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評價指標體系構建

    時間:2017年05月16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這篇畜牧工程師論文發表了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評價指標體系構建,當前畜牧業物流的發展現狀是什么呢?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的現實瓶頸,畜牧業物流的建設與發展已成為推動農村生產和提高畜牧業經濟效益等方面的重要因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勢在必行[1]。

      這篇畜牧工程師論文發表了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評價指標體系構建,當前畜牧業物流的發展現狀是什么呢?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的現實瓶頸,畜牧業物流的建設與發展已成為推動農村生產和提高畜牧業經濟效益等方面的重要因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勢在必行[1]。

    畜牧工程師論文

      關鍵詞:畜牧工程師論文,物流策略,供給側改革,現代畜牧業物流

      1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的現實瓶頸

      當前,我國經濟進入了發展新常態,畜牧業面臨怎樣的新形勢、新機遇、新挑戰呢?相對于歐美西方發達國家,我國畜牧業物流發展以擴張型為主,造成目前嚴重的產能過剩,畜牧業物流存在諸多瓶頸。

      1.1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成本明顯偏高

      中國地大物博,幅員遼闊,畜牧產品流通環節較多,效率較低,基于冷藏保鮮技術的落后,畜牧產品在途損失較嚴重。依據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的統計數據:我國一般畜牧產品物流費用占總成本的30%~40%,鮮活畜牧產品費用甚至能達到60%以上,而發達國家的物流成本費用能控制在10%以下。

      1.2畜牧業物流供給側主體市場競爭力較弱

      物流企業在我國起步較晚,畜牧業物流企業數量多,但是規模偏小,市場競爭力較弱,與國際畜牧業物流巨頭還存在很大的差距。畜牧業物流企業之間惡性競爭嚴重,資源浪費嚴重,不少物流企業不能提供有效供給,成了“僵尸企業”,卻占用了大量公共資源,有效供給不足的局面短時期難以明顯改觀。

      1.3畜牧業物流供給側信息應用滯后

      畜牧業物流信息化服務體系建設滯后,政府主導的公益性畜牧業物流社會化服務短缺。信息技術還沒有在畜牧業物流中普遍應用,再加上農村電子商務發展不足,造成了畜牧產品生產與畜牧業物流企業的信息不對稱,增加了畜牧產品流通的成本,降低了畜牧產品的流通效率,從而影響畜牧業物流的發展。

      1.4畜牧業物流供給側考核機制滯后

      當前,畜牧業物流考核體系沒有形成面向市場的科學管理體系,存在重數量輕質量、重內部經濟輕外部經濟考核體系的現象,與當前市場化的現代物流發展不相適應,出現了畜牧業物流投入成本高,但整體效益較低的尷尬局面[2]。

      2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評價指標體系構建

      2.1評價指標體系的構成

      設計指標體系一是必須要緊抓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這一主線,二是數量適當、可比性強,有可行性、可操作性。評價指標應當包括以下內容。

      2.1.1人均綠色GDP綠色GDP,是指扣除自然資產損失后新創造的真實國民財富的總量。過分強調GDP而犧牲環境的教訓是深刻的,資源的過度耗費留給子孫后代的是揮之不去的環境災害。據有關部門統計,在農村地區估計每年有80多萬人因污染而早亡。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的考核指標用人均綠色經濟總量指標來衡量是科學的,能最大程度地保護環境,能有效保證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所以應當選取人均綠色GDP,并賦予較大的權重0.20,考慮到2020年我國全面實現小康生活,我國的人均綠色GDP應高于中等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建議不少于5000美元[3]。

      2.1.2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李克強總理一直強調“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創新是國民經濟提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可用畜牧業物流創新實現的價值占畜牧業物流的總價值百分比來表示。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以提高畜牧業物流科技持續創新能力和效率為核心,以整合畜牧業物流資源和畜牧業物流創新機制為手段,以農產品安全、環境安全和農村畜牧業增收為評價依據,從畜牧業物流的知識、技術、成果和產品4個指標進行系統設計,建立高效、快捷的畜牧業物流服務體系。

