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互聯網+”視野下“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研究

    時間:2020年03月09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真理始于假說。非遺微型音樂劇這一假說是參照不同領域的經驗事例研究的結果,這與古代科學和經驗醫學的整體觀察和實踐驗證研究較為相似,藝術本質變遷促生了非遺微型音樂劇這一綜合藝術形式,數字化為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

      [摘要]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真理始于假說。“非遺”微型音樂劇這一“假說”是參照不同領域的經驗事例研究的結果,這與古代科學和經驗醫學的整體觀察和實踐驗證研究較為相似,藝術本質變遷促生了“非遺”微型音樂劇這一綜合藝術形式,數字化為“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提供了技術保障。當前文化藝術行業繁榮發展為“非遺”提出了新的標準要求,彰顯了“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的必要性。不同于博物館式的“非遺”保護,挖掘“非遺”內涵并將其有效傳承,培養具有互聯網思維的創演型“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是首要問題。

      [關鍵詞]“互聯網+”;“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

    互聯網+

      當代大眾傳播媒介的迅速發展促使大眾藝術作為集體的意識形態產物依賴互聯網進行孵化和繁衍,藝術作品由不同背景的從業者彼此協調相繼創作而成,使其本身愈加具有機械屬性和跨界意味。娛樂界造星機制日益成熟,網絡綜藝泛濫讓大眾目不暇接,“非遺”在離開保護組織的溫室之后近乎窒息,“非遺”必須面臨與流行文化之間的碰撞、融合、共生問題,這是“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研究之根本。

      “互聯網+”視野下培養“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意在解除“非遺”與“流行文化”之間對立關系,從而構建二者的互惠關系。“非遺”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它在中國的發展歷程雖然不長,卻引起了不小的學術浪潮,一時間人類學、民族學、音樂學、音樂人類學、民族音樂學、音樂史學等眾多學科領域紛紛出現了大量的研究成果。關于什么是“非遺”一般都遵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32屆大會上通過《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內容進行解讀和論述,研究“非遺”既離不開對其概念的界定,也離不開對其范圍的認知。在眾多“非遺”保護名錄中,手工技藝和表演藝術各占“非遺”的半壁江山,二者共同之處在于以人為根本,都事關“非遺”的具體類型從業者,不同之處在于,手藝多以物化后的形態為載體呈現,而藝術更依賴意識形態為生存方式?v觀“非遺”項目名錄,很多傳統戲劇、傳統音樂、傳統舞蹈等藝術種類被納入其中,因此,談及何為“非遺”便不可逾越對藝術本質進行概念劃分。迄今為止,關于藝術的定義多達上百種,為“非遺”微型音樂劇提供了理論落腳點。

      一、藝術本質變遷促生“非遺”微型音樂劇

      中國南北朝時期劉勰的“文以載道說”、宋代嚴羽的“妙語說”和明代袁宏道的“性靈說”等等探討了文學藝術的本質特征,在西方多種藝術本質的探索中,柏拉圖提出,藝術世界是第三性的,亞里士多德認為,藝術實踐是對現實世界外形現象與本質規律的模仿,康德在主觀唯心主義基礎上提出,藝術是藝術家的“天才創造物”,尼采在《悲劇的誕生》中采用象征方式探討了藝術的本質問題,他的唯意志主義認為,人的主觀意志是萬事萬物的主宰,車爾尼雪夫斯基機械唯物論認為,藝術反映包括自然界、社會生活和社會內容的現實,這一論斷使藝術美與現實美的主次倒置、平衡失調,馬克思從建筑學的角度將藝術這一社會意識形態比喻成上層建筑,提出了藝術生產的概念。

