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以M15營盤男子墓淺談漢晉時期中西方交流

    時間:2020年11月13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樓蘭,作為中國漢代絲綢之路通往西域的一個重要門戶,漢帝國玉門關西出以后的第一個西域諸國,在中國絲綢之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樓蘭仿佛是中西方文化的一個交接點,西方文化的影響以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輻射到樓蘭地區后,再往東的文化影響就十分有

      樓蘭,作為中國漢代絲綢之路通往西域的一個重要門戶,漢帝國玉門關西出以后的第一個西域諸國,在中國絲綢之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樓蘭仿佛是中西方文化的一個交接點,西方文化的影響以“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輻射到樓蘭地區后,再往東的文化影響就十分有限了。中國文化以其強大的國力及厚重的文化體量保持住自己的主體性。而漢帝國作為外放型國家積極的經營西域,也在樓蘭等西域諸國中留下了深深的漢文化印記。特別是樓蘭作為距離最近且最重要的一個交通樞紐,漢文化的影響深深的打入了這個地區的歷史中。

    中西方文化差異

      建國以來,我國新疆考古文物研究所對于新疆地區的文物進行了多次的考察勘探。特別是1995年,對新疆營盤遺址的古墓群進行了搶救性的清理發掘,一共兩次共發掘古墓112座,清理被盜古墓120座,出土文物近千件,詳細資料可以參考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尉犁縣營盤墓地1995年發掘簡報》。

      筆者注意到在發掘簡報中列出的棺木型制:槽形棺22座、箱式彩繪棺5座、船形棺1座。我們知道,古人對于喪葬儀式是非常重視的,從儀式到葬具的選擇上都有背后深刻的文化含義。在營盤遺址中發現了數個不同的棺木形制,從這些棺木形制的選擇中,就能看到樓蘭文化生態的多元性。

      而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兩次進行文物考察清理中及其后在營盤—樓蘭這段樓蘭道上,彩繪木棺都有出土,由此可知彩繪木棺所代表的文化背景是在一定時期內在營盤—樓蘭地區具有代表性意義的。這些出土彩繪木棺的墓葬中最具代表的是M15營盤男子墓,規格最高、文物最豐。

      M15營盤男子墓墓主人死亡年齡雖為25歲,但是其墓地所處的位置和陪葬品都無一不表明了他獨特的身份。他身著罽袍、頭枕雞鳴枕、腳穿絹面氈襪,遺體安放于四足箱型彩繪木棺中。他身上所穿的罽袍是一種具有超高藝術價值的毛紡織品,這件罽袍是用紅黃兩色的毛線以重緯織造的方式制作,這種制作方式制作的罽袍正反兩面紋飾相同但是花色各異,視覺上極具觀賞性,在漢文史料中就多次提到這種紡織品的名貴1。

      在這件織物上,紋飾內容為石榴樹及四組兩兩相對的裸體武士以及牛羊回首各一組。裸體武士題材顯然是希臘—羅馬風格的藝術題材,而牛羊題材在波斯藝術和北亞游牧民族藝術中較為常見2,石榴雖然后來成為中國傳統吉祥紋樣題材,但是作為外來物種同時期并沒有在中國漢文化藝術中出現。因此,這件罽袍在紋樣上帶有強烈的外來風格,甚至不排除它是經由絲綢之路從西進入到樓蘭的商品。

      而同樣是M15墓中,墓主人所采用的棺材——四足箱型彩繪木棺卻是強烈的漢文化色彩的葬具。于志勇、覃大海在《營盤墓地M15及樓蘭地區彩棺墓葬初探》中自己考證了M15中葬具的擺放及種類,認為棺木和陪葬品及下葬方式上都是帶有濃厚的中原喪葬文化的烙印的。M15彩繪木棺的彩繪內容為連璧紋和日、月,這些都是漢代喪葬文化中的典型紋飾,體現了漢代升仙思想的藝術題材。

      這種在墓葬中多文化交融的現象值得我們注意,M15墓所出土的彩繪木棺并非孤品,實際上新疆考古文物局在1995年以來在營盤—樓蘭一線發現了多件彩繪木棺,時間上集中在東漢晚期到魏晉這一階段。結合時代背景,東漢后期以后,漢政府因為自身的問題對于西域的管轄力下降,眾多通商道路中,樓蘭道由于更利于管理統攝不僅未受影響反而更加繁榮。魏晉時期,國內長期戰亂導致中原政權對于西域的控制更加松散,都護一職裁撤,僅設西域長史,駐地樓蘭3。

      因此,彩繪木棺的大量出土與這一時期中原政府對于樓蘭地區的屯戍經營具有密切的關系。甚至可以猜想這些彩繪木棺的主人也許正是從中原前來屯駐的駐屯漢軍。他們在此身死以后仍舊以中原故土的喪葬風俗來顧慰自己死后的靈魂。

      因此,在M15營盤男子墓的罽袍陪葬品和彩繪木棺的結合就非常有意思了。對此,學界有多種看法,較為主流的有營盤男子是墨山國貴族,而其選用漢式彩繪木棺其實是漢文化在此地扎根影響的結果。還有則認為他是漢人商旅,身上的罽袍源自其商人屬性。但無論是學界采取哪種觀點,都不可否認的是,M15墓是中西方文化在漢晉時期在樓蘭交融的體現。這充分展現了當時樓蘭地區獨特的文化生態,它是一個多文化融合沉淀的地區,商業和宗教交流為這個地區打下了開放包容的氛圍,并以特殊的氣候地理條件把這種當時的文化屬性保留了下來,讓我們一千多年以后仍能夠看到當年的風貌。

      文化交流方向論文范例:中西方文化互通交融形成的競技太極拳

      結語:

      漢晉時期,特別是魏晉政權由于其自身政權的內亂導致的衰弱,因此對于西域的控制由西域全境變為樓蘭地區等靠近河西的地區重點屯駐。而這個背景下反而讓樓蘭地區打下了深深的漢文化印記。以M15為代表的一批帶有漢地特色的喪葬用具表明了此地相當長一段時期的漢文化影響。

      再次,從M15的陪葬品特別是紅底人獸樹紋罽袍來看,漢文化在此地并非是一種強勢的排他存在,而是一種包容開放的進入。樓蘭地區的多元文化生態仍舊以原有的方式存在著,與漢文化并存。帶有濃郁的西方風味的商品和藝術品也存在于樓蘭地區的人民生活當中。不得不說,一千多年前樓蘭地區的文化生態給了我們當下在處理和看待國與國及文明與文明之間的關系,提供了相當重要的借鑒意義。

      1 見《漢書·高帝紀下》引"賈人毋得衣錦秀、綺羅、絺纻、罽" ;又見《魏書.方技傳》引"佗別傳曰:'諸梁時,西域胡來獻香罽、腰帶、割玉刀,時悔不取也。

      2 見 李青《古樓蘭鄯善藝術綜述》中華書局 2005

      3 見《魏書》

      作者:李鵬程

    相關論文推薦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