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經濟論文

    “健康中國”背景下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現狀及路徑探討

    時間:2021年09月15日 所屬分類:經濟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作為健康中國建設的行動綱領,明確提出建立健全衛生計生全行業綜合監管體系。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是衛生綜合監督體系的重要內容,我國醫療衛生社會監督尚存在諸多不足。通過分析醫療衛生社會監督內涵、主體、意義及現狀,從加強

      [摘要]《“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作為健康中國建設的行動綱領,明確提出建立健全衛生計生全行業綜合監管體系。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是衛生綜合監督體系的重要內容,我國醫療衛生社會監督尚存在諸多不足。通過分析醫療衛生社會監督內涵、主體、意義及現狀,從加強制度保障、激發監督主體活力、強化普法教育、強化醫學知識普及、暢通監督渠道等方面探討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機制和發展路徑,助推政府主導、醫療衛生機構自我管理、社會廣泛參與的綜合監管體系建設。

      [關鍵詞]健康中國;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綜合監管

    醫療衛生保障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并將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戰略[1]。保障人民健康權益是保障人民健康,促進全民健康的重要內容。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完善醫療衛生行業綜合監管制度的指導意見》提出要轉變監督管理的理念、體制和方式,進行全行業、全流程、綜合協同監管,建立綜合監管體系,提高監管能力和水平,維護人民群眾健康權益[2]。建立健全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機制是綜合監管體系建設的重要一環,更是保證社會廣泛參與醫療衛生監管、保障人民健康權益的重要內容。

      醫療論文范例: 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發展的國際經驗借鑒與展望

      1醫療衛生行業社會監督的內涵及主體

      1.1醫療衛生行業社會監督的內涵醫療衛生行業社會監督是我國社會監督制度在醫療衛生領域的具體應用,指國家機關以外的社會組織和公民依據我國憲法規定的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原則,采用批評、建議、申訴、控告或檢舉的形式,對醫療衛生產品及服務的質量以及提供者工作中的缺點、錯誤和不良作風進行批評監督。是對政府監管、機構自我管理的補充,主要由公民,社會組織、專業機構和中介組織,以及新聞媒體進行。

      1.2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主體

      1.2.1公民公民是指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并依據憲法規定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的人,包括普通公民和具有一定特殊身份的公民,特殊身份公民主要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公民是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主要力量,公民監督具有廣泛性、及時性等特點,在反饋民意、預防問題、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方面具有積極作用。公民通過建議、提案、批評、申訴、控告、舉報、行政訴訟、依法受邀等途徑監督醫療衛生活動。

      1.2.2社會組織社會組織指與醫療衛生領域相關的以社會團體、基金會、專業機構、中介機構為主的非營利性組織,介于政府與社會利益群體之間,具有社會服務、溝通、公證、監督、市場調節等功能,如中華醫學會、中國醫師協會等。其通過信息服務、咨詢服務、技術支持、調查評估等方式監督醫療衛生。

      1.2.3新聞媒體新聞媒體指以新聞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大眾媒體,包括印刷媒體(報紙、雜志),廣播媒體(廣播電臺、電視臺)與互聯網媒體。公民通過自媒體(微信、微博、論壇貼吧等網絡社區)表達個人意見,為公民個人監督行為。新聞媒體對醫療衛生機構及其工作人員的行為進行監督,屬于輿論監督,在一定程度上可表達公眾意志、反映老百姓的呼聲、代表患者表達訴求,其監督方式主要包括采訪、報道、評論等。

      2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意義

      2.1保障人民群眾健康權益健康權是人們基本的一項權利[3],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人們更加重視自身的健康權益。但目前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權益訴求還未能完全滿足,居民的健康權益還不能充分保障!督】抵袊2030規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完善醫療衛生行業綜合監管制度的指導意見》從頂層設計出發,提出加強綜合監管制度建設,建立健全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機制,這為社會廣泛參與醫療衛生監管提供了制度保障,將多角度、全方位保障人民健康權益。