      從古希臘到文藝復興再到19世紀末以前,人類注重自然形態模仿的藝術活動,重視自然主義的美學取向,許多西方藝術家由于過分追求藝術的模仿和再現,造成了人們將注意力投向了藝術品再現的事物,卻脫離了對藝術品本身的認知和理解。印象派畫家通過打亂對象輪廓,用色彩將再現物體消融的方式使西方繪畫在寫實主義方面達到了頂峰,以保羅·塞尚為代表的后印象派代表認為,這種描繪自然光色的顯示是對現實的再現,提出了繪畫中諧調的重要性,徹底摒棄了繪畫中的“再現性”因素,印象主義的意象被解體,取而代之的是主觀感性的繪畫形體,后印象主義所追捧變了形的藝術給人以奇特的情感體驗。

      自保羅·塞尚以來的現代藝術得到了英國形式主義美學家克萊夫·貝爾的總結和維護,“藝術乃是有意味的形式”在西方藝術和美學理論發展上產生了很大影響,西方藝術家與美術史家開始尋找支持形式主義的證據,西方哲學家甚至為了佐證這一論斷,不惜將康德的形式美論述擴展成為形式主義美學理論,促生了形式主義美學潮流,這甚至操縱了西方現代美學和藝術發展的方向盤。滕守堯認為,貝爾的“藝術乃是有意味的形式”之所以成為“惡性循環”理論,是因為貝爾脫離了社會實踐,只有通過馬克思主義的實踐論和自然人化理論來解決其“轉圈子問題”,應該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基礎上應批判的改造利用。究竟什么是藝術,一直是藝術理論研究者最為關注的核心問題之一,時代變遷不斷涌現出新的藝術本質之說,尤其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美的標準”差異使藝術在形式與內容方面發生了急劇變化,這不僅出現了琳瑯滿目的藝術風格與藝術流派,更是將傳統與現代進行了二元分割,那些過時的文化藝術產物有了新的代名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概念便由此誕生。

      20世紀80年代初,西方音樂劇進入國內,2003年,微型音樂劇《不見不散》摘獲了當年央視春晚的歌舞類一等獎,奠定了微型音樂劇的群眾基礎。何為“非遺”微型音樂劇?它既不與“非遺”呈從屬關系,也不依賴音樂劇這一舞臺藝術形式而寄生,更不是“非遺”與微型音樂劇的硬性合成,而是各取二者之所長并融合為一種新的綜合藝術。在形式上“非遺”微型音樂劇與版權音樂劇或原創音樂劇相比具有投資少、體量小、傳播速率快等優勢;在內容上擁有取材廣、立意鮮明、歷史與文化價值高等特征。21世紀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藝術由機械復制時代逐漸邁入了數字化大數據時代,互聯網為藝術提供了高效的傳播媒介與生產方式,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提供了技術支持和創新機制,“非遺”微型音樂劇作為新的綜合藝術形式將引領人們進入新的審美領域,培養優秀的“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勢在必行。

      二、數字化為“非遺”微型音樂劇

      人才培養提供技術保障“非遺”的種類繁多、形式多樣,數字化的迅速發展是流行文化占據市場空間的主要原因。在完全理喻數字化在“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的作用之前,有必要回顧數字音樂的發展歷程以及數字化為音樂生產商帶來的全新前景。音樂的數字化發展始于20世紀90年代中期,受網絡傳輸速度約束起初不能將內存很大的音樂在互聯網上共享和流傳,直至1993年,MP3(MovingPictureExpertsGroupAudioLayerIII)音頻壓縮技術誕生,CD音樂被轉碼為MP3格式在互聯網上迅速復制和傳輸,數字音樂就在這樣無序、自發的狀態下出現了第一個發展階段。1997年,MP3.com成為在線音樂的領軍者,主要提供免費音樂下載和音樂家作品等等服務內容。