      目前我國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一般達到20%左右,由于畜牧業物流的創新效用度較低,導致畜牧業物流的成本價值較高,畜牧產品的最終消費價格遠遠高于國際上的最終消費價格,應加大畜牧業物流科學技術的研發。按照國際上現代畜牧業物流的標準,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至少應達到50%以上。由于現代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本質上是物流企業發展之魂,是轉變現代畜牧業物流發展方式、走內涵發展道路的根本要求,所以把它的權重也設定為0.20。

      2.1.3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競爭力所謂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是指在畜牧業物流市場上從事經濟活動、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的個人和組織。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是農村市場經濟的細胞,通過深化改革,進一步增強農村物流供給主體內生動力和創造活力,鼓勵支持民營畜牧業物流企業做大做強,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供給主體,促進畜牧業物流經營模式轉型升級和持續健康發展。積極探索采用股權多元、改制上市、合作投資等多種形式改造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通過拓寬融資渠道,實現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的市場競爭力。

      市場競爭力關系到市場供給主體的生死存亡,由于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競爭力不能采用一個確定的量,只能采用比較的數據模式,也就是相比較其他國家,我國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的競爭力。世界發達國家這一比例普遍達到了60%以上,最高可達到80%?紤]我國畜牧業改革的力度要求,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競爭力比例可為70%,權重設定為0.15。

      2.1.43PL服務度“十三五”末全面實現小康水平的偉大目標,將是實現國民經濟軟著陸的重要途徑。從拉動國民經濟核心力來看,3PL(第三方物流)能提供信息網絡化、管理系統化、功能專業化、服務個性化服務功能,已經成為GDP增長的重要助推力,通過漸進式發展和跨越式發展相結合大力發展3PL,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以推動國民經濟在中高位增速發展。因此,從我國的統計制度分析,比較合適的指標是3PL服務度。世界發達國家這一比例普遍達到了50%以上,最高可達到80%左右?紤]到雖然我國現代3PL起步晚,但是由于“十三五”規劃的總體目標要求,我國建設現代物流的總體任務步驟,因此3PL服務度不能設定的太低和太高,以60%為宜。因這一指標體現了我國現代物流標準的核心之一,權重設定為0.15。

      2.1.5畜牧業物流信息化應用度2009年3月10日,國務院下發了《物流業調整和振興規劃》的通知,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物流信息化”的建設,可見政府為物流信息化的貫徹實施提供了政策保障。畜牧業物流信息化實現了畜牧業生產、管理、營銷信息化,極大程度提高了畜牧業物流效率。畜牧業物流信息化可以采用以下措施來實現:加強對物流信息化重要性的認識,積極引入國外先進的物流信息技術,建設畜牧業物流信息平臺,加強供應鏈管理、建立合作伙伴關系等。美國和澳大利亞的畜牧業物流信息化程度相當高,目前二元制城鄉結構導致我國畜牧業物流信息化程度較低,加快畜牧產品物流信息化建設,加快物流信息化人才的培養對現代畜牧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因此,畜牧業物流信息化這一指標值設定為90%,權重設定為0.10[4]。

      2.1.6畜牧業物流政策扶持度我國出臺的畜牧業扶持政策促進了畜牧業的快速發展,物流在中國的發展始于改革開放,關于畜牧業物流政策相對較少,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畜牧業物流的快速發展,加快畜牧業物流政策頂層設計,加大畜牧業物流政策扶持力度,建立健全政府對畜牧業物流的組織協調機制,出臺相關政策鼓勵畜牧業物流企業積極參與國家、行業標準的研究和制定,對促進畜牧業物流發展至關重要。歐美發達國家出臺了許多鼓勵發展畜牧業物流的相關政策,這些政策已經得到了切實可行的實施,畜牧業物流的標準化程度很高?紤]到我國畜牧業物流現狀,政策化程度不易太高,以70%為宜,以發達國家物流政策化程度做參數,權重設定為0.10。

