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經濟論文

    中國鋼鐵足跡的脫鉤趨勢與演變特征研究

    時間:2021年08月19日 所屬分類:經濟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鋼鐵是維持現代社會經濟系統運轉不可或缺的原材料。社會經濟發展過程引發了對鋼鐵資源的大量需求,與此同時,鋼鐵的生產與消費也帶來環境污染問題、威脅人民群眾健康。從消費側視角出發探究鋼鐵足跡的脫鉤趨勢和演變特征對理解我國的鋼鐵消費需求、提高

      摘要鋼鐵是維持現代社會經濟系統運轉不可或缺的原材料。社會經濟發展過程引發了對鋼鐵資源的大量需求,與此同時,鋼鐵的生產與消費也帶來環境污染問題、威脅人民群眾健康。從消費側視角出發探究鋼鐵足跡的脫鉤趨勢和演變特征對理解我國的鋼鐵消費需求、提高消費效率具有重要意義;诖,本文采用多區域投入產出分析方法核算并分析了1995-2016年中國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的脫鉤趨勢,并揭示了最終需求結構變化對鋼鐵足跡變化趨勢的影響。結果表明,1995—2016年,我國鋼鐵足跡總體保持快速增長態勢,并經歷了從強脫鉤到擴張性耦合再到弱脫鉤的演變過程,反映了我國不同經濟發展階段的鋼鐵需求差異。從最終消費需求結構看,2016年我國73%的鋼鐵足跡由投資拉動,其中建筑業、其他制造業和交通部門貢獻了98%的投資相關的鋼鐵足跡;家庭消費貢獻了14%的鋼鐵足跡,輕工業、其他制造業、交通部門和生活性服務業貢獻了約82%的家庭消費引發的鋼鐵足跡;谖覈撹F足跡的演變特征與脫鉤趨勢引導終端鋼鐵消費結構調整,逐步推進重點部門以需定產、合理消費,有助于實現鋼鐵資源的可持續利用以及與社會經濟的協調發展。

      關鍵詞鋼鐵足跡;消費側核算;多區域投入產出分析;脫鉤分析;中國

    經濟發展

      引言鋼鐵是維系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原材料,從鐵礦石開采到鋼鐵的冶煉壓延,進而作為重要的原材料隱含在基礎設施、房屋、交通設備、以及機械產品、耐用品等人類社會經濟運轉所需的各類產品中,滿足各項社會經濟活動的需要。因此,鋼鐵的消費特征也是衡量一個國家和地區發展階段的重要指標[1]。與此同時,鐵礦石的開采、鋼鐵冶煉壓延與鋼鐵產品消費涉及產業鏈長,在其生產、分配、流通、消費過程中的能源需求與碳排放、大氣污染物排放量十分可觀,對環境產生重要影響[2]。

      經濟師論文范例: 長三角旅游經濟—生態效率測度及影響因素分析

      當前,我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的鋼鐵生產國,鋼鐵表觀消費量也居世界第一;如果進一步考慮隱含在各類產品中的鋼鐵原材料當量,我國的實際鋼鐵需求量將會更高。在當前鋼材消費持續增長和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雙重壓力下,鋼鐵行業也面臨新的挑戰和轉型;谙M視角,深入研究并揭示我國鋼鐵消費需求的演變特征及其與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對理解我國鋼鐵消費規律、引導合理與高效消費、促進鋼鐵行業轉型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具有重要的意義。“足跡”是從消費視角全面量化各項人類活動或某一產品引發的直接與間接資源消耗與環境影響的重要概念。

      上世紀90年代以來,足跡的概念便被引入到環境核算中[3]。近年來,人們從消費視角對生態足跡、水足跡、土地足跡、碳足跡、生物多樣性足跡以及物質足跡等開展了廣泛的研究[4]。其中,物質足跡被定義為從原材料提取到最終消費的整個供應鏈中所需的原材料當量總和[5]。物質足跡可以較好地反映消費活動引發的原材料消耗,多數研究采用多區域投入產出分析方法[6]來核算各個國家和地區[7-8]的物質足跡。例如Buhl等[9]核算了德國社會經濟特征對家庭物質足跡的影響以及不同消費種類的物質足跡構成之間的相關性;Jiang等[10]核算了我國各省份分行業的物質足跡,發現我國一些省份的物質足跡相當于中等收入國家,物質脫鉤的證據有限;物質開采水平高的低收入國家或地區由于物質強度高得多,其人均物質足跡可能與我國發達省份水平相近。

