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經濟論文

    新冠疫情期間消費券發放的居民滿意度實證研究

    時間:2021年08月18日 所屬分類:經濟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新冠肺炎疫情時期,消費券成為了刺激經濟,促進消費回暖的一大利器。 本文圍繞疫情期間杭州市居民消費券使用情況展開調查,運用logistic回歸、因子分析、列聯分析等方法,探究居民消費券的使用情況和消費券使用滿意度影響因素,以此透析消費券設計上

      摘 要:新冠肺炎疫情時期,消費券成為了刺激經濟,促進消費回暖的一大利器‍‌‍‍‌‍‌‍‍‍‌‍‍‌‍‍‍‌‍‍‌‍‍‍‌‍‍‍‍‌‍‌‍‌‍‌‍‍‌‍‍‍‍‍‍‍‍‍‌‍‍‌‍‍‌‍‌‍‌‍。 本文圍繞疫情期間杭州市居民消費券使用情況展開調查,運用logistic回歸、因子分析、列聯分析等方法,探究居民消費券的使用情況和消費券使用滿意度影響因素,以此透析消費券設計上存在的優點與不足‍‌‍‍‌‍‌‍‍‍‌‍‍‌‍‍‍‌‍‍‌‍‍‍‌‍‍‍‍‌‍‌‍‌‍‌‍‍‌‍‍‍‍‍‍‍‍‍‌‍‍‌‍‍‌‍‌‍‌‍。 結果表明,消費券會對居民產生顯著的消費沖動,居民消費對象偏好各異,但存在對消費券面額種類等方面不滿意的現象‍‌‍‍‌‍‌‍‍‍‌‍‍‌‍‍‍‌‍‍‌‍‍‍‌‍‍‍‍‌‍‌‍‌‍‌‍‍‌‍‍‍‍‍‍‍‍‍‌‍‍‌‍‍‌‍‌‍‌‍。 可為消費券的改進提供數據支撐和智力支持。

      關鍵詞:消費券; 杭州; 使用情況; 滿意度; 因子分析; logistic回歸

    消費券

      1、引言

      2020年8月,浙江省印發的《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提振消費促進經濟穩定增長的實施意見》提出:政府需要發揮浙江數字經濟先發優勢,推動數字生活新服務走在全國前列。 消費券則是政府刺激消費、促進生產端回暖、保障和穩定就業、增加居民收入的有效手段。 各地政府通過當地官方公眾平臺向廣大百姓發放餐飲、購物消費抵扣券,抵扣券以電子優惠券的形式可直接使用于微信或支付寶等平臺,消費者可在市內的各大經營場所用快捷支付的形式直接抵扣現金。 便捷的消費方式、廣泛的使用場所極大提升了消費者的購物欲望,能在短期內迅速提振消費,助力經濟快速升溫。 其中,杭州作為浙江消費券推廣的“領頭羊”,實際已經帶動了30多億的消費,大大拉動了疫情期間的經濟增長,收效顯著。

      基于上述背景,結合現有學術界文獻多從消費券經濟效益及政府有關政策出發展開思考,少有把研究角度放于受眾居民文獻的情況下。 本文將運用logistic回歸、因子分析、描述性分析等方法,探究居民消費券使用情況以及滿意度影響因素,以此透析消費券設計上存在的優點與不足,為消費券政策的長遠發展提供參考。

      2、前期準備

      2.1問卷設計

      本文從市民基本信息、消費券領取和使用情況、居民使用消費券的滿意度三個方面為框架并進行問卷設計,旨在掌握杭州市消費券使用情況以及居民滿意度狀況。 其中,消費券使用情況包括對消費券的使用態度、領取消費券的數量和是否產生消費沖動并消費。 滿意度方面包括宣傳情況、領取途徑、面額種類、便利程度、優惠力度等。

      2.2對象選取

      本文根據2019杭州統計年鑒結果可得,杭州市十大主城區人口數為635.3005萬(N=6353005)。 在調查過程中,事先收集杭州市各區總消費站點數,根據各城區消費站點數占全市消費站點數比例,將杭州十大城區分為3層。 本項目實施多階段抽樣,根據隨機性原則,首先對每一階段的抽樣單位(街道)進行編號,然后在Excel中運用隨機函數功能取一個編號。 其次,采用相同方法對第下級抽樣單位(社區)進行抽取。 隨后,為確保樣本分配的準確可靠性,對入樣社區居民采取偶遇抽樣,隨機發放問卷。

      3、居民消費券使用情況以及滿意度分析

      3.1描述性統計數據

      接受問卷調查的市民中,62.4%的市民對消費券的態度是積極正面的,認為消費券是一項能讓其主動參與的優惠措施; 8.8%的市民可能由于搶券難度或者優惠力度的原因懶得去搶消費券; 剩余的被調查市民則對消費券優惠持無所謂的態度,占比為 28.8%。 其中,65.21%的市民在搶到消費券后產生了消費沖動,34.79%的居民搶券后未產生消費沖動。

      此外,杭州市市民對消費券使用的總體滿意度為4.42。 對消費券宣傳情況的滿意度(4.20)、對消費券領取方式途徑的滿意度(4.23)、對消費券的面額種類的滿意度(4.01)、對消費券使用便利程,度的滿意度(4.43)、對消費券使用限制的滿意度(4.15)、對消費券適用范圍以及優惠力度的滿意度(4.03)、對商家遵守消費券規則的滿意度(4.50)。 綜上,杭州市居民對上述各方面的評價都在中上水平,其中對消費券面額種類滿意度最低,對商家遵守消費券規則滿意度最高。

