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新時代寧夏文旅融合助推鄉村振興的黃渠橋經驗

    時間:2021年03月20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重中之重。 寧夏黃渠橋鎮在突破自身發展瓶頸和探索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悟出一條通過挖掘鄉土文化資源、培育鄉村旅游底蘊、整合鄉村產業結構來發展旅游產業的鄉村振興之道。 基于此,文章從人類學的視角出發,通

      摘 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重中之重。 寧夏黃渠橋鎮在突破自身發展瓶頸和探索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悟出一條通過挖掘鄉土文化資源、培育鄉村旅游底蘊、整合鄉村產業結構來發展旅游產業的鄉村振興之道。 基于此,文章從人類學的視角出發,通過對該鎮修繕古橋以塑新景的文旅融合案例展開田野考察,一方面試圖呈現中國西北農村在國家宏觀政策環境下,創造性發展鄉村旅游的文化圖景和整體風貌; 另一方面旨在發現黃渠橋鎮旅游開發過程中,所蘊含的本土智慧及其文旅融合實踐中的地方性知識,以期對寧夏文旅融合助推鄉村振興有所裨益。 同時,為我國當前思考具有特色地方文化的農村地區如何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一份可供參考的“黃渠橋經驗”。

      關鍵詞:新時代; 寧夏; 文旅融合; 鄉村振興; 黃渠橋

    寧夏社會科學

      一、問題提出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順應廣大農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出的重大決策,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重中之重[1]。 尤其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通過以文促旅和以旅彰文之“文旅融合”的發展模式,可為鄉村經濟的發展培育內容支撐和文化慧根,可為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提供內生力量和路徑選擇。

      作者:杜華君

      寧夏雖偏居西北內陸,但歷史文化資源豐富,鄉村旅游資源多樣。 就黃渠橋鎮而言,它與我國很多普通農村相比并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但改革開放以來,該鎮依托鄉村集市貿易并在國道交通運輸業的帶動下,創造出了一張地方文化名片——黃渠橋爆炒羊羔肉,亦由此衍生出了一條以羊羔肉餐飲業為核心的產業鏈。

      2015年以來,黃渠橋鎮集紅色歷史記憶、引黃水利遺產、地方特色美食和文化節慶活動等多種資源于一體,走上了一條文旅融合助推鄉村振興的探索之路,更在2017年12月榮獲“中國最美村鎮”之殊榮。 那么,黃渠橋鎮何以能夠走上一條文旅融合的鄉村振興之道? 又是如何實現文化和旅游的融合發展并實現鎮域經濟的轉型? 事實上,這與黃渠橋鎮經濟發展中所面臨的現實問題密不可分。

      二、從因路而榮到因路而困:特色產業的興與衰

      黃渠橋鎮隸屬石嘴山市平羅縣管轄,是寧北一個因清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惠農渠的修建和黃渠橋集市的設立而興起的集鎮,此鎮亦由橋得名。 109國道縱穿集鎮并與鎮的主街共為一體,當地交通十分便利。 得益于此的黃渠橋鎮曾一度因路而榮,但又因路而困,這與改革開放以來當地交通區位環境的變遷直接相關。

      具體來講,2003年8月即京藏高速公路(G9)寧夏路段通車前,109國道是通連銀川、石嘴山和烏海市等中心城市的主干道,還是周連我國西北與華北的主干線。 如此優越的商業條件,吸引了很多當地人沿街建房從事餐飲業。 由于黃渠橋及其靈沙、寶豐等臨近鄉鎮還“盛產羔羊和本地特殊的水土條件,造就了這里別具一格的爆炒羊羔肉”[2]。 加之,回頭客的口口相傳和多方媒體的相繼報道,黃渠橋爆炒羊羔肉獲得長足發展并逐漸成為一張凸顯地方文化的名片,也由此催生了以羊羔肉為龍頭的產業鏈。

      據了解,2008年經營羊羔肉的餐館曾多達135家①,由此帶動著本地乃至周邊地區的羊只飼養、青貯種植、屠宰和運輸等多種產業的繁榮發展。 倘若走在鎮的主街上,“可以發現沿街密密麻麻的餐館招牌五花八門,但唯獨不變的就是‘羊羔肉’三個字,這為黃渠橋人帶來了榮耀和自信”[3]。 但高速公路建成通車后,更為優質的道路環境使得越來越多的人不再走這條貨車繁多的“老路”。

