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科學技術論文

    三改一留、流量分配與鄉村旅游發展模式研究

    時間:2021年09月18日 所屬分類:科學技術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西部地區常年困于富饒的貧困陷阱,為推動生態資源優勢向經濟優勢的轉化,貴州省開陽縣龍廣村不斷發展完善當地鄉村旅游產業,實現了貧困村向示范村的幸福蝶變。調研發現,龍廣村鄉村旅游的三改一留和流量分配模式具有促進產業轉型、盤活閑置資源、推動

      摘要:西部地區常年困于“富饒的貧困”陷阱,為推動生態資源優勢向經濟優勢的轉化,貴州省開陽縣龍廣村不斷發展完善當地鄉村旅游產業,實現了貧困村向示范村的幸福蝶變。調研發現,龍廣村鄉村旅游的三改一留和流量分配模式具有促進產業轉型、盤活閑置資源、推動各利益主體融合發展、營造公平合作環境等多方面的效應,提升了旅游產業的經營現金流量和當地旅游客戶流量,形成了兩種流量跨域相互促進的循環體系,是西部貧困山區鄉村振興中一個很好的范本,能推動區域經濟結構轉型升級,減少城鄉發展不平衡、資源利用不充分的問題。

      關鍵詞:鄉村旅游;三改一留;流量分配;產業升級

    鄉村旅游

      一、問題提出

      我國西部地區資源豐富,擁有原生態的文化遺產和自然資源,極具區域和民族特色,具有很好的發展條件和潛力。然而,長期以來,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總量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與東部沿海發達地區的差距較大,并且有不斷拉大的趨勢,呈現“富饒的貧困”的現象[1]。西部地區農村經濟由于長期以來受城鄉二元結構體制的影響,經濟發展落后,人口老齡化和農村人口流失問題嚴重,反映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

      鄉村旅游論文: 促進鄉村旅游利益相關者開發參與的策略

      為破解制約經濟發展難題,貴州省近年來通過不斷優化產業結構,旅游業得到大力發展。019年,貴州省全年旅游總人數比上年增長17.2%,旅游總收入增長30.1%①,連續四年增長率超過,躋身中國旅游“第一方陣”,逐步實現從守著青山窮到生態旅游致富的轉變。隨著旅游市場需求擴大,大量低端旅游產品涌現,而中高端產品供給不足,其結果是現有旅游產品供給側同質化現象嚴重,無法適應需求側升級的多元化、個性化等市場消費需求。018年,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3個部門指出②,雖然我國在擴大鄉村旅游規模、提升鄉村旅游品質等方面成效顯著,但仍存在鄉村旅游發展持續推動力不足的問題,需要“鼓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鄉村旅游發展建設、加大對鄉村旅游發展的配套政策支持”。

      旅游需求決定旅游供給,旅游產品開發要順應時下旅游消費的潮流與風向,滿足后現代旅游者的需求[2]。如何抓住政策機遇,乘勢而上,繼續鞏固和發展鄉村旅游,是新時代農村產業升級的關鍵。然而在鄉村旅游發展過程中,由于部分地區旅游開發脫離村民、缺乏有效管理機制等多方面因素,使鄉村旅游項目曇花一現。例如,016年開業紅極一時的省某民俗村,時隔兩年后,景區、商鋪卻空無一人。

      又如,省的某旅游村,2012年在政府政策引導下,迅速開發鄉村旅游產業,然而一年后就成為鄉村旅游“失敗案例”。如果不能解決鄉村旅游發展背后尖銳的利益矛盾,不僅會影響鄉村旅游的效率,甚至會阻礙鄉村旅游及鄉村基質環境的良性發展[3]。從發展模式來看,良好的旅游發展模式能釋放鄉村居民的自主性,推動地方和外部力量共同實現鄉村“新內生性發展”和持續振興[4]。實現鄉村旅游的健康發展,必須要完善現有產權制度,明確各利益相關者的責權利關系[5]。產權結構是決定利益分配格局的根本因素[6],缺乏組織性、科學性的鄉村旅游制約其可持續性發展[7]。