      音樂播放器生產商看到了新的硬件開發商機,CD機便被隨身攜帶式MP3音樂播放器所取代,手機行業也分別各自推出音樂手機,數字音樂通過微型播放器和通訊載體由線上逐漸走入線下,音樂行業出現了O2O(onlinetooffline)的快速發展階段。數字音樂前兩個發展階段無疑為音樂的大眾傳播提供了良好的快速發展基礎,但正版音樂版權卻未得到合理保護,以至于盜版音樂在互聯網上風靡全球。2003年,蘋果公司通過功能強大的iPod播放器和正版音樂商店iTunes的捆綁式銷售為數字音樂提供了版權保障,各國唱片公司紛紛效仿其成功模式,研發了各自的在線音樂播放器和音樂下載平臺軟件。時至今日,大部分免費音樂由于格式壓縮造成音質較低,人們的音樂版權意識日益增強,逐漸迎來了付費數字音樂時代。數字化壯大了大眾流行音樂人才的隊伍,同樣可為“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提供技術保障。

      (一)營造“非遺”微型音樂劇網絡新生態

      如今借助互聯網平臺已經是大數據時代各行各業發展的必然趨勢,可解除“非遺”與“流行文化”之間敵對關系,而構建互惠關系。事物發展的根本規律是對立統一,流行文化源自在對傳統文化的吸納,進而再創造、再傳播、再更新。當下的流行文化隨時面臨挑戰,被新的流行文化所取代,流行文化急需接過“非遺”傳承的火炬,挖掘寶貴的文化潛質與藝術價值充實其內容素材,方能形成可持續發展,“非遺”急需借助流行文化中的數字化技術作為生長與傳播平臺。數字化為“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提供的技術保障體現在音樂影視化的快速發展方面,音樂與影視的跨界融合現象在音樂劇影視化作品或歌舞電影中早有體現。

      音樂影視化或戲劇化發展已經是電影藝術的特有方式之一,從美國華特迪士尼公司出品的《HighSchoolMusical》(歌舞青春)到印度VinodChopraProductions出品的《3idiots》(三傻大鬧寶萊塢),再到第89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提名影片《Lalaland》(愛樂之城),音樂與影視的結合一直深受人們喜愛,音樂影視化的發展現狀是營造“非遺”微型音樂劇網絡新生態的靈感來源。數字化時代大眾審美視野不斷發展,能夠刺激人們審美神經的音樂標準越來越高,當大眾注意力被《X手》《X音》等短視頻手機平臺所吸引,當《XX大道》《XX男聲》《XX女聲》《XX新歌聲》《XX歌手》等綜藝不再是唯一的音樂電視流量平臺,當電視網絡音樂綜藝類節目嚴重同質化,當人工智能與5G時代悄悄到來……注定了音樂藝術越來越依靠數字化、互聯網等科技手段來尋找突破,穩固其在人們藝術文化生活中的地位。

      2017年,騰訊視頻推出了《明日之子》這一音樂偶像養成類節目,除了打造出以毛不易為首的九大廠牌之外,也誕生了一位虛擬偶像(Virtualidol)——“荷茲”。十年前,一個梳著紫色長辮,穿著性感短裙,二次元偶像“初音未來”在日本出現,十年后,騰訊視頻便以打造“圈層偶像”為噱頭,在明星推薦人華晨宇和二次元偶像粉絲的一力支持下,將“荷茲”挺進了九大廠牌行列,首先暫且不談是否為故意造勢來吸引網絡關注度與熱議度,僅就圈層偶像的打造與推廣之上,這一手段便首開了中國的二次元虛擬人物參賽先河。在技術方面,“荷茲”與“初音未來”有著本質差異,為了照顧現場視聽感受,“初音未來”的偶像養成借助全息投影,而“荷茲”則是以網絡視頻直播為載體,以觀眾的視覺沖擊為追求,采用AR+3D渲染+實時動捕技術。

