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審美視域下的民間影像傳播及其后現代癥候

    時間:2021年02月22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立足中國語境,解讀當下的各種視覺文化現象,可以發現長期被排斥在話語壟斷格局和專業門檻之外的民間影像的浪潮在中國迅速崛起,改變著傳統的影像格局和傳播模式,也帶來了大眾審美實踐的勃興。當下民間影像的傳播呈現出從現代性向后現代性的美學轉化

      摘要:立足中國語境,解讀當下的各種視覺文化現象,可以發現長期被排斥在話語壟斷格局和專業門檻之外的民間影像的浪潮在中國迅速崛起,改變著傳統的影像格局和傳播模式,也帶來了大眾審美實踐的勃興。當下民間影像的傳播呈現出從現代性向后現代性的美學轉化和嬗變,表現出從理性沉思到感性狂歡的轉變,符號表征體系的崩潰以及主體性的消解等后現代癥候。民間影像的傳播不僅帶給人們全新的審美感受和體驗,而且凝聚了更多的審美個體,創造出各種富有生命力的亞文化,進而影響與改變著中國社會的審美文化理念和審美價值取向。

      關鍵詞:民間影像;自拍;網絡直播;自媒體短視頻;審美視域

    民間影像

      “視覺文化傳播時代的來臨”既是一種傳播理念的變革,同時也預示著社會文化形態的轉變與創新。立足中國文化與中國語境,解讀當下各種視覺文化現象,會發現長期被排斥在話語壟斷格局和專業門檻之外的民間影像的傳播,尤其值得關注。從20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一批文化探索者在當代藝術思潮和傳播觀念的影響下,不再滿足于官方大眾傳媒千篇一律的傳播方式和傳播內容,開始運用手中的拍攝工具關注民間的生活素材,并在一些人際交往和小眾媒介中實現了傳播。

      審美論文范例:論休閑審美活動的存在場域與精神生態

      到了21世紀,在技術的強大助推下,民間影像的狂潮以排山倒海之勢迅速瓦解了傳統的影像格局和傳播模式。尤其是隨著移動端媒介、智能媒介等技術的不斷進步,以及博客、QQ、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平臺的興起,新型影像傳播方式已經滲透到當今中國百姓日常生活的各個領域,成為大眾普遍運用并認同的一種表達方式,人們充分利用手中的媒介有聲有色地講述著“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這股日常影像的洪流承載著普通民眾自由表達的意愿,也成為個體與社會之間的一條聯系紐帶。所謂“民間影像”,學界并無統一的界定,比如韓鴻認為:“從廣義上講,是與體制內的國營電影廠、電視臺不同的主要由民間影視機構和個人生產的影像,包括商業性影像與非商業性影像;從狹義上講,是指非商業的由民眾生產的個人影像。”

     、匍惏矊γ耖g影像的定義是:“相對于官方影像和商業影像而言,民間影像即第三類影像,其最重要的特征是相對于大眾媒體的獨立性,民間影像是由民間非職業影像主體拍攝、制作的,不含官方宣傳企圖和商業營利目的的影像作品,它是民間文化的一部分。”②吳鼎銘則認為:“民間影像是一種在攝制與傳播途徑上異于官方影像和商業影像,動機和目標都在于紀錄與自我表達的個人性創作影像,它基于民間的影像品格和業余精神,并蘊含著影像主體的個性以及民間視點獨有的社會洞察力和人文精神。”

     、俳梃b上述學者的觀點,筆者認為可以從拍攝主體、拍攝內容、傳播渠道三個層面去界定與理解“民間影像”的概念,首先:民間影像的拍攝主體是與官方大眾傳媒機構相區別的民眾個體;其次,民間影像的拍攝內容表現為一種個體化的原創表達,以往被大眾媒介所忽視的百姓生活、民間意識成為關注的重點,凸顯民間視角和草根精神,因此民間影像拍攝內容和官方影像以及商業影像相區別;最后,民間影像的傳播渠道呈現出多元化的選擇,各類自媒體以及視頻發布平臺成為民間影像傳播的主要途徑,基本避開了大眾媒體的管控,因而更有利于自由的表達。

