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空間分布格局及影響因素探析

    時間:2019年09月17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提要:文中運用核密度估算法、區位熵等研究方法,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規模、結構、空間分布格局及影響機理進行了解析,研究表明:1)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類型分布結構層級分明,以傳統技藝為主,民俗、傳統美術、傳統舞蹈與傳統戲劇次之;2)山西省非物

      提要:文中運用核密度估算法、區位熵等研究方法,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規模、結構、空間分布格局及影響機理進行了解析,研究表明:1)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類型分布結構層級分明,以傳統技藝為主,民俗、傳統美術、傳統舞蹈與傳統戲劇次之;2)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空間分布不均衡,呈以太原盆地和臨汾盆地雙核心集聚帶狀分布格局,中部、西南地區集聚明顯,東南、北部地區分布較少;3)通過從地形、水系、交通等層面進行空間分析發現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主要聚集在中南部帶狀低海拔區域,與主要水系分布空間耦合良好,且與主要交通干線空間分布關聯度較高;4)地形地貎、水系因素、交通因素、經濟和社會文化等多種因素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空間格局產生重要影響。

      關鍵詞:非物質文化遺產;區位熵;核密度估算法;地理空間分布;影響因素

    地理科學

      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地方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越來越受到學界和各級政府的重視。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其中明確界定:非物質文化遺產指被各群體、團體、有時為個人所視為其文化遺產的各種實踐、表演、表現形式、知識體系和技能及其有關的工具、實物、工藝品和文化場所[1]。

      近些年,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了探索研究。國外學者的研究內容主要集中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旅游開發利用[2]、非遺申報對居民生活影響[3]、非遺的國家文化認同[4]等方面;國內研究多集中在非遺空間分布、結構類型等研究[5-8],非遺保護的社會意義[9],非物質文化遺產旅游資源產業化研究[10-11],非物質文化遺產情境保護方式研究[12-13],非物質文化遺產結構保護和保護原因研究[14-17]。

      山西省地處黃河流域,東靠太行,西靠呂梁、西南連黃河,北抵長城,與河北、河南、陜西、內蒙古等省區交界。因其特殊的地緣格局和厚重的歷史文化,山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非常豐富且得到了較好的保存,截止到2017年,山西省共申報了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文中運用核密度估算法、區位熵等研究方法,在分析山西省非遺的類型、結構、區域分布特征等的基礎上,對其空間分布影響機理進行了解析,擬為山西省非遺的開發與保護提供決策參考。

      1材料與研究方法

      1.1數據來源

      截止2017年,國務院共發布了四批國家級非遺代表項目名錄和擴展名錄[18],山西省也發布了四批省級非遺代表項目名錄和擴展名錄。非物質文化遺產分為國際、國家、省、市和縣5個級別,其中,山西省擁有中國傳統木營造技藝、中國剪紙和皮影戲3項世界非遺名錄,市和縣級別的非遺評定標準不同[19],故本研究中主要以山西省國家級和省級(兩級別均包括擴展項目)非物質文化遺產數據信息進行分析。

      文中數據來源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級與省級非遺正式名錄和擴展名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博物館網站[20]。

      1.2研究方法

      文中主要運用核密度估算法、區位熵等研究方法,對山西省非遺的類型、結構、區域分布特征等進行了分析。先利用SPSS軟件的基本統計功能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類型、級別的基本結構進行統計分析,歸納其總體特征。然后,利用核密度估算法、區位熵等研究方法,對省域非遺的地理空間分布特征進行測度研究。

      2結果與分析

      2.1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規模和結構特征分析

      山西省非遺資源非常豐富,各類總數多達80042項[22]。在文中的數據統計中,為使不同級別的非遺項目不重復,同一遺產項目名稱出現在不同級別類型中,即按照最高級別計,統計表明:山西省國家級非遺項目162項,省級非遺項目561項。