      此外,也有部分學者聚焦特定的物質種類,如金屬等,研究金屬足跡問題。其中,Wiedmann等[11]從消費視角,研究了鐵礦石和鋁土礦的供需模式,分析了這兩種重要金屬礦石的資源生產力變化趨勢,并解析了各國單位金屬足跡的經濟效益。Zheng等[12]評估了金屬足跡的短期驅動因素,發現了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簡稱GDP)和人均金屬足跡的強耦合關系,并識別了金屬足跡對投資的高度敏感性。

      此外,Zheng等[13]還研究了1995—2013年金屬消費強度效應、生產結構效應、類別效應、消費模式效應和消費總量效應對金屬足跡的驅動效果。Vivanco等[14]計算了全球主要經濟體的稀缺加權的土地足跡和金屬足跡,并發現國際貿易是一些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土地和金屬耗竭的主要驅動因素。以上研究表明,現有研究主要圍繞有關物質足跡的核算與驅動因素等方面開展,但很少有從消費需求與結構上對鋼鐵這一特定金屬開展深入研究。本研究在物質足跡概念基礎上,進一步引入“鋼鐵足跡”的概念,用于表征滿足國家或地區最終消費需求所引發的鐵礦石當量。

      本文采用多區域投入產出分析方法核算了1995—2016年全球49個國家163個部門之間的貿易隱含鐵礦石流動量,在此基礎上核算了我國的鋼鐵足跡,并進一步分析了我國鋼鐵足跡與社會經濟發展的關系,探究了最終消費需求結構對鋼鐵足跡的貢獻與影響,為經濟轉型下我國鋼鐵行業的消費側結構性改革和未來發展方向提供決策依據。

      1研究方法與數據來源

      1.1基于多區域投入產出分析的鋼鐵足跡核算方法

      經濟學家Leontief提出了投入產出分析方法[15],該模型系統刻畫了經濟系統內各部門間的依賴關系,反映了各部門生產活動的直接和間接關聯。

      1.2脫鉤分析

      “脫鉤”是指在社會經濟發展進程中,物質及能量消耗隨著經濟發展而減少的情景[16]。這一概念常用于研究資源消耗、環境壓力與經濟增長之間的耦合關系,能夠綜合反映環境壓力與經濟發展之間的敏感程度[17]。根據現有的研究結果,大致存在兩種形式的脫鉤:相對脫鉤(弱脫鉤)和絕對脫鉤(強脫鉤)[18]。就資源而言,相對脫鉤指資源消耗隨著經濟增長而增加,但增速小于經濟增長;絕對脫鉤指資源消耗伴隨經濟增長而減少。針對不同的經濟發展程度和資源消耗程度,脫鉤又可以細分為8種類型。

      1.3數據來源

      本文采用了全球多區域投入產出數據庫EXIOBASE3.7版本[20]。該數據庫涵蓋了1995-2016年包含我國在內的全球49個國家和地區163個社會經濟部門的地區間投入產出數據及資源環境衛星賬戶數據。此外,本文使用的國家人口數據來自聯合國人口司經濟和社會事務部2019年發布的人口數據(UnitedNations,2019)?紤]到鋼鐵足跡的消費特點,本文將163個部門合并為代表性的13個部門,包括農林牧漁業、采掘業、輕工業、能源加工制造業、資源相關產業、其他制造業、交通運輸及制造業、廢棄資源綜合利用業、電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建筑業、生活性服務業、生產性服務業、廢棄物處理業。

      2主要結果

      2.1我國鋼鐵足跡的脫鉤程度分析

      根據本文2.1的定義,鋼鐵足跡反映了最終消費需求引發的所有直接和間接的鐵礦石當量。與之對應,鋼鐵表觀消費量反映的是直接的鐵礦石消費量,是本地鐵礦石開采量與鐵礦石凈進口量的加和。

      展示了1995年至2016年我國鋼鐵足跡與鋼鐵表觀消費量的變化趨勢。結果顯示,2002年以前,鋼鐵足跡和鋼鐵表觀消費量的增長趨勢較為接近,且表觀消費量始終低于鋼鐵足跡,約為鋼鐵足跡的一半左右。2003年至2009年,鋼鐵足跡與鋼鐵表觀消費量均呈現快速增長,且二者的之間的差異呈擴大趨勢。

