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科學技術論文

    日本國防工業發展的寓軍于民策略

    時間:2020年09月25日 所屬分類:科學技術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 日本沒有專門的國有軍工企業,因此,日本從本國實際出發探索出了一條寓軍于民、以民強軍的國防工業發展道路。其主要是重點依托大型私營企業增強國防工業基礎,積極依靠民用科技產業發展軍工科研生產, 高度重視軍事民用科研生產兼容互動發展,著力提

      [摘 要] 日本沒有專門的國有軍工企業,因此,日本從本國實際出發探索出了一條寓軍于民、以民強軍的國防工業發展道路。其主要是重點依托大型私營企業增強國防工業基礎,積極依靠民用科技產業發展軍工科研生產, 高度重視軍事民用科研生產兼容互動發展,著力提升民間企業軍工科研生產實力潛力,并由此建立起了獨具日本 特色、門類比較齊全的先進國防工業基礎。

      [關 鍵 詞] 日本;國防工業;寓軍于民;以民強軍;策略舉措

    國防技術基礎

      二戰后,美國等戰勝國為防止日本軍國主義復活和再次威脅該地區安全,不僅采取措施摧毀了 支撐日本戰爭機器的龐大國防工業基礎,而且嚴格限制其軍費開支和自衛隊 (SDF) 規模,規定日 本不得對外發動戰爭和出口武器,并承諾由美國為其提供安全庇護。這樣,日本只能將主要精力用 于發展民用經濟,并集中資源發展民用科技工業,增強國家經濟、科技和工業整體實力,因而未能 建立起專門的國防工業體系。[1]

      然而,日本政府深知發展國防工業的極端重要性,把國防工業視為 “防衛省及自衛隊開展各種行動所需裝備的研發、制造、采辦、維護、升級改造等必備的人力、物力、技術方面的基礎”,并從本國實際出發探索出一條獨具日本特色的寓軍于民、以民強軍的國防 工業發展道路。

      一、重點依托大型私營企業增強國防工業基礎

      日本沒有專門的國有軍工企業,軍品科研生產主要依靠三方面力量。一是內閣防衛省、文部科 學省和其它省下屬科研機構,如防衛省技術研究本部和原子能研究開發機構、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 構、海上技術安全研究所等;二是日本大學及獨立行政法人研究機構,如東京大學工學院航空系; 三是私營企業。其中的私營企業特別是大型私營企業是武器裝備科研生產主體,不僅具有生產世界 領先水平的常規武器系統能力,而且儲備了核武器開發生產能力。日本主要依托大型私營企業自行 投資進行武器科研生產,并通過“產、學、官”合作等方式使政府和大學科研機構更好地為其服 務,以此增強日本整體國防工業基礎。

      (一) 扶持大型私企成為可靠的國防合同商

      二戰后,日本武器系統研制生產依據的主要是 《武器和軍火制造法》《企業制造飛機法》 等法 律。武器系統科研生產一般由防衛省 (JMD) 通過合同委托私營企業特別是大型私營企業實施,同 時接受國際貿易和工業部 (MITI) 管轄,“私營企業必須向國際貿易工業部提供地址、產權、使用 技術類型、資本以及更多情況在內的詳細信息”。[2] 長期以來,日本非常重視國防工業體系建設,并 逐步形成了以防衛省技術研究本部、企業研究所為主要科研力量,以大型私營軍工企業為主要生產 力量的國防工業體系。日本政府通過合同傾斜和低息貸款等方式,積極扶持大型私營企業成為日本 可靠的國防供應商。

      目前,日本武器系統生產主要集中于三菱重工、川崎重工、富士重工、住友重 工、東芝、石川島播磨重工業、三菱電機、NEC、小松等少數大型私營企業。根據日本國防部提供 數據,2017-2018財政年度 (2017年 3月 31日到 2018年 4月 1日),日本 90%國防合同授予了前 100 名國防承包商,前十大國防承包商合同價值就達到75億美元,其中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兩家公司占 了一半。

