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論《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的重要講話》的人文關懷

    時間:2020年01月14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體現了深厚的人文關懷,表現為:人文關懷與思想引領;人文關懷與反思意識;人文關懷與心靈取向。這有助于守衛文藝作品的精神高地,發揮良好的示范作用。 【關鍵詞】習近平;文藝工作;人文關懷 人文關懷,代

      【摘要】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體現了深厚的人文關懷,表現為:人文關懷與思想引領;人文關懷與反思意識;人文關懷與心靈取向。這有助于守衛文藝作品的精神高地,發揮良好的示范作用。

      【關鍵詞】習近平;文藝工作;人文關懷

    馬克思主義

      人文關懷,代表著對人生存境遇和內心世界的關切。它不是空洞的話語,而是現實當中,對每一個具體的人的深切照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人民不是抽象的符號,而是一個個具體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愛恨,有夢想,也有內心的沖突與掙扎。”這一論斷,既豐富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關于“人民性”的內涵,也表現了人文關懷中作為主體的人的把握。人不再是一個政治意義上的符號,而是現實生活中具有復雜性和生命力的個體,從而為當下的新時代文藝樹立了堅實的邏輯起點和現實基點。

      一、人文關懷與思想引領

      人是生活在復雜社會背景中的人。新時代的新人,需要在思想意識上,更加邁向現代,成為有尊嚴、有價值的公民。那么,需要文藝發揮啟蒙的作用,首要的是塑造和引領的作用。因為,文藝作品本身所具有的特性,比較容易在潛移默化中更新人的思想,改變人的觀念,引導人的行為。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藝是鑄造靈魂的工程,文藝工作者是靈魂的工程師。

      ”鑄造靈魂工程的關鍵,便是發揮文藝作品在提升思想境界,樹立價值觀當中的作用。一個人只有適應時代,從時代中汲取精神的營養,才能不斷充實自身,從個體的角度實現精神的飛躍。國家是由個體組成的,有健全的個體,才有健全的國民,才有健全的國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會真正穩固。培育健全的個體,需要先進的文化,需要新時代出現更多、更優秀的文藝作品。

      人的生存與內心世界的變動,深受本民族歷史文化傳統的影響。關照人的精神世界,樹立價值認同,需要樹立對歷史的認同。一個人無論對本民族歷史文化傳統是什么態度,都要受到本民族歷史文化傳統的影響。而本民族歷史文化傳統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本民族的古典文藝。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經久不衰的名篇佳作,都充滿著對人民命運的悲憫,對人民悲歡的關切,以精湛的藝術彰顯了深厚的人民情懷。”無論是漢民族的古典文藝作品,還是少數民族的古典文藝作品,都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文藝作品的精神從人心靈的深層來說,是有相通之處的,即便可能有語言、地域的差別,但正因為這樣相同的價值和共同的情感因素,所以文藝作品可以引起不同民族的人,產生共同的認知和認同。由于文藝作品認同,可以增進對于本民族歷史文化的認同。更重要的是本民族的文藝作品,會承載共同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念、精神理想,在文藝作品傳承和傳播的過程中,可以形成凝聚力,也有助于保持本民族的文化特質,共同的文藝與個性的文藝之間,是相互作用的復雜結構,不同民族的文藝作品和本國的文藝作品,在文化交流的過程中,會有碰撞和交融的過程。

      文藝作品的中國精神有兩個層面,一是歷史上文藝作品的中國精神,二是當下文藝作品的中國精神,關照人的精神世界,除去要有歷史認同之外,還有價值認同,也要有對于現實社會的深刻關切。文藝作品反映時代,要通過時代中的真人、真事、真情、真景來反映時代。對于中國的文藝工作者而言,首要的是要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其中,切實尊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尤為重要。

      近代以來,中國走過了充滿曲折的歷史進程,歷史事實告訴我們,只有國家統一、社會穩定,文藝工作者才能有更好的創作環境。改革開放以來的實踐表明,文藝工作者只有書寫人民的心聲,書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文藝作品才能在中國的土地上煥發出生機,也可以同時為世界文藝貢獻中國價值。文藝工作者心理的小環境與時代的大環境,真正貼合,從文藝作品本身的角度來說,才能充滿活力,并使得文藝作品的創作過程充滿生命力和創造力。

      此外,文藝作品從根本上為誰,是一個重大的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文藝創作有很多需要進一步從歷史的角度討論的問題,改革開放之后,文藝創作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前后矛盾相互疊加,使得文藝作品所面臨的問題空前復雜,但同時,也為取得了偉大的成就。無論是問題還是成就,都給文藝工作者留下廣闊的關注歷史和現實的空間。

      文藝工作者應該堅定正確的方向,但是不能隨意貼政治標簽,進而創造派別對立,這與文藝創作和批評中的不同流派是兩個問題。另外,文藝工作者不能借自由表達之名,謀取個人的私利,做“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更不能不加鑒別的迎合他國的價值,失去本民族文藝內在的根與魂。在此之上,文藝作品的創作,文藝批評的立論,應該是文藝本位,而目的,首要的在于發展本民族的文藝,其次在于與世界中不同的文藝作品交相輝映。