      張慧和田麗敏[8]指出,現代管理手段與鄉村旅游產業的融合能推動產業獲得更好更快地發展。從利益機制來看,利益主體關系是鄉村旅游可持續發展的根本性問題,重點在于構建農村居民利益分享機制,平衡各利益相關方的利益關系[910]。對于貧困地區而言,由政府主導產業發展的現象十分普遍,但政府產業扶持資源有限,導致旅游開發的成效不高[1112]。因此,多數貧困地區通過引入外部資金、吸引農戶參與、采取按股分紅的模式推動經濟發展。但是生態旅游在促進經濟快速增長的過程中對農戶生計脆弱性會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13]。

      農村合作社常見的股份合作制一定意義上有失公平,政府或企業等非農民成員極大可能因為擁有資金優勢而成為利潤分配決策的實際操控者,進而占有農民的利益[10],F有的實際案例反映出鄉村旅游發展需要長遠合理的利益保障與分配機制。針對農民普遍法律知識較低、貧困地區農戶脆弱性顯著的現象,哪種產業發展模式能求得農民的認同與參與、延長鄉村旅游的市場壽命,值得深入研究。因此,本文從實際案例出發,結合新結構經濟學理論、不完全合同理論以及佃農理論,分析鄉村旅游產業發展模式和利益聯結機制,以期為西部山區的產業發展乃至鄉村振興提供經驗借鑒。

      二、分析框架

      鄉村振興是系統性的,需要根據當地實際要素稟賦情況探尋符合比較優勢的產業結構。在新結構經濟學理論看來,遵循比較優勢的制度前提是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只有政府發揮有為作用時,產業政策才能更好地推動經濟發展[14];谖覈l村旅游產業發展實際,重點從有效市場、有為政府、有效利益機制展開分析。貴州省豐富的旅游資源和日益增長的旅游需求為鄉村旅游產業創造了有效市場,隨著有為政府對基礎設施和產權制度的不斷優化,貴州鄉村旅游產業具備潛在比較優勢。

      潛在的比較優勢轉換為實際競爭優勢的過程中,需要協調好資本投入方、專業旅游經營公司和農戶三大主體之間的利益關系,只有在降低交易成本、發揮比較優勢、平衡利益關系的基礎上,才能打造出具有自生能力、利益分配透明的鄉村旅游組織?紤]到農民一直是鄉村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弱勢群體,如何構建一個透明簡約的收入分成機制尤為重要。因此,本文立足于農戶、經營公司、投資者、政府四個主體,探究案例中各主體利益鏈接機制與產業發展的關系。

      三、研究設計

      (一)研究方法與案例選取

      本文采用探索性單案例研究方法,通過實地調研、詢問采訪、查詢相關資料等多種方法進行分析,深入探究調研地鄉村旅游發展經驗。針對鄉村旅游涉及主體多元、發展情況復雜、社會現象普遍等特征,單案例研究方法可以從“過程”視角深化研究的成效。根據案例研究典型性和延展性原則,本文選用的案例村是貴州省開陽縣龍廣村。選擇該村為研究案例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龍廣村在2007年以前是一個典型的少數民族貧困村,擁有獨特自然風光資源和民俗文化資源,經過十余年旅游業發展,該村目前已經實現了“減貧摘帽”的目標,成為當地富有特色的旅游村。第二,龍廣村發展時間不長,但經濟效益顯著,當地要素稟賦與產業變遷的過程,為案例研究提供了很好的素材。第三,龍廣村“水東鄉舍”鄉村旅游項目的利益分配模式與常見的分配模式存在差異,極具代表性和創新性。因此,龍廣村鄉村旅游的發展經驗值得關注,研究龍廣村的發展過程能為類似鄉村的經濟發展提供借鑒。

      四、案例介紹

      (一)龍廣村基本情況

      龍廣村位于開陽縣南江布依族苗族鄉西北部,開陽旅游品牌“十里畫廊”腹中,是中國首批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之一。龍廣村距縣城開陽18公里,距省城貴陽市43公里,全村總面積12.07平方公里,森林覆蓋面積62.3%,全年氣候溫和、雨量充沛、生態保存完好,主要草本植物000多種,部分地帶生長有國家二級保護植物,堪稱天然公園。全村914戶,共計513人,布依族、苗族占全村人口的40%。國家4A級風景名勝區南江大峽谷及十里畫廊部分景點位于該村境內,旅游資源十分豐富。龍廣村原屬省級二類貧困村,經濟和基礎設施水平都很落后。

