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經濟論文

    德國城市更新的基礎原則與新興職責

    時間:2021年09月06日 所屬分類:經濟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德國城市更新,一直以來非常重視公私產權之間的紅線,向私人建筑的每一寸推移,都必然意味著公共資源的投入。這構成了其精細化城市治理基本思路:以城市設計導則為底線管制,公共產權空間借助深度城市設計深度提升品質,私人產權則著重簡化而精準的控

      摘要:德國城市更新,一直以來非常重視公私產權之間的紅線,向私人建筑的每一寸推移,都必然意味著公共資源的投入。這構成了其精細化城市治理基本思路:以城市設計導則為底線管制,公共產權空間借助深度城市設計深度提升品質,私人產權則著重簡化而精準的控制;最后,以公共參與作為公私利益協調平臺。1990年之后的歐洲,在逐步解決基本舊城問題之后,正在向多元化、試驗性、復合型的更新模型轉化,形式上兼容小型新區開發;在職能上融合產業經濟發展、韌性市政體系、城市結構調整,并由此成為西歐各種城市、各種地區的綜合發展路徑。

      關鍵詞:精細化城市治理、公私產權、城市設計導則、城市設計、城市更新、漸進性城市更新、新城建設、公共參與、創新性產業、整體性城市發展理念

    城市治理

      時至今日,城市更新已經成為德國房地產產業、乃至國民經濟的重要動力源泉。它涉及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個領域,同時代表著政策實施、公共利益與私人產權等各種利益群體,一邊巨大資金流動,一邊是公共福祉與城市振興。究其本質,這是城市發展兩種邏輯或兩種力量“自發性生長與理性干預”之間的較量1。

      2000年后,設計治理(RefinedGovernance)的理論和實踐逐步興起,強調城市設計的多主體決策和合作過程等“行動關系”體系的建構。馬修·卡莫納(MatthewCarmona)對設計治理進行了系統化建構:設計治理旨在建立政府、專家、投資者、市民等多元主體構成的行動與決策體系,并實施利用各種“正式”與“非正式”治理工具2。本文也試以德國城市更新體系來印證這一模型的實踐經驗。

      一、當代德國城市更新的基礎原則:

      一條謹慎的紅線德國城市建設中,在城市/公共空間與私人地產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紅線,紅線的推移代表了城市政府在城市更新中的干涉程度。它的確定具有較高的敏感性,來源于下述背景:1.城市規劃的制定毫無疑問是以公共利益為導向的;2.公共空間本身(不涵蓋立面)屬于城市公有地產范圍,對于城市功能效率、體驗品質、生態價值都有決定性的影響價值,在近三十年來,成為城市建設部門的更新實施重點。3.私人地產,私人建筑形態,則呈現較高的敏感性。紅線的位置,決定城市更新以何種程度干涉建筑私產。相關因素來源于文化遺產、經濟活力、社區敏感性等多樣化的背景。德國城市規劃秉承謹慎型城市更新的原則,在具體工作中,對于這一條紅線位置的把握,非常重視。

      盡管如此,城市更新并未止步不前,而是呈現了非常多樣的模型:對歷史街區給予謹慎的建筑形態控制;對有嚴重社會問題的片區也有大刀闊斧的決斷;甚至在UMBAUOst資助計劃中,有步驟地推動部分空置街區的拆除;對于健康常態的城區,面對現代居住建筑的多樣化訴求則予以更多的尊重。這一原則推動了德國城市更新的普遍性手段:城市設計導則為底線,公共空間優化為核心,公共參與為平臺。就一般城市而言,德國城市基礎層級的更新管制針對公私兩個領域有不同方針:

      ●針對私人建筑形態,以整體性城市設計導則加以底線性的限定與管理。其領域從歷史城市開始,至今已經延展至工業城市、小村鎮,甚至工業園區;部分城市亦有通過建筑專家專委會來審查的方式,進行更加具有彈性的管理!襻槍Τ鞘泄部臻g,推動更為精細的公共空間城市設計導則體系,并逐步進行公共空間的片區化/節點化改造與更新,從而徹底有效地提高更新后品質。

      ●公共參與作為城市整體策略、公共空間重塑,與私人建設形態之間多種利益的協調平臺,但并非決策平臺。楊震結合研究倫敦近年來城市更新實踐提出:當代精細化城市設計正在將現代企業的精細化管理理念融入現代城市建設中,以成熟的管理體系、廣泛的社會常識和有效的技術手段為基礎,重點關注城市公共空間的更新改進,從而提升城市空間的品質3。

      可以說:西歐各國在相近的政策背景下,采取了相當一致的戰略路徑。策略1:以城市設計導則,進行底線控制整體而言,針對私人地產的品質,尤其是對建筑立面的管理,德國目前仍以城市設計導則為主體平臺。由于城市設計導則在公私利益之間的敏感性,部分城市期間一度曾試圖利用城市建設質量控制委員會(QualityTeam)來代替這一職能,最終還是由于受建筑師/規劃師個人喜好過多,對地方現實功能訴求缺乏敏感性,地方文化理解不足等問題,而未被得到廣泛性應用。

      一方面,城市設計導則的制定范圍愈加廣泛,從歷史文化遺產片區,擴展到城市中心區,小城鎮中心地帶,甚至工業區與村莊;另一方面,城市設計導則的形式與法定性,根據可干涉性呈現巨大差異。世界文化遺產城市Stalsund施特拉爾松,1990年代制定的城市設計導則法規應用至今。對范圍內的建筑立面予以較為嚴格的立面管控,對段落劃分/色彩/屋頂形式/開窗方式等等都有明確的規定,作為強制性法規,它不需要與任何資助法案聯動。

