平等對待每一名幼兒,從自身出發,為幼兒營造一個充滿信任的教育空間。

      [關鍵詞]幼兒園; 早期教育; 教育信任

      隨著學前教育專業的發展,越來越多人開始重視幼兒身心健康的發展。信任是教育的前提,近年來關于教育信任的研究越來越多。在幼兒教育中,教師作為幼兒人際信任形成的重要他人,對幼兒的信任程度直接決定幼兒的身心健康發展。但在早期教育中,教師對幼兒信任的意識危機、責任危機和公平危機仍然存在。因此,教師應樹立正確的兒童觀,把握好信任的“度”,善于反思自身,這樣才能為幼兒營造一個充滿信任的教育空間。

      信任是一切人際關系的基礎,是人類社會交往的基本準則,是維系人與人關系的重要紐帶。羅特爾對人際信任的研究表明,“個體人際信任的產生與父母、教師、同伴等生活中的重要他人的現實行為和態度緊密相關”0。因此,在幼兒園的早期教育中,教師對幼兒的行為和態度,將會對幼兒的身心健康發展產生重要影響。

      在各教育主體內部、教育主體之間,信任是雙向存在的。但是,由于受事物生成的時間性、因果性、結構性與功能性等因素的影響,信任生成與傳導的動力勢必來自先占資源者的一方;匾虼,在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作為“上游”教育主體,信任幼兒,正確面對并解決教師對幼兒的信任危機問題,是實現教育信任的關鍵所在,也是本文的研究出發點。

      一、解析:教育信任的概念及相關研究

      理解教育信任需要以理解信任為前提。信任一般是指對人相信并敢于托付、任用。各學科領域的研究者對信任的界定仍未達成共識,但大多將信任歸為人際交往中的責任保障。[3]

      對于教育信任的研究,相關研究者注重研究教育內容、內部結構等方面。在內容上,教育信任涉及教育能力、教育道德、教育法制、教育安全、教育發展和教育文化等方面。[在內部結構上,教育信任包括三個要素,即參與教育過程的教育主體,教育內容和教育手段,系統與非系統評價。其中,教育信任中最核心的問題體現在參與教育過程的教育主體內部或者教育主體之間的信任,其他兩方面因素均受教育主體的影響。因本文著重參考后者的分類方式,主要關注教育主體-教師與幼兒之間的信任。

      盡管在不同的學科領域中,信任有著不同的含義和類型,但是,筆者根據文獻的梳理得出以下共同特征:信任與人際交往有關且信任的產生必定伴有一定的風險。因此,本文將幼兒園早期教育中的教育信任界定為:在教育教學過程中,教師和幼兒在彼此相信的前提下對教育現在和未來懷有一種理性的、美好的期待。

      二、聚焦: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對幼兒的信任危機

      (一)教育信任的意識危機

      教育信任的意識危機指的是由于受自身的既定權力地位的影響,教師容易出現信任判斷誤差而忽視幼兒主體地位且不自知的現象。

      在幼兒園的實際教學過程中,教師經常會遇到以下情況:幼兒在活動中支支吾吾回答不上問題:盡管得到了同伴和教師的鼓勵,幼兒也羞于參加各種自主活動; 即使在自己喜歡的活動中,幼兒也不敢大方地在人前展現自己,等等。這些現象的產生原因眾多,不僅是幼兒自身的自卑和羞怯心理問題作祟,還涉及因教師的不信任而導致的幼兒的膽怯。作為“上游”教育主體,教師是否意識到教師信任的重要性、是否意識到要從幼兒主體出發考慮問題的解決方法、是否做到了在觀察的基礎上真誠地相信每一名幼兒能夠經過自己的教育變得不再膽小等,都對幼兒的發展至關重要?偠灾,教師意識問題作為教育信任的開端,是解決信任危機問題的關鍵所在。

      導致意識危機的最大原因應該追溯到教師對幼兒的信任判斷的誤差上。幼兒本身特征作為教師信任判斷的直接標準,被許多研究者公認為最重要的因素。第一,幼兒的外在特征方面?雌饋碚\實、可靠、穩重、大方的幼兒往往被教師信任,那些性格開朗、為人友善的幼兒更容易受到教師的信任。第二,幼兒的性別因素。女孩更容易獲得教師的信任。在幼兒園的實際訪談中,有的教師直言道“如果讓我選擇,一個性格文靜的女孩和一個調皮搗蛋的男孩相比,肯定是女孩更容易獲得我的信任。”但這些教師都無法解釋這一心態。