      從美學的角度看,民間影像的廣泛傳播也帶來了大眾審美實踐的勃興,蘊含著深層的審美意義,這股民間影像的洪流不僅帶給人們全新的審美感受和體驗,而且凝聚了更多的個體,創造出各種富有生命力的亞文化,進而影響與改變著中國社會的審美文化理念和審美價值取向。因此,本文以大眾運用極為廣泛的手機自拍、網絡直播、自媒體短視頻等新興民間影像傳播方式為例,從美學的角度去解讀這些當下中國極為流行的視覺文化現象,從中管窺民間影像傳播的審美嬗變,并進一步探析其文化癥候。

      一、手機自拍:基于身體的審美想象與認同

      民間影像與生俱來的民間特性和個人色彩使得其關注點和拍攝視角往往聚焦于個人生活以及身邊的事,對自我的關注要遠遠超過對群體和社會的關注,呈現出以個體為中心的文化格局。民間影像中的自拍現象就極具代表性,它成為個體表達自我、呈現自我價值并獲取社會群體認同的重要手段。隨著Facebook、Twitter、Instagram這些社交媒體的興起,自拍早已超越了技術層面成為一種亞文化現象。在中國,伴隨著微博、微信這些社交體驗平臺的迅猛發展,自拍也儼然演化為大眾日常生活的重要儀式,成為個體參與文化實踐的重要途徑。自拍文化的淵源一般認為可追溯至早期畫家的“自畫像”以及后來攝影家的自我拍攝,作為視覺文化語境下的一種新型文化樣式,自拍兼具了繪畫、攝影、休閑藝術和審美傳播的內核精髓。

      2013年,《牛津詞典》對“自拍”(selfie)進行了界定:一個人給自己進行拍攝的照片,尤其是指利用智能手機或者網絡攝像頭進行拍攝,并且被上傳至社交媒體的照片。②這一定義對自拍行為的主客體、傳播工具以及傳播目的都進行了清晰界定。自拍這種風靡全球的文化現象帶來了認知模式、交往方式和生活態度的改變,也體現出深層的審美蘊涵。

      自拍行為本身就是一場基于身體的審美實踐,手機自拍者實質上與在水邊顧影自憐的納西索斯,以及喜歡攬鏡自照的人們并無二致,這些觀照身體、發現自我、呈現與表達自我的欲望是一脈相承的。手機屏幕中呈現出的自我鏡像極具視覺的誘惑性,這個理想的自我是按照一些模式化的審美標準而進行的自我設定。人們根據自己的審美趣味隨心所欲地進行容顏修飾和形象塑造,濾鏡、美圖、美顏等技術也提供了一系列標準化的、數字化的美學風格。

      因此,人們在社交媒體看到的是一張張充滿“美學特質”的圖像,而原本那些帶有瑕疵、平庸、日常的感覺被瞬間遮蔽了,對自拍者而言,其審美需求和審美欲望在自拍過程中得到了極大滿足。自拍實質上是在雙重凝視中實現了自我的審美想象和社會的認同。對于自拍者而言,將審美化的身體圖像分享至社交媒體,通過自我呈現和他者的“凝視”,實現對于自我身份的想象、建構和認同,這才算真正實現了自拍的目的。自我認同的心理需求往往伴隨個體的一生,它是個體在生活實踐、社會互動過程中逐步形成的對自我行為和思想的確證和反思,其中身體成為個體自我認同形成和確立的一個重要載體。