      反之,德國大量小城市/鄉村地帶,一方面通過德國聯邦資助法案,軟性引導其識別性塑造4。另一方面,市府/村議會等機構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制定城市設計導則,是否賦予強制性。但是在實踐中,城市設計導則已經延展至德國一般城市、工業區乃至村鎮,成為城市風貌重要的底線性管理工具。此外,圍繞公私產權之間的紅線,城市設計導則的工作內容,呈現出了不同的重點方向:針對公共空間體系,導則內容愈來愈詳盡。逐步覆蓋城市形態,交通模式,綠化類型,職能界面,甚至涵蓋了試驗性設計,形成了進一步的更新計劃。并伴隨城市文化理念的調整,不斷更新,例如近年來對可持續性慢行交通,氣候變化領域的融入,均代表了這一思路。

      以Esslingen市為例,自1998年開始,陸續開展了街道空間導則、廣場空間導則、夜景設計導則,并以此為框架,逐條街道進行分階段的更新工作。期間并結合自行車、慢跑等新興公共空間運動類型,對導則予以相應調整。對于非歷史遺產地段的私人產權,基本取向則是適度簡化?刂茖τ诔鞘薪ㄔO而言,最具重要意義的形態特征,保障公共環境的整體氣質的同時,允許居住者采用更加現代的城市生活模式——例如更大的開窗/更大的陽臺等要素。

      最后,借助簡明清晰的城市設計導則,幫助市民能夠快速理解建筑核心特征,有效節省交流成本。詳細的解釋條文交由規劃部門內部審批使用。策略2:以公共空間的深度設計改造作為提升重心本質而言,導則是一個底線系統,如果不輔以良好的城市設計,仍然會停留為一個平庸的城市空間。此外,結合西歐/北歐各國對于國家文化的重視,公共空間體系的深入設計與改造,被作為彰顯國家文化旗幟,激發城市消費產業、治愈中心區交通市政等潛在問題的利器被普遍應用。

      丹麥哥本哈根、挪威奧斯陸的公共空間改造都是其中著名案例。 西歐各國,自倫敦、法蘭克福等大都市起,包括斯圖加特等工業經濟發達地區,涵蓋大量中小城市,在城市社群已高度成熟的背景下,核心區的公共空間界面自新世紀以來,基本進行了完全性的改造重建。商業地段,衰落地點、社會問題集中地點,更是焦點所在5。策略3:公共參與作為公私利益之間的重要平臺針對上述領域,公共利益與私人利益的明顯交織,組織大量的公共參與,是目前推動德國城市更新的重要路徑以及內容本身。

      二、德國當代城市更新涉及的多元化任務

      A.融入城市更新的新城建設:歐洲第四代新城區大量西歐城市在1990年代之后,從單純的謹慎型舊區更新——疏解人口與產業,解決問題住區/歷史住區欠賬是早期城市更新的職責,逐步轉向與城市擴張緊密融合的城市更新。雖然西歐各國,包括大都市,自1960年代人口與就業崗位已經基本穩定。1990-1995年之間歐洲人口增長速度約為0.15%6。但城市建設的擴張并未結束。1960-1997年間前西德聯邦各州各人口與就業崗位增速雖然近于停止,但其居住與交通區面積在此期間則基本翻番。1992至2017年德國居住/交通建設面積自40805km2增至49505km2,又增加了21%。至2007年,每天增加100ha以上面積,之后逐步降低,目前在60ha左右。

      海爾布隆本屆最終達到了230萬以上。對于海爾布隆這樣一個不足20萬人口的小型城市,其影響力不言而喻。事實上,在德國,聯邦園藝展已成為綜合重大城市規劃,生態和經濟影響多重利益體系的復合項目。它不僅促進棕地和工業景觀的凈化,重塑地景和推動自然保護,也孕育了城市新區,優化交通,促進區域旅游業的發展,并增強了市民與拜訪者對城市的認知體系。綜述:新一代精細化城市更新——西歐城市競爭力的旗幟1990年之后的歐洲,在逐步解決基本舊城問題之后,正在以解決城市實際問題為導向,向多元化、試驗性、復合型的精細化更新模型轉化。

      城市發展論文: 法中綠色城市發展特色對比與思考

      其中包括重啟“拆除重建式更新”,但強調高品質小型新區特性,構成城市文化的旗艦型項目;利用低租金特性吸引文創、科創人群的聚集,推動都市產業發展;大量可持續發展的相關實驗型目標的有機融合等。整體而言,西歐城市更新著力于,對城市質量標準的整體提升——從而吸引新人口,構建新產業,這兩個要素可以說對于是西歐各個國家/各個城市的共同目標。而新人口又往往是新產業的核心資源與動力。在上述背景下,城市更新僅僅是一個媒介,而不是目標本身,本體并不為城市帶來利益——往往還伴隨著公共財政的投入,但這一媒介會帶來城市物理與服務環境的螺旋上升,提高整體競爭力。

      背景資料

      1馬航,UweAltrock:德國可持續的城市發展與城市更新,規劃師2012/03.

      2米歇爾·特瑞普:城市設計理論與實踐,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21.

      3閻明:論城市改造的謹慎更新理論與實踐———以柏林為例;城市發展研究2012Vol.19No.7.

      4唐燕:精細化治理時代的城市設計運作——基于二元思辨,城市規劃VOL.44NO.2FEB.2020.

      5楊波、陳可石:謹慎城市更新策略及其實施保障——以柏林施潘道郊區為例,國際城市規劃2015Vol.30.

      6楊震,于丹陽,蔣笛:精細化城市設計與公共空間更新:倫敦案例及其鏡鑒,規劃師,2017(10):37-43.

      7張亞津:漸進性城市更新-德國全域城市建設的持久動力,住區,2021(3):96-105.8張亞津:西歐新城譜系,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17.

      作者:張亞津ZHANGYajin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