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經濟論文

    “一帶一路”倡議下廣東東盟經貿發展研究

    時間:2021年03月06日 所屬分類:經濟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中央一帶一路倡議規劃下,廣東積極發展對外經貿關系,與東盟各國共同建設海上絲綢之路新支點,是廣東開展全面對外開放的新時代行動。在這一背景下,廣東東盟取得了貿易、雙向投資、產能合作、交通運輸等方面的重大進展,但同時也存在合作層次低下、走

      摘要:中央“一帶一路”倡議規劃下,廣東積極發展對外經貿關系,與東盟各國共同建設“海上絲綢之路”新支點,是廣東開展全面對外開放的新時代行動。在這一背景下,廣東東盟取得了貿易、雙向投資、產能合作、交通運輸等方面的重大進展,但同時也存在合作層次低下、“走出去”動能不足、地區矛盾頻發、省內金融支持不足等問題。文章針對這些成績和挑戰,應該從國家政策、產能合作、科研合作、金融支持四個方面綜合施策加以解決。

      關鍵詞:一帶一路;廣東東盟;區域合作;經貿合作

    對外經貿實務

      2013年10月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合稱“一帶一路”。這是中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共建人類命運體的未來戰略合作框架,是中國積極推動開放合作,構建合作發展共贏的國際關系的全新方案,是中國借用古代歷史符號勾勒的縱貫古今、聯立陸海、橫亙中西的世紀藍圖。

      經貿論文投稿刊物:《對外經貿實務》雜志(月刊)是一本中文核心期刊,面向國內外公開發行,是一本服務各級各類涉外經貿企業、涉外經濟管理部門、科研單位、圖書情報部門和外經貿院校的學術性、專業性和實用性的期刊。

      同時,“一帶一路”還賦予了地方政府實現全面對外開放的時代內涵。當前,中美經貿摩擦余波未平,全球經濟處于下行周期,中國和東盟所在的東亞地區在未來仍要承擔全球經濟復蘇的重要責任,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區域動力。“一帶一路”頂層設計不僅僅是經濟貿易之路,更是中國“面向世界,積極承擔大國責任”的和平發展之路,而廣東省作為中國第一經濟大省,積極承擔全面對外開放的歷史使命,構筑“一帶一路”南向橋頭堡,與東南亞沿線國家積極磋商,加深經貿文化合作,是廣東省不可避免的時代責任。“順勢而為,更有作為”是新形勢下廣東省向全中國、全世界發出的時代宣言。

      一、“一帶一路”倡議下廣東東盟經貿合作新進展

      (一)中國-東盟雙向貿易合作成效顯著

      東盟全稱是東南亞國家聯盟,于1967年8月8日成立于泰國曼谷,作為東南亞各國政治、經濟、安全一體化組織,為東南亞國家的持續發展貢獻了區域動力。由于東盟重要的地理區位優勢和豐富的自然資源優勢,一直以來與廣東省有著密切的貿易往來。據海關廣東分署統計,2013至2018年,廣東對東盟進出口額從6343.3億元增至9542.51億元,年均增長9%,占當年廣東進出口比重從9.4%提升至12.7%。

      2018年,廣東對東盟地區貨物出口總額高達4315.69億元,較2017年增長0.3%;廣東對東盟地區貨物進口總額高達5226.82億元,同比增長19.2%。由于2018年美國單方面宣布對華做出貿易制裁,這組數據可與廣東-美國的貨物進出口貿易做一個橫向對比:2018年粵美貿易出口額為7404.05億元,同比增長1.1%;2018年粵美貿易進口額為1327.13億元,同比增長1.7%。由此可以說明,廣東與東盟的貨物進出口總額已經超過與美國的進出口總額,在世界市場處于下行周期的情況下,廣東與東盟進出口貿易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長,說明雙方未來的合作前景良好,具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二)中國-東盟雙向投資加速增長廣東省作為“海上絲綢之路”新的橋頭堡,帶動中國“海絲”貿易的快速發展, 已然成為廣東省在“一帶一路”布局的全新發展路徑。2018年,廣東省對東盟的投資在各行各業出現齊頭并進的現象:在2018年中,廣東與東盟各國簽訂的協議(合同)數量多達341個,其中與新加坡簽訂協議(合同)數量就有153個。