      二、網絡直播:民間影像的審美消費狂潮

      網絡直播技術的迅猛發展推動了大眾自拍文化出現新的轉向,人們不再滿足于靜態的自拍,而渴望動態的實時交流,并表現出全面參與媒介生產傳播的強大動力。一時間,裹挾著民眾、媒介、資本等諸多元素的網絡直播迅速崛起,直播移動端和直播平臺如雨后春筍般興起,直播文化快速向社會各層級滲透,并迅速形成全民分享的狂歡熱潮。據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中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5.6億人,用“直播的全民時代”來形容一點不為過。

      網絡直播的形態和內容包羅萬象,涉及秀場、游戲、電商、演藝、教育、體育、娛樂等各個領域,從中可以看出,技術進步使得信息生產和傳播的專業性門檻以及話語壟斷格局被打破,在技術推動、資本支撐、大眾參與下,網絡直播帶來的民間影像熱潮迅速成為消費社會聲勢浩大的文化景觀。在消費社會理論視域下,作為一種全新的民間影像傳播文化,網絡直播帶來了不同以往的審美體驗和審美文化特征,凸顯出消費性、欲望化、資本化的審美價值指向。且不談純商業性的電商直播形式,即使在普通大眾使用最多的秀場類直播以及泛娛樂類直播中也是如此。

      秀場類直播為大眾提供了展示顏值、身體、才藝等個人魅力的平臺;泛娛樂類直播的聚合主體和展示內容則更帶有普遍性,多涉及音樂、美食、旅游、綜藝等時尚化內容。在這些網絡直播中的確不乏各種美感的呈現和藝術的表達,但這往往不是其傳播目的,網絡直播鏈條中各參與方的價值取向和目標大多指向對消費的推動而非審美觀念的表達。直播過程中美輪美奐的消費場景、主播審美形象的打造以及粉絲自我形象的美化,雖然是一種審美的呈現和趣味的表達,但它提供更多的是消費所帶來的滿足感。

      主播會努力建立起各種鏡像化的、帶有象征意味的“他者”形象,或才藝超群,或美艷動人,或勇者無敵,而這些審美形象和身體符號的建立與展示往往是獲取禮物、打賞的資本和象征模式。粉絲們對這些主播形象的圍觀,不僅實現了交換層面的滿足感,實則也是一種身份的投射,一種自我臆想的實現與情感的滿足,即暫時超越了日常的平庸,共同參與到意義生產與審美制作過程中產生的滿足感。

      可見網絡直播審美指向的核心訴求是消費性,這也是當下消費意識形態的呈現,反映出民眾在審美活動中形成的價值認同。當然,對網絡直播的審美亂象作簡單的價值批判顯得不夠全面,應該看到網絡直播的民間性、草根性和多元性,它既給社會話語秩序帶來了新鮮元素,也形成了獨特的媒體奇觀,對傳統大眾文化和審美內涵的消解,對傳統審美經驗的拒斥和疏離具有文化創新意義。因此,理性引導并發揮網絡直播的審美價值,滿足民眾個體的文化消費需求,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三、自媒體短視頻:日常生活美學的影像展示和審美俗趣

      互聯網媒介的優勢之一就在于它能使新舊媒介融合,衍生出各種新的媒介形態和文本,近幾年自媒體短視頻的火爆便是印證。短視頻的廣泛使用使得民間影像的傳播極具文化革新意義,民間影像的參與主體、表達渠道、傳播空間有了很大的變化,表達與傳播的話語權不再專屬于主流傳媒機構和文化精英,而是向民間和普通個體轉移與擴散,短視頻影像敘述的平民化視角和草根化屬性充分體現了大眾文化精神,其意義表征和精神理路也呈現出多維性和異質性。宏大背景下個體的喜怒哀樂,凸顯出當今中國普通大眾的情懷和審美意趣,短視頻成為每個普通人記錄平凡生活、自由表達的載體,也匯聚成這個時代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一個真正多元的中國社會展現在大家面前。