      這些大型私營企業幾乎承擔了航天、導彈、航空、艦船、兵器、電子等各大領域所有武器 裝備科研生產任務,其研制的運載火箭、常規潛艇、多功能驅逐艦、軍用基礎電子元器件等均達到 世界先進水平。通過扶持大型私企成為可靠國防合同商,增強了大型私營企業武器系統研發生產實 力和潛力,不僅使之可在平時能有效滿足日本防衛需求,而且一旦發生戰爭還可快速實現民用生產 向軍事生產轉換,有效保障戰時對武器裝備的多樣化需求。

      (二) 抓住有利機會提升大型私企軍工能力

      日本武器裝備系統需求量非常有限,為了提升和增強國防工業基礎,政府和企業界積極利用其 區位優勢和同美國的特殊關系,煞費苦心地為大型私營企業抓住一切軍事生產機會,以此提升大型 私營企業軍工生產能力。20世紀 50年代初爆發的朝鮮戰爭就為日本私企軍事生產提供了第一次發 展機會。

      戰爭期間,日本政府緊緊抓住美國等國家向日本注入大量資源和寄希望日本為其提供戰爭保障的有利機會,積極扶持和動員日本私企參與美國駐防軍隊的物資生產和補給,參與坦克、火 炮、艦艇等武器裝備保養、維修和再造,這不僅使日本大型私營企業獲得了巨額的經濟收益,加快 了日本機械工業、電子工業、汽車工業等產業的振興,而且通過參與戰爭物資生產和補給、武器裝 備維修和再造等活動積累了較為豐富的軍事生產經驗,增強了其軍事科技開發和生產能力。有日本 實業家甚至認為,“軍事生產將成為日本工業發展的中心”。[3]

      20 世紀 60 年代美國發動越南戰爭期 間,日本政府就積極利用美國從日本購置凝固汽油、通訊設備、卡車、鐵絲網、砂袋、偽裝顏料及 叢林鞋等軍需品的機會,廣泛動員和組織國內大型私營企業參與軍需品生產和供應,并參與美國軍 用飛機、艦艇等武器裝備維修及服務保障活動。冷戰結束后,日本還相繼抓住美國發動的沙漠之 狐、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和利比亞戰爭等有利機會,積極參與美國軍需物資供應 和裝備維護等服務,這為提升日本大型私營企業的軍工科研生產能力奠定了較為堅實基礎。

      (三) 確保大型私營軍工規模的相對穩定

      日本政府深知國防工業和國防生產發展的特殊性,認為“武器裝備的研發生產與普通民用產品 不同,需要具備特殊和尖端的技術、能力與設備,要針對國防需求進行投資,必須具有一定的預見 性。國防工業基礎一旦喪失,其恢復將耗費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以及龐大的開支”。強調“支撐我國 國家防衛力的國防工業與民用產業不同,不能僅依靠市場機制和市場競爭來維持與加強,作為合理 的補充,必須強化防衛省和其他政府部門的作用”。[4]

      為了確保大型私營軍工規模的相對穩定,日本 政府相繼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一是確立軍品研制生產的自主化發展導向,通過提高軍品的國產化比 例來支撐大型私營企業軍工生產;二是通過指定多家私營企業輪流研制生產某些軍品,采用“一家 飯,兩家吃”辦法,盡量讓更多企業參與軍工生產,以維持和適度擴大企業軍工生產能力;三是采 取傾斜性的經費與投資等支持政策,極力保障重點軍工企業與重點軍品生產線;四是對大型私營企 業軍工生產進行結構重組、業務調整,不斷提高軍工生產競爭力、抗風險能力,這些舉措不僅穩定 了大型私營企業軍工規模,而且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軍工生產能力的可持續發展。比如,20世紀 90 年代至21世紀初,雖然日本經濟持續下滑,但從事軍工生產的大型私營企業及其軍工生產規模卻保 持了相對穩定。