      3.2消費沖動的二值Logistic回歸分析

      為研究消費券的領取態度對消費沖動的影響,本文將持有消費券后是否會產生消費沖動作為因變量,消費券的態度為自變量,建立二值Logistic回歸模型。 用兩個變量描述自變量的三種水平,得到Logistic回歸方程為:

      于是根據該方程可以預測消費者持有消費券后消費沖動發生的概率p。 對消費券持積極態度的消費者在獲得消費券后產生消費沖動的概率為78.53%。 對消費券持消極態度的消費者在獲得消費券后產生消費沖動的概率為63.16%。 這類消費者不會主動去搶消費卷,但在得到消費卷后會積極的消費,消費卷能發揮到既有作用。 而對消費券態度是無所謂的消費者在持有消費券后產生消費沖動的概率為37.59%,這類消費者的消費沖動受消費卷影響較小。

      3.3因子分析

      我們用因子分析法研究影響居民對消費卷滿意度的因素,其目的是剔除高度相關的調查項,因子分析法將在8個變量中找出主要影響因素。

      我們按以下步驟進行分析。 首先對原始數據進行標準化處理,然后進行信度和效度檢驗。 即計算標準化后的克郎巴哈□系數,并進行KMO檢驗和巴特萊特球形度檢驗。 標準化后的克朗巴哈α系數為0.876>0.800,信度檢驗通過。 KMO值為0.873>0.700,說明每個題項所獲得的變量之間相關性很強,能夠反映消費卷使用過程中的滿意度。 Bartlett’s球形檢驗的值為1088.684,其p值為0.00 <0.05,可認為通過效度檢驗。

      全部檢驗通過后,我們用主成分分析法求解因子載荷矩陣。 前5個公共因子的累計方差貢獻率為83.808%。 按照相關系數矩陣特征值大于1的原則,當確定主要因子為前五個因子時,已提取各原始變量的85%左右的信息,滿足需求。

      提取方法:主成分分析法。 前5個因子可以解釋大部分方差,從第5個因子后,曲線逐漸平緩,解釋能力不強,故提取前5個成分。

      為進一步確定因子的含義,運用方差最大正交旋轉法之后,得旋轉因子載荷矩陣。

      提取方法:主成分分析法; 旋轉方法:凱撒正態化最大方差法。 旋轉在6次迭代后已收斂。

      由旋轉后的因子載荷矩陣可知,各個公共因子與以下因素密切相關:第一個公共因子F1主要解釋消費券發放數量的滿意度、消費券面額種類的滿意度,因此可以命名為種類因子,它解釋了原變量19.738%的信息; 消費券使用便利程度的滿意度以及消費券使用過程限制的滿意度,主要由第二個公共因子F2反映,因此第二因子可以命名為便利因子,解釋了原變量19.079%的信息; 第三個公共因子F3主要反映消費券發放前的宣傳情況滿意度、消費券領取使用方式和途徑的滿意度,因此可以命名為推廣因子,它解釋了原變量18.963%的信息; 第四個公共因子F4主要反映商家遵守消費券使用規范程度的滿意度,因此可以命名為規范因子它解釋了原變量13.236%的信息; 第五個公共因子F5主要解釋消費券優惠力度滿意度,因此可以命名為優惠因子,它解釋了原變量12.292%的信息。

      由因子分析可以看出,前五個因子解釋了杭州市居民對杭州消費券總體滿意度影響因素83.808%的原因。 其中F1解釋了19.738%的原因,由此可以得出,消費券的發放的數量、消費券的面額種類是影響居民對消費券總體滿意程度的最主要原因。 F2和F3分別解釋了19.079%、18.963%的原因,表明消費券券使用的便利程度、使用限制和消費券的宣傳情況、領取的方式途徑也為較主要原因。 F3、F4分別解釋了13.236%、12.792%的原因,說明目前這些變量對杭州市居民對杭州消費券總體滿意度的影響比較均衡,沒有突出的表現,可起到補充作用‍‌‍‍‌‍‌‍‍‍‌‍‍‌‍‍‍‌‍‍‌‍‍‍‌‍‍‍‍‌‍‌‍‌‍‌‍‍‌‍‍‍‍‍‍‍‍‍‌‍‍‌‍‍‌‍‌‍‌‍。

      4、分析結論

      4.1消費券有效刺激居民消費

      盡管部分居民對消費券持消極態度,但分析表明,一旦持有消費券,超過半數的居民都會產生消費沖動。 持樂觀態度的居民產生消費沖動的概率則更高。 因此,消費券會對居民產生顯著的消費沖動。

      4.2消費券面額種類還可完善

      由因子分析可知,消費券的面額種類是影響居民對消費券滿意度的顯著因素之一。 然而,由描述性分析亦可發現居民恰對消費券的面額種類滿意度最低。 因此,有關部門在完善消費券的推廣和使用時,可對消費券的面額和種類進行調整。

      【參考文獻】

      [1]浙政辦發.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提振消費促進經濟穩定增長的實施意見[R].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文件,2020:70-74

      [2]余穎,黃同峒,王鈺翔,彭倩,嚴紫瑤.疫情下南京市消費券政策效用評價[J].商展經濟,2021(10)

      [3]方匡南.數據科學[M].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8(6)

      作者:廖靈辰 邱浩霖 陳含青 鐘一珂 朱思倩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