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教育論文

    發展心理視野下的幼兒園裝飾設計問題研究

    時間:2021年09月15日 所屬分類:教育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在發展心理學視野下,對幼兒園裝飾設計的價值與意義做出新的闡釋,提出裝飾設計的新的功能意義、概念闡釋和設計策略以指導設計實踐的開展;趯Πl展(兒童)心理學與學前教育理論的文獻研究,分析了裝飾設計對于兒童發展的作用原理,在設計的目的、方

      摘要:在發展心理學視野下,對幼兒園裝飾設計的價值與意義做出新的闡釋,提出裝飾設計的新的功能意義、概念闡釋和設計策略以指導設計實踐的開展;趯Πl展(兒童)心理學與學前教育理論的文獻研究,分析了裝飾設計對于兒童發展的作用原理,在設計的目的、方向路徑、解決方案之間建立起邏輯聯系。提出了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裝飾設計概念表達范式與概念發展層級模型,推導出發展心理視野下的設計策略與方法,為不了解學前兒童特殊性的設計師提供有關兒童心理的分析工具,有助于科學、準確地定位設計的目標功能,并實現對設計創意與設計效果的有效管理。

      關鍵詞:幼兒園發展心理學學前教育裝飾設計

    幼兒園教育教學

      引言

      現代學前教育理論早已充分肯定了環境對于兒童發展的重要意義,幼兒園建筑需要有“特色的風格,符合兒童審美,對兒童能有足夠的吸引力”[1],并且能為學前兒童這一特殊群體提供適合的美學體驗。但在實踐中,幼兒園裝飾設計的實際效果卻往往不盡如人意,其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設計者對“裝飾”設計的理解存在偏差,對幼兒園的特殊性認識不足,如:(1)容易將裝飾的“設計”與“裝修”等概念相混淆;(2)重“形式”,輕“功能”,對幼兒園環境的“功能性”問題難以形成系統的認知;(3)設計者缺乏對學前教育科學規律的理解,幼兒教育者與裝飾設計者缺乏專業溝通的方法工具,難以形成有效合作;(4)設計工作在很大程度依賴于設計師的個人靈感或天賦,設計方案評價的標準過于主觀。

      一、從形式到功能,從表象到意義——“裝飾”的不同理解對設計活動的影響

      (一)“裝飾”的傳統釋義與理解誤區對于“裝飾”設計理解上的差異,會導致設計目的、思路、內容、效果上的諸多不同。“裝飾”一詞,《現代漢語詞典》做出的解釋是:“在身體或物體的表面加些附屬的東西,使美觀”[2]。而其對應的英語單詞“decorate”,《朗文當代英語詞典》給出的解釋是“提供一些具有吸引力或美麗的附加內容”[3]。不難看出,“裝飾”的字面意思,帶有“附加”的、“表面”的意思,因此常常被人理解為是在主體完成后,為了使其更加美觀或富有趣味而進行的二維的、表面的圖形化設計活動。張宇正是從裝飾的這一基本釋義總結了幼兒園環境設計的新趨勢,如:具象圖形演變為抽象圖形;高純度色彩演變為低純度色彩;女性化裝飾演變為中性裝飾[4]。

      孫雯雯等也是從這一角度對學齡前兒童主題性教室墻面裝飾設計進行了研究[5]。但幼兒園的裝飾設計,其目的與意義并非是單純的、表面的美化作用,它還承載著其他的重要功能與意義。有學者注意到:在幼兒園的裝飾中,可通過造型與色彩來實現特定的教學特色、教育環境、文化氛圍,甚至心理健康,提出了幼兒園環境創設要從關注外在形式、簡單的裝飾,轉向意義創設[6]。葛巨峰認為,好的環境裝飾不僅能為兒童提供舒適的生活空間,更重要的是為兒童的發展提供有利條件[7]。