      綜上所述,作為被信任對象的幼兒,其本身的外貌、性格特征、性別等各種因素都可能成為教師判斷信任對象的依據。就是諸如這樣不可言狀的信任標準正在潛移默化地影響教師的態度和行為,進而影響幼兒的身心發展,成為幼兒園早期教育中一直存在且不可忽視的問題。因此,為解決信任的意識危機問題,樹立正確的兒童觀成為合格教師的必備條件。

      (二)教育信任的責任危機

      教育信任的責任危機指的是由于教師忽略自身主觀因素,簡化工作步驟而導致的推卸教育責任現象。

      教師是教育主體中重要的一方,其是教育信任研究中必須考慮的因素。一方面,教師本身的成長經歷、性格特點等因素的差異都會成為對幼兒信任的動態因素。性格開朗的教師大多會對幼兒時刻充滿信心,并大膽地放手讓幼兒自主探索。另一方面,教師的信任傾向和價值觀也會影響教師對他人的信任程度。教師童年早期的依戀形成會影響其成人后的人際關系。也就是說,若教師在童年早期的家庭教育中能夠與其親近的人建立起穩定的依戀關系,則在以后的生活中更容易建立起對幼兒的信任,即教師自身的信任依戀越穩定,就越會對幼兒產生信任的表現。

      綜上所述,從教師自身因素出發,教師的性格特點及其身心健康狀況直接影響著其人際交往觀念和人際信任水平,也決定著對幼兒的信任程度。因此,為解決信任的責任危機問題,教師需從自身問題出發,不斷反思、成長,積極承擔起教育責任。

      (三)教育信任的公平危機

      幼兒園早期教育中的教育信任的公平性危機,指的是在幼兒園早期教育中,教師在教育內容選擇、教育資源分配、教育評價等方面對不同幼兒產生的區別對待

      教育公平是人們從古至今的理想與追求,在春秋時期,孔子就提出了“有教無類”的教育公平思想。而教育信任作為公平與正義的一個必要的組成部分,體現著教育公平的高層次問題。[例如,在活動中,教師更愿意提問思維敏捷、善于表達的幼兒:在生活中,教師更放心讓性格活潑、自主能力強的幼兒進行獨立活動。像這樣的“選擇性信任”的情況在幼兒園中較為普遍,有的教師甚至無奈地說道:“我也想做到一視同仁,但是實際上這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理想狀態。”

      產生公平性危機的原因大致歸為以下三個方面。首先,教師會對更為了解的幼兒給子更大的信任。例如,在公開課中,教師會把回答問題的機會偏向給予平時口語表達能力較強并且積極的幼兒,而在不熟悉幼兒回答問題時則表現得憂慮緊張。其次,教師會給予平常表現更好的幼兒更大的信任。例如,一貫擅長畫畫的小紅(化名)在一次繪畫比賽中與冠軍失之交臂,教師會將失敗歸因為外在壓力和環境的影響,而不會質疑幼兒畫畫的能力。最后,教師對幼兒的信任也會和幼兒性別、性格等自身因素有關。例如,多數教師表示,他們在“燒烤吧"角色游戲過程中分配角色時,會將性格開朗、有責任心的女孩分配到“店長”角色上,踏實穩重、動手能力強的男孩則會擔任“燒烤師"的角色。

      綜上所述,從教師和幼兒的人際關系層面上看,教師與幼兒之間的熟識程度、過去交往的結果和情景、幼兒自身的表現和性別性格等因素都會影響教師對幼兒的信任判斷。因此,為解決信任的公平危機問題,教師需要在教育過程中不斷摸索,把握好信任的“度”。

      三、反思:為幼兒營造一個充滿信任的教育空間

      (一)信任是教育的前提,樹立正確的兒童觀如果教師時刻認為幼兒是誠實的、令人信任的,那么兒童的這種潛質就會發揮得淋漓盡致。相反,如果教師將幼兒看作是喜歡說謊的、虛偽的,教育效果則會大打折扣。因此,對幼兒的信任是教育的前提。