      自達·芬奇時代以后,就像畫面起初由暗箱里復制出來,直到法國軍官尼埃普斯、法國畫家達蓋爾、法國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將攝影公之于世那樣,藝術發展史中每個特定時代所產生的新藝術門類都是對音樂產業生態的可能性探索。“非遺”微型音樂劇應該規避大眾娛樂節目同質化,借助互聯網手段進行“非遺”自身的傳承和衍變。2018年,中國首檔音樂創演秀《幻樂之城》誕生,它吸納了音樂類綜藝與戲劇類綜藝將二者有機融合,借助實時的影視化傳播技術為觀眾同時帶來了影院和劇院的觀賞體驗,它以互聯網為傳播媒介打造出不同于美國百老匯音樂劇和印度寶萊塢歌舞電影的新娛樂方式,突破了當代大眾娛樂節目同質化瓶頸,意在讓音樂藝術借助科學技術手段來探索更多的發展可能。

      諸如取材于“非遺”的二次元甚至多次元偶像養成并非一朝一夕之事,目的在于引導年輕一代正視傳統文化,它的發展基礎是動漫產業、流行音樂、網絡文學、電競、cosplay真人秀等流行文化,圍繞青少年為主要客戶群體打造符合其多元化審美需求的“非遺”微型音樂劇,剖析“非遺”與“流行文化”的利弊,營造“非遺”微型音樂劇網絡新生態是“非遺”在當今社會生存和發展的歸屬前提,也是“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的最終目標。隨著人工智能(AI)發展越來越被大眾熟知,甚至有些行業可能因為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而取消現有的勞動力模式,“初音未來”與“荷茲”這樣的二次元偶像的成熟化發展會經歷一個階段,雖然當大眾娛樂節目出現同質化現象時,二次元或多次元偶像的打造暫時會是在音樂選秀中的一種借助互聯網傳播方式和科學技術研發的工藝品過渡形式,甚至某一天會誕生一種取代電影的新藝術文化現象,人工智能中增強現實技術(AR)與虛擬現實技術(VR)的飛速發展一定會給虛擬藝術帶來更為廣闊的生存空間,藝術在合理借助科技手段創造出高品質、高水準的藝術作品前提下,虛擬藝術的市場空間應該會越來越大。

      (二)數字為“非遺”微型音樂劇開發流量出口

      對于數學家來說,乘法和除法是同一種操作,乘以一個數字與除以另外一個數字并無差別,一切結果都取決于所采用的研究視角,在“互聯網+”視野下進行“非遺”人才培養研究亦是如此。自古以來,人們認識數字、運用數字來認知世界、改造自然、改善生活、創造歷史。公元前三千紀初期,獨立于物體的數字誕生,計數的對象不再限制計數符號,形成了獨特而統一的符號。數學的誕生標志著數字開始獨立存在,人們將數字從現實中被抽離出來進而更高層次的觀察數字,數學以抽象的科學身份面世,將研究的對象剔除了物理屬性。時至今日,印度人發明的十進制系統和阿拉伯數字,小到日常生活中的交易、計數、田地測量、道路繪制,大到行星觀測、宇宙探索,數學都在其中發揮著無可替代的作用。數學是計算機科學的基礎,是“互聯網”各部分連接的技術關鍵。畢達哥拉斯學派認為,“一切皆數”。數學無論在自然科學領域還是社會科學領域均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廣義上的數學是哲學的起點,古希臘學者認為數學是“學問的基礎”;狹義上的數學是研究數量、結構、變化、空間以及信息等概念的一門學科。儒勒·昂利·龐加萊在《科學與方法》中認為數學是一門藝術。計算機科學和應用數學領域的最具創造力的杰出思想家彼得·J.賓利博士所著《萬物皆數》介紹了數字的神秘本質和它們在機械制造、建筑、生物學、商業貿易、計算機技術、哲學、宗教、美術、音樂等多學科和科學藝術法則中的角色和地位。法國數學家、概率學博士米卡埃爾·洛奈的《萬物皆數》以時間線為順序依次介紹了從史前時代、四大文明古國、歐洲中世紀和文藝復興到近現代各國的數學發現及當代的計算機、阿爾法狗等,揭示了數學在人類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作用,它為了數學大眾化的推廣,以數學為主題的視頻節目通過網絡平臺傳播得到了較多人的青睞。數字發展至現代社會孕育了互聯網,“互聯網+”并非單指互聯網與傳統行業的硬性疊加,而是通過互聯網技術將傳統文化與流行文化進行有機融合,借助“互聯網+”尋求“非遺”流量出口,可發展新的“非遺”行業生態,它一方面依托于互聯網傳輸通信平臺及技術支持,豐富互聯網思維在文化藝術領域的實踐成果,一方面推動經濟形態不斷地發生演變,彰顯互聯網在社會資源配置中的集成和優化作用,可帶動“非遺”產業經濟延續其生命力。