      蔣晨認為趣味彩繪能為幼兒園文化建設提供有力支持,認為可通過“整合彩繪的美育元素,形成幼兒園獨特的文化體系”[8]。我國《幼兒園室內裝飾裝修技術規程》中也提出了“幼兒園室內裝飾裝修設計應與校園文化設計相融合”的要求[9]。李承來等注意到,美國《托幼機構設計指南》(2003)中特別指出:幼兒園主入口應體現兒童友好設計印象,并提供充足的可視性和入口展示空間來緩解幼兒焦慮感[10]。

      (二)“裝飾”與“反裝飾”之爭——“白色幼兒園”引發的反思

      現實中,許多幼兒園的裝飾設計,往往以鮮艷扎眼的顏色、俗氣的卡通形象來試圖“迎合”兒童心理,而這引發了人們對于由低劣審美所帶來問題的擔憂;谶@種現象,已有學者注意到對“裝飾”設計傳統理解所帶來的誤區,如姚璐在《幼兒園環境設計的研究綜述》中,認為目前幼兒園環境設計存在“物質環境研究過重導致心理環境缺失”的問題,如:空間色彩上的“濃重”;空間材料上的“濫用”;空間結構上的“分離”等;提出了應對“幼兒園物質環境做減法”的觀點[11]。

      另外,與司空見慣的“彩色”幼兒園相比,近年來興起了一批所謂“白色”幼兒園,引發了學界對于幼兒園“裝飾”與“反裝飾”的思考,如日比野設計出品的Obama幼兒園(日本長崎)、Daiichi幼兒園(日本熊本縣),由馬巖松事務所(MAD)設計的四葉草之家幼兒園(日本愛知縣岡崎市)等。以四葉草之家幼兒園為例,其設計在保留原房屋主體木結構的基礎上,在外部加建了白色瀝青的“帳篷外殼”,使得整個建筑像是一座充滿了抽象感和未來感的“白色城堡”。

      其設計者認為,外立面的留白給兒童提供了想象力的空間,對兒童來說更是充滿想象的色彩,同時也留下了創作更新的可能性[12]。“白色”幼兒園的出現引發了人們對幼兒園“裝飾”設計價值的反思,但實質上,無論“白色”還是“彩色”,其實都是“裝飾”設計的一種具體形式,是一種表象,其目的都是希望通過恰當的藝術形式與創意,更好地實現學前教育的既定目標,促進或有利于兒童的“發展”。因此,對幼兒園“裝飾”設計的本質要義的思考,應立足于兒童發展心理,回溯幼兒園裝飾設計的核心意義。

      二、發展心理視野下的“裝飾”設計價值與功能要義分析

      (一)“裝飾”設計的核心功能要義:促進兒童的“發展”

      首先,發展心理學為回溯幼兒園“裝飾”設計的本質要義提供了新的視角和科學依據。“發展”的理論提出了系統性的要求——主要指應考慮到生物系統、心理系統和社會系統之間的關系,強調“發展”的多樣性與可塑性,這就必然要求在研究中尋求或建構“個體”與“情境”之間的聯系。其次,現代學前教育理論與實踐充分肯定了幼兒園環境創設的教育意義,如:“精心設計的環境”是蒙臺梭利教育哲學的關鍵要素;瑞吉歐·艾米利亞教學法將“環境”視為幼兒的“第三個老師”;美國幼兒教育協會(NAEYC)所提出的“發展適宜性實踐”(DAP),同樣重視環境對兒童發展和學習的重要性,并注意到環境包括物質環境與社會環境,強調了社會、文化環境的重要性,以及能使兒童感到安全且受重視的團體環境。因此,“裝飾”設計的價值與功能意義應回歸于:要能促進或有利于學前兒童的“發展”,以實現環境教育意義的最優化。

      (二)“裝飾”設計的功能作用路徑:情境的構建

      在發展心理視野下,“裝飾”設計是通過情境的構建對兒童的“發展”以及教育活動的開展產生影響。幼兒園裝飾設計在本質上所扮演的角色是環境情境的構建者,是環境“情境”觸發兒童“個體”發展的引導者。