      山西省國家級和省級非遺項目共計723項,國家級有162項,占22.41%,省級有561項,占77.59%。由此可見,除去國家級和省級,市級和縣級非遺占非常大比例。參照國發[2008]19號文件《國務院關于公布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和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項目名錄的通知》的非遺劃分體系,把非遺分為:民間文學,傳統音樂,傳統舞蹈,傳統戲劇,曲藝,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傳統美術,傳統技藝,傳統醫藥和民俗等十大類別[20-21]。

      依據標準,文中首先對山西省非遺類型進行統計分類,根據山西省不同類別非遺項目的數量差異,利用系統聚類中的Q形聚類法,用平方歐式距離(Euclideandistance)K平均值度量樣本間的相似程度,用最長距離法(Furthestneighbor)得出類間距離。

      將其分為四個層級:第一層級是約占總數量的23.51%的傳統技藝(170項),其項目數量在所有類型中最多;第二層級是民俗和傳統美術項目,項目數量分別為96項和92項,分別占總量的13.28%和12.72%;第三層級為傳統舞蹈(79項)、傳統戲劇(74項)、民間文學(66項)和傳統音樂(52項),分別占當前總量的10.93%、10.24%、9.13%和7.19%;第四層級為傳統醫藥(38項)、曲藝(31項)和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項目(25項),各占總量的5.26%、4.29%和3.46%。

      山西省非遺項目不同類別的數量有顯著差異。從國家級非遺來看,山西省162項國家級非遺項目在不同類別中分布的差異較大:傳統戲劇36項;傳統技藝和民俗分別為27項和21項;傳統音樂18項、傳統美術17項、傳統舞蹈13項和民間文學10項;曲藝9項,傳統醫藥6項,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5項。

      從省級非遺來看,山西省的省級非遺項目共有561項:傳統技藝類有143項,高居榜首;其次為傳統美術和民俗(75項)、傳統舞蹈(66項)和民間文學(56項);傳統戲劇、傳統音樂和傳統醫藥分別為38項、34項和32項;曲藝22項,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20項。綜上,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類型分布結構層級分明,當前以傳統技藝為主,民俗、傳統美術、傳統舞蹈與傳統戲劇次之,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曲藝與傳統醫藥等為稀缺項目。

      2.2山西省非遺空間分布格局

      2.2.1類型的空間分布特征

      為衡量不同類型的非遺空間格局,反映其集聚程度,文中用區位熵來測度不同類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集中程度。以山西省11個地級市作為研究對象,對不同等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賦值,根據上述區位熵公式(1)得到山西省11地市10個類型的非遺區位熵(表2)。利用Arcgis中自然間斷點法(Jenks)將所得區位熵值劃分為3個等級:0-0.84;0.84-1.23;1.23-2.12,便于結果可視化表達。

      測度發現各城市的民俗、傳統戲劇、傳統舞蹈和傳統美術四大類的區位熵值差異小,表明四大類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空間分布比較均衡。民間文學,傳統音樂,曲藝,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傳統手工藝和傳統醫藥類型的區位熵差異顯著,空間分布集聚明顯。

      傳統體育、游藝和雜技非物質文化遺產主要聚集于山西省中部核心區的太原市和晉中市;曲藝類文化遺產則主要聚集于中原文化區的晉東南長治市和晉城市;民間文學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主要集中于堯舜故里的運城市和晉城市;傳統手工藝主要分布于太原市與陽泉市;傳統音樂集中分布于中原文化與其他少數民族文化的融合區大同市與呂梁市。

      2.2.2省域大區分布特征

      從經濟、文化地理的空間差異出發,一般將山西省劃為四個大的區域:晉北、晉中、晉南和晉東南。山西省非遺在區域上分布不均衡,從大區的空間分布上看,晉南地區居于首位,非遺項目數量為246項,占總量的34.02%;晉中地區次之,非遺項目有176項,占總量的31.81%;晉北地區有95項,占總量的13.14%;晉東南地區共152項,占總量的21.03%。從非遺的密度分布來看,山西省11市的平均密度為46.18項/萬km2,根據密度值從高到低依次為:晉南地區(71.77項/萬km2)、晉東南地區(65項/萬km2)、晉中地區(32.96項/萬km2)、晉北地區(18.91項/萬km2)。密度值較高的區域與較低的區域差異較顯著。