      2.2助推醫療衛生共建共享由于醫療衛生監管問題的復雜性和社會價值的共享性,不僅需要政府和醫療機構的監管,更需要發揮社會整體聯動的作用,加強政府、醫療機構、社會的參與和互動。在我國醫療機構數量巨大,監管領域廣泛,各方監管能力有限的現實情況下,加強社會監督機制建設,探索醫療衛生社會監督路徑,倡導社會組織和公眾廣泛參與,加大公眾醫療知識普及,不僅有利于提高公眾參與度和參與能力,還切實彌補現有監管的不足,全社會形成合力,共建共享。

      2.3完善醫療衛生監管體系隨著社會的發展,我國醫療衛生監管體系得到了發展,人民群眾的健康權益保障逐步改善,但政府監管失靈、醫療衛生信息不對稱、質量監管松散等問題仍然存在[4]。動員全社會力量參與醫療衛生監督,不僅可以及時發現醫療衛生事業發展中的不足和缺陷,助力醫療衛生綜合監管體系的形成和完善,還可以廣泛搜集民眾的健康訴求,助推政府部門政策制定貼近民眾需要,滿足民眾心聲,保障人民健康。

      2.4預防醫療領域貪腐,構建和諧醫患關系由于醫療衛生行業具有壟斷性、信息不對稱性[5],在監督缺乏的情況下,容易出現權力尋租,滋生貪污腐敗,損害人民健康權益,另一方面公民醫學知識缺乏的情況下,將加劇公民對醫療衛生行為的誤解。另外,在醫療衛生機構補償機制未健全,醫療衛生人員薪酬體系不合理的情況下,醫療衛生機構和醫療衛生人員會有選擇利益更大的醫療衛生行為的傾向,導致醫患雙方利益相悖,激化醫患矛盾。通過社會監督對醫療衛生機構進行外在監督,不僅使醫療衛生機構的活動公開、透明,防范貪污腐敗,還讓公民參與到醫療衛生活動中,讓其了解醫療衛生知識,提高健康意識,保障人民健康權益,構建和諧醫患關系。

      3我國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現狀

      3.1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理論研究及保障制度不完善

      國內關于社會監督的研究內容較多,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以“社會監督”為關鍵詞在CNKI數據庫檢索,文獻數量成逐年上升趨勢,至2019年1月2日共計601篇文獻。內容涉及會計、國家行政、企業經濟、宏觀經濟、新聞傳媒、財政稅收、保險、法律、醫療衛生等眾多領域,醫療領域社會監督研究主要集中于食品衛生社會監督研究,基于醫療衛生的社會監督研究十分匱乏,未有相關文獻探討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內涵、外延、主體以及相關經驗做法。

      查閱全國人大、國務院、國家衛生與健康委員會、國家食藥監管部門的政策文件,最早提及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文件是原衛生部1992年頒布的《醫院工作制度的補充規定(試行)》,其中明確提出醫院要建立社會監督制度,隨后醫療衛生改革多次提出要加強社會監督,建立健全社會監督機制,但現有政策并沒有醫療衛生社會監督制度建設的詳細內容,對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內涵、外延、主客體、機制均無明確闡釋。相關的法律法規雖提及公民、政協、媒體等對社會事務有監督的權利但未對具體內容作出明確的規范,相關制度和保障機制缺乏。

      3.2公民監督意識薄弱、監管難度大、缺乏保障

      公民對醫療衛生的監督主要是對國家權力機關和醫療衛生事業單位及其工作人員的違法行為和不良作風,以及對醫療衛生服務或產品的質量進行監督。但我國醫療衛生社會監督還處于探索階段,公民對醫療衛生的監督缺失,公民的主體意識淡薄以及法律、道德、責任意識缺乏[6]。由于醫療衛生服務專業性、信息不對稱性、外部性、風險性等特征[7],公民監管難度大。另外,我國醫療衛生監督體系還未形成,相關法律法規缺乏[8],憲法雖明確公民有監督權,部分領域進行了嘗試,但具體的實施細則、監管效力、監管的機制未明確,實踐經驗缺乏,使得公民對醫療衛生的監管缺乏保障,監督效果差。