      1.情境的構成要素:“裝飾”的設計對象正是幼兒園情境的構成要素,主要包括:室內外的墻面、空間、家具、設施,植物、甚至兒童的創作作品等,它們的材料、結構、色彩、圖形、空間、光照及其組合關系,構成了幼兒園的物質環境與情境氛圍,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兒童的心理與行為,以及學前教育的實施。

      2.情境構成要素的分類:以上設計要素,最終將轉化為由適用性、功能性、文化性、審美性、趣味性等非物質內容所構成的環境情境。情境構成要素主要可歸納為以下三方面:(1)設計構成要素的審美性與趣味性,包括裝飾設計采用的形式、材質、色彩、圖案美感與趣味性;(2)文化內涵:設計形式所蘊含的歷史、地域等文化因素;(3)空間及設計要素的組合關系:裝飾設計要素間的空間組合、復雜程度、新奇程度等。

      3.幼兒園教育教育情境分類:根據美國“發展適宜性實踐”(DAP)對于學前期兒童的發展適宜性物質環境所提出的要求,可相應地將理想的學前教育環境情境分為如下四類:培育主動性的環境、培育創造性的環境、鼓勵從游戲中學習的環境、培育自我控制的環境[13]。

      (三)“裝飾”設計的功能作用效應:對兒童心理與行為的影響

      幼兒園環境影響了學前兒童的情緒、建立關系的能力,對他們的學習與發展起著重要的作用?茖W的環境創設,不僅有利于適宜兒童身心發展的教育實踐,還可以有效減少他們的問題行為。裝飾設計通過“情境的構建”,力求對兒童在特定環境空間中的心理與行為等產生積極的、有益的影響,以配合學前教育的實施。

      具體如下:(1)對兒童身體的影響:應有利于兒童的身體健康與舒適度。環境內的相關材料、家具、設施、空間、光線等應充分滿足安全與健康的要求,符合國家相關標準,適合學前兒童的身體發展水平、教學規律;(2)對兒童心理的影響:應有利于兒童形成良好心理狀態:環境情境應使兒童獲得歸屬感、掌控感,符合兒童審美心理(個性化的、富有吸引力的、色彩和裝飾得當的、整潔有序的),促進兒童社會心理的發展。(3)對兒童行為方式的影響:不同情境會使兒童表現出傾向性的行為特征,比如:影響兒童與他人之間(兒童之間、兒童與照護者之間)的交流與互動;影響兒童之間的游戲行為;提高兒童對于各項活動的興趣與活動狀態;提高兒童對家具、設施及學習材料的使用興趣和進一步探索的熱情。

      三、幼兒園“裝飾”設計的目標功能體系構建

      (一)構建目的“功能”是設計問題的核心出發點,對功能問題理解的深入程度直接決定了設計的目的、方向、方法和結果。構建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幼兒園“裝飾”設計目標功能體系,其目的在于更加準確、科學有效地對兒童的發展領域、內容和相對應的教育活動之間建立起聯系,為設計活動的開展提供清晰的方向與依據:(1)形成清晰而具體的功能描述,幫助設計者形成明確的設計目標與思路;(2)能在設計過程中,隨時檢驗設計的具體措施是否有利于,或能在多大程度上促進該目標的實現;(3)為保證本功能體系在運用于設計實踐時,對于非幼教專業領域的設計師,具有較好的可操作性,有必要對于各項發展領域進行較為具體的描述性說明,從而幫助對各發展領域的具體內容加以識別。

      (二)構建依據本目標功能體系的核心在于“促進兒童發展”,因此,構建依據來自于兒童“發展”的系統性要求,以及發展心理學對于“發展”領域和內容的界定。要分析“裝飾”問題對于兒童發展的具體影響,可通過對兒童發展領域的劃分與相關的活動進行對應,從而將抽象的“發展”問題,轉化為設計的具體“目標功能”。

