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教育論文

    信息技術視域下英語教學中學困生成轉化的對策

    時間:2021年08月17日 所屬分類:教育論文 點擊次數:

    學困生在教育實踐中是一個相對概念,一方面相對于優等生而言,學困生的學科成績處在落后地位,另一方面相對于優良學習態度、情緒、方法等而言,學困生表現出惰性、消極、漠然等不良心理,凸顯學習上困難的特征。 聚焦于初中英語學困生群體,則反饋出缺乏英語

      “學困生”在教育實踐中是一個相對概念,一方面相對于“優等生”而言,學困生的學科成績處在落后地位,另一方面相對于優良學習態度、情緒、方法等而言,學困生表現出惰性、消極、漠然等不良心理,凸顯“學習上困難”的特征‍‌‍‍‌‍‌‍‍‍‌‍‍‌‍‍‍‌‍‍‌‍‍‍‌‍‍‍‍‌‍‌‍‌‍‌‍‍‌‍‍‍‍‍‍‍‍‍‌‍‍‌‍‍‌‍‌‍‌‍。 聚焦于初中英語學困生群體,則反饋出缺乏英語興趣、改善動力,未掌握英語課程規律、學習方法,致使英語成績在橫向對比中明顯落后‍‌‍‍‌‍‌‍‍‍‌‍‍‌‍‍‍‌‍‍‌‍‍‍‌‍‍‍‍‌‍‌‍‌‍‌‍‍‌‍‍‍‍‍‍‍‍‍‌‍‍‌‍‍‌‍‌‍‌‍。 本文基于信息技術視閾探尋初中英語學困生成因與對策,旨在通過分析當前信息技術與初中英語整合弊端,提供利用信息技術優勢促進英語學困生轉型的方法,以供廣大師生參考借鑒‍‌‍‍‌‍‌‍‍‍‌‍‍‌‍‍‍‌‍‍‌‍‍‍‌‍‍‍‍‌‍‌‍‌‍‌‍‍‌‍‍‍‍‍‍‍‍‍‌‍‍‌‍‍‌‍‌‍‌‍。

    英語教學

      《義務教育英語課程標準(2011版)》(下文簡稱:《英語標準》)指出:“計算機和網絡技術為學生個性化學習和自主學習創造了有利條件,為學生提供了適應信息時代需要的新學習模式”,根據這一論斷,信息技術對于初中英語學習主體而言是“無差別的”,不僅英語優等生可以利用信息技術進一步提升自我,英語學困生同樣可以利用信息技術從中受益。 同時,《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下文簡稱:《綱要》)也強調道:“促進信息技術與學科課程的整合”,這就要求初中英語教師充分利用信息技術帶來的優勢,為英語學困生轉化構建全新對策。

      1 基于信息技術視域下的初中英語學困生成因分析

      探究造成初中英語學困生的原因很多,主觀方面如學生不重視、不喜歡英語課程,客觀方面如英語語言環境缺失、教師關懷不足等。 從信息技術視閾下分析,則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成因。

      1.1 英語教師信息技術素養低

      廣義上的“信息技術素養”泛指信息時代背景下人們應具備的適應能力,它包括信息文化、信息意識、信息技能三個方面。 面向初中英語學困生轉化需求,英語教師的信息技術素養可視為“信息技術應用意識及能力”,在整體偏低的狀態下,信息技術功能、價值無法有效發揮出來,致使英語學困生遲遲得不到轉化。 客觀上說,在經歷十多年的英語教育改革之后,我國初中英語教師的綜合素養已經得到了一定提升,但這種提升更多地是反映在“英語專業”層面,尤其是英語教育從初中階段擴展到小學階段(三年級)之后,英語在整個義務教育階段的連貫性有所強化,英語教師綜合素養內涵進一步豐富; 但是,“信息技術素養”是一種線性培養模式,它的提升主要依據信息技術自身的發展,整體上是游離于英語教育體系之外,更多地情況下需要英語教師發揮自身的主觀能動性,創造性地實現信息技術在初中英語教學中的應用——反觀現狀,大部分初中英語教師都將信息技術作為黑板、粉筆、教科書等“替代工具”,自身教學理念、教學方法、教學模式等并為發生根本變化,對待學困生的教學方式也沒有任何改變,反而因為信息技術的介入顛覆了傳統英語課堂組織機制,會影響學困生接收英語知識的習慣——換言之,信息技術對于初中英語學困生的轉化并不是必要條件,使用不當容易造成兩極分化的結果,促使“優等生”更熱衷于英語學習,造成“學困生”更厭惡英語學科。

