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社會科學專業畢業生就業方向探究

    時間:2021年02月02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在博士就業多元化背景下,明確博士畢業生能力素質需求,有助于針對性完善博士培養機制和發揮高端人才的引領作用;谌宋纳缈撇┦慨厴I生和雇主的跨國調查數據,分析博士畢業生的就業能力需求及供需匹配狀況,可以發現,不管是科研工作還是其他替代性

      摘 要:在博士就業多元化背景下,明確博士畢業生能力素質需求,有助于針對性完善博士培養機制和發揮高端人才的引領作用;谌宋纳缈撇┦慨厴I生和雇主的跨國調查數據,分析博士畢業生的就業能力需求及供需匹配狀況,可以發現,不管是科研工作還是其他替代性職業,博士畢業生需要專業知識和研究能力,以及口頭溝通、寫作、團隊合作、人際交往和項目管理等廣泛的就業能力。然而,博士畢業生和雇主一致認為,現有的博士教育體系無法為畢業生充分提供就業市場所需的技能,如管理能力、人際交往、領導力、合作能力等,導致博士畢業生職業準備不充分、就業能力不足或與市場需求不匹配。在創新需求前所未有的新時代,學術目標是博士教育的核心,但通用技能訓練也應成為不可或缺的部分。各利益相關方需要建立互動合作機制,全面提升博士畢業生的綜合性就業能力。

      關鍵詞: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研究能力;通用能力;博士生教育

    高等教育研究

      一、問題的提出

      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世界各國對知識型經濟的追捧和高端人才的重視,使得博士教育規模不斷擴大。中國的博士教育也高速增長,招生人數從1997年的1.3萬人增加到2019年的10.52萬人。隨著供需結構的變化,全球范圍內博士生就業領域由以往高?蒲袡C構占支配地位,逐漸向企業等非學術部門溢出而呈現多元化趨勢,尤其是理工科專業。部分博士生也開始不再追隨或不打算追求學術職業(徐貞,2018;卿石松、梁雅方,2019)。這使得人們對博士教育目標和內容是否符合現實需求產生質疑。新時期博士生需要具備哪些能力素質、如何培養等問題引起廣泛關注。因此,評估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及其供需匹配狀況,對于回答應該培養什么樣的博士人才以及如何培養等問題具有現實意義。博士教育的傳統目標是推動知識創新并為大學和科研機構提供后備力量。

      在這一目標導向下,博士生培養以學術創新能力為重點,不太關注通用能力或可遷移技能。這或許是擔心博士教育的學術目標會被弱化(Craswell,2007),或是認為處于學術頂端的博士生并不欠缺就業能力,抑或認為其培養與本科生等其他高等教育階段的人才培養沒有不同。殊不知,由于高層次人才市場和崗位性質的特殊性,市場對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的期望和要求可能遠遠超出本科生和碩士研究生(Cryer,1998)。因此,面對市場需求和就業環境的變化,歐美國家對博士教育目標和培養模式的變革做出了積極回應。尤其是在“博洛尼亞進程”和“薩爾茨堡原則”的推動下,提供可遷移技能培訓正成為全球博士教育改革的共同趨勢(王傳毅、趙世奎,2017;徐貞、牛夢虎,2017)。

      相對而言,國內有關博士生能力素質的研究,主要關注博士生科研創新能力的內涵與培養(李永剛、王海英,2019;王海迪,2018)。事實上,通用能力與學術研究能力并不是二元對立而是相互關聯的,兩者都是就業能力的重要維度(González-Martínez,etal.,2014)。例如,英國高等教育研究會與第三方機構(Vitae)合作開發的“研究人員發展框架(RDF)”包括4個領域(12個子領域)和64項具體能力,其中,除了研究所需的知識、智力、方法和標準之外,溝通、團隊合作、人際關系、時間管理,以及熱情、毅力和自信等也是優秀科研人員必須具備的能力或品質(Vitae,2011)。

      事實上,學術研究能力、通用能力對于博士畢業生在學術界內外就業和職業發展都具有顯著影響。拉德(ElizabethRudd)等人利用美國社會科學博士畢業生的調查數據,發現博士期間獲得的研究能力對于學術職業以及其他類型的職業都至關重要(Ruddetal.,2008)。同樣,博士畢業生所擁有的大部分通用能力,對于研究密集型工作(包括學術界外部的研發工作)和非研究型工作都具有價值(Sinche,etal.,2017)。這正是通用能力本質特征的體現,因為學術職業也需要團隊合作能力、演講技能等通用能力(Kyvik&Olsen,2012)。

