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經濟論文

    中資商業銀行跨境融資業務發展及產品應用淺析

    時間:2021年09月04日 所屬分類:經濟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 新發展格局下,國家持續出臺穩外貿、穩外資、穩增長政策,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人民幣國際化和自貿區戰略,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逐步形成,由貨物貿易到服務貿易、資本項目全方位開放,由吸引外資到引進來、走出去并重,中資銀行應積極把握機遇,緊跟

      [摘 要] 新發展格局下,國家持續出臺“穩外貿、穩外資、穩增長”政策,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人民幣國際化和自貿區戰略,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逐步形成,由貨物貿易到服務貿易、資本項目全方位開放,由吸引外資到“引進來”、“走出去”并重,中資銀行應積極把握機遇,緊跟變化,加快發展跨境融資業務以助力企業跨境貿易‍‌‍‍‌‍‌‍‍‍‌‍‍‌‍‍‍‌‍‍‌‍‍‍‌‍‍‍‍‌‍‌‍‌‍‌‍‍‌‍‍‍‍‍‍‍‍‍‌‍‍‌‍‍‌‍‌‍‌‍。

      [關鍵詞] 銀行; 跨境融資; 產品; 應用

    跨境電商

      一、中資銀行跨境融資業務面臨的機遇及挑戰

      (一)新時代創造新機遇

      1.全國外貿穩定向好,開放格局不斷完善‍‌‍‍‌‍‌‍‍‍‌‍‍‌‍‍‍‌‍‍‌‍‍‍‌‍‍‍‍‌‍‌‍‌‍‌‍‍‌‍‍‍‍‍‍‍‍‍‌‍‍‌‍‍‌‍‌‍‌‍。 伴隨疫情影響消退,全球經濟復蘇帶來外需改善,RCEP及中歐投資協定落地,全國進出口保持增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開放合作深。 2021年1-3月,全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8.47萬億元,同比增長29.2%; 實際利用外資3024.7億元,同比增長39.9%; 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RCEP貿易伙伴的進出口額增幅達21.4%、22.9%。

      2.國內企業全球經貿合作參與度加深,“走出去”規模壯大。 隨著國際產能合作和國內開放的加快推動,國內企業加速“走出去”,境外企業持續“走進來”,在全球范圍內完善產業鏈,布局銷售網絡。 目前,我國境外投資企業超過4萬家,我國企業參與的境外經貿園區超過100家,其中20家為商務部認可的典型示范園區。 世界各國在全球產業鏈上的深度融合,對銀行跨境金融業務發展帶來契機。

      3.監管政策紅利不斷釋放,銀行跨境金融契機頻出。 央行、外匯局適時調整跨境融資宏觀審慎政策,試點外債便利化、支持自貿區等特色區域的金融創新等,多措并舉為企業提供跨境融資便利,多渠道籌集資金,降低融資成本。 同時在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多變、匯率波動加大背景下,人民幣跨境雙向使用保持增長,海外融資利率也較低,波動的市場為銀行跨境融資業務提供了獲利機會。

      4.中資銀行實力增強。 100多家中資商業銀行上榜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全球銀行1000強、全球銀行品牌500強等名單。 中資銀行在參與全球金融市場過程中,不斷加大海外投資及全球業務布局,目前中資銀行在境外資產規模超過10萬億元,分支機構達1220多家,足跡遍布全球六大洲近70多個國家和地區,覆蓋主要金融中心。 中資銀行全球金融網絡的構建對中國企業的境外投融資提供金融服務便利。

      (二)新形勢面臨新挑戰

      1.國際經貿格局持續調整。 2021年,新冠疫情防控壓力不減,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持續升溫,國際貿易、投資和產業鏈供應鏈持續深度調整,預計短期內較難恢復到正常水平,中美關系難以回到過去,并可能再度面臨歐美聯合壓力。

      2.政策監管及制裁合規壓力加大。 外匯管理體制改革深化,放寬資本項目管制,便利貿易項目辦理,對銀行外匯政策執行能力、制裁合規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隨著全口徑跨境融資規模的變化,2020年底,人民銀行及外管局將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由1.25下調至1,象征管理層利用政策工具控制全國外債規模,跨境融資業務有收緊的趨勢。 中資銀行需要適應市場環境變化、不斷解決新問題,尋找跨境融資業務發展的機會。