      自媒體短視頻作為一種新型的視覺文化樣式,它將不受羈絆的攝像頭轉向以往被大眾媒介所忽視的百姓生活,實現了視覺影像與日常生活的滲透與融合,成為景觀社會中大眾日常生活的美學展演。審美得以從超越性的精神家園重返大眾的日常生活,大眾審美經驗與世俗生活的連續性終于得以重建。“快手”“抖音”等平臺提出的“記錄世界、記錄你”“記錄美好生活”等口號,即體現出生活美學活潑的世俗氣息、審美趣味和目標指向。日常生活原就是一個很寬泛模糊的概念,家庭生活、工作狀態、休閑娛樂,都可以被涵蓋在內。

      在傳統的影像話語中,其實并不缺乏對日常生活的展示,但常常被賦予詩意或批判的視角,對日常生活的超越、反思和批判往往是題中應有之意。在中國傳統社會意識當中,美始終是與高雅藝術構建在一起的超然、自律的領域;美與世俗生活的距離,對日常生活的超越,對享樂欲望的排斥是一個基本立場。而在自媒體短視頻建構出的生活鏡像里,這些傳統規范和標準被棄之一隅,日常“仿真”的邏輯以及世俗情感的表達得到遵循和張揚。

      比如每天都有幾億人在“快手”平臺記錄著自己的生活,高空作業的建筑工人、高速路上的卡車司機、江河上漂泊的水運船長、懸崖上的采蜜人,這些非主流群體將“原汁原味”的生活記錄呈現出來。其審美趣味和風格也呈現出多元化,比如在展現中國農村生活方面:既有華農兄弟接地氣的原汁原味的呈現,也有李子柒煮酒烹茶、花草做伴,田園牧歌式的展現。

      四、結語:

      民間影像傳播的審美原則與后現代癥候當下民間影像的傳播呈現出從現代性向后現代性的轉化和嬗變,其后現代癥候大致可總結為三個方面。第一,審美原則經歷了從理性沉思到感性狂歡的根本性遷移。民間影像的傳播構建起快樂主義的審美意識形態,世俗的快樂主義與審美趣味得到了尊重。

      改革開放以前,大眾傳媒的主要功能凸顯在宣傳教化方面,而娛樂功能基本被忽視。改革開放以后,整個社會市場化的轉型不僅提高了人們的物質生活水平,也重塑了人們的日常生活,長期被壓抑忽視的感性欲望被激發出來,人們的思想觀念和心理體驗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世俗的快樂主義顯示出其人性化的積極意義。在這個過程中,民間影像的傳播一改嚴苛刻板的面貌,迅速向娛樂文化轉型,對大眾世俗享樂的滿足成為非常重要的價值指向。它反映人們充滿活力的現實生活,體現出世俗趣味,滿足著人們對擺脫桎梏、顛覆權威、平等歡愉、縱情歡樂的渴望。但民間影像的傳播也在制造著一個快樂主義的陷阱,感官快感很難和精神提升之間達成一種和諧與平衡,審美對于人們價值層面的深層意蘊和功能被淡化遺落了。

      綜上,民間影像的傳播在中國社會日常生活的重塑以及審美觀念的更迭等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催化作用。手機自拍、網絡直播、自媒體短視頻這些視覺文化的新形態在當今中國呈現出勃勃生機,老百姓借助互聯網思維邏輯以及獨特的視聽語言在講述自己的故事,這不僅彰顯出大眾文化權力的勃興,而且在大眾審美文化的建構、審美經驗廣度與深度的提升方面,都有著諸多值得探討的問題。這些視覺文化的新形態既是個人生活的表達,也是當今中國社會風貌的視像化呈現。在這些領域,主流文化與草根文化、青年亞文化并存;大眾文化與精英文化并舉,真實展現了當今中國多元文化共存的狀態;這些文化樣式不僅激發了大眾豐富的審美體驗和情感共鳴,也有益于經濟效益的獲得以及社會價值的提升。

      作者:李春媚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