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漢語言文學論文認知語言學識解觀下的等效翻譯

    時間:2017年02月04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認知語用學的關聯理論為解釋翻譯活動提供了很好的視角,以下是小編搜集整理的一篇 漢語言文學論文 :探究認知語言學識解觀下等效翻譯的論文范文,歡迎閱讀參考。 一、引言 尋求等效(equivalence)是翻譯實踐活動的一個中心問題,也是眾多學者紛紛撰文探究的一

      認知語用學的關聯理論為解釋翻譯活動提供了很好的視角,以下是小編搜集整理的一篇漢語言文學論文:探究認知語言學識解觀下等效翻譯的論文范文,歡迎閱讀參考。

      一、引言

      尋求等效(equivalence)是翻譯實踐活動的一個中心問題,也是眾多學者紛紛撰文探究的一個重要課題。奈達提出了動態對等的理論,后來用功能對等替代了動態對等,但他同時提出“功能對等的翻譯,要求不但是信息內容的對等,而且,盡可能的要求形式對等”[1]13。在對等理論的框架內,奈達強調譯文和原文在意義和風格上最自然的對等;在翻譯過程中“意義一定要被給予優先權”,因為“翻譯主要的目的就是復制信息。要復制信息譯者就必須(在譯文中)做出大量的語法和詞匯的調整”[1]12-13。其實他這里所指的意義就是信息內容,即語法規約下的編碼意義。但因原語和譯語不僅在語言結構和它的某種超越字面意義間的規約性聯系方面有著巨大的差異性,各自還受制于特定的文化的規約,所以翻譯過程中很難真正實現形式和內容的同時等效。

    漢語言文學論文

      從這一點看,奈達沒能跳出片面追求形式對等和內容對等的藩籬,也未能真正凸顯翻譯過程中譯者的主體地位。

      認知語用學的關聯理論為解釋翻譯活動提供了很好的視角;陉P聯理論的思想,格特(Gutt)提出了關聯翻譯理論,認為翻譯活動本質是語用的、交際的,體現了原文作者、譯者、譯文讀者間的三元關系;诖,何自然提出了語用等效的觀點,即“語用翻譯應該使原作和譯作在語用語言和社交語用兩個層面達到等值效果”[2]。為實現語用等效,譯者在翻譯時必須依據語用中的代碼進行推理,努力尋找語用意義,即原文作者所傳遞的暗含信息/交際意圖。關聯理論翻譯觀強調了譯者的主體性,強調了推理的作用,這也就是說它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翻譯的認知屬性,但并未揭示翻譯實踐過程中的多維認知特征,也就回答不了譯者在推理過程中的認知機制是什么,也說明不了原文作者的認知情狀是如何映現在譯語文本中的。

      基于上述分析,我們提出以下幾個研究問題:

      1.在認知觀的視閾下,翻譯活動傳遞的意義是什么?

      2.在認知語言學的框架內,譯者應該遵循什么樣的翻譯原則?

      3.為了追求并實現等效,譯者在翻譯過程中又有著怎樣的“推理”運作機制,也就是說實現等效的認知路徑是什么?筆者擬從認知語言學的視角,主要是認知語言學的識解觀入手,以兩首古詩及其英譯本為語料進行分析,嘗試對以上問題一一做答。

      二、識解觀及其四個維度

      何為識解?識解是指人們可用“不同方法認識同一事態的能力”[3],是一系列“認知操作,能幫助人們從不同的選擇中確定恰當結構的可能性”[4]21。作為認知語言學的核心概念之一,識解標示著人們認知世界和組織經驗知識的認知操作過程。識解作為一種認知能力和認知操作是“不能被滅消的,因為外部世界不僅僅在人們的頭腦中刻下印記,留下一個完整的微型副本。相反,我們對外部世界的感知是(對其進行的)一種心理構建”[5]。這也說明,人在概念化外部世界的過程中帶有強烈的主觀性,這種主觀性通過下面幾個維度的認知操作得以呈現。

      (一)詳略度

      詳略度就是人們“對一個場景觀察或是描寫的精確程度”[4]23,也就是說人們可以使用高層次范疇的概念,以概括性的方式來識解外部世界,也可以采取低層次范疇的概念來認知外部世界。