      現有研究已經強調了通用能力對于博士畢業生的重要性,但大量研究發現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存在不足或是與職業需求不匹配。一些研究通過博士畢業生的自我評估(Sinche,etal.,2017;Jackson&Michelson,2016),或是雇主的單方面評價(BHERT,2012),發現博士畢業生雖然具備市場所需的大部分能力,但在雇主所看重的團隊合作、管理能力等方面存在欠缺。另外一些研究則同時從博士生和雇主兩個角度,分析供需雙方對就業能力的認知差異和不匹配狀況。

      例如,德格蘭德(HanneloreDeGrande)等人分析了科技制藥企業對博士畢業生的能力要求,并通過對比工程科學等領域博士候選人和雇主對各項能力的重要性排序,發現博士生對就業能力需求和重要性存在認知差異(DeGrandeetal.,2014)。然而,產生這一結果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既有博士生和教育機構不清楚應該具備哪些能力,也有教育機構提供的課程目標、內容與需求不一致,甚至是雇主尤其是那些沒有博士人才聘用經歷的雇主,對博士畢業生的能力特征也缺乏全面了解(Durette,etal.,2016)。

      只有已參加工作的博士畢業生,或是聘用博士的雇主才能清楚了解和準確評估就業能力需求及存在的問題。同時,相對于理工科來說,人文社科領域的博士生與產業部門的聯系相對較少。在普遍的就業多元化背景下,人文社科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不足或與市場需求不匹配問題值得關注。鑒于此,本研究采用人文社科博士畢業生及其雇主的調查數據,同時從供需雙方的視角,就以下三個重點問題展開分析:(1)從博士畢業生和雇主兩個角度評價各項能力素質的重要性,明確就業能力需求及其相對重要性;(2)博士畢業生能力素質的獲取渠道,博士課程是否能夠提供職業所需的就業能力;(3)通過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的自我評估與雇主評價,明確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水平存在的差距或是供需不匹配狀況。在此基礎上,討論研究結果及其潛在的政策含義,提出政策啟示。

      二、文獻回顧

      就業能力可理解為有助于獲得并維持工作的一系列知識和技能。博士生教育具有“產品”(論文和學位)和訓練“過程”的雙重屬性(Park,2005)。

      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合理地認為,如果授予博士學位,則意味著博士學位獲得者已經掌握特定學科的深入廣泛的知識并具備建構知識的方法和能力。因此,長期以來,博士論文寫作過程中所訓練和體現出來的知識、技能也就被默認為是博士畢業生所應具備的能力素質。例如,博洛尼亞資格框架工作小組于2005年提出的“歐洲高等教育資格框架”和2008年歐洲議會提出的“歐洲終身學習資格框架”(EQF,2017修訂),從“產品”或學習成果(learningoutcomes)的視角,對博士畢業生提出最高等級的資格要求。同樣,在我國,對于博士生能力素質的規定也是基于學位的資格要求而派生出來的。2013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制定的《一級學科博士、碩士學位基本要求》,要求博士畢業生具備專業知識、素養和學術能力,僅有個別學科提出了教學能力或“其他能力”的要求。

      三、數據來源與樣本特征

      數據來自弗吉尼亞大學的“人文學科研究生教育和替代性學術職業調查”。該調查重點關注學術職業外部就業,即所謂的替代性學術職業(alternativeacademiccareers),旨在了解他們的職業準備、就業能力狀況,分為畢業生和雇主調查兩個部分。一是來自中國、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十幾個國家人文社科領域的研究生即雇員調查,內容包括他們的學習、職業準備、就業狀況和能力素質評價等;二是研究生雇主(人力資源經理和部門主管)調查,內容包括雇主對畢業生績效表現、能力需求及研究生雇員的能力評價等。

      這為本研究從供需兩個角度,評估就業能力及差距提供了支持。調查于2012年7—10月展開,共回收獲得773份畢業生樣本和73份雇主樣本。②由于無法精確定義替代性學術職業群體及他們的就業分布狀況,無法制定抽樣框,只能采用方便抽樣和滾雪球的方式在網絡上填寫完成,這并非一個有代表性的樣本(更多討論參見Rogers,2015)。雖然存在這些局限,但我們依然希望能夠通過核心內容的分析,獲得人文社科領域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的供需匹配狀況,為后續更為嚴謹和細致的研究打下基礎。

