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戲曲藝術的靈魂——舞臺燈光藝術

    時間:2020年05月16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戲曲藝術是集戲曲、歌舞、話劇、武術、雜技等綜合性藝術表演體系。舞臺燈光則是戲曲藝術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同導演和舞美設計一道對劇本進行二度創作,為演員進行照亮舞臺,提供表演的二度立體空間,描繪舞臺上劇情的環境和過渡時間,對劇情的發展進行渲

      戲曲藝術是集戲曲、歌舞、話劇、武術、雜技等綜合性藝術表演體系。舞臺燈光則是戲曲藝術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同導演和舞美設計一道對劇本進行二度創作,為演員進行照亮舞臺,提供表演的二度立體空間,描繪舞臺上劇情的環境和過渡時間,對劇情的發展進行渲染、烘托、遞進和轉變,塑造和刻畫劇中人物的形象和性格以及內心世界的變化。因此而謂之“戲曲藝術的靈魂”。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燈光設備也在日益革新升級,高科技尖端電子產品的上市,更是為燈光藝術的發展提供了能源和燃料,也為現代燈光藝術的追求者鋪建了創作道路。

    中國戲曲藝術

      燈光從遠古時期的人類夜燃篝火而起源,發展到今天高科技電腦燈控設備,讓戲曲舞臺燈光藝術前景更加遼闊和寬廣,舞臺燈光以單一的照明而升級到烘托劇情,刻畫人物,再現環境,創造空間以及色彩光源的運用,參與了舞臺藝術的表演,成為了戲曲舞臺上必不可少的創作演出部門,在各種藝術形式演出中展示了無窮的魅力,開辟了燈光藝術的新天地,同時,為燈光藝術愛好者提供了發展的空間和揮灑的平臺,也給燈光設計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深奧的課題。

      那么,作為舞臺專業燈光師而言,我們如何去探索創新舞臺燈光藝術、如何去追尋和描繪舞臺燈光藝術呢?首先,我們要認清主題思想,清晰思路,明確燈光在劇中的任務。通過與導演、舞美設計、編劇、音樂等部門的溝通和統一配合進行二度創作,共同創造出完整、形象、生動、靈活的舞臺藝術,渲染戲曲特定的舞臺氣氛,讓觀眾進一步了解劇情,與劇中人物交流情感,心心相通,在美輪美奐的感觀中、在娛教娛樂的感覺中享受舞臺藝術的無窮魅力。

      在燈光的運用中我們必須抓住一下幾點:一運用強烈的色彩來感染主題。越調《盡瘁祁山》一劇,描述了諸葛亮五出祁山,征伐曹魏,期望統一華夏,光復漢室。后因勞累過度,壯志未酬,滿懷遺憾和對親人的思戀,身殉五丈原,令后人千古追思。在燈光的設計中,就大膽地運用有色光源,以大紅色烘托戰爭的殘酷、激烈和浩蕩來作為鋪墊,創造震撼人心的戰爭場面;在開幕曲音樂旋律演湊的同時,燈光隨著音律節奏漸漸升起,滿臺的大紅光源把整個舞臺照亮,在舞臺后景區,特效燈光烘托出一組戰車殘骸,硝煙彌漫,讓觀眾的視線集中在舞臺人物的聚焦處,讓他們用眼看,用耳聽,用心去體會。

      司馬都督在眾將的護衛下倉皇逃離,燈光色調也隨之變化,轉到以淺藍光為主的夜空中。在“金殿”一場戲中,以金黃色光來渲染皇家和皇權的尊貴和威嚴,運用支點光和定點光突出皇帝至高無上的權威和諸葛亮的沉穩、忠誠的形象,烘托出孔明丞相憂國憂民,輔助幼主一統華夏,光復漢室的遠大理想和決心。丞相府運用逆光輪廓和側光加淡綠色光源,突出描繪了諸葛亮寧靜致遠,淡泊明志的博大胸懷和清雅溫馨的生活情調。

