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教育論文

    10例廣西學前聽障兒童普通話聲母音位習得特征分析

    時間:2021年09月16日 所屬分類:教育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選取廣西10名第一有聲語言為漢語方言或少數民族語言、普通話語音康復訓練0.5~1年的學齡前聽障兒童,以《構音語音能力評估詞表》作為測試材料進行測試,分析每一個聲母發音特征、習得規律以及錯誤類型走向。 發現被試聲母發音總的正確率為31.9%。 聲母

      摘要:選取廣西10名第一有聲語言為漢語方言或少數民族語言、普通話語音康復訓練0.5~1年的學齡前聽障兒童,以《構音語音能力評估詞表》作為測試材料進行測試,分析每一個聲母發音特征、習得規律以及錯誤類型走向‍‌‍‍‌‍‌‍‍‍‌‍‍‌‍‍‍‌‍‍‌‍‍‍‌‍‍‍‍‌‍‌‍‌‍‌‍‍‌‍‍‍‍‍‍‍‍‍‌‍‍‌‍‍‌‍‌‍‌‍。 發現被試聲母發音總的正確率為31.9%‍‌‍‍‌‍‌‍‍‍‌‍‍‌‍‍‍‌‍‍‌‍‍‍‌‍‍‍‍‌‍‌‍‌‍‌‍‍‌‍‍‍‍‍‍‍‍‍‌‍‍‌‍‍‌‍‌‍‌‍。 聲母音位習得難易順序為:/b/、/m/>/l/> /d/、/ɡ/、h/、/n/> /p/、/f/、/t/> /k/、/zh/、/j/、/x/> /sh/、/s/、/z/>/q/、/ch/、/c/、/r/‍‌‍‍‌‍‌‍‍‍‌‍‍‌‍‍‍‌‍‍‌‍‍‍‌‍‍‍‍‌‍‌‍‌‍‌‍‍‌‍‍‍‍‍‍‍‍‍‌‍‍‌‍‍‌‍‌‍‌‍。

      關鍵詞:聽障兒童聲母發音特征語音習得第一有聲語言

    學前教育

      因聽力損失,聽障兒童缺失了正確兒童語言發展中語言準備期(0-1歲)聽覺敏感迅速發展以及語言發展期(1-6歲)正常聽覺言語能力自然形成過程,從而導致言語聽覺鏈中聽覺反饋異常,語音聽辨能力弱,語音構音能力差。 構音(articulation)是指聲波通過構音器官之間的靈魂運動而轉變為言語聲的協調過程。 構音系統中下頜、舌、唇、軟腭之間靈活、協調運動是產生清晰和有意義的言語聲音的必要條件,只有這些器官的運動在時間上同步,在位置上精確,才能保證準確構音[1]。

      學前教育論文學前特殊需要兒童融合教育家庭支持探析

      說出來的“話”才具有可懂性。 但實際上,經過康復訓練后聽障兒童在聽覺識別能力上有較大進步,但語音構音方面仍存在許多障礙,構音器官的運動異;蛭蠢斫饽繕艘粑坏陌l音特征等,構音語音障礙仍是聽障兒童言語能力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

      聲母作為普通話音節的起點,聲母時長短、能量小、動程復雜的特點,導致聲母成為聽障兒童構音語音障礙康復訓練的重點和難點。 目前,對聽障兒童普通話聲母研究大部分集中在對聽覺感知識別能力[2]、發音清晰度[3]、構音障礙病理分析[4]、構音語音能力評估[5]方面。 已有的研究參與者多為醫學或特殊教育領域的專家、學者,研究角度多以結果為視角,反觀或評估其構音能力,分析產生障礙的病理因素,對語音習得過程的考查較少。 同時,已有研究其考查對象幾乎全是第一有聲語言為普通話的聽障兒童,對第一有聲語言為漢語方言或少數民族語言的聽障兒童普通話語音習得的研究鮮見報道。

      廣西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地方,分布有粵語、西南官話、平話等多種漢語方言以及壯語、苗語等少數民族語言。 各語言使用區域參差交錯,語言之間相互滲透和影響。 這是廣西普通話推廣工作難點之一。 這一因素對該區域的聽障兒童的普通話康復訓練是否產生影響,值得探討。 習近平總書記曾囑托“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殘疾人一個也不能少”。 在此背景下,了解廣西學前聽障兒童普通話聲母發音特征、習得規律及錯誤類型,更精準地實施康復矯治顯得尤為重要。