      例如[5]:a)thing>creature>person>female>girl;b)Somethingwashappening.>Someonewasdoingsomething.>Agirlwasinteractingwithanobject.>Alittlegirlwaslookingatacontainer.>

      Aprettylittlegirlwasexaminingabowl.>Aprettylittlegirlwearingaredsweaterwascarefullyscrutinizingabeautifulporcelainbowlwithaverydistinctiveshape.

      a)中的詞匯如果被說話人或作者使用來描寫同一場景的話,就會產生許多表達不同概念意象的語句,雖然這些語句的精確層級和詳略程度有異,但是他們可以構成“一個描寫同一情景但精細程度逐步變化的語言連續體”[6]。

      b)中的句子對情景的描寫因有新的語言表達的使用而使得精確度逐漸加深。上述例子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聽話人/讀者只有正確把握說話人/作者對一個場景描述的詳略層級,才能更好地理解其要表達的真正用意。

      (二)轄域

      轄域就是指在描述事體的過程中,人們使用的語言表達式所關涉的經驗知識和被其激活的概念域配置。轄域制約著人們對于一個表達式或一個文本準確意義的理解,因為這和個體的百科知識相關。百科知識常作為背景參照系,幫助人們去準確把握被激活的相關概念域中那些被前景化(foregrounding)的成分。例如cousin這一表達式能夠激活涵蓋親屬關系網絡的一個非基本認知域。只有在被激活的認知域里這一表達式的使用者才會真正構建起cousin與所描述事件中其他相關成分的關系,所以在翻譯過程中,譯者要結合自己對英美國家親屬關系和中國親緣譜系的百科知識,將其相應譯為“堂[表]兄/弟/姊/妹。

      轄域總是有邊界的,所以我們有時要區分在某個認知域中一個表達式的最大轄域(maximalscope)和直接轄域(immediatescope)。最大轄域就是一個表達式所能激活的”最大范圍內的全部內容“[7]63。直接轄域則是這個表達式所激活的最鄰近、最相關的概念。與最大轄域相對照,它是被前景化了的內容,是”舞臺的表演區“。

      (三)凸顯

      語言結構可以表現出許多不對稱性,主要是因為語言使用者要凸顯其注意力所聚焦的那部分而導致的。蘭蓋克區分了兩種主要的凸顯路徑,即勾勒(profiling)包括側顯(profile)和基體(base)兩個要素,以及射體/界標組合(tranjector/landmarkalignment)。”一個語言表達能夠側顯一個事體或是一種關系“[7]66。當側顯一個事體的語言表達用來側顯另外一個與之密切聯系的事體時,就形成了轉喻概念。

      射體和界標構成了圖形和背景的關系。當事體間的一種關系被凸顯的時候,其中最為突出的參與者,即這種凸顯關系框架中的最主要的焦點(primaryfocus)成份被稱為射體,次級焦點的參與成份被視為界標。有著同樣概念內容的語言表達式,即使側顯事體間相同的關系,但可能表達的意義也有所不同,這主要是人們對于射體和界標做出不同選擇的結果。如above和below都可以標示著兩個事體間相對的垂直的空間關系,①XaboveY也即意味著②YbelowX。但是他們之間語義差別主要在于①X和②Y分別為凸顯度高的圖形的緣故。

      (四)視角

      視角就是人們對事體描述的一種角度,體現了觀察者和其所審視的情景之間的一種相對關系。蘭蓋克把觀察者定義為能夠理解語言表達式意義的體驗者,即說話人和聽話人。同樣一個情景如果從不同的視角進行觀察和描述,就會產生不同的識解意義。另外,一個語言表達式通常激活一個最佳視點來作為它們的意義一部分。

      選取的視角不同,會導致認知參照點的不同。人們為了和另一事體建立心理接觸,需要首先激活對某一事體的概念,這個最先被激活的事體就是認知參照點。確定了認知參照點后,觀察者就會以此為出發點來認知其他事體,認知參照點的不同,就意味著概念化的差異,反映在語言層面就是語言表達形式的不同。以infrontof和behind為例,這兩個語言表達式主要是通過最佳視點來明確射體和界標之間相對的位置關系。

      具體例句如下[7]76:

      c)Therock(tr)isinfrontofthetree(lm).

      d)Thetree(tr)isbehindtherock(lm).