      3.3社會組織及新聞媒體監管能力有限

      近年來社會組織雖越來越多的參與醫療衛生監管,由于醫療衛生行業的特殊性,對其監管需要很強的專業技能,大部分社會組織專業技能相對缺乏,而專業性較強的行業協會,如中國醫院協會,其業務主管單位是國家衛生與健康委員會,受其業務指導,協會中部分領導職位由行政官員兼任,監管的獨立性受到限制,另外社會組織監管社會認同度不高[9],對行業內成員不具有約束力,監管的深度、廣度以及效果非常有限[10]。

      新聞媒體監督因社會關注度高,具有廣泛性,是醫療衛生監督的重要途徑和有效手段,但由于醫療行業具有高度專業性,而媒體專業知識缺乏[11],加之醫療行業存在信息壁壘,信息公開程度低,媒體記者獲取相關信息的難度大,因此,媒體監督醫療衛生中的相關問題難度較大,深度有限。另外,媒體選擇性報道,公正性缺乏,有的夸大患者凄慘,有的片面突出醫者仁義。加之,媒體有迎合社會大眾內容要刺激眼球的傾向,報道內容往往片面強調患者的凄慘無助,違背醫學常識,更有甚者成為醫鬧等不法分子謀取利益的工具。如前幾年發生的“丟腎門”“縫肛門”等事件,多是因新聞媒體從業人員自身專業知識缺乏所導致的不實報道。

      4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路徑探討

      4.1完善醫療衛生社會監督保障政策

      4.1.1法治保障政策

      我國監管體系缺乏統籌的政策制度頂層設計[8],醫療衛生領域社會監督缺乏具體的操作指南,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完善醫療衛生行業綜合監管制度的指導意見》也沒有提出社會監督的行動方案,對社會監督的開展促進力度有限。對此應在將社會監督納入醫療衛生綜合監管體系的同時,完善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法律法規,在現有監管法律法規基礎上,建立健全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相關法律,理順醫療衛生社會監督的內涵、外延,明確監督的主體、客體和監督機制。

      4.1.2信息公開政策

      信息公開是決定社會監督各主體順利進行監督的保障,醫療領域也在全面深入推行信息公開制度,但仍有不足。為進一步完善醫療領域信息公開制度,首先要加強對醫療衛生信息公開政策的宣傳,并將信息公開納入機構考核體系,讓醫療機構認識到信息公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提升醫療機構信息公開意識。其次,隨著人民健康意識和健康需求的提高,以及國家《關于改革完善醫療衛生行業綜合監管制度的指導意見》健全信息公開機制的要求,應在法律允許范圍內完善醫療衛生機構信息公開清單[12],明確信息公開主體、標準、程序及責任[13],充分保障人民群眾和監管的需求。

      4.1.3監督反饋政策

      監督反饋是監督的關鍵環節,監督反饋機制是否健全不僅是公眾繼續參與醫療衛生監督的重要影響因素,同時也是醫療衛生社會監督效果評價的重要指標。首先,要高度重視反饋機制,建立健全監督反饋機制,按屬地原則和管理權限,“誰負責誰反饋”,明確責任主體。其次,強化培訓,提高工作人員監督反饋意識和工作能力。然后,各責任主體要嚴格按照反饋機制及時限要求,建立臺賬,核查投訴舉報的事項,并在規定時限內答復處理情況,總結相關經驗,形成長效機制。最后,強化對反饋情況的監督和檢查,對舉報投訴未及時反饋的進行懲處,并對先進經驗進行總結推廣,保證監督反饋政策落地、落實。

