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教育論文

    古籍類圖書中常見引文錯誤類型及應對策略

    時間:2021年09月18日 所屬分類:教育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古籍類圖書編校質量是個常談常新的問題,因為這不僅僅關涉一本書的質量,更關涉對經典文化的傳播與傳承。在古籍類圖書編校中,最突出的問題表現在引文上。本文歸納了三種常見的古籍類圖書引文錯誤類型,分別為直接引述中的字詞句錯誤、轉引中的以訛傳

      摘 要:古籍類圖書編校質量是個常談常新的問題,因為這不僅僅關涉一本書的質量,更關涉對經典文化的傳播與傳承。在古籍類圖書編校中,最突出的問題表現在引文上。本文歸納了三種常見的古籍類圖書引文錯誤類型,分別為直接引述中的字詞句錯誤、轉引中的以訛傳訛以及知識缺乏“斷章取義”,并就此三種錯誤類型,給出了相應的應對策略。

      關鍵詞:古籍類圖書;引文錯誤類型;應對策略

    圖書論文

      圖書的編校質量,在圖書市場日益繁盛的當下,不僅決定了一本書的品質和內核,更代表了一個編輯的文化擔當和社會責任。圖書是文化的載體,為社會貢獻優質的圖書產品,不僅關系到大眾閱讀和文化傳播,更關系到文化傳承。因此,圖書編校質量的話題,當緊密結合業務開展,常談常新。

      一般而言,古籍類圖書較普遍的會涉及引文問題。“引文”是引用他人的觀點來證明自身觀點的一種科學的對話方式。“引文”的客觀性、科學性、公信力,直接決定了它所服務的學術觀點是否具有學理性,是否能站得住腳。但是,“引文”雖然強調客觀性,但實際在引用的過程中,作者的主觀性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作者的治學態度不嚴謹,或者作者引用的是二手資料,或者作者就某一方面的學問一知半解卻強為之論等,都會造成各種各樣的引文問題。

      圖書館論文范例: 探索中國文化“走出去”戰略下圖書版貿工作

      一、古籍類圖書中常見引文錯誤類型

      (一)直接引述中的字詞句錯誤

      這是古籍類圖書中最常見的引文錯誤類型,具體表現為所引用的段落中有缺字、漏字、錯字、缺詞、漏詞、漏句等,如下例。例1:迨其末也,世益下,學益駁,諛聞曲見,橫騖側出,聾瞽狂易,人自為師。這段話引自清代錢謙益的《牧齋有學集》,是講做學問之法的。上例中,“諛”即為錯字,當為“謏”。“謏”,音xiǎo,《玉篇》釋“小也”。“謏聞”作為一個固定詞聯用,最早見于《禮記·學記》“足以謏聞”,是“小有名聲”的意思,含褒義。而“諛”,音yú,《說文》釋“諂也”,常用詞為“阿諛奉承”“諛言”,表示奉承、諂媚,含貶義。由是可知,“諛”“謏”二字,只是形相近,此外,從字音到字義再到詞性,大相背離。如果將“謏”誤作“諛”,則離題謬矣。

      例2:子厚則大節有虧,而余行可述;介甫則學術雖誤,(而)內行無頗。此句摘自清代方苞的《答申謙居書》,該文以人物品評(柳宗元,字子厚;王安石,字介甫)的方式闡發了方苞有關“義法”的觀點。方苞是清桐城派的代表學者之一,桐城派以“考據、義理、辭章”為特點,不僅有深厚的散文理論,而且在其行文的時候也特別注重文法。上例中,“()”內的“而”,引文漏引。這看似是一個小問題,但若缺“而”字,就破壞了上下文的行文法度和嚴整,自然有損身為桐城派的方苞的治學之風。