      2010年之后,鋼鐵足跡持續快速增長,與表觀消費量的差異逐漸增大。二者的差異反映出鋼鐵表觀消費量低估了我國社會經濟發展對鋼鐵資源的實際需求。鋼鐵足跡體現了全社會消費引發的、基于產業鏈累積的全部鐵礦石當量,因而更能反映出我國當前社會經濟發展階段對鋼鐵資源的實際需求情況。

      進一步分析我國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伴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我國人均鋼鐵足跡也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從1995年的0.39噸/人增長到2016年的2.08噸/人。結合表1脫鉤分析結果,我國鋼鐵足跡的演變過程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1995年到2002年的保持平穩階段。在這一階段,我國的人均GDP一直處于較高水平的增長態勢,但人均鋼鐵足跡增長停滯,甚至出現了負增長的趨勢,從而使得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呈現強脫鉤態勢。

      第二個階段是從2003年到2011年的快速增長階段。這一階段我國鋼鐵足跡與經濟增長的彈性系數達到1.13,反映了我國人均鋼鐵足跡的年增長率遠高于人均GDP,說明我國的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呈現擴張性耦合態勢,顯示出我國經濟發展對鋼鐵資源的強勁需求。第三個階段是從2012年至2016年的波動增長階段。這一階段我國鋼鐵足跡的脫鉤彈性系數為0.616,屬于弱脫鉤狀態,說明鋼鐵足跡伴隨經濟發展持續增長,但增速略低于經濟增長,反映了鋼鐵消費和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較上一階段相對緩和。

      進一步將我國的鋼鐵足跡、經濟發展水平與典型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進行比較。結果表明,1995年我國的經濟發展水平和人均鋼鐵足跡均處于較低水平;與美國相比,我國人均GDP僅為美國的2.26%,但人均鋼鐵足跡卻達到美國的49%。與此同時,我國人均鋼鐵足跡與人均GDP的比值約為0.78,遠高于同年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的水平。這反映了我國粗放的發展模式下較低的資源利用水平,進而引發對鋼鐵資源的強勁需求,拉高了鋼鐵足跡。2016年,我國人均鋼鐵足跡與人均GDP的比值降為0.33,盡管距離美國0.04的水平仍有較大差距,但與1995年相比已經顯著下降。這一年,我國的人均鋼鐵足跡已經超過美國,但人均GDP僅為美國的15%左右,進一步反映了我國鋼鐵足跡增長過快的現狀。

      2.2我國鋼鐵足跡的需求結構演變特點

      自1996年以來,我國人均鋼鐵足跡結構中投資的貢獻占據絕對主導地位,年平均占比約72.9%,反映了投資在拉動經濟增長的同時對我國鋼鐵足跡的拉動作用也十分顯著。結合鋼鐵足跡的發展階段特征,在第一階段,即2002年以前,我國鋼鐵足跡變化幅度較小,四類最終消費需求均呈現小幅波動。1995年到1998年,投資引發的鋼鐵足跡從0.12噸/人上升到0.26噸/人,但同期庫存波動所引發的鋼鐵足跡下降,抵消了這一上漲趨勢,使得鋼鐵足跡總體呈現平穩態勢。在第二階段,各類最終消費需求拉動的鋼鐵足跡均呈現快速增長趨勢。其中,投資仍保持最大的貢獻占比,約為75%,其次是家庭消費,占比約為12%。

      具體來說,投資引發的鋼鐵足跡從2003年的人均0.34t增長至2011年的人均1.27t,年平均增長率18%。同期家庭消費引發的鋼鐵足跡也呈現較快的增長態勢,從2003年的人均0.07t增長至2011年的人均0.21t,年均增速15%。進入第三階段,我國人均鋼鐵足跡呈現波動中上升的態勢,從2012年的1.74噸/人增長至2016年的2.08噸/人。其中,2014年我國人均鋼鐵足跡出現了明顯的回落,四種最終消費需求均呈現負增長;這一現象可能受我國進入經濟發展“新常態”后經濟增速放緩、經濟結構調整、投資削減等因素影響,鋼鐵消費需求也有所降低。盡管這一階段人均鋼鐵足跡有所波動,但仍處于增長態勢。