      2.1.7畜牧業物流法律化度依法治國是現代憲政體制下的核心要點之一,完備的法律、法規體現了畜牧業物流運行的穩定性和依法性。如澳大利亞建立了完備的畜牧業和物流相關法律、法規,對畜牧業物流的供給主體參與物流市場的準入、運行、懲戒等做出明確的規定,把權利關進制度的籠子,澳大利亞的畜牧業物流得到了健康發展,維護了公平競爭、交易自由的農村物流流通秩序。建立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是“十三五”規劃目標,畜牧業物流法律指標應設定為90%,參照發達國家畜牧業物流法律化程度,權重設定為0.10[3]。上述7項指標及有關數據,構成供給側改革畜牧業物流的評價指標體系,見表1。(1)式中:A表示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成功指標;S表示各項指標的實際數值;L表示各項指標的理想值;I表示指標項數,取值1;N表示指標項數的權重。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成功指標永遠小于等于1.0,若A=1.0時,標志著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完全成功;0.8≤A<1.0時,則標志著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基本成功;而0.6≤A<0.8時,則是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出現成效;A<0.6時,則是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不成功[5]。

      3實證分析

      人均綠色GDP、畜牧業物流創新效用度、畜牧業物流供給主體競爭力、3PL服務度、畜牧業物流信息化應用、畜牧業物流政策扶持度、畜牧業物流法律化度7個會計指標值見表2。把表2中各項會計指標代入公式(1)得出結果A=0.64,則0.6

      4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建議

      推進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對于農村改革來說顯得尤為重要,是實現畜牧業由“大”到“強”轉變的關鍵舉措。結構性改革就是用改革的辦法來解決結構性的問題。

      4.1宏觀層面

      要進一步推動行政制度性改革,給畜牧業物流企業更加寬松的環境,調整與改善要素配置,讓人口與勞動、土地和資源、資本和金融、技術和創新、制度和管理一起發力,放松供給約束,解除供給抑制,提高供給效率,降低供給成本,特別是解決高稅收成本、高融資成本、高行政成本約束,通過刺激新供給,創造新需求。

      4.2微觀層面

      一是提高微觀層面治理體系和能力。強化畜牧業物流微觀層組織凝聚力、服務能力,發揮應有的生產經營組織功能,提高畜牧業物流集約化水平。二是加強畜牧業物流集團化建設。推進畜牧業物流供給側改革,其實質是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結構問題。畜牧業物流的“單兵推進”的思維慣性和工作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畜牧業物流走向現代化,畜牧業要素的凈流出格局未得到徹底扭轉,影響了農村經濟的快速發展。三是優化要素投入結構。中國畜牧業物流發展過度依賴一般性生產要素投入,而高級要素投入比例偏低,導致中低端畜牧業物流偏多。為此,要優化要素投入結構,利用創新驅動實現資源要素優化升級[1]。

      參考文獻:

      [1]李勝利,曹志軍,劉玉滿,等.2014年中國奶業回顧與展望[J].中國畜牧雜志,2015,51(2):22-28.

      [2]韓成福.奶農競爭力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與運用[J].中國乳品工業,2011,39(8):33-36.

      [3]王會文.天津市都市農業發展模式及其評價指標體系構建[J].商業時代,2011(28):129-130.

      [4]陳剛.區域產業競爭力評價指標體系研究[J].重慶農業科學,2003(3):51-54.

      [5]胡保亮.中小企業商業模式構成要素實證研究:基于平衡記分卡的觀點[J].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7(2):21-26.

      作者:姜閥 單位:廊坊燕京職業技術學院

      推薦閱讀:《現代畜牧科技》是黑龍江省畜牧研究所主辦的公開發行的綜合性學術刊物。為更好的發揮科技期刊的技術指導作用,服務于廣大畜牧科技工作者。

    相關論文推薦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