      1.2 信息技術與英語整合度低

      信息技術與學科課程整合是教育信息化的基本要求,根據《綱要》的要求,整合行為是面向教學內容、學習方式、師生互動等多個層面的,以“立體化”的方式向初中英語滲透信息技術優勢,從而為初中英語學困生提供轉化條件。 但現實中,由于初中英語教師信息技術素養不高的原因,導致所謂的“整合”過于原始,本質上可理解為初中英語和信息技術的“機械結合”,例如以視頻、PPT課件等將教學內容呈現出來,這種方式并沒有專門針對“學困生”發揮作用,充其量只是傳統教學模式的“信息化演繹”。

      1.3 信息技術資源的不當干預

      英語作為一門語言課程,其特殊性在于語言自身的習得性比較突出,對比“語文教學”可以更明顯地發現差異。 初中學生自幼生活在漢語環境之下,在未能掌握“讀和寫”技能之前,就已經學會了“聽和說”,這正是現實中具有完善的語言環境可供“習得”。 而英語作為“第二語言”,有關它的“聽說讀寫”環境需要重新構建,且主要存在于初中英語課堂之上,從這一點出發,信息技術介入之后能夠為學生提供更多的資源,而“學困生”相當于多了一個改進自我的途徑。 但是,在當前互聯網時代背景下,信息資源獲取的渠道很多、方式便捷,其中不乏一些不良資源會對英語學困生產生負面影響——學困生本身就具有較強惰性、消極心理,信息技術資源獲取門檻過低,反而會加劇他們英語學習動力與成績滑坡——例如,借著學英語的名義玩游戲、追影視劇等。

      2 基于信息技術視域下的初中英語學困生轉化對策

      2.1 提高英語教師信息技術素養,提高對學困生轉化契機認識

      “教育大計,教師為本”——初中英語新課程改革背景下,教師是學科建設的第一資源,尤其在英語學困生轉化方面,教師承擔著巨大的引導與督促責任。 信息技術作為一種教學實踐媒介,善用、巧用、會用的情況下,能夠有效地提高學困生轉化效率。 因此,初中英語教師除了要從英語專業角度探究“學困生”的成因之外,還要積極地從信息技術優勢方面想辦法。 一方面,教師要改變對‘信息技術’作為一種教學工具的狹隘認識。 客觀來說,信息技術概念相當泛化,它既包括電腦、網絡、外設等實體設備,也包括圖片、視頻、數據等虛擬資源,初中英語課堂上利用此類資源取代傳統教學工具無可厚非,但不能止步于此,更應該基于信息技術背景形成創新教育思維,例如基于信息技術構建“翻轉課堂”模式,以此突出學困生在英語學習中的主體地位。 另一方面,教師在提升自我信息技術素養的同時,也要將其視為轉化英語學困生的契機,例如發掘一些趣味性強、容易操作的英語教授途徑,在激活學困生英語學習動機的同時,也降低他們英語理解和掌握難度。 例如,人教版英語七年級上冊Unit4 Where's my schoolbag? 教學中,教師利用自身所掌握的信息技術技能,將1a部分的圖片轉化成“找書包”的游戲,可采用flash、Scratch等上手快的軟件實現,提交到“班級群”供學困生預習課程之用。 游戲設計方面,突出本節課詞匯、語法等知識,讓學生根據一定線索通關,以此激發學困生的英語學習興趣。