      3.收入空間遭受多重擠壓。 一方面量化寬松貨幣政策下利率持續下行,美元一年期Libor由3%一路下行至0.3%,另一方面離岸人民幣價格持續攀升,目前境外分行6個月人民幣平均報價3.0%、1年期3.3%。 美元利率維持低位,人民幣境內外價差收窄,跨境融資產品中收空間銳減; 疊加同業競爭日趨激烈、產品趨同,銀行對客議價能力被持續削弱。

      二、跨境融資產品運用

      (一)融資類跨境融資

      一融資類跨境融資產品屬境內銀行表內信貸業務,一般由境內銀行直接對企業提供融資,聯動境外機構提供資金支持。

      1.境內外聯動代付業務:指境內銀行為解決企業具有真實貿易背景的融資需求,向境外銀行融入資金并委托其將資金支付給貿易合同約定用途的受益人,是境內銀行利用境外資金渠道為企業提供的貿易融資服務。 該業務屬于表內信貸業務,對于貨物貿易及服務貿易等貿易種類產品均可適用,流程簡單,操作簡便,在傳統進出口公司中應用較廣。 企業通過該業務可獲得境外較低成本的融資資金; 對銀行而言,在境內銀行放貸資金頭寸較緊時,可利用有效境外資金解決問題,支撐銀行表內資產規模,同時還可從境外行獲取推薦費收入。

      2.國際商業轉貸款:在境內客戶因生產經營周轉需要向境內銀行貸款時,境內銀行向境外分支機構融入資金,利用境外資金向境內客戶放發貸款的跨境轉貸產品。 此為近年創新產品,同樣屬于表內信貸業務,較跨境聯動代付業務在業務及客戶范圍上適用面更廣,境內銀行辦理國際貿易融資、流動資金貸款時均可使用境外資金辦理轉貸款,轉貸款不需占用企業外債額度而是占用銀行自身的外債額度,客戶不再局限于傳統進出口企業。 除政府融資平臺和房地產企業之外的境內企業均可通過該業務可獲得境外較低成本的融資,有助于拓寬境內銀行融資渠道,提高聯動業務融資效率,降低境內企業融資成本。

      3.跨境直貸:跨境直貸業務的前提需要境內銀行對境內企業進行全球授信,境外分支機構切分使用企業在境內獲批的授信額度,境外聯合境內分行,在企業因正常生產經營有融資需求時銀行可直接占用全球授信額度提供貸款。 跨境直貸應用靈活,可以根據客戶、資金等情況靈活匹配,既可以境內分行貸給境外客戶,也可以境外機構貸給境內客戶。 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政策的規定,企業辦理跨境直貸業務只需在規定時間內向外匯局辦理跨境融資簽約備案就可以。

      此業務最早由中國銀行創新辦理,使企業第一時間享受到境外低成本融資的政策紅利。 目前在境外分支機構設置較多的各大商業銀行陸續開辦該業務,可有效解決客戶融資需求、節約企業融資成本,還在境內銀行無經濟資本占用的情況下,帶來了存款沉淀、中入增長、跨境業務量及等多項收益,通過境內外聯動合作的高效性與創新性,為銀行樹立良好的品牌形象,實現銀企雙贏。

      (二)融信類跨境融資

      融信類跨境融資產品屬境內銀行的表外信貸業務,通常由境內銀行承擔企業的信用風險,對企業提供各種形式的信用擔保支持,境外銀行憑境內銀行的信用擔保對企業進行融資。

      1.跨境風險參與業務,在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框架下,借助境內客戶的外債額度引入境外低成本的本外幣融資。 即境內銀行接受企業的融資申請,承擔客戶信用風險,作為發起方邀請境外銀行參與聯合為境內企業提供融資,該業務由境外銀行向境內企業直接提供融資,境內銀行對企業的融資承擔第二性保付責任。 貸款業務到期后,境內企業直接向境外銀行還款。 該業務可提供多幣種融資支持,企業只需有真實貿易融資背景及融資需求均可辦理。 屬境內銀行的表外融資產品,不受表內貸款的利率定價、規模等限制。 適用于希望獲取境外低成本資金的各類企業。