      根據研究目的,排除碩士畢業生樣本,僅限博士畢業生樣本及已聘用博士畢業生的雇主。其中,博士畢業生樣本量為462,已招聘使用博士畢業生的雇主有49家。博士畢業生的學科專業主要分布于英語、歷史、宗教學、美國研究和藝術史,以及政治學、文化研究、性別研究、東亞研究等。他們中有83.5%畢業于知名的研究型大學。2000年以前畢業的博士占24.7%,2000—2009年畢業的博士占49.1%,2010年及之后畢業的占26.2%。

      四、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需求及認知差異

      為了更系統地了解市場對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的需求,明確博士畢業生必須具備的重要能力素質,本文同時從博士畢業生和雇主的視角進行對比分析。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就業能力是一個復雜和具有多維度特征的概念,但鑒于目前并沒有統一的博士生就業能力模型,且本文重點不在于評估絕對的就業能力水平,因此,與同類文獻一致(如DeGrandeetal.,2014),本文主要從具體的能力清單而不是抽象的維度展開分析,希望更為清晰地明確博士畢業生需要具備哪些能力,以及哪些能力存在供需差距或不足。

      五、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評價及供需匹配狀況

      采用類似的方法,接下來通過供需雙方對博士畢業生就業能力的對比評價,分析博士畢業生就業可能存在的不足或不匹配狀況。(一)博士畢業生對就業能力的自我評估盡管博士學位對職業成就來說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博士階段的學習和培訓顯然也是不足的。85.7%的博士學位獲得者認為獲得博士學位對取得職業成功具有“重要”或“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從事教學科研工作的樣本,這一比例高達91.9%。事實上,博士階段的專業知識和科學方法的訓練,是從事教學科研工作的前提基礎。

      六、結論與啟示

      博士教育中的就業能力培養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本文通過對比人文社科博士畢業生與雇主的觀點,分析博士畢業生技能需求及供需匹配問題,得到以下研究發現:

      1.人文社科博士畢業生和雇主對就業能力需求及其重要性的認知基本一致。在調查所列的能力清單中,雙方各自認為最重要的前5項能力有4項一致,前10項能力有9項保持一致,盡管排序略有差異?傮w來說,雇主希望博士畢業生具備綜合的能力素質,即除了專業知識、分析能力、技術能力和研究能力之外,還需具備更廣泛的通用能力,如能夠與他人合作、具有良好的溝通能力和人際交往能力。由此可見,博士就業市場的能力需求不僅僅是專業知識和研究能力,還需要一系列的通用技能和素質。不過,不同工作對就業能力的需求存在差異。相對來說,研究能力、寫作能力、分析能力等對于科研工作更為重要,而人際交往能力、行政能力則對于其他替代性工作更為重要。

      2.供需雙方都一致認為人文社科博士畢業生的就業能力與市場需求存在差距或不匹配。首先,盡管人文社科博士畢業生自認為博士學位對于他們的職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但接近四分之一的人認為自己的職業準備并不充分。當前的博士教育體系不能為博士畢業生足額提供就業能力。博士期間的必修或選修課程主要培養研究能力、分析能力等專業能力,而難以有效提供市場所看重的管理能力、人際交往、領導力、合作能力等。

      教育方向評職知識:高等教育研究投稿字數以及格式有什么要求

      然而,即使是從事學術工作,博士畢業生也需要具備對職業發展非常重要的通用能力。其次,從雇主的角度來看,盡管博士畢業生的大部分能力是合格或良好的,但某些重要能力依然與需求存在差距,如管理能力、項目管理能力、領導力等。這也表明,人文社科領域博士畢業生在就業和職業發展過程中,既存在就業能力不足,也面臨實際就業能力與市場需求不匹配的問題。

      參考文獻

      李永剛,王海英.(2019).理工科博士生科研能力的養成狀況及其影響因素研究——基于對我國研究生院高校的調查.研究生教育研究,(4),35—44.

      卿石松.(2019).非學術職業:人文社科博士準備好了嗎?中國高教研究,(8),102—108.

      卿石松,梁雅方.(2019).博士畢業生就業多元化及質量特征分析.學位與研究生教育,(11),56—62.

      王傳毅,趙世奎.(2017).21世紀全球博士教育改革的八大趨勢.教育研究,(2),142—151.

      王海迪.(2018).學術型博士生抱負與科研能力關系的實證研究——基于我國研究生院高校的分析.高等教育研究,(1),56—63.

      徐貞.(2018).在哪里延續科研之路——理工科博士生就業偏好及其影響因素研究.高等教育研究,(7),31—38.

      徐貞,牛夢虎.(2017).就業多元化趨勢下博士生教育改革研究.教育發展研究,37(09),64—71.

      作者:卿石松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