      2017年,在廣東與東盟雙向投資的第一陣地新加坡,簽訂的合同外資金額和實際投資金額分別為129.8億元人民幣、27.8億元人民幣,分別占沿線國家在廣東投資的72.7%及88.8%。同年,中國對新加坡直接投資凈額為631,000萬美元,中國實際利用新加坡外商直接投資凈額為476,318萬美元。并且,廣東省內企業在東盟各國的投資領域也有所改變,從最初的家電旨在轉向建材、輕工和資源開發等較高附加值領域。

      (三)港澳與東盟合作潛力巨大

      香港是國際物流航運、貿易中心,也是中國最大的金融自由港。在香港對外經貿合作的實踐中,與東南亞各國的經貿往來日益密切。東盟香港雙邊貿易額近年來增長較快,由2013年的945.95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1183.38億美元,5年內進出口增長率高達25.09%。東盟是香港的第四大出口市場,出口體量緊隨中國內地、歐盟及美國之后。2019年前9個月,香港對東盟的總出口為296億美元,按年增加2.6%。

      2019年首9個月,香港對東盟的出口有97.4%為轉口貨品,總值288億 美元,其中70.2%源自中國內地,其次為臺灣(3.6%)及美國(3.5%)。同期,在東盟諸國中,越南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場,新加坡、泰國和菲律賓的出口體量緊隨其后。近年來香港-東盟的進出口貿易增長率逐漸走高,尤其是中美貿易沖突持續升級,導致香港和東盟的貿易親密度將持續穩中向好。

      (四)交通運輸實現立體式多式聯運隨著中國快速運輸行業的迅猛發展,廣東與東盟之間的多式聯運通道已經實現了互聯互通。多式聯運的水平高低不僅取決于各式交通的運營水平,還取決于相互之間的配合默契程度。根據現有發展瓶頸,廣東政府管理部門積極學習云南、廣西在交通設施建設方面的優秀經驗,在積極推進多式聯運發展,互聯互通貨運通道建設方面,不斷增加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并且鼓勵有關運輸企業發揮小、快、靈的優勢,打破市場壁壘;鼓勵科學地配置交通運輸資源,提高整體運輸效率;鼓勵運輸企業進行運輸模式創新,群策群力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優勢。

      二、“一帶一路”倡議下廣東東盟經貿發展問題

      (一)與東盟國家經貿合作層次有待提升

      廣東為了促進“一帶一路”的快速發展,不僅在省內各級地市布局建設了不少產業園區,也在提高海外自貿區的建設力度。但是許多產業園區仍然處于建設初期,各類配套設施的建設仍不完善,對省內企業“走出去”的帶動效應不甚明顯,與東盟各國在產業和運輸的分工上的合作有待進一步深化。并且,廣東與東盟國家間經貿合作層次亟待整合加強還表現在一些重大合作項目上。例如,2018年廣東天啟電器有限公司在廣西東博會投資建設日用小家電產業園,建成達產后,預計可實現年產值5億元,而廣東省內卻缺少類似的孵化平臺幫助省內企業解決投資問題。相較于其他的區域合作,廣東與東盟的合作仍然存在項目數量少,項目洽淡促成率低,投資回報慢等問題亟待解決。

      (二)企業“走出去”動力和能力還不足

      東南亞各國在政治、經濟、社會穩定等方面差異較大,多元語言和宗教導致廣東企業在走進東南亞各國的過程中溝通和合作成本增加,一定程度上減弱了廣東企業產業合作的積極性。并且,對于一個企業來說,對相關國家的研究和信息是十分重要的一環,而部分東南亞國家信息相對不太透明,一定程度延緩了企業“走出去”的進程。企業難以了解到國外市場的隱性信息,只能通過政府的統籌和指導才能實現了解,而當前廣東省內缺少此方面對口機構,針對東盟各國的經濟、政策、法律法規和產業等方面的情況進行深入研究,導致企業在投資東盟國家信息不對稱,從而導致企業“走出去”動力不足。