      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以來,該村依托靠近景區、生態良好、民風淳樸、交通便捷的優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加大產業結構調整力度,大力發展鄉村旅游,農民增收致富步伐加快。2013年以來,先后獲評全國美麗鄉村創建示范點,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中國首批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等稱號,2017年入選全國文明村鎮,2019年入選首批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和第一批國家森林鄉村名單。

      (二)旅游業概況

      1998年,南江大峽谷景區的開發,掀開了龍廣村旅游發展的篇章。當時,龍廣村的旅游業僅限于峽谷旅游模式,大部分旅游收入流向景區開發商,較少惠及農戶,當地勞動力流失現象嚴重。2003年后,開陽縣政府結合當地實際,加大招商引資力度,著力發展龍廣村鄉村旅游產業和民族文化活動。主要依托當地自然條件和民俗文化,以觀光、旅游、度假和體驗為主,培育經濟果林作物,扶持農家樂、農家客棧建設,建設后效益明顯,已成為集親水體驗、鄉間漫步、農事體驗、吃農家、住農家等一體的美麗鄉村度假區,是市民度假的天堂。

      2010年龍廣村開展“美麗鄉村示范點建設”,禁止村民發展養殖業,維護當地生態環境,大力引導新型農業和旅游業的發展,并于2011年提前實現了“減貧摘帽”目標,2012年底實現整體脫貧。目前,為鞏固提高特色種植業與生態旅游業的發展,龍廣村形成了以“抓三產、促一產”的戰略模式。019年,游客達到150萬人次,擁有73家“農家樂”和多家鄉村客棧,全村人均年收入達到12800元。

      (三)“水東鄉舍”鄉村旅游項目介紹

      龍廣村水東鄉舍項目是開陽縣推進“三變”改革的項目之一,通過搭建“1+N”扶貧和運營扶貧模式,助力精準脫貧和鄉村振興,即打造一棟鄉舍,輻射戶貧困戶。此外,水東鄉舍平臺公司將1%的經營收入用于社會扶貧,讓游客都能參與到鄉舍扶貧事業之中,實現大旅游推進大扶貧戰略實施。該項目采用“三改一留”模式進行建設,即閑置農房改經營房、自留地改農耕體驗地、老百姓改服務員、保青山留鄉愁。主要以農村閑置房、閑置土地為要素資源,大力引入科技人才和城市資金,打造特色民宿,鼓勵外地務工人員返鄉創業就業,為當地閑置勞動力提供了就業途徑,增添了收入渠道。

      2020年,水東鄉舍成功入選貴州大健康產業示范基地之列,按照“2111”(即建設體檢和調理兩個中心、實施十大療養體系、推廣一個鄉村振興模式、建設一個大數據平臺)發展模式,依托開陽富硒、生態及文化等資源,以大健康服務為綱領,以產業融合為重點,以城鄉深度融合為主線,充分利用大數據技術,為市民及游客提供線上、線下大健康服務,構建“大旅游大數據大健康大振興”的鄉村振興示范①。近年,水東鄉舍已入選首批國家森林康養基地、被貴州省委改革辦評為2018年度貴州省全面深化改革優秀案例。

      五、案例分析

      在龍廣村的調研過程中,能感受到當地基礎設施完善、百姓生活歡樂、生活環境宜居……良好的生態資源是旅游產業發展的根基,但發展過程中不斷升級完善的旅游產品才是推動龍廣村“幸福蝶變”的重要因素。

      政府通過完善公共物品引導旅游業發展,調動多方參與,推動了龍廣村的旅游產業升級,逐步將生態資源優勢轉換為經濟優勢,實現貧困村產業高質量發展。

      (一)貧困村產業轉型需要地方政府因勢利導

      貧困村產業升級需要一個重要的“領頭人”,政府對鄉村旅游產業發展有著重要的引導作用。自2003年貴州省領導考察龍廣村并指出當地風景優美適合發展旅游產業以來,十里畫廊一帶旅游開發得到迅猛發展,產業逐步向旅游業轉型。龍廣村鄉村旅游剛開始萌芽時,基礎設施落后、村民意識薄弱,當地政府通過引資開發南江大峽谷景區,建立了貴陽市休閑度假旅游品牌,鼓勵村民開辦農家樂。