      4.2激發社會監督主體活力,社會共建共享

      隨著市場經濟的繁榮發展,參與醫療衛生的主體由以前的政府負責,到現在社會共同參與,社會共建醫療衛生行業的格局基本形成,社會資本在醫療衛生領域中扮演重要角色。在監督過程中應充分發揮社會各主體的活力,調動其積極性,在各個環節和領域引入社會監督機制,發揮社會各界的優勢,形成合力,推動綜合監管體系的形成。具體而言,要結合各個主體的特色,發揮其優勢,如公民監督具有快捷性,其在發現不法醫療衛生活動時通過信息公開和醫療機構、政府管理機構的意見反饋渠道向相關部門舉報投訴;新聞媒體監督具有廣泛性,能夠在全社會引起討論,發揮預防功能,新聞媒體監督醫療衛生活動時,要秉持嚴謹求實態度,全方面了解事件全貌,通過向醫療行業專業人員咨詢等方式保證媒體監督的科學性和合理性。

      4.3強化普法教育和醫學知識普及

      醫療衛生社會監督對監督主體的法律素養和醫學素養是決定監督有效性的保障,是監督主體監督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提高監督主體法律素養和醫學素養需要政府、醫療衛生機構和監督主體的協同努力。普法教育方面,政府衛生健康部門應該營造人人學法的環境,按照“誰執法,誰普法”的原則,創新宣傳方式,結合社會需求,以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加強全民普法教育,側重普及與百姓密切相關、百姓關注度高的醫療衛生法律法規,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醫療機構管理條例》《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條例》等,提升社會監督主體法律素養,提高其積極性,讓社會監督主體“愿意管,有能力管”。

      另外,加強對醫療衛生行業工作人員的法律法規培訓,加大對醫療衛生從業人員的法制和職業道德教育,通過行業培訓、專題講座、經驗交流、案例借鑒、反面警醒等方式,提高其法律意識和職業道德。最后,社會監督主體要主動學習醫療衛生領域相關法律法規,知法、懂法、守法,依法開展監督活動。醫學知識普及方面,政府衛生健康部門應當結合“健康中國2030”的要求,普及醫療衛生專業知識,引導社會大眾重視健康,了解健康知識,提高健康素養,養成健康行為。醫療衛生機構應充分發揮專業優勢,通過宣傳、公益服務等活動,以及利用網站、微信公眾號等平臺向公眾宣傳科學的醫療衛生知識,提高公眾健康素養。社會監督主體要主動學習醫學知識,有理有據地監督。

      4.4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暢通社會監督渠道

      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全黨要善于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開展工作。在對醫療衛生進行監督的過程中要善于利用以互聯網和大數據為代表的現代信息技術。醫療衛生機構應當利用信息技術,積極主動公開相關信息,建設監督舉報平臺,拓寬社會監督渠道,保障社會各界參與醫療衛生社會監督。醫療機構信息公開不僅有利于社會大眾了解醫療衛生,提高公民醫療衛生素養,還有利于加強與社會各界的交流互動,能夠及時了解人民群眾醫療需求的變化。應用大數據思維[14],通過大數據分析,了解醫療衛生面臨的主要問題,以“線上”數據推動“線下”工作,增強公眾對醫療衛生需求的回應能力,為人民群眾提供更加快捷、更加便利、更加周到的醫療衛生服務。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國務院著.“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2]國務院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完善醫療衛生行業綜合監管制度的指導意見[EB/OL].(2018-08-03)[2020-12-06]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8/03/content_5311548.htm.

      [3]鄒艷暉.健康權的權利性質界定[J].濟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1):69-73.

      [4]王家耀,張萌.我國醫療衛生質量監管現狀及對策研究[J].醫學與社會,2011,24(09):49-51.

      [5]曹煜玲,張軍濤,劉建國.醫療服務市場信息不對稱及其規制[J].云南財經大學學報,2009,25(02):101-106.

      [6]郜清攀.當代中國公民意識與社會監督研究[D].西華師范大學,2016.

      作者:劉小平1,王中燦2,何中臣2,李謙2,唐貴忠1,武芳1,唐宗順1,沙莎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