      另外,要進一步發揮文藝作品解放人思想的功能,打破舊格局的阻滯,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文藝作品的深刻之處之一,在于反映人性,抒發對人性的看法,而對人性的關注,既是新時代文藝思想的重要部分,也是人文關懷中不可缺少的層面。一個時代的風清氣正與否,取決于這個時代中是否有求真、求善、求美的人民,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藝創作的永恒價值。”真、善和美既有普遍性價值的一面,又有作為一個國家特殊性價值的一面。文藝作品中的共同性的價值,構成欣賞和體驗的心理基礎,而特殊性價值則構成差異的美。不同的國家對不同的文藝作品有自身的審美標準是正常的。這里,對既要有文化自信,但也要避免文化自負和文化自卑。

      在文藝作品中,追求真善美,要求知識、情感與行動的統一,由知識的啟迪,引發審美主體的心理自覺,產生情感和思想上的認同,進而指導行,完成知行合一,并由一人帶動數人,形成良好的示范效應。關注人的境遇,關注人的精神世界,首先要形成思想認識,這需要文藝作品充分發揮思想引領的作用,而文藝作品思想引領,目的之一,便是通過各種表現形式,推動人本身的進步。

      二、人文關懷與反思意識

      在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為人民服務的基礎之上,既然把人的進步作為衡量文藝作品價值的標準,那么文藝需要一定的自由創作的空間。尊重人民的主體地位,從新時代文藝的背景下來說,就是要更加尊重文藝作品創作者和接受者的主體地位,允許其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前提下進行自由獨立的探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發揚學術民主、藝術民主,營造積極健康、寬松和諧的氛圍,提倡不同觀點和學派充分討論,提倡體裁、題材、形式、手段充分發展,推動觀念、內容、風格、流派切磋互鑒。

      ”馬克思以每一個人的解放、自由和發展作為重要的關注點,人文關懷同樣要求人實現自由而充分的發展,兩者互融互通。文藝作品在實現人的自由發展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反思意識,要求主體的自由獨立,這是馬克思主義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人文關懷的重要組成部分。從一定程度上,政治家用政策反映社會現實,歷史學家對史實評價的“褒貶之筆”來表現價值判斷,文學家通過描寫人性和人的發展方向以及人與環境相互關系,去探索主體人的特性、變化與社會生活的特性與出路,其中,有書寫成功的,也有描述失敗的。

      文藝作品與政治文件、政治政策和政黨主張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區別,比如資產階級民主共和制因為復雜的歷史原因在近代中國并不可行,從政治體制的角度來說,它被更適應中國社會現實的體制所取代,但放在文藝作品當中,它是一個真實的、可以表現的存在,關鍵在于,從何角度來表現。其中一個角度,就是站在歷史經驗借鑒和教訓吸取的角度,于文藝作品中有整體性的反思。文藝作品不僅擁有一個現實的世界,還擁有一個觀念的、想象的世界。

      文藝作品的接受者,可以把紙面上的人物還原為意識中鮮活的人物,政策從時間維度來說,有可能是單向的,但是文藝作品有多向的潛在可能,是可以跨越時間與空間的,從而為反思過去和關注現在提供重要的方式。在自由獨立的意識被塑造之后,才能進一步談反思意識。因為自由獨立,代表著健全的個體意識在政治維度和思想維度的覺醒,從不自覺的人成為自覺的人。這些都是反思意識產生的前提。反思意識還原為當下文藝的現實問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即是“我們這樣一個時代還需不需要一個魯迅?”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魯郭茅巴老曹”的排序方式,起到了思想引領和和政治示范的作用。

      當然,從文學本身的角度,有研究者提出過質疑。對于這樣一個時代,舍與留以及排序的問題,當然需要做出符合時代要求的新的闡釋。但此處的重點,應該是銘記他們在變革的大時代,強烈的反思意識和創新精神,內涵可以闡釋,但是作為一種民族歷史記憶和價值引領的方式,更改是需要非常慎重的。安于現狀并追求穩定是人性的一個部分。但社會的發展和人的發展都是動態的,需要不斷的革新。

      而革新,需要用反思和發展的眼光去看待過去,去關注未來,描述社會主義建設成就的文藝作品要有,反映改革和建設問題的文藝作品也要有,但是反思不是為反思,而是未來給人對光明的向往。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文藝創作如果只是單純記述現狀、原始展現丑惡,而沒有對光明的歌頌、對理想的抒發、對道德的引導,就不能鼓舞人民前進。”

      文藝作品中的反思要使得人心得到慰藉,對未來得到方向和希望。文藝作品的反思,追求的是真善美,而不是隨意的曲解、誤導和丑化。關于反思意識,還存在一個問題,就是人的責任與擔當。在近代中國歷史上,當年的一些革命作家,曾經被當時的統治者不問是非黑白的恨之入骨。面對這樣的政治風云,反思的意識更顯得可貴。一個有責任和有擔當的文藝工作者需不畏懼此種黑暗,不忘初心,奮力前行。從前的中共地下黨人,有不少沒有看到新中國的日出,他們無所畏懼的選擇了犧牲,這樣的奉獻精神,對文藝工作者來說,是值得尊重的。