      經過政府和農戶的努力,龍廣村游客逐年增加,農家樂經營戶收入逐年增長,帶動了更多村民加入鄉村旅游產業。隨著貴陽市避暑旅游的興起,景區旅游已不再滿足人們對旅游產品多元化的需求。游客們開始向往民宿、農耕體驗等自由項目,市場需求也給鄉村旅游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更完善的基礎設施和更文明宜居的鄉村環境。

      鄉村旅游由于具有很強的公益性和外部性,其相關的公益性、基礎性等社會化服務只能由政府進行供給,旅游配套資源開發過程中的資金投入只能由政府進行承擔。開陽縣十分重視龍廣村的旅游開發,通過政府購買、招商引資等方式完善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20052018年龍廣村美麗鄉村打造費用估算已達億元人民幣,主要將財政、水利、交通和農業等項目與自身特色項目有機結合,從基礎設施到房屋環境進行統籌安排,包括河道、綠道、公路、綠化、飲水、民居修建、污水處理、垃圾處理等各方面。

      在完善基礎設施的同時,為推動鄉村旅游進一步發展,南江鄉政府行政村開通了連接省會城市貴陽市和縣級城市開陽縣的城際高鐵,完成了村級公路“組組通”的建設,形成了大交通可進入、小交通可通達的局面,為“水東項目”等鄉村民宿旅游的發展以及農村產業的轉型打好了堅實的交通基礎。除了必要的基礎設施、交通設施投入之外,政府的主導作用還表現在規范鄉村旅游市場運作、完善旅游開發程序和開發路徑等多方面,政府是貧困村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推動力量。

      (二)民宿蓬勃發展助推鄉村旅游升級龍廣村作為少數民族特色村,在發展民宿旅游上有一定的比較優勢,南江大峽谷景區作為貴陽市避暑漂流的名片,也為龍廣村帶來了民宿市場。水東鄉舍項目開發以前,龍廣村在漂流旺季往往存在著住宿供不應求的現象,游客大多只能白天游玩晚上回城,一定程度影響了當地的旅游效益。進入新時代以來,人們逐漸向往體驗民俗文化、感受鄉間“慢生活”,民宿的開發順應了市場需求。龍廣村充分發揮當地少數民族特色和峽谷景區的品牌效應,開發民宿旅游提高旅游產品質量,對鄉村旅游轉型升級、實現鄉村振興發揮著重要作用。

      六、結論與啟示在農村經濟發展中,良好的生態環境是農村最大優勢和寶貴財富,如何合理引入外來資本、調動農戶參與性、建立公平利益機制、提高旅游管理效率,是充分釋放鄉村生態優勢、推動鄉村振興的重要內容。本文通過研究貴州省開陽縣龍廣村鄉村旅游項目的合作模式和利益分配機制,發現其創新性地采用“三改一留”模式盤活了農村長期閑置的土地、房屋、山水等自然資源和閑置勞動力資源,利用“流量分配”機制、結合互聯網工具,成功調動了農戶、投資者、平臺公司的積極性和參與度,促進了農村產業轉型、提高了農民收入,能吸引當地人返鄉創業,融合城市資金促進經濟發展,是西部貧困地區鄉村振興中一個很好的樣本。

      參考文獻:

      [1]王來喜西部民族地區“富饒的貧困”之經濟學解說[J].社會科學戰線,2007(05):7179.

      [2]楊金華章錦河陸佩雯等后現代旅游理念下的鄉村旅游產品開發——以長沙縣開慧鎮為例[J].長江流域資源與環境,2019,28(06):12871295.

      [3]尤海濤鄉村旅游利益之殤與本源回歸[J].旅游學刊,2014,29(12):1012.

      [4]孫九霞黃凱潔王學基基于地方實踐的旅游發展與鄉村振興:邏輯與案例[J].旅游學刊,2020,35(03):3949.

      [5]劉濤鄉村旅游專業合作社發展研究——基于萊蕪城嶺村和房干村的案例分析[J].社會科學家,2012(01):7781.

      作者:1熊德斌2李佳歡1金旺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