      一、資料與方法

      (一) 研究對象

      選取廣西10名(男女各5名)有漢語方言或壯語背景,在某聽力康復中心(區級)進行普通話語音康復訓練0.5~1年的學齡前聽障兒童作為研究對象。 被試平均生理年齡為5,8歲(最小的4,3歲,最大的6,12歲)。 均屬于語前聾,植入人工耳蝸前助聽器佩戴史達1年以上,第一有聲語言為廣西漢語方言(8人)或少數民族語言(壯語2人)。 被試均具備一定的發音能力。 普通話康復訓練前,均植入耳人工耳蝸,對側耳佩戴助聽器。 重建聽閾或助聽聽閾均在合適或最適范圍,不伴隨其他功能障礙。

      (二)研究資料

      黃昭鳴、韓知娟《構音語音能力評估詞表》[6]被廣泛用于評估聽障兒童漢語普通話語音構音能力、清晰度研究。 該詞表由50個單音節詞組成,包含21個聲母、13個韻母和4個聲調。 每一個詞均有配套圖片。 基于研究目的,本研究只采用詞表中用于考查普通話聲母的前21個詞語作為測試材料。

      (三) 研究方法

      1、語料采集

      通過專業設備進行錄音、錄像,記錄和采集語音材料。 測試環境噪聲低于45分貝,采用“一對一”的方式在室內進行錄制。 測試者普通話達國家二級甲等水平,通過提問、提示的形式誘導被試自發語音,如不能誘導自發語音,則采用模仿跟讀的方式讓被試發音。 通過展示詞表配套圖片,要求被試對每個測試詞語發音3次,時間間隔1秒以上。 測試前,先通過2張示范圖片讓被試熟悉測試規則。

      2、語料分析

      采用聽覺感知判斷方法,分析者通過專業的語音聽辨,用國際音標詳細記錄發音特征。 分析者普通話水平達一級乙等,有漢語語音學專業背景,熟悉并掌握國際音標,能夠專業聽音、辨音、記音。 首先從發音部位和發音方法兩方面用嚴式國際音標記音,其次用正確√、歪曲×、遺漏�、替代四種方式記錄每一次發音結果,輔助簡單文字記錄,如誘導方式、發音正誤、錯誤趨勢走向等,以便分析時作參考。 將以上內容填寫在詞表中。 分析時,語料優先以錄像為主,如錄像不夠清晰或存在別的問題,再根據錄音進行聽辨。

      被試3次發音中2次以上完全正確視為發音正確; 2次以上發出的音為非普通話聲母系統內輔音視為歪曲; 2次以上發出的音聲母整體被刪除發出類似零聲母音節的音則視為遺漏; 2次以上發出非目標音而是普通話音系系統中其他輔音音位視為替代(系統替換)。 根據不同的錯誤趨勢走向,替代可分出發音部位前置、發音部位后置、塞音化、塞擦音化、擦音化、不送氣化、h[x]軟腭音化、舌根化、平舌化、舌面化等多種類型。 單個聲母習得正確率=該聲母正確發音數量/該聲母發音總數*100%。 它可以反映被試習得情況以及該聲母在系統中習得的難易順序。

      二、結果分析

      根據發音部位,充當普通話聲母的輔音可以分為雙唇音、唇齒音、舌尖中音、舌面音、舌尖前音、舌尖后音和舌根音7類。 從發音部位和發音方法兩方面,對每一類聲母音位的發音特征進行分析,得出研究結果。

      (一)雙唇音

      10例被試對b[p]、p[ph]、m[m]3個雙唇聲母的習得情況為,100%習得了聲母b[p]和m[m]。 送氣聲母p[ph]正確率為40%,錯誤類型為替代,用同部位不送氣聲母b[p]、舌尖中音不送氣聲母d[t]以及舌根擦音聲母h[x]來替代比例分別為20%。 錯誤走向為不送氣化、發音部位后置、塞音h[x]軟腭音化。

      (二)唇齒音

      10例被試對普通話唇齒擦音聲母f[f]習得正確率為40%。 錯誤類型有替代和歪曲兩種,發音部位前置且塞音化,用雙唇音不送氣聲母b[p]替代占50%; 發音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10%。