      在上述兩個句子中,c)句是以thetree為認知參照點來識解事體間的空間關系,而d)句則是以therock為認知參照點來對同一場景進行識解。兩個句子分別凸顯的是therock和thetree,從這個角度說,說話人通過不同的語言表征來呈現自己對外部世界的不同的概念化,形式不同,意義必不相同。

      上述分析表明說話人/作者在概念化外部世界的時候,對外部的識解至少是在以上提到的四個維度里進行認知操作的,也就是說概念化意義關涉到這些維度。但是我們要認清一點,即這些維度雖然相互關聯,但是彼此間存在著一定的獨立性。

      三、翻譯中的概念化意義

      翻譯活動被視為”宇宙歷史上最為復雜的現象“[8]。說其復雜,原因之一就是翻譯活動不僅僅是譯者把一種語言所表達的信息轉碼成另一種語言的簡單過程,而是這一活動涉及譯者兼作者的認知能力、認知方式和認知構建內容等很多復雜的因素。

      翻譯過程本質上有著認知的屬性,有著一定的認知依賴性。”翻譯本質上是一種認知過程,是一種行為,是主體認知能力的外化結果“[9]1,這是因為譯者對原語文本的解構和對譯語文本的建構都有著一定認知依賴性。認知語言學主張在現實和語言之間有個中間層次即認知,也就是說人們是按照現實—認知—語言這一模式來理解和使用語言的,同時這也表明”人們的概念結構來源于人與世界互動所產生的經驗,這些經驗經過認知加工形成概念結構,語言的意義體現了這些概念結構“[10]。那么認知語言學所指的語言意義是什么?蘭蓋克提出一個語言表達單位所表達的意義不僅僅是其引發的概念內容,同樣重要的還有這個概念內容被識解的方式。根據三元譯論觀,原文作者、譯者、譯文讀者都是翻譯活動中的主體要素。原文作者在自己與外部世界互動體驗的基礎上,對”外界事體包括事物、現象等進行類屬劃分和范疇確定“[11],然后將其對情景的識解和識解方式映現到原文作品中,從這個意義上說,原文作者的創作是其對外部世界概念化和體驗化的結果。在翻譯的活動中,譯者擔負著雙重任務,即對原語文本的解構和對譯語文本的建構。解構絕不是單純的對原文的語言結構、語言單位的意義和功能進行解讀,而應該是對”原文作者對情景的識解與識解方式的解讀“[12];建構也絕不是譯者主體將析出的原語文本信息簡單地映射到譯語文本中,而應該是在充分考慮譯文讀者識解能力基礎上,對其他關涉的要素進行分析、判斷和推理,進而將原文作者對情景的識解與識解方式創造性地構建于譯文文本中。

      構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我們認為譯者在這一過程中主要是要識解原文作者的概念化意義,然后通過語符編碼將概念化意義重構于譯文中,以期譯文讀者予以識解。翻譯的過程是個意義建構的過程,翻譯的目的是將識解的意義通過語言手段向譯文讀者進行明示,這就不可避免的要求譯者將原文作者和讀者這兩個外部世界要素考慮進來,而不是僅僅局限于文本本身。從這個意義上說,翻譯過程的本質是認知的,譯者在這一過程中不是簡單的傳遞語碼意義或是找出作者的交際意圖對讀者加以明示,而是傳遞識解后的概念化意義。

      四、翻譯中的認知等效

      基于上述分析,我們嘗試從認知翻譯觀的視角,首次提出”認知等效“的觀點。認知等效就是指翻譯活動中的譯者主體,在充分識解原文作者在原文中所表達的概念化意義的基礎上,結合對譯文讀者識解能力和識解方式的考察,將識解的意義”復制“到譯文中,即通過語言手段進行編碼,將識解義明示給譯文讀者,使其達到充分體驗性的效果,也就是和原語讀者最大相似的體驗性效果。