      2.融資性涉外擔保業務,由境內銀行占用境內企業的授信額度,應其申請對其融資行為提供銀行信用的擔保,此擔保以開立涉外融資性保函(或備用信用證)形式體現,擔保的受益人是境外銀行,境外銀行根據擔保約定的條件為被擔保企業放發貸款。 當借款的企業(債務人)在貸款到期時沒有能按約定還款時,由提供擔保的境內銀行為其向境外還期。 最初境內擔保+境外貸款的融資方式項下借款人只限于境外公司,2016年全口徑外債宏觀審慎管理政策實施,外資企業借外債取消投注差要求,有融資需求的中資企業也可以借外債了,隨后匯發[2016]16號、銀發[2017]9號、匯發[2017]3號文相繼發布,外債資金使用范圍進一步擴大、境內企業跨融資額度進一步擴大,政策逐步放開,境內擔保+境外貸款的融資方式借款人放開至境內、外企業,根據借款主體區別銀行推出了內保+內貸/外貸產品,進一步拓寬境內企業的海外融資渠道。

      (三)聯動組合類跨境融資

      隨著貿易便利化、投資自由化、利率市場化,跨境融資業務的內涵和外延不斷擴大,客戶群體從外資外貿客戶延伸至中資內貿的客戶,中資銀行的跨境融資業務不再局限于傳統單一產品匹配客戶需求,而是根據客戶多元化需求提供內外貿、境內外一體化綜合服務,通過境內金融同業合作及與境內外分支行的跨境聯動,創新多品種組合類的跨境融資產品。

      1.國內證福費廷資產跨境轉讓。

      銀行信貸資產的跨境轉讓是境內銀行等金融機構根據約定,將其前期投放現正持有的信貸資產轉讓給境外銀行等金融機構,以達到盡早回籠信貸資產資金的目的‍‌‍‍‌‍‌‍‍‍‌‍‍‌‍‍‍‌‍‍‌‍‍‍‌‍‍‍‍‌‍‌‍‌‍‌‍‍‌‍‍‍‍‍‍‍‍‍‌‍‍‌‍‍‌‍‌‍‌‍。 中資商業銀行在20世紀末已開展外幣的國際信用證福費廷跨境轉讓業務。 2013年人民幣銀行銀發[2013]168號文發布,對境內銀行資產跨境轉讓業務放開,但此時資產轉讓只限于人民幣的貿易融資。 隨著政策和制度逐步放開和完善,境內信貸資產跨境轉讓的資產范圍和試點區域不斷擴大,在人民幣資金跨境流動量加大,境外人民幣資金價格走低,境內信貸規模趨緊的背景下,國內信用證項下福費廷資產跨境轉讓業務發展最為迅猛。

      國內證福費廷資產跨境轉讓是由國內的信用證項下融資+跨境信貸資產轉讓兩部分組成。 首先境內銀行基于真實的貿易背景,無追索權的買入企業以國內信用證方式結算并經過銀行承兌的應收款項,為企業提供貿易融資便利; 之后境內銀行再將自持的已買斷的福費廷資產以轉賣或風險出讓的形式轉移給境外銀行等金融機構,其實質是國內貿易背景的信貸資產跨境轉讓。 目前該業務主要上海臨港自貿區、深圳前海自貿區、浙江寧波自貿區等全國六個自貿試點片區的銀行辦理,可轉讓資產為國內信用證福費廷和風險參與資產。

      該業務可以有效利用境外市場便利和資金價格優勢,實現多方共贏。 境內銀行借助該產品可優化管理自身的資產負債結構,通過將未到期的信貸資產轉移至境外,降低經濟資本占用。 尤其是在近期境內信貸規模趨緊的情況下,銀行通過該產品釋放出信貸規模,對更多有融資需求的企業投放貸款,可更好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同時還可利用境內外資金價格差異,降低資本成本,為企業節約融資本成本,增加銀行中收渠道。 境外金融機構則得以豐富了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產品種類,拓寬跨境人民幣雙向流通渠道,對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發揮了積極作用。 實例應用:某企業是境內基礎化工品企業,企業通常與上下游交易對手采用銀票結算,方便又快捷。 2021年以來Shibor及銀票貼現價格顯著上漲,人民幣信貸規模持續緊張,行業內客戶銀票貼現受限、成本激增。