      2.2.3行政市域分布特征

      從地級市市域空間尺度層面分析,山西省11個市皆有非遺項目,但在非遺的級別、類型和數量分布上差異明顯。山西省共擁有162項國家級非遺項目,臨汾和運城有20項以上,分別占總量的16.76%和18.89%;有15至20項以上的有5個市。利用GIS的densityofkernel函數進行測度,生成山西非遺的核密度分布格局圖。

      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核密度空間分布為典型的雙核結構,以晉中太原市和晉南臨汾市為雙核心,呈中心外圍結構擴散;二級核心分別為長治-晉城核心、大同核心、陽泉核心、忻州核心,點密度分布有聚集型、層級分明的特征。

      太原的非遺點密度分布最高,為107.16項/萬km2,這是第一層級;運城和晉城為第二層級,點密度分別是93.57項/萬km2和73.76項/萬km2;第三層級是與平均值上下相差20項/萬km2以內的市,包括陽泉、晉中、臨汾、長治;第四層級是呂梁、忻州、大同、朔州,其中朔州的點密度最低為13.21項/萬km2。山西省非遺在行政市域尺度上的數量分布和點密度分布大體一致,均呈集聚型階梯狀特征。

      2.2.4地形分布特征

      海拔高度可作為地形要素的主要衡量指標,文中通過非遺項目在不同海拔高度上的空間分布來反映其地形分布特征。通過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山西省不同海拔高度的地形空間分布進行空間匹配分析,并運用Arcgis10.3將非遺分布點與數字高程圖中等高線緩沖區進行相交分析可知,山西省非遺項目在海拔500m-1000m分布數量達69.3%,1000m以上占27.7%。結果顯示,山西省非遺項目主要聚集在以中部、南部盆地為核心向外擴散的帶狀低海拔區域。

      2.2.5流域分布特征

      山西省地貌種類多樣,以山地和盆地為主,省內流域面積大于4000km2的有8條河流,其中,屬于黃河水系的有汾河、沁河、涑水河、三川河、昕水河;屬于海河水系的有桑干河、滹沱河、漳河。通過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山西省主要水系的空間分布進行空間匹配分析,發現山西省非遺項目的空間分布主要分布在沿河流域,非遺與省內各大河流的流經區擬合良好。

      從圖中可以看出,晉南地區的非遺項目主要沿汾河流域和涑水盆地分布;晉東南地區河流水系較多,該區域的非遺項目主要聚集于沁水河沿岸和河谷地帶;晉北與晉中地區的非遺項目分別聚集在桑干河流域、汾河流域、滹沱河流域。由此可以看出,山西省的非遺項目分布與主要水系分布空間耦合良好。

      2.2.6交通分布特征

      交通是影響非遺傳播與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文中對山西省主要交通網絡空間分布與山西省非遺項目空間分布進行空間分析,以山西省現有鐵路、高速、國道、省道為基礎交通數據庫,運用Arcgis10.3建立鐵路線、高速線、國道線與省道線15km緩沖區,進行緩沖區與非遺分布點相交分析,結果顯示在山西省723個非遺項目中,國道線緩沖區內有467個,高速主干線緩沖區內有567個,鐵路主干線緩沖區內有519個,省道公路主干線緩沖區內有665個。結果顯示山西省非遺項目的分布與省域內交通干線空間分布有顯著關聯,其中省道與非遺分布空間關聯度較高。

      3山西省非遺空間分布格局形成的影響因素探討

      3.1地形地貎因素

      山河阻隔是獨特地域文化單元塑造的主要因素之一。山西省東依太行山脈、西靠呂梁山脈,兩大山脈構成了山西省自然地理地貌的基本骨架和相對封閉的獨特的地理單元;同時,山西位于黃土高原上,黃土地貌溝壑縱橫,大同盆地、忻定盆地、太原盆地、臨汾盆地、運城盆地、長治盆地等分布在眾山脈之間,河流也多發源于山脈繼而流經盆地。