      “祭燈”一場戲是該劇的高潮,燈光充分運用深藍色光,一束流遠光逆射,在音樂聲中,烘托出諸葛亮身心憔悴,憂心重重的內心情感,思念家鄉親人時,燈光隨著主人公的思緒而變換,加之干冰的運用,在舞蹈中,加以色彩漸變,此時此刻,展現在觀眾面前的一幅美輪美奐的仙家境界。利用燈光刻畫出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高尚品格,讓觀眾在眷戀中,幾分的凄傷,幾分的遺憾,幾分的思戀,隨著感觀視覺轉入內心的情感觸發,黯然淚下,追思古人。

      二是運用燈光技巧和特點突出主題。根據舞美設計的舞臺風格和各種場景,利用成像燈和舞臺聚光燈從不同的角度進行布光,創造出演員的表演空間和展現音樂所表達的情感氣氛。越調《遠山春雨》就充分地利用燈光技巧來為該劇突出主題,其基調多以淡藍色光為主,青綠色調為輔,焦點主要集中在“春”字上,揭示主人公向往未來和春天般幸福生活的內心情感變化。

      在一室二夫一場戲中,成像燈把舞臺分割成兩個不同的環境,一冷一暖的鮮明對比把兩個男主人公的內心情感的交織毫不保留地揭示給觀眾。李正跳崖自殺,在特定的環境中,運用深藍色光源布出一條上山之路,終點處運用頂逆紅光點射,把李正一個平凡的人矛盾的心理變化由苦惱、煩悶、解脫到理解、無私、放棄自己,以換取妻兒的幸福生活進行升華。合理的運用燈光技巧,加上演員細膩的表演,把人物刻畫得淋漓盡致,使觀眾和劇中人交融互通,把編劇的初衷和期望以及導演的真實意圖體現出來。

      也讓觀眾進一步對劇中人物了解,加強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溝通。再則就是運用虛實結合手法,合理分布燈光,為全劇服務。作為舞臺燈光藝術照明,它區別于其他舞臺形式的燈光。戲曲舞臺是一個虛實反差很大的藝術表演形式,所謂“六七人百萬雄兵,三五步走遍天下”充分地闡明了這一道理。戲曲舞臺既要有順序地合乎邏輯地把舞臺環境體現出來,又要符合戲曲表演程式化與虛擬化的規律。比如越調《老子》一劇,老子的思想主線就是“大象無形,無為而為”既有空靈空曠之感,又富有真實立體之意。

      該劇就大膽運用虛實結合的手法,燈光根據基本照明的元素,合理地體現演員的表現形式,再現虛擬化的場景,結合演員的各種表演技巧,合理運用燈光的分布,結合燈光設備的特性,再融入現代高科技燈光技能,把舞臺特定的環境勾繪得既有現實景物的立體感,又富有老子思想中空靈的美感,從視覺感觀到聽覺感觀達到一個很高雅的境地,讓觀眾看得明白,聽得過癮,悟出高深的道理而受到感染和啟迪,迎合觀眾的欣賞要求和需求。

      《情探》一場戲中,我們運用了虛擬寫意的燈光手法,老子騎青牛西行函谷關,在舞臺的后區運用四臺成像燈勾勒出一條亮麗的光束,在這個表演區里,既有蠱惑二仙的出現,又有老子騎青牛的身影,它就是虛擬的兩個不同的環境,即是天上,又是人間。利用虛實結合的手法,讓觀眾隨著感情思維的變化熟悉環境,改變環境。

      一部好的作品,無論怎樣編、排、演,要打造成有血有肉、豐富多彩的藝術精品,不能單單注重于表演形式,而更要注重于劇本的內容和生活情趣,給燈光師提供更廣闊的發展空間,讓戲曲舞臺燈光這一“戲曲藝術的靈魂”在戲曲舞臺上發出更加絢麗多彩的光芒。作為燈光藝術愛好者,要更加努力和自信,不斷創新和進取,根據時代戲曲藝術和現代觀眾的審美需求,保持傳統的戲曲藝術精華,設計出具有時代氣息和現代魅力的燈光作品。這樣,才無愧于“戲曲藝術的靈魂”的美譽。

      文藝方向論文投稿刊物:《戲曲藝術雜志》關注國內外最新的學術發展方向,全面展示學院的各項科研成果,既能使外界更了解中國戲曲學院的教學科研水平,也能為致力于戲曲研究的同仁們提供全面、豐富的資料來源,并保持它的學科性和通俗性和趣味性。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