      討論與建議本研究結果表明,1995年至2016年我國的鋼鐵足跡從強脫鉤逐漸轉變成擴張性耦合和弱脫鉤。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足跡”與經濟發展之間的脫鉤關系通常會經歷耦合(負脫鉤)——弱脫鉤——強脫鉤的變化過程[21]。我國鋼鐵足跡的脫鉤趨勢與此規律不同,反映了我國鋼鐵足跡發展的特點,這與我國特定的社會經濟發展階段及其鋼鐵需求密切相關。1995年至2002年間,盡管我國已經處于經濟高速增長階段,但經濟和消費結構特征使得鋼鐵資源消費水平并未呈現同步增長。其中,投資引發的鋼鐵足跡相對平穩是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具體到投資結構,這一時期的投資重點領域主要是建筑業和其他制造業,住房和基礎設施建設仍處于起步階段,工業化進程也尚處在工業化中期階段[22],因此這一時期的鋼鐵資源需求增幅有限,從而實現了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維持在強脫鉤水平。2003-2011年間,我國的經濟發展與鋼鐵足跡均進入高速增長階段,先前的強脫鉤的態勢很快便向擴張性耦合轉變。

      這一階段的鋼鐵足跡增長的主要驅動仍然來自投資,但投資結構和強度有了較大變化。其中,建筑業、交通部門以及其他制造業仍然是投資的重點;“十五”時期提出的“促進固定資產投資、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健全綜合交通體系、大力振興裝備制造業”等政策[23],使得這些部門對鋼鐵資源的需求快速增長。進一步從細分領域看,住宅的商品化改革、商業建筑的快速發展、高鐵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鋼鐵資源消費強度有所提高[24-25],引發了更大的鋼鐵資源需求;工業化進入后工業化階段,裝備制造業和電子、信息產品制造業的發展產生了對鋼鐵的大量需求[26]。

      因此,在這一階段,我國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很快轉變為了擴張性耦合關系。2011-2016年,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鋼鐵足跡與經濟發展的關系也由上一階段的擴張性耦合轉變為了弱脫鉤。盡管這一時期鋼鐵足跡的主要驅動力仍然是投資,但是投資規模和強度已經出現了增速放緩趨勢[27-28]。在這一時期,我國正處于“三期疊加”的狀態,面臨著經濟增速下滑的壓力,房地產、汽車、機械制造等領域對鋼鐵的需求增速也在大幅下降[29]。

      雖然投資的重點仍然是建筑業和其他制造業,但“十二五”期間提出的“改造提升制造業,優化結構、改善品種質量、增強產業配套能力、淘汰落后產能”[30]等一系列的政策有效平衡了鋼鐵行業的供需關系,鋼鐵需求也逐漸趨于平穩。未來,在經濟發展以實現結構調整、轉變發展方式為目標的情況下,鋼鐵需求的總量預計會達到峰值并趨于穩定[31];投資放緩趨勢將會使其對鋼鐵足跡的拉動效應逐漸弱化,這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鋼鐵的消費需求,但是鋼鐵足跡仍然面臨著上升壓力。一方面,我國的建筑行業,包括基礎設施建設(鐵路建設、公路建設、交通建設以及能源建設)等將持續推進較大規模的在建項目[32];另一方面,制造業,包括機械、船舶、汽車以及輕工家電等也將對鋼鐵消費起到拉動作用[33]。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簡稱“十四五”規劃)中提出在生產側“推動鋼鐵的布局優化與結構調整”、“推進鋼鐵行業綠色化改造”,同時提出在消費側“優化投資結構,提高投資效率,保持投資合理增長”[32]。綜上,預計優化生產和消費結構、提高資源利用效率、節約原材料使用等手段將對推動實現鋼鐵資源的節約,減少鐵礦石使用量,促進鋼鐵消費結構轉變,從粗放型發展模式邁向實現循環經濟、高效率的發展模式發揮積極作用,遏制我國鋼鐵足跡的快速增長。在“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之下,同樣需要加強鋼鐵行業監管力度,達到“低碳減量”,實現“高效率、低足跡”的產業生態,邁向“強脫鉤”的目標。

      結論本文采用多區域投入產出分析方法核算了我國1995—2016年的鋼鐵足跡,在此基礎上剖析了我國鋼鐵足跡的演變規律以及與經濟發展的脫鉤關系,并通過對鋼鐵足跡最終消費結構的分解,揭示了我國鋼鐵消費需求的結構特征,為從維系社會經濟系統所需的鐵礦石當量角度全面理解我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鋼鐵資源需求特點、推動我國需求側改革和鋼鐵行業轉型提供了實證基礎。

      作者:田欣1,2)†羅子凡1)王化璇1)高寒1)熊翌靈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