      追求認知等效就意味著承認翻譯主體性的次級范疇,即譯者主體性。譯者主體性是”譯者主觀能動性與受動性的辯證統一“[9]38。主體性表現為譯者的主觀能動性,也就是其創造性。”因為在翻譯的模仿過程中不可能做到完全模仿“,所以”翻譯必然會具有創造性“[13]。這樣在認知等效原則的轄制下,譯者會把原語作者和譯語讀者都納入到譯者的認知框架中來,因而他會全面分析考察翻譯過程中的另外兩個主體的認知能力、認知水平、認知方式,創造性地在語言結構、語法或語篇層面做出適當的調整,最大限度地滿足譯語讀者的最大關聯性期待,從而避免了片面追求譯文與原文的形式對等或功能對等。

      認知等效原則提供了一個指導翻譯實踐的翻譯標準,同時也能夠為翻譯過程的共時性和歷時性特征提供合理解釋。翻譯活動中,譯者為了有效地完成語際間意義的轉換,要對同一時期原語和目的語在語言文化方面進行充分考量,主要涉及在語言結構、語義語用、文化心理等一些復雜的要素間進行共時差異對比。從歷時的視角看,翻譯過程中的主體包括譯者主體和譯文讀者,其成長的過程也是他們的主體認知能力不斷提升的動態過程,所以同一原語作品在不同時期可以有不同的譯語文本,這一點可以被譯文讀者接受。依據認知等效原則,我們發現上述現象的原因就在于不同時期的譯文中所”復制“的概念化意義,符合不同時期譯文讀者的認知水平和認知方式,容易被其識解。

      同時,追求認知等效并不意味著否定譯者在語言層面的操作。認知等效原則強調通過語言編碼手段將識解的意義”復制“到譯文文本中,即正確建構譯文語篇。所以譯者應該在這個原則的規約下,對于譯語文本中的語言表達、語法結構進行創造性的調整,以適應譯文讀者的認知能力和水平的要求,因為”語法表征著操本族語的說話人關于其母語的詞匯和語法結構的全部知識“[4]XXI。從這個意義上說,認知等效原則與譯者在譯語語言層面上的運作并非對立。

      那么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地實現認知等效呢?

      我們認為可以從識解觀入手,考察識解觀的幾個維度在翻譯過程中的合理運作,以期實現譯文與原文的認知對等。

      五、認知等效的實現路徑

      通過以上的分析,我們已經知道原文作者是通過在以上四個維度里的認知操作獲得對外部世界的概念化意義并將其通過原文語篇呈現的。

      譯者的首要任務是把原作者的識解意義傳遞給譯文讀者,讓其得到原文讀者同樣的體驗性效果,這是認知等效原則轄制下對譯者提出的必然要求。那么對于譯者來說如何實現原文和譯文的認知等效呢?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兩種路徑。

      (一)尋求譯文中識解維度與原文中識解維度的最大關聯

      在現實世界中人們有著完全相同的感知器官和心理認知機制,因此不同語言社團的人們在”與客觀世界的互動過程中所獲得的經驗存在很大程度上具有相似性“[12]。這就使得譯者謀求譯文中識解維度與原文中的識解維度的最大關聯成為可能。這里所說的”最大關聯“是指譯者將原文中作者在各個識解維度里的操作方式最大程度地復制到譯文中,確保譯文讀者能夠獲得和原文讀者同樣的體驗性效果。

      (二)尋求譯文中識解維度與原文中識解維度的最佳關聯

      不同語言社團的人們因為居住地理環境的不同,生活習俗的不同和信仰的不同等,導致了他們在和外部世界互動體驗的過程中獲得的知識有著一定的差異性,這種差異性主要是通過語言表達方式的差異體現出來的。這種情況下,為了追求認知等效,譯者要努力實現譯文中識解維度與原文中識解維度的最佳關聯。這里所提及的”最佳關聯“是指譯者為了保證譯文讀者能夠最大程度地獲得和原文讀者同樣的體驗效果,在譯文中將需要的部分盡可能地通過譯文讀者識解維度里的認知操作方式來進行譯文表達的構建。

      六、結語

      綜上所述,翻譯活動本質是認知的,是譯者主體認知能力外化的表現。譯者向讀者傳遞的是原文作者與外部世界互動體驗過程中形成的概念化意義,這就要求譯者應在認知等效原則的轄制下,采取兩種實現路徑,即尋求譯文中識解維度與原文中識解維度的最大關聯或最佳關聯來構建譯語文本。

    相關論文推薦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