      盆地相對地勢平坦、水源充足、氣候優越且交通便利,自古就是人類集聚居住之地,盆地內部人口密集,各盆地區域內部之間生產、文化交流較為頻繁,所以,山西省非遺密度空間形成以太原、臨汾等盆地為核心向外擴散的結構分布很大程度與其自然地形地貎密切相關;而山西省西部地區和東部地區由于呂梁山脈和太行山脈分布密集,較多的山脈和關卡等形成天然交通阻隔,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呂梁、忻州等地的生產、文化的發展與交流,所以盆地地區的非遺數目明顯多于山區。

      3.2河流流域因素

      大河文明與人類文明息息相關,是人類文明的源泉和發祥地?臻g匹配分析結果顯示,山西省非遺的空間分布主要分布在河流流域區,與汾河、桑干河、沁水河等省域內各大河流的流經區擬合良好。

      河流流域是人類文化和各類非遺文化的源泉和發祥地,河流與人類文明的相互作用,造就了各流域的非遺文化產生。山西省境內汾河、桑干河、沁河、滹沱河等河流為居民的生存提供了水源,為農業提供了較好的生產條件,其沿岸地帶是歷代人類居住選址的主要地區,也必然成為人類文化產生與發展的高密集區域,非遺項目集聚明顯。

      4結論與討論

      (1)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空間分布格局不均衡。以太原盆地和臨汾盆地為雙核心呈雙核心集聚帶狀分布格局,中部、西南地區集聚明顯,東南、北部地區分布較少。從整體類型分布看,民俗、傳統戲劇、傳統舞蹈和傳統美術四大類的區位熵值差異小,表明四大類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空間分布比較均衡,其它類型空間分布集聚明顯;從大區的空間分布上看,晉南地區居于首位,晉中地區次之,晉北地區最少;從地形空間特征來看,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聚集在中部、南部低海拔區域;從水系來看,非遺與省域內主要水系分布空間耦合良好;從交通來看,非遺與交通干線空間分布關聯度較高,以省道最為顯著。

      (2)非物質文化遺產是長期以來"人-地相互關系"和"社會-人文-經濟系統"演化的結果,其形成因素比較復雜,地形地貎、水系、交通因素、經濟和社會文化等多種因素對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空間格局均產生重要影響。

      (3)山西省非遺空間分布是其對自然地理環境、文化、經濟、政治等諸多影響因素在空間上的綜合反映,文中僅僅探討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空間分布特征和影響因素,沒有對非遺產生和傳承做時間序列分析,非遺在其產生和傳播的過程中,可能會在地理空間上發生文化遷移的變化,所以在鑒定非遺地區時會有偏差,這是文中的不足之處,也是研究準備繼續深入的方向。同時,非遺的保護工作任重道遠,非物質文化遺產空間分布及其特征的研究是為了更好的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以及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化。

      參考文獻

      [1]UNESCO.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Z].2003.

      [2]WeilerB,HamS.H.Tourguidesandinterpretation[A].WeaverD.B.TheEncyclopediaofEcotourism[C].London,UK:CABIPublications,2001.

      [3]YuParkH.Sharednationalmemoryasintangibleheritagere-imaginingtwoKoreaaloneNation[J].AnnalsofTourismResearch,2011,38(2):520-539.

      [4]BillM.Assemblingheritage:investigatingtheUNESCOproclamationofBedouinintangibleheritageinJordan[J].InternationalJournalofHeritageStudies,2012,18(2):107-123.

      [5]程乾,凌素培.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空間分布特征及影響因素分析[J].地理科學,2013,33(10):1166-1172.

      [6]袁少雄,陳波.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結構及地理空間分布[J].熱帶地理,2012,32(1):94-97.

      地理方向刊物推薦:《地理科學》(月刊)創刊于1981年,由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主辦。該刊為學術類期刊,為中國科學院科學出版基金資助刊物。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