      另外。從技術性層面和情感的層面來說,反思需要做到敢為、能為和巧為。敢是品質,能是專業能力的體現,而巧是智慧。討論完上述問題,在之前提出過的“這個時代還是否需要魯迅的這一命題”更容易闡釋。從歷史的維度而言,魯迅在新文化運動中,在“左翼作家聯盟”中,都有一定的貢獻。對新文藝特別是新文學的強調,目的是為了革除舊文學背后的落后的觀念,不經過劇烈的“文化痛苦”,舊思想難以更新。激進的批判,有時是一種策略,掃除舊物,為新文化開辟道路,于文藝,也是同理。

      從現實的維度來看,雖然現在是社會主義社會,但是中國的傳統社會影響今天仍在持續,其中,仍然包含落后的觀念,他們停留在意識的深處,成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阻礙。從國民性的角度而言,“國民的劣根性”仍然存在。魯迅先生的著作是反思社會、照亮未來的指引,也是“明得失”的重要參考之一。

      魯迅的反思不僅是刻骨銘心的,而且是溫情的,他關注中國人的前途與命運,政治性是魯迅的一個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它對作為主體的人的普遍關照。他要針對的是麻木無知的人心,為其注入活的因素。他的作品不是滿足于感官的舒適與快樂,而是要達到精神救贖的目的,推動人清醒,去打破人性和心靈的枷鎖,獲得真正的自由與解放。

      比如《祝!分械呐匀宋,《孔乙己》中的孔乙己等,雖然當下的時代變了,但是這樣的人仍然“改頭換面”的存在。雖然,國家獲得了解放,但思想和行為的改變,道路仍然很漫長。社會面臨的價值觀缺位,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思想沒有充分解放,現代性沒有深入的一種體現,也即是新舊交替和變動時期的觀念。魯迅于當代,于反思意識,于人文關懷,將會發揮更大的價值。

      三、人文關懷與心靈取向

      從人的心態來說,有進與隱兩個層面,從文藝作品的角度來說,有外向性和內向性。這兩個維度,統一于人心靈中多元的價值取向。針對文藝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還有的熱衷于所謂‘為藝術而藝術’,只寫一己悲歡、杯水風波,脫離大眾、脫離現實。”確有一部分創作者如此,而且應該警惕借創作之名破壞社會穩定。

      這樣一種做法,從根本上背離了“為文藝而文藝的內涵”。文藝創作有兩個層面,一是“為人生和現實而文藝”,一種是“為文藝而文藝”,前者更偏向于表現外在,后者則是文藝作品書寫心靈、精神和純粹性的體現,真正的“為文藝而文藝”是守護精神高地的作用的。作為“山林文藝”、“‘貴族’文藝”、“平民文藝”都要并存,因為當今人民群眾的價值取向更加豐富,文化素養有顯著的提升。“為文藝而文藝”所產生的作品,是符合一部分人的心靈需求的。

      這一方向,不僅為服務人民日益多元的價值取向有所裨益,而且對文藝工作者保有自己的精神空間是有益的,只有擁有本身站在精神世界的高地,才能出現優秀的文藝作品,文藝作品的這份“純粹”,也是進行作品創作的內生動力之一,同時也是當前文藝作品商品化的形勢下,抵制“惡俗文藝”的手段和方式。諸如徐志摩的《再別康橋》,在人民的心中,可以留下真純之美的藝術形象,使得激發起人民對美好事物的向往,從而對進一步體驗美和創造美有一種良好的導向。

      再比如《詩經》起初是一些民歌,里邊流露出“依戀”、“敬畏”等樸素的情感,代表了人內心當中,在生活中深切的體驗,是心靈之歌,也打通了藝術與生活的界限。至于《詩經》成為經,那是后來的事情。在物欲過度、精神有重壓的時候,反映心靈內向性的文藝作品,可以給人以心靈的慰藉。從人的屬性來說,有社會性的一面,也有個體性的一面,有公的一面,也有私的一面。

      時代在不斷前進,但是人的心靈也有困頓之時。社會需要“哀民生之多艱”,也需要“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社會需要引領時代之潮流的文藝作品,也需要“花前月下”的文藝作品。而且有的花前月下的作品雖然不直接描寫現實,但卻可以引導人追求真善美。

      四、結語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希望文藝戰線和廣大文藝工作者不辜負時代的召喚、不辜負人民的期待,創造出更多更好的文藝精品,為推動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做出新的貢獻。”文藝作品為人民服務,不斷推陳出新,都需要體現對人本身的關注,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針對文藝工作領域的人文關懷。無論是思想引領,還是反思意識的培育,亦或是關于文藝作品現實性和審美性的探討,都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的時代擔當,也是當下文藝工作正本清源,不斷開拓進取的保障。

      【參考文獻】

      [1]習近平.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學習讀本[C].北京:學習出版社,2015.

      [2]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