      (二)轉引中的以訛傳訛

      好多作者在引述文章的時候,特別是引述相關學術論文的時候,往往為了圖省事,直接對引述文章中所引用的資料進行二次引用,轉引到自己的文章當中,并且不對這個引用資料的準確性進行核查,如下例。例1:惟《周南》《召南》親被文王之化以成德,而人皆有以得其性情之正,故其發于言者,樂而不過于淫,衰而不及于傷。此句是古籍類文章作者直接轉引一篇相關的學術論文而來的,在轉引的過程中,作者并未核實轉引的引文是否正確,只是例行公事般標明該文轉引自某論文。事實上,這是有問題的。

      此句出自朱熹的《詩集傳序》,原文當作“哀而不及于傷”,連同上句“樂而不過于淫”,是對《詩經》中的《周南》《召南》的評點與闡發。朱熹此二句又是化《論語·八佾》“《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評語而來的。此處將“哀”誤作“衰”,不僅文義大變,而且會切斷該句的文化脈絡,少了朱熹對《論語》借鑒的這層含義,貽誤大矣。例2:若日惟其文之不取,而不復議其理之是非,則是道自道文自文也。此句屬于一種隱性轉引錯誤。從所引句子來看,不會存在任何歧義,也沒有錯別字等明顯錯誤。古籍類文章作者在讀到這份材料的時候,直接標注“轉引自”,拿來就用,放入自己文章之內,并以此為論據進行深入闡發。

      這樣做,本無可厚非,但脊索原文,就會發現,謬誤大矣。該句出自朱熹的《與汪尚書》,原本當作“若曰惟其文之取,而不復議其理之是非,則是道自道文自文也。”引本比原本多了一個“不”字,一字之差,失之毫厘,謬以千里。朱子著述頗豐,專事研究朱子思想的人,也不可能盡覽全部資料,這屬于人之常情。但是,文章作者在引述資料的時候,一定要秉持謹嚴的治學態度,如上例,古籍類文章作者直接轉引,不僅發生引文錯誤的問題,而且導致后續展開的論述皆站不住腳,從而導致此部分的論述失去公信力,此為為文大忌。

      (三)知識缺乏,斷章取義

      “斷章取義”語出《左傳·襄公二十八年》,原文為“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本義講的是春秋時期賦詩言志的一種社會交往禮儀,后來引申為截取文章的某一段話或談話中的某一句,而置全篇文章或談話內容于不顧。引文中的“斷章取義”,是比較難發現的引文錯誤類型,需要編輯具有較強的專業性和較高的學養,如下例。

      例1:程石臞有絕句云:“朝過青山頭,暮歇青山曲。青山不見人,猿聲聽相續。”予每嘆絕,以為天然不可湊泊。此句是王士禛在闡述其“神韻”說時的評述和例證。王士禛提出“神韻”,但并沒有對它進行系統的闡釋,因此留給學界的有關王士禛的“神韻”說的探討,亦無定論,目前主要分為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是意境論,代表了一種沖淡清遠的詩美理想;第二種觀點,認為是論“頓悟”的詩歌創作方法。

      有的古籍類圖書作者在闡發意境論時,看到此句中的“予每嘆絕,以為天然不可湊泊”,便引為論據,認為這代表了一種沖淡清遠的詩美理想。但覽觀王士禛此句全文,便知如此引用并不妥。王士禛此句之前,還有“唐人五言絕句往往入禪,有得意忘言之妙,與凈名默然、達摩得髓同一關戾。觀王、裴《輞川集》及祖詠《終南殘雪》詩,雖鈍根初機,亦能頓悟。”明確指出王維、裴迪之詩之所以有“得意忘言”之妙,全在引禪入詩。禪宗以達摩為中國初祖,傳至五祖后,分南北二宗。

      北宗以神秀為六祖,主漸修;南宗以慧能為六祖,主頓悟。頓悟是人人皆具備的,強調的是人的思維的躍遷。王士禛此段論述,正立意于此,強調作詩時的“法門”在于作者的主觀能動性,而非詩的意境。該書作者剪裁王士禛原句,斷章取義以作自己觀點之論據,不僅立不住腳,而且也沖淡了自己觀點的可信度。例2:是詞乃《詩》之苗裔,且以補《詩》之無窮。這是某學術著作的作者借以論證詞為“詩余”的論據。該句出自王昶的《國朝詞綜》。