      了解幼兒是理解人、教育人的一個最基本的前提。博爾諾夫認為,教育者控制兒童的發展方向的關鍵因素就在于他是如何看待兒童的,即他的兒童觀是什么。[因此,正確認識幼兒的前提就是教師必須做到盡量避免猜疑幼兒。對幼兒的猜疑和不信任不僅不能抑制幼兒的不良行為,反而會對幼兒造成不良影響。相反,教育者應在任何情況下都給予幼兒充分的信任,以此保護和發展幼兒善良的本性與隱藏的潛能。

      (二)把握好信任的“度”,平等對待每一個幼兒

      教育本身就是一場冒險的旅程,教師只有把握好信任的“度”,才能為這段旅程提供安全的保障。

      1.愛護不是保護

      保護意為維護、呵護,但過度的呵護就會變為寵溺。教師作為幼兒園早期教育中幼兒的直接教育者,應當肩負起教育的責任,在教育過程中,既給予幼兒“慈母”的呵護,又有“嚴父”的姿態,給予幼兒最大限度的信任和鼓勵,相信他們能夠完成教師給子的任務,發揮自己的潛能。另外,教師要本著真正走進幼兒的內心世界的初衷,尊重幼兒的人格,在不了解的情況下不隨意發問,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不隨意干預,為幼兒創造一個真誠、關心、信任的教育環境,從而形成真誠、和諧的師幼關系。

      2.信任不是放任

      教師為幼兒營造一種充滿信任的教育氣氛,可以讓幼兒體會到當“大人”的成就感和喜悅感,進而鍛煉他們各方面的能力,促進其身心發展。但是,信任并不代表放任,不加篩選的信任只會對幼兒有害無利。一方面,教師要多給予幼兒嘗試的機會,但要注意的是,對幼兒信任不是一視同仁的放手,而是建立在信任基礎之上的因材施教的選擇,如給予新到幼兒園的幼兒更多表現自己的機會。另一方面,教師給予幼兒信任的前提是理性、客觀的判斷,是建立在幼兒"最近發展區”基礎之上的。否則,完全放任的結果還會讓失去教師幫助的幼兒處于孤立無援的狀態,飽受被“任務”折磨的挫敗感。

      (三)反思自身,為幼兒營造一個充滿信任的教育空間

      對教師來說,良好的期待會對幼兒產生積極影響。因此,要在幼兒園真正地實現信任的良性循環,教師就要從自身做起,用欣賞的眼光看待幼兒,為幼兒營造一個充滿信任的空間。

      1.信任從積極的心態開始雖然個體的成長經歷、性格特點、早期依戀狀態等因素已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但是教師可以選擇以積極的心態看待發生的事情,用積極的眼光看待幼兒的一舉一動,邁出信任的第一步。

      2.信任要建立在理性判斷之上一名好教師一定要擁有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教師要在日常生活中善于捕捉每一名幼兒的閃光點,只有細致地觀察,才能避免主觀臆斷,真正進入幼兒的內心世界。

      3.為幼兒創設信任空間

      迷人的微笑和美好的語言最能夠讓幼兒體會到溫暖與愛。教師要多向幼兒傳遞信賴與期待,在日常教育生活中,多一些微笑,少一些批評,多一些贊賞,少一些挑剔。

      4.信任自己才能信任幼兒相信幼兒的前提是要相信自己,每一位具有教育理想的好教師一定都可以成為幼兒成長道路上的良師益友。金無足赤,人無完人。美好的教育起源于教師對幼兒的信任,教師只要抱著信任的態度對待幼兒,就會發現這個世界上最純真、美好的事情就是幼兒本身。

      參考文獻:

      [1]祁娟,大班幼兒人際信任和父母信任教育的關系D].新課程研究:基礎教育(上旬),2012(7):184-186.

      [2]韓身智,路強,胡莉彬,等.信任兒童:一個可以變革教育的力量--基礎教育視野中的信任問題探析[].社會科學論壇,2011(5):216-217.

      [3]明慶華,王明雷.教育信任:學校交際文化的基石[].現代教育論叢,2010(11:72.

      [4]袁炳飛.學校教育信任及其建設原則[0].現代中小學教育,2003(9):4-5.

      [5]博爾諾夫.教育人類學[M].李其龍,等譯.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01:47.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