      (三)構建結果兒童的“發展”是一個相互關聯的系統,出于研究的需要,發展科學家常將其分為不同的領域。具體劃分方式,不同的發展心理學家或兒童教育研究者存在一定的差異,本研究中所采用的是黛安娜•帕帕拉(DianeE.Papalia)所提出的劃分法,即:生理發展(physicaldevelopment)、認知發展(cognitivedevelopment)、心理社會發展(psychosocialdevelopment)[14]。在這一分類方式基礎上,根據對學前教育領域的文獻研究,對具體發展元素加以相應細分。本功能系統由三級內容構成,從基本發展領域開始,逐級將目標功能細化、具體化,確定功能體系構成要素,最終得到“裝飾”設計的目標功能系統。

      四、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裝飾”設計概念

      (一)設計概念對創新設計的意義在現代創新設計活動中,設計概念的生成通常被視為創新潛力的關鍵環節,涉及整個設計項目的定位、方向與預期目標,是設計創意生成過程中最能體現人的設計思想并決定設計成果效能與實施成本的重要內容,對設計創新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通過明確而統一的設計概念,(1)設計者與決策者能根據實際需要制定有效的設計意圖、設計方向;(2)能夠在設計的功能定位、風格指向、實際效果等方面建立起更為清晰的認知與判斷;(3)有利于不同專業領域的交流協作。

      (二)設計概念的表達思路

      一個完整的設計概念應包括如下方面的內容:(1)設計的目的與意義,這是對設計任務的理解;(2)設計的思路與方法,是設計黑箱解析的思維過程;(3)設計的結果,體現在材質、色彩、圖案、形式、空間效應等方面的特征。根據以上對“裝飾”設計價值與功能要義的分析,在“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前提下,已經在設計的“對象要素”、“作用途徑”、“作用效應”、“目標功能”之間建立起了邏輯線索,從而使設計的“形式”與“功能”之間的因果關系形成閉環,這便形成了一種新的設計思路與概念,即:如何以適當的藝術形式去促進或有利于學前兒童的“發展”,并實現環境教育意義的最優化。這一思路強調了“裝飾”設計與兒童“發展”間的關聯性:

      (二)設計概念的表述范式根據以上分析,設計概念的表述可總結為如下范式:為促進或有利于兒童……方面的發展(生理、智力與認知、社會心理),設計定位于形成……樣的環境(培育主動性的環境、培育創造性的環境、鼓勵從游戲中學習的環境、培育自我控制的環境),以引導兒童產生……樣的行為(游戲行為、探索行為),獲得……樣的生理心理感受(歸屬感、掌控感、好奇心、舒適感等),因此對幼兒園(外墻、家具、設施、空間、植物等)進行了……(材料、結構、色彩、圖形、空間、光照等方面)的設計工作。

      (三)設計概念發展層級(ConceptDevelopmentHierarchy)的模型構建

      1.模型構建意義

      (1)對設計概念進行統一定義,并建構一個統一的分析結構,可用于對各個 獨立設計方案的表征意義分析,也有利于對不同設計方案進行相互比較[15];(2)可幫助解釋設計“目的”與“手段”間諸多要素的潛在映射關系,從而將模糊的、主觀的、感性的設計方向轉變為清晰的、有實際指導意義的參考意見,打破傳統的“靈感式”、“黑箱式”設計思維模式;(3)這一概念模型能夠成為藝術設計者與學前教育者進行專業交流的分析工具,為設計學與心理學、學前教育等學科的交叉融合提供一種新的研究途徑。

      2.模型構建思路

      (1)建立特征屬性集合。在這一分析模型中,每個設計概念可理解為由多個相互關聯的特征屬性集合所構成;(2)設計概念要素歸類。根據圖1所示設計概念的特征屬性間的邏輯關聯,將各設計概念要素歸入相應的屬性分類;(3)進行概念分層,建立設計概念的層級框架。概念分層是從底層概念的集合到其所對應的更高一層概念的影射,因此可在設計概念層級要素間建立其作用關系圖。