      王昶為浙西詞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浙西詞派是興盛于清代的一個詞學流派,該派最大的理論特點便是推尊詞體。王昶《國朝詞綜》此句之前,很明確地提出“李太白、張志和以詞續樂府,不知者謂詩之變,而其實詩之正也。”恰恰是從詞源于詩的角度,拔高了詞的地位,認為是“詩之正”。所以,該作者只看到“苗裔”二字,就想當然地認為這是在講詞是“詩余”,遂拿來作為論據,以證明自己的論點。實則謬之大矣。

      二、學術類圖書中引文錯誤應對策略

      (一)針對第一類錯誤,編輯要提高責任意識

      通常而言,編輯在編輯加工稿子的時候,會將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對行文字詞句的錯誤檢查上,而往往忽略引文。殊不知,由于寫作慣性,作者在行文的過程中,著意于資料的選裁和觀點的創新上,對引文的核實這項基本工作是做得不到位的。如果作者不重視,編輯不復核。那么第一類錯誤的出現,也就成為自然而然的事 情,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古籍類圖書往往多見引文的字詞句錯誤。這一方面需要編輯提高引文意識,認識到引文構成論據、支撐觀點的重要性和嚴謹性,另一方面需要編輯做到“勤”,一定要一一核查引文。如果引文數量眾多,編輯可以讓作者提供引文原件,或者自己抽核全書中的引文,挑取錯誤歸類后,寫成簡短的審讀報告,列舉引文錯誤,申明引文的重要性,交由作者依照類型全稿排查。

      (二)針對第二類錯誤,編輯要獨具“慧眼”

      往往很多時候,作者在引用二手資料的過程中,無論是有意為之也好,故意為之也罷,會存在隱去引文出處的情況,這就為編輯核查引文增加了難度。這個時候有如下幾種方法可以應對。

      1.按圖索驥根據作者提供的引文出處去原文核對,如果同版本圖書,在書中并未見到作者引述的內容,那說明這個引文極有可能是“二手資料”,這個時候就需要編輯標注記錄,如果此類問題較多,就可寫成審閱報告返作者,讓作者一一嚴肅查改。

      2.行文比較如果作者在行文中引用同一本書達三次以上,但同一本書中引文的語言風格有非常大的差異時(論文集除外),那說明這些引自同一本書的引文必有些是來自二手資料,或者全部來自二手資料也未為不可。這個時候就需要編輯在審稿的過程中,提升自己的語言敏感度,初入門的編輯,可以在手頭準備一本便簽,將自己審讀書稿中所涉引用同一本書的引文部分的頁碼標注出來,再單抽取這些引文進行比較,看是否有行文風格跳脫之處,若有,則說明該文引文不規范,就可回到方法一,依照給出的引文回到原文進行核查,并形成審閱報告,交由作者核改。

      3.針對第三類錯誤,編輯要專業化發展“編輯應當是個雜家”,這是出版行業內的老論調,當前,圖書行業已經進行了細分,在行業下生存的編輯,自然也會被細分。編輯的專業性就成為編輯職業素養中更重要的組成部分。編輯在做好日常案頭工作,廣征博引勤學、勤記、勤查問的基礎上,一定要注意找準自己的興趣點和專業所長,突出自己的專業性。工作之余多關注專業領域內的學術性前沿會議,多翻看學術論文和爭鳴集,使自己具備基本的理論素養,這樣在審閱相關稿件時,才能做到胸有成竹、有的放矢。

      三、結語

      編校工作看似簡單容易上手,實則不然。圖書出版是一件很嚴肅的工作。在注重經濟效益的同時,古籍類圖書編輯人員更要重視圖書的文化價值和公信力,嚴把引文質量關,整體提升圖書的學術品質。

      參考文獻:

      [1]李士金.從引文錯誤看“編輯”責任的失落[J].編輯學刊,2007(03):69-72.

      [2]鄧錕.參考文獻引文錯誤的解決方法探討[J].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5.

      作者:袁雨帆

    相關論文推薦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