      (三)舌尖中音

      10例被試對d[t]、t[th]、n[n]、l[l]4個舌尖中聲母習得的正確率分別為60%、30%、50%和70%‍‌‍‍‌‍‌‍‍‍‌‍‍‌‍‍‍‌‍‍‌‍‍‍‌‍‍‍‍‌‍‌‍‌‍‌‍‍‌‍‍‍‍‍‍‍‍‍‌‍‍‌‍‍‌‍‌‍‌‍。 不送氣聲母d[t]的錯誤類型為替代,其中舌面化,將舌尖放在下齒背或下齒齦,用舌面前部略向硬腭前部方向抬起發音占30%; 發音部位前置,用雙唇不送氣音b[p]來替代占10%。 送氣聲母t[th]的錯誤類型為替代。 錯誤走向有四小類,其中發音部位前置,用雙唇不送氣音b[p]替代占40%; 不送氣化,用同部位不送氣聲母d[t]替代占20%; 舌根化,用舌根音聲母g[k]替代占10%; h[x]軟腭音化,用后舌面-軟腭擦音h[x]來替代占10%。 鼻音聲母n[n]的錯誤類型為替代,其中發音部位前置,用雙唇鼻音m[m]替代占30%; 舌面化,變鼻腔成阻為口腔成阻,鼻音口音化,發出類似零聲母y[j]的音占20%。 邊音聲母l[l]的錯誤類型為歪曲和替代兩類。 其中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20%; h[x]軟腭音化,用舌根擦音h[x]代替占10%。

      (四)舌面音

      10例被試對j[t�]、q[t�h]、x[�]3個舌面聲母習得總體情況較差,正確率分別為10%、0%和10%。 不送氣塞擦音j[t�]的錯誤類型有替代和歪曲兩種,其中發音部位后置,用舌面后部與軟腭靠近成阻,且舌根化,發出類似舌根音占70%; 發音歪曲,發出非系統內的音位占20%。 送氣塞擦音q[t�h]的錯誤類型也有替代和歪曲兩種,其中發音部位后置且舌根化、不送氣化,用舌面后部與軟腭靠近成阻,發出類似舌根音占60%; 不送氣化或擦音化,用同部位的j[t�]或來x[�]替代各占10%; 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20%。 擦音x[�]的錯誤類型有替代和歪曲,發音部位后置,用后舌面-軟腭擦音h[x]來替代占50%; 塞擦音化,用同部位的j[t�]來替代占20%; 發音歪曲,發出無效音或非系統內聲母音位占20%。 此組音位的歪曲錯誤類型特點明顯,表現為同部位尖音化或緊喉音化。

      (五)舌尖前音(平舌音)

      10例被試z[ts]、c[tsh]、s[s]3個舌尖前聲母習得情況最差,發音完全錯誤。 整組音位的錯誤類型以替代為主,占90%,歪曲占10%。 根據錯誤走向,替代主要以發音部位后置為主,將舌面前部代替舌尖,靠近上下齒或齒齦形成阻礙發音,發出類似舌面音j[t�]、q[t�h]、x[�]。 同時發c[tsh]、s[s]時不送氣化、塞擦化。

      (六)舌尖后音(卷舌音)

      10例被試對zh[t�]、ch[t�h]、sh[�]、r[�]4個舌尖后聲母習得情況較差。 不送氣聲母zh[t�]習得正確率為20%,其余3個完全不正確。 不送氣卷舌塞擦音zh[t�]的錯誤類型有歪曲和替代兩種,其中發音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60%; 發音部位前置,用唇齒擦音f[f]來替代占10%; 發音部位前置且平舌化、擦音化,用舌尖前音s[s]來替代占10%。 送氣卷舌塞擦音ch[t�h]的錯誤類型有歪曲和替代兩種,其中發音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90%; 發音部位前置,用唇齒擦音f[f]來替代占10%。 卷舌擦音sh[�]的錯誤類型有歪曲和替代兩種,其中發音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80%。 發音部位前置,用唇齒擦音f[f]來替代占10%,發音部位前置平舌化,用舌尖前音s[s]來替代占10%。 濁音卷舌音r[�]的錯誤類型有替代和歪曲兩類,其中舌面化,用類似零聲母y[j]來替代占80%,發音歪曲,發出非系統內音位占20%。 此組音位的歪曲錯誤類型特點明顯,表現為將舌尖放在下齒背,用舌面與硬腭成阻發音,且持阻時長短發音短促,發出音類似短促的[c]或[�]。