      2.2 優化英語與信息技術的整合、提供學困生專屬性

      教學設計攔在英語學困生面前最大的障礙是“信心缺失”,缺乏英語學習效果改善信心,不僅會影響英語興趣的形成,還會對英語學習方法、學習動機等產生不良影響。 對比來看,傳統英語教學方式對于學困生信心恢復存在不利條件,即考核周期較長、進步不夠明顯,學困生即便有所提升,也不能迅速轉化為成就感。 通過優化初中英語與信息技術的整合方式,為學困生提供專屬性教學設計,能夠有效化解這一障礙。

      第一,從教師自身出發,借助信息技術渠道開發適用于學困生的專屬資源。 傳統初中英語教學采用的“一刀切”標準,并沒有為學困生改進保留充分空間,即便教師刻意降低教學資源難度,整體上也要維持在一個“中位數”層面,以確保中等生、優等生學習的需要。 信息技術的介入為初中英語提供了更豐富的資源,這樣一來英語教師可以便捷地獲取“微課”、“慕課”、“云課堂”等教學內容,通過對學困生的定向測試,確定一個班級中學困生的普遍水平,在此后的作業布置、當堂測驗、日常交流等過程中,賦予學困生個性化的學習內容。

      第二,從教學內容出發,借助信息技術資源制定適用于學困生的教學目標。 英語是初中階段的主課之一,作為教師不能因為“主課”這一屬性而產生功利性認識,而應客觀地對待學困生、優等生、中等生在英語能力上的差異。 立足適用于學困生的內容,為他們設計“縱向對比”維度下的合理教學目標,并科學地對教材內容進行取舍。 例如,人教版英語七年級上冊Unit4 Where's my schoolbag? 教學中,3b“self check”部分難度過高可以舍去,并以單詞默寫、例句仿寫等方式替換。

      第三,從教學目標出發,借助信息技術渠道強化教師與學困生的整合點。 客觀上看,信息技術在初中英語課堂教學的運用無法突出“層次性”,這其中涉及到教師備課、課堂秩序、師生互動等復雜關系,據此教師可以根據個別學困生教學目標的設計,利用信息技術渠道進一步強化與學困生的“整合點”。 例如,對于英語閱讀能力較差的學生,教師可以在布置作業的時候,要求學生用智能手機錄一段視頻或音頻,上傳至教師微信或QQ上,依次消除線上、線下的界限。 也可以充分利用現有的“和教育”平臺資源,引導學生通過名師微課堂、在線課程、名師導學、考點精講等學習欄目,進行選擇性的學習,各取所需,取長補短。

      2.3 基于信息技術豐富語言環境、消除學困生聾啞性英語問題

      “語言環境”缺失是中國學生學習英語的最大障礙,尤其在學困生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整體上,學困生在英語聽、說、讀、寫方面缺陷均較明顯——雖然中等生、優等生在四項能力上也會存在短板,但其余能力較強,可以實現“以彼之長、補此之短”,而學困生則很難實現四項技能的相互聯動。 要在現實環境中為學困生提供語言環境,代價是相當大的,如聘請專門英語家教、課堂外教等,很多初中學校并不具備這一條件。

      信息技術視閾下,通過借助互聯網資源、平臺的互動性,可以有效地消除學困生在英語方面的“聾啞”現象。 例如,人教版英語八年級上冊Unit1 Where did you go on vacation? 一課教學中,教師可以根據sectionA部分的內容,生成一系列的英語問答對話,利用信息技術的虛擬性優勢,構建一個“不在場”對話平臺,這樣有效地消除學困生“開口說”的不自信心理,且聊天話題以“vaction”為主題,可以擴展到學生愛好、旅游經歷等方面,能夠激活學困生“愿說樂聽”的學習動機。

      英語教學論文: 高中英語課堂教學中體現人文關懷的研究

      綜上所述,信息技術視域下的初中英語學困生成因,既包括教師對信息技術運用不當,也存在信息技術資源的不良干預,在英語學困生轉化策略制定方面,教師要尊重學生的主體地位,相關措施要根據學困生的學習心理展開,提高“教與學”之間的契合度,進而提升初中英語與信息技術的深度整合。

      作者:白隨琴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