      (四) 發揮軍工體系中大型私企核心作用

      二戰后,日本逐步建立起了“以少數大型國防總承包商為核心,以分系統承包商和零部件供應 商為外圍”的社會化軍工協作生產網絡系統。日本政府特別重視發揮大型私企在軍工協作生產體系 中的核心作用。一是發揮好大型私企作為主承包商作用,不僅通過其承擔武器系統總體設計、總裝 和主要分系統研制生產工作引導武器裝備發展,而且通過其武器裝備分系統及零部件競爭性轉包等 引導配套生產和服務中小企業發展,提高配套生產企業軍品科研生產能力和競爭力。

      二是將絕大部 分武器裝備訂貨合同交給少數大型私企,充分發揮大型私企的科技和經濟實力作用,提高其武器裝 備發展水平,并在國內軍品需求規模較小的情況下提高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規模,降低武器裝備研發和生產成本;三是根據武器裝備科研生產和大型私企不同特點采取差異化訂貨方式,以提高武器裝 備科研生產效率。通常情況下,日本大型、昂貴的軍用飛機和艦艇等軍品訂貨合同,主要交由三菱 集團和川崎重工等重工企業承擔,而電子、電信等軍品訂貨合同則通過“小合同”的積少成多方 式,主要交由三菱電機公司和日本電氣公司等企業承擔。

      通過充分發揮大型私企在軍工協作生產體系中的核心作用,有助于有效發揮大型私企的“大集團”優勢抵御軍事需求變化所帶來的不確定性 風險,也有助于引導大量中小企業更好地開發生產軍民兩用技術和產品,更好地規避防務合同變化 所帶來的有關經濟和技術風險,從而有利于不同承包商的均衡發展,使日本國防工業保持良好的發 展態勢。

      二、積極依靠民用科技產業發展軍事科研生產

      長期以來,受“和平憲法”和美國控制等因素影響,日本不僅沒有建立起專門的國防工業體 系,而且武器裝備需求規模較小,這迫使日本不得不依靠民用科技產業積聚資本、開發技術、發展 生產,通過先進民用技術促進軍事技術和通過發達民用生產促進軍事生產,走依靠民用科技產業促 進軍事科研生產發展道路。雖然日本國防工業采取這樣一種發展方式有不得已而為之的因素,但也 表現出較為明顯的優勢。

      對于國家而言,可避免武器裝備研發專門投資所帶來的潛在風險;對企業 來講,可促進企業發展軍民兩用科技和產品,更好解決資源重復配置和閑置浪費等問題,從而有助 于提高軍事科研生產效率。長期以來,日本將軍工技術和生產寓于民用科技產業體系之中,利用民 用科技產業力量研制生產武器裝備,創造了擁有關鍵技術和核心技術的國防工業基礎,其實力堪稱 亞洲乃至世界軍工大國。

      (一) 借力民用制造體系發展軍事科研生產

      二戰后,日本十分重視制造業發展,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快速發展為世界制造強國,擁 有了先進制造技術和制造能力,這為日本依托強大制造業發展軍事科技和生產奠定了較為堅實的基 礎。日本在通過的 《國防工業戰略》 中強調:“制造業是推動日本戰后復興的巨大原動力,日本能 夠基于國防工業所具備的防衛生產與技術基礎,快速構建具有一定規模的防衛力量,有助于提升我 國的潛在威懾力。”[4]

      日本汽車、造船、機床、電器、光學、機器人、精密儀器、電子信息、特種材 料等許多民用制造領域技術大多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不少領域還在世界上遙遙領先。民用制造技術 和軍工制造技術具有較強的相通性,依托民用制造業發展軍事技術和軍工生產,能夠加快提升軍事 技術和軍工生產水平。為此,日本政府不僅極力扶持制造業,使之成為國家支柱工業,而且鼓勵民 用制造業積極發展和儲備軍事技術和生產,加快形成門類較為齊全、發展水平較高的寓軍于民的國 防工業體系,從而最大限度地降低自衛隊裝備的對外依賴,提高自衛隊作戰能力。