      三、廣東東盟經貿發展SWOT矩陣構建及戰略選擇

      (一)優勢(S)廣東與東盟開展“一帶一路”倡議下經貿合作的優勢包括:廣東地處中國大陸最南端,毗連港澳,面向南海,控扼亞太主要航道,與東盟各國隔海相望。廣東自唐宋便是數一數二的貿易大港,也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歷史發源地之一。廣東省雄厚的經濟實力為雙方合作提供了優質的合作平臺和龐大的消費市場。

      (二)劣勢(W)廣東-東盟的經貿合作還在以下幾個方面存在劣勢:廣東省與東盟各國之間未能做到貨物運輸的高效通暢,主要的貨運方式仍是以海運為主,難以形成立體式的多式聯運格局。缺乏核心企業在東盟投資發揮核心引領作用,不利于省內企業抱團走出國門,實現高效的海外投資,難以在東盟國家形成投資的規模效益。

      (三)機會(O)在新的發展形勢下,廣東應該持續打造“海上絲綢之路新支點”,發揮人口大省和經濟大省的示范帶動效應,并積極深化改革,發現發展新機會。經濟發展和產業轉型升級的迫切需要:東盟的新興市場國家是承接廣東省轉換產能的理想之地。東盟國家自然資源豐富:東盟各國臨近赤道,大部分地區水熱條件優良,在農產品種植、加工方面歷史悠久、經驗豐富,能為廣東龐大的人口規模提供必備的資源要素。

      (四)威脅(T)從歷史發展的經驗教訓來看,與一地的經貿發展越是密切,愈容易受到該地區(國家)政治、經濟、社會變化的影響并存在以下問題:東盟各國社會與政治沖突頻發:部分東盟國家政治體系不穩定、地方勢力尾大不掉、地方政府官員作風腐敗、工業基礎薄弱、生態環境脆弱導致投資風險較高?萍己献魉降拖。四、“一帶一路”倡議下廣東東盟經貿發展對策建議

      (一)國家政策幫扶

      中國與東盟的合作源遠流長,歷久彌新。特別是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快速實施,廣東與東盟貿易的合作度上也日益升溫。同時國家也在逐步完善與東盟各國的頂層設計,爭取擴大雙方在經貿領域的影響力。在爭取國家重點項目支持方面,鄰省廣西、云南就實踐出了許多優秀的經驗。通過經驗學習,廣東應當遵循國家重點部署,規劃承接更多國家重點項目,并且爭取更多項目進入國家總體籃子。

      廣東擁有廣州南沙自貿區、深圳蛇口自貿區、珠海橫琴自貿區三大自由貿易實驗片區,突出重點建設這三大片區是引領全省新一輪對外開放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在遠洋航運領域,要積極爭取中國遠洋、中國海運等大型遠洋船舶運輸公司的港口、碼頭投資建設;在航空空運領域,積極爭取航空主管部門和中國南方航空有限公司的國際航線的運輸力度。

      參考文獻:

      [1]蔡立輝,梁鋼華.“一帶一路”與廣東東盟經貿合作的深化研究[J].學術研究,2019(06):43-51.

      [2]張曉,白福臣.廣東與東盟“四位一體”科技合作模式研究——基于海上絲綢之路建設視閾[J].廣東開放大學學報,2018,27(01):28-34.

      [3]何夢羽.“一帶一路”倡議下廣東省經濟發展SWOT矩陣分析[J].企業科技與發展,2017(12):23-25.

      [4]左曉安.粵港澳合作轉型與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演進方向協同發展[J].廣東社會科學,2015(04):92-100.

      [5]邵玉華,毛慧.“一帶一路”戰略下廣東-東盟互聯互通貨運通道建設對策的探討[J].鐵道貨運,2016,34(03):1-5.

      作者:張鋮高戈張珺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