      銀行建議客戶轉為國內證結算并辦理自營福費廷業務,但當時境內市場上一年期的自營福費廷價格最低為3.8%。 與此同時,某海外分行有部分人民幣優惠資金,一年期僅3.2%,顯著優于境內同期人民幣票據價格。 融資方案:境內銀行為企業辦理國內證項下自營福費廷,對客綜合報價3.8%。 在自營福費廷落地后立即通過風險參與形勢將資產出讓至境外分行。 通過與境內外分行聯動,化解銀行表內規模限制困局,滿足企業融資需求,降低企業交易資金成本,增加人民幣跨境流量和銀行收入的增長。

      2.銀行跨境聯合貸款。

      近年,國家持續出臺“穩外貿、穩外資、穩增長”政策,“一帶一路”倡議全面實施、資本項目逐漸開放,跨境投資企業數量快速增長,中資企業作為實施“走出去”戰略的主體增強對海外的投資并購、基礎建設、工程承包等項目市場開發,其相關投融資需求日益擴大,越來越多的企業進入國際市場融資。 走出去企業的海外重大項目具有單項投融資金額大、跨國交易程序復雜、當地法律政策專業性高的特點,銀行在與其合作時區別于傳統基于單項業務的單家銀行業務合作,多會采取境內外多家銀行聯合貸款提供融資服務。

      一般會由境內一家銀行(以國有大型商業銀行為主)總部牽頭,聯合境內商業銀行及其境外分支機構,通過協議約定各自的功能分工、份額占比等,采取多融資產品組合的方式共同為企業項目提供項目評估、資金調撥、法律咨詢、融資方案制定等一體化跨境聯動融資服務,以實現企業服務體驗最優,銀行協同效率及收益最大化的目的。

      三、中資銀行跨境融資業務發展建議

      (一)把握政策機遇擴大跨境融資合作面

      中資銀行應把握跨境貿易資源豐富,全球產業鏈完善,國內外企業加速“走出去”、“引進來”、資本市場開放的政策機遇,支持優質外貿企業、主動對接企業總部,跨境聯動外資跨國企業營銷,搶抓行業龍頭企業“走出去”、境外經貿園區和境內外商投資重大項目,開展跨境投融資的綜合金融服務合作。

      (二)建立協同高效的聯動營銷服務體系

      發揮中資銀行總部在跨境融資營銷的統籌協調和“總對總”營銷職能,總行主管部門牽頭協同聯動產品、資源保障部門和境內外各級行,牽頭推動本外幣一體化、跨境人民幣、境外機構等統籌管理,進行境內外聯動信息共享,實現營銷信息“一點接入、全球響應”,形成總體策劃、共同推進的“1+N”聯動營銷聯動營銷機制。

      (三)豐富跨境融資產品種類,鼓勵創新用新

      中資銀行應結合境內外機構業務需求,加快創新研發差異化跨境融資產品,將產品嵌入銀行的綜合產品體系,形成豐富的融資產品組合,為企業提供跨境融資服務一攬子解決方案。

      (四)提升銀行內部政策資源支持保障

      落實差異化支持政策,對境內外聯動的重點客戶和項目,全面落實全球授信,對企業整體授信時充分考慮境內外機構跨境業務授信需求,實現對企業全流程服務的信用支持。 對重點客戶和項目的跨境銀團、跨境直貸等業務統籌匹配專項資金頭寸,保障資金信貸規模,融資定價實施差異化授權。

      (五)嚴守風險底線,確保合規經營

      建立境內外銀行機構一體化風險協同管理,境內銀行總分聯動、分分協同、全行一體化合規管理的風控體系,加強反洗錢監測,強化國際制裁合規管理。 加強境內外風險情況的協同共享,強化境內外機構風險政策協同和風控協作,對業務聯動中出現的風險隱患,聯動各方共同制定風險化解方案,落實風險管控措施。

      [參考文獻]

      [1]范洋.構建本外幣一體化外債管理制度[J].宏觀經濟管理,2019(6):50-54.

      [2]劉煒.境內外銀行聯動下企業跨境融資模式分析[J].金融經濟,2017(20):75-77.

      [3]葉海生.深化改革推進跨境投融資便利[J].中國外匯,2021(1):42-44.

      [4]張明生.商業銀行創新聯動支持中資企業跨境并購[J].投資與創業,2019(9):7-9.

      [5]方斐.跨境融資發力實體經濟[J].中國外匯,2020(Z1):46-48.

      作者:陶建華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