      (七)舌根音

      10例被試對ɡ[k]、k[kh]、h[x]3個舌根聲母習得的正確率分別為60%、60%和20%。 不送氣塞音ɡ[k]的錯誤類型有替代、歪曲和遺漏三種。 其中,發音部位前置,用b[t]或d[t]來替代各占10%,歪曲和遺漏各占10%。 送氣塞音k[kh]的錯誤類型為發音部位前置型替代,有時伴隨不送氣化。 其中送氣音d[th]來替代占50%,用不送氣音d[t]替代占30%。 擦音h[x]的錯誤類型以塞音化替代為主,用同部位不送氣塞音g[k]來替代或持阻時長短、摩擦持續時間過短發出類似g[k]的音,占30%; 歪曲發音占10%。

      三、結語

      康復訓練1年以內10例學前聽障兒童普通話聲母/b/、/m/習得正確率均為100%,表明該康復年齡已習得這兩個音位; 70%有/l/,50%~60%的有/n/、/d/、/ɡ/、h/; 30%~40%的有/t/、/p/、/f/; 30%以下的有/k/、/zh/、/j/、/x/、/z/、/c/、/s/、 /q/、/sh/、/r/、/ch/。 從發音部位上看,習得難易順序為雙唇音>舌尖中音>舌根音>唇齒音>舌面音>舌尖后音(卷舌音)>舌尖前音(平舌音)。 從發音方法上看,習得難易次序為鼻音>不送氣塞音>邊音>送氣塞音>清擦音>不送氣塞擦音>送氣塞擦音>濁擦音。 綜合以上3個方面的因素,得出被試普通話聲母音位習得難易順序為:/b/、/m/>/l/> /d/、/ɡ/、 /h/、/n/> /p/、/f/、/t/> /k/、/zh/、 /j/、/x/> /sh/、/s/、/z/>/q/、/ch/、 /c/、/r/。

      進一步分析發現,被試在普通話語音習得上總體表現出并非“音可見性較高、發音方法簡單”就易習得的特點。 同時,在相同發音部位聲母發音上,錯誤類型差異化明顯; 在相同發音方法上部位相近聲母則表現出趨同化、規律性強。 發音錯誤類型以替代和歪曲為主,遺漏的現象可忽略不計。 同一個音位多種錯誤類型交織并存。

      (1)發音部位前置、發音部位后置以及發音歪曲是聽障兒童聲母音位習得最典型的錯誤類型。 舌尖中音、舌尖后音和舌根音的錯誤走向均為發音部位前置,而舌尖前音和舌面音的錯誤走向則一致表現為發音部位后置。 發音部位相同的同組音位錯誤趨勢規律性強,表現出高度一致性,如舌面音組3個音位一致存在發音部位前置現象。 在發舌面音、舌尖前音和舌尖后音時,一致存在發音歪曲的現象。

      (2)塞音、塞擦音或擦音聲母音位非送氣化、塞音化、塞擦音化、擦音化錯誤趨勢明顯。 送氣音均表現出非送氣化錯誤趨勢。 塞音較少擦音化或塞擦化; 而5個擦音塞音化或塞擦音化特點突出; 發音部位處于上齒齦、硬腭前部的舌尖塞擦音,擦音化特點明顯。

      (3)發音部位靠前的音位舌根化明顯,送氣雙唇音和舌尖中音以及3個舌面音均表現出此特點。 舌尖后音非卷舌特點顯著,均有平舌化的錯誤傾向。 鼻音n[n]和舌尖后音r[�]均表現出口音化、舌面化的錯誤走向。

      參考文獻:

      [1]黃昭鳴,朱怡群,盧紅云.言語治療學[M].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17.

      [2]劉巧云,黃昭鳴,陳麗等.人工耳蝸兒童、助聽器兒童與健聽兒童音位對比識別能力比較研究[J].中特殊教育.2011(128).

      [3]史泱,張芳,晁欣等.3~5歲聽障兒童與健聽兒童聲母發音清晰度比較研究[J].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科學雜志.2016(4).

      [4]盧紅云,劉巧云,黃昭鳴等.聽障兒童/g/和/k/構音異常原因分析及治療策略[J].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科學雜志.2008(1).

      [5]張偉鋒,賴曉彤.10例聽障兒童構音語音能力評估及康復[J].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科學雜志.2018(1).

      [6]黃昭鳴,萬勤,張蕾.言語功能評估標準及方法[M].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07.

      基金項目:本文系2017年度廣西高校中青年教師基礎能力提升項目(項目編號:2017KY0954):南寧市學前正常兒童與聽障兒童普通話語音習得對比實驗研究。

      作者簡介:梁曉麗(1985-),女,碩士,廣西幼兒師范高等?茖W校,講師,研究方向:實驗語音學、聽障兒童聽覺言語康復。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