      3.模型構建結果

      根據設計概念的表述范式,一個完整的設計概念可由三個層級內容加以表達:(1)思想層:設計的目的(對設計任務的理解),對應于目標功能體系;(2)行為層:設計的方向路徑選擇(設計黑箱的解析),對應于環境的情境特征與對兒童的作用效應;(3)表象層:設計的結果(設計的形式特征),對應于具體的解決方案,包括材質、色彩、圖案、形式、空間效應等的具體組織方式。結合上述對設計概念表達思路與表達范式的分析,最終得到幼兒園裝飾設計的概念發展層級模型(CDH)。

      四、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設計策略與方法

      (一)設計策略根據概念發展層級模型,“設計目的”是目標指引;選擇適合的“方向路徑”是可供選擇的目標實現途徑,并保證“指引”構架的合理;最后的“解決方案”是在以上思路及要求下,反向推導后順理成章得到的結果。這在事實上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設計策略,即:以“促進兒童發展”為目標功能,評估并選擇適合的方向路徑,對其作用效應進行預估,反向推導相應的形式特征,最終實現目標功能效果的最大化。

      (二)設計方法

      設計方法是依據設計策略指導設計實踐的主要流程,是對策略思想的具體執行,能夠對設計創造的主要過程加以描述和形式化,從而通過簡化而又可靠的決策過程獲得理想的設計結果。根據設計概念發展層級模型,以及對以上設計策略的分析,執行這一策略所需要遵循的工作程序主要分為如下5個步驟:(1)設定基本場景:確定設計預設條件;(2)確定目標功能:根據實際需要進行設計目標管理;(3)確定環境情境類型:對設計方向路徑進行選擇;(4)預期兒童心理效應:設計思路的具體化,預估設計作用效應;(5)推導外在形式特征:開展具體設計,使形式特征與設計目標相對應。

      (三)設計策略與方法的執行意義

      (1)與設計概念發展層級相對應,有助于在設計的思想層、行為層和表象層之間建立起清晰的邏輯聯系,有助于設計者與決策者根據實際需求,更加科學、準確地定位相關設計的目標功能,并實現對設計創意與設計效果的有效管理;(2)為不了解學前兒童特殊性的設計師提供有關兒童心理的分析工具。能夠幫助設計者認識幼兒園環境的特殊性,尊重學前兒童的心理特征,理解學前教育的理念和操作細節,從而使設計的形式與環境的教育意義建立起有效聯系;(3)借此設計策略,能幫助設計者準確定位設計觸點,盡可能使得設計的“黑箱”變得有理可依,有法可循,從而有助于設計創意、概念與目標的生成。

      幼兒園論文范例: 幼兒園戶外游戲活動的開展策略探究

      結論

      幼兒園的裝飾設計,表面上是通過藝術的手段,使特定環境對象在色彩、圖案方面的形式變化,以實現美觀性、趣味性、符合學前兒童生理心理特征等目的,但在發展心理學視野下,更應被視為實現學前教育目的的一種手段,是幼兒園辦園理念與特色的外顯形式。幼兒園環境的裝飾設計對于兒童的“發展”,以及學前教育活動的開展具有重要意義。

      本文在兒童“發展”的系統性要求下,探尋“裝飾”的藝術與兒童“發展”的科學之間,以及設計的“形式”與“功能”之間的內在聯系。通過重新審視幼兒園裝飾設計的意義與價值,首先建立了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目標功能體系;其次,就幼兒園環境“裝飾”提出了新的設計概念表達范式,構建了設計概念的發展層級模型,在設計的目的、方向路徑、解決方案之間建立起邏輯聯系;第三,提出了以“促進兒童發展”為核心的設計策略與方法,為不了解學前兒童特殊性的設計師提供有關兒童心理的分析工具,以促進裝飾設計中藝術與科學的結合,有助于科學、準確地定位設計的目標功能,并實現對設計創意與設計效果的有效管理。

      作者:曾山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