      三、創演型人才是夯實“非遺”微型音樂劇發展基礎

      當今人們的生活步伐日益加快,短、平、快的慣例趨勢引導了藝術文化迅速發展。一時間人們的日常生活被大量的短視頻、綜藝選秀節目所充斥,音樂、繪畫、舞蹈等藝術形式的跨界融合和綜合發展培養了大眾的新審美標準。從機械復制時代的工業化生產到如今互聯網技術的廣泛應用,奠定了電影這一視聽藝術發展基礎,人們不再滿足于對單一藝術形式的欣賞,娛樂圈的天王、天后、影帝、影后也很少專攻于音樂表演、影視表演,而轉身投入到了電視網絡綜藝節目擔任專業導師或評委,進而增加曝光率和影響力,這似乎可以被看做是一種藝術產業的新型模式,也是互聯網時代藝術界發生的又一次革新。“非遺”作為年輕人普遍陌生的文化形態很難追尋流行文化的發展腳步,只有通過總結當代流行文化中的慣例,以此為參考試著探索出新的發展路徑,構建“非遺”新生態環境,改善自身的生存處境,以求自身的延續和發展。

      (一)培養掌握“非遺”慣例的表演型人才

      “慣例”作為藝術創作基本規律與藝術活動協作方法中通用的專有名詞在整個藝術界中處于核心位置,無論是藝術品的制作還是藝術品的宣傳與推廣,與藝術活動相關的每個組成部分都無一例外地遵從著各自的“慣例”行事。當音樂中的sol隱藏在do和mi之后,當芭蕾舞中的男主人公以支撐的肢體語言方式表達對女主人公愛慕之時,當電影接近尾聲時鏡頭逐漸遠離主角的身影或屏幕突然黑鏡之時,或公共場所中出現男洗手間或女洗手間的線條標志,抑或以gl開頭的英語文辭代表一切與光相關的含義,某個特殊的“慣例”便誕生,成為各社會成員彼此之間心照不宣、不言自喻的溝通方式。亞里士多德提出:“整體不是各部分相加之和”這一古代樸素整體觀命題,現代系統論中的“整體大于各要素相加的總和”的格式塔原理,注定“非遺”慣例不等同于各要素相加,如同藝術界中的勞動分工與合作關系那樣精細而富有邏輯,是“非遺”各相關要素之間相互作用、相互影響,成為社會化“非遺”從業者所熟悉的心理共識。藝術史家貢布里希曾分析畫家用來呈現“真實的”樹木、人物和其他事物的通用表達技法,表演技術是掌握“非遺”微型音樂劇慣例的關鍵所在,提高傳承人的表演技術是培養“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的第一要務,“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需從增強傳承人的技術認知能力和內化輸出能力兩個方面入手。