      (二) 致力將軍事生產藏于民用科研生產中

      日本軍事力量發展和武器系統出口等受到限制較多,不便明目張膽地擴張軍力和發展軍事生產,因而采取將軍事生產深藏于民用生產之中,特別是將小規模軍事生產深度嵌入大規模民用生產 之中的發展策略,F代科技的軍民兼容性和通用性較強,許多平時用于民用產品生產的技術也可用 于軍品生產。

      日本許多從事民品生產企業通過不同方式參與到軍品生產之中,僅在防衛省登記從事 軍品生產和服務的企業就有26000多家,幾乎參與了自衛隊所有裝備和軍需物資生產。承擔軍品生 產的企業都以民品生產為主,軍品依賴程度非常低,即使是大型私企軍品主承包商的軍品生產也大 多是藏于民用生產之中。

      比如,從事軍工生產的前十大私企中,只有三菱重工軍品依賴程度在10% 以上,川崎重工、石川島播磨重工、三菱電子等軍品依賴程度不足10%。為了更好地將軍事生產深 藏于民用生產之中,日本極為重視軍民兩用技術和產品的研發與生產,極力將軍事生產產能充分融 入到民品市場之中。比如,日本先進的雷達、偵察衛星等所需元器件,主要依托三菱電子、NEC等 企業的民用技術。將軍事生產深藏于民用生產之中,不僅可使日本軍事生產發展在國際社會掩人耳 目,實現國防工業基礎與民用工業基礎深度融合,也使日本軍事生產從其強大的民用生產中充分受 益,而且可大幅降低軍品成本,不斷提升軍事科技創新和武器系統研制生產與動員能力。

      三、高度重視軍事民用科研生產兼容兼顧發展

      政府和工業界堅信,不僅企業的民用科研生產可從軍事科研生產的高端技術中獲益,而且企業 的軍事科研生產也能夠從民用科研生產中獲得技術支持。面對國內軍事需求和軍工生產規模相對較 小這一狀況,為了提升民用科技和經濟競爭力,同時不斷提升軍事科技和生產的實力、潛力,日本 十分重視軍事與民用科研生產的兼容兼顧發展。

      四、著力提升民間企業軍工科研生產實力潛力

      日本高度重視民間企業的軍工科研生產實力和潛力建設,通過不斷增強民間企業的軍工科研生 產實力和潛力,不斷提高民間企業的國防科技開發及武器裝備研發、生產和動員能力,從而不斷提 升日本國防工業的整體實力,努力確保日本獲得足以支撐其軍事力量發展的強大國防工業基礎。

      國防論文投稿刊物:《國防技術基礎》(雙月刊)曾用刊名:兵工標準化,2001年創刊,是綜合技術類雜志。作為國防科技工業領域唯一涵蓋標準化、計量、質量、環試、無損檢測、電磁效應、情報、成果推廣等技術基礎8大專業的雜志。

      綜上所述,國防工業是一個國家重要的科技和工業基礎,是關系國家安全與發展的戰略性產 業,各國無不高度重視本國國防工業的發展。隨著現代科技特別是信息技術的發展,軍民科技和產 業的兼容性、互補性不斷增強,許多國家在統籌推進國防建設與經濟建設發展上,著力從本國實際 情況出發,積極探索一條獨具本國特色的國防工業軍民一體化發展道路。由于受到各種因素的限制 和影響,日本沒有形成自己獨立的國防工業體系。

      為了加強國防工業基礎能力建設,日本根據自身 的國防工業發展條件和環境,走出了一條寓軍于民、以民強軍的國防工業發展道路。通過依托大型 私營企業增強國防工業基礎、依靠民用科技產業發展軍工科研生產、重視軍事民用科研生產兼容互 動發展和提升民間企業軍工科研生產實力潛力等策略舉措,不僅不斷壯大了日本民間企業軍事科研 生產的實力和潛力,逐步建立了充分依托民間企業的門類比較齊全的先進國防工業基礎,而且加快 提升了日本的整體科技和產業水平,有力增強了日本科技和經濟的國際競爭力。

      作者:杜人淮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