      如培養表演類“非遺”音樂劇人才,不僅需掌握“非遺”的表演技術,掌握良好的戲劇節奏把控力、人物刻畫能力、臺詞表達能力、舞臺表現能力等音樂劇的基本表演規律,更要熟知“非遺”與音樂劇二者的建構方式和慣常手法,“非遺”的慣例體現其局限性和唯一性,其內部規律不容易被打破,但并非無跡可尋。傳統民歌也有固定的結構標準,無論是山歌、號子還是小調均有其固定的旋律走向,不論四句體的桑植民歌,還是以七字格二二三式為基本句格式的信天游,都不難看出其內在規律。中國說唱藝術與戲曲藝術多源自文學的音樂性表達,以往人們通過說書唱戲而了解歷史,中國的戲曲及鼓曲藝術多達三百種以上,各成一派便以唱詞旋律特征決定其曲種屬性。相同的唱詞文本可以有多重演繹方式,憑靠的是“按字行腔、字正腔圓、輕重緩急、抑揚頓挫”的藝術表演慣例!段鲙洝酚3600句唱詞,演員之所以能熟記于心,憑借的也是曲牌和歸韻。因此掌握慣例是表演型“非遺”人才的最基本的能力。

      (二)培養擁有發散性思維的“非遺”創作型人才

      “非遺”微型音樂劇在時間長度方面與一般概念上的音樂劇有極大區別,在“互聯網+”視野下培養“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是考慮缺乏“非遺”從業者、創作“非遺”音樂劇的投資與回報、以及大多數“非遺”的普遍生存境況等諸多因素所提出的設想,意在融合各種“非遺”元素打造“非遺”微音樂劇這一新的綜合藝術形式,借助互聯網技術創作“非遺”音樂劇可增加“非遺”的關注流量,培養具有發散性思維的“非遺”微型音樂劇創作人才,最終為“非遺”的綜合發展謀求生存之道。創造力是第一生產力,“非遺”創作型人才的發散思維體現其創新能力,采用頭腦風暴激發思維的創新方式,集思廣益培養非遺從業者的創作靈感,提高當今“非遺”人才的整體創造素質。近年來國內動漫動畫及電競行業在受歐美、日韓文化的影響下打造出質量較高的國產品類,動畫行業中《畫江湖系列》將中國傳統武俠元素融入其中,電競行業中的《王者榮耀》的游戲原畫人物多取材于中國傳統歷史人物。此外,影視熱劇《延禧攻略》中不但有“非遺”手工藝的身影,更采用了莫蘭迪色系表達新式中國風的色彩美感。由此可見,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化娛樂產品取材于傳統融合中外文化,依靠互聯網技術合理地將中國傳統文化的流行化表達具有全民基礎,“非遺”的面貌雖各有不同,但它將類似布魯斯音樂一樣,成為一種元素存在于大眾音樂之中。

      結語

      在網絡科技迅速發展的今天,不能造成經濟與文化藝術的失衡,更不能犧牲文化代價而純粹地迎合大眾獵奇心理。雖然提出“非遺”微型音樂劇人才培養存在理論與實踐盲點,甚至會對現有的“非遺”學理研究帶來巨大的研究障礙,所提及的人才培養可行性也待進一步驗證。但“非遺”人才培養中的阿伏伽德羅假說在被證真偽之前,至少目的在于找到“非遺”傳承和發展的立足點和突破口,除了繼續保持原汁原味的“非遺”古董之外,探索新的途徑進行“非遺”繼承,像攝影藝術發展史中的材料更新換代一樣,注定影像不再依靠沖印鉑紙為唯一承載載體,唯有適應這種變化,作為“非遺”主體的傳承人方有了生存空間?磥“非遺”以何種面貌存在并不會影響其傳統的核心,因為傳統永遠是一條大河,能夠容納萬物而生生不息。

      非遺方向論文范文:非遺傳統手工藝文創產品開發路徑

      摘要:福州脫胎漆器是中國傳統工藝美術三寶之一,福州脫胎漆器髹飾技藝為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但在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沖擊之下,福州脫胎漆器逐漸遠離了人們的生活。我們正處于文化創意產業開發的階段,文創產品深受人們的喜愛。本文通過分析福州脫胎漆器的發展歷史和現狀,提出福州脫胎漆器文創產品的發展路徑:回歸生活、跨界融合和守正創新。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