      一時間的客源減少,對本地餐飲業造成很大影響。 而影響更為深遠的是,2012年12月以后,“由于全國煤炭行業發展速度放慢和石嘴山、烏海等地區煤炭價格的下滑,使得與其相關的下游工業和運輸業受到直接影響,途經此地的貨車數量也日漸減少”[4]。 至2016年2月調查時的餐館數量已降至39家②。 可以說,過路經濟的起伏不定及其周邊工礦企業的發展遲緩,致使當地餐飲業的消費市場日漸萎縮,而與之關聯的第一、二產業也同樣陷入發展的瓶頸期。

      三、從黃渠古橋到小鎮新景:文化旅游的融與合

      為突破發展瓶頸,黃渠橋鎮政府在2014年12月制定了“歷史名鎮、文化興鎮、旅游旺鎮、飲食靚鎮、產業強鎮”的小城鎮建設規劃,力圖通過挖掘本土歷史文化遺存來開發鄉村旅游,進而培育經濟增長點并以此盤活黃渠橋鎮的整體經濟。 由此,這里走上了文旅融合發展的鄉村振興之路,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一)復古修橋與國道沿線的小鎮新景

      2015年1月,鎮政府出資對黃渠橋復古修繕,同時“將橋頭荒地開辟成文化公園并沿橋頭兩側修建觀光廊道,意在向沿途的司機、游客展示這座黃渠古鎮的歷史風貌”[5]。 至于修橋的原因,時任鎮文化站的M站長道出了一個普遍性緣由:“現在寧夏正積極建設全域旅游,用旅游帶動地方經濟發展,這是個大好事。 你要是再早來過我們這兒,你就會看到那時候每到飯點,街上的‘小車’,街外的‘大車’堵得滿滿登登,餐館的生意火得不得了。

      你看現在,大不如以前,好多飯館晚上天一黑就關門了,即便開門的館子也都是做大車生意的,掙得少。 去年,我們鎮上開會時也說,我們這里最具旅游開發價值的就是這座‘老橋頭’,要把這里打造成一個‘旅游景點’,就會吸引游客來,也就不用總‘逮著’沿途司機們的生意做。 ”至于為什么要“復古”修橋?

      M站長侃侃而談:“‘復古’是因為這個橋本就是個‘歷史遺址’! 最初就是因為清代雍正皇帝下旨修渠時修了這座橋,才有了我們現在的黃渠橋(鎮)。 把它修的‘古’一點,更會吸引游客。 這樣一來,人們又來我們這兒‘吃肉’,又能‘吃文化’,司機的生意也有,游客的生意也會有。 ”③上述M站長給出的理由,無疑也在告訴我們,政府如此規劃,既是“面對黃渠橋不再作為主干道上的必經之地,通過創造道路‘中點’以彌補本地失去原有區域交通地位的一種應對辦法; 也是在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和特色鄉村旅游開發的雙重新語境下”[6],該鎮謀求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以實現經濟轉型的新起點。

      為進一步凸顯小鎮的歷史文化感,橋頭旁豎起《黃渠橋碑記》《黃渠橋·平羅縣文物保護單位》《黃渠橋賦》三塊石碑,將小鎮因渠而興、由橋得名、緣橋而聚和因路而榮的歷史記憶,通過勒石銘記的傳統昭示給眾人。 倘若再次途經此地,橋頭旁一塊碩大的石碑上用小篆字體刻有“黃渠橋”三個大字,十分引人注目。 自此,該鎮深挖本地文化資源,通過文旅融合的方式鋪設起鄉村振興之道。

      (二)創辦節慶與本地文化的年度呈現

      由復古修橋所開啟的文旅融合,更帶來了本土文化的再造與變遷。 于是,一幕“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節慶上演開來。 “黃渠橋旅游美食文化節”是近幾年被臨近鄉鎮模仿和外人稱道的文化活動。 節慶當天,全鎮只要有空閑的人,都會前來參加,共同慶祝這個黃渠橋鎮自己創辦的節慶。

      美食文化節通常舉行三天,第一天的開幕式最為熱鬧,因為可以免費品嘗爆炒羊羔肉。 舉辦地點就在集市里的“鄉村大舞臺”。 每年節慶,籌備方會邀請各級領導、各村的村支書和村主任及婦女主任、當地的種糧大戶和牲畜養殖大戶以及羊羔肉餐館的老板等地方上的商業精英。 平羅縣文化藝術團也會應邀前來演出,地方民間文藝人士和一些想上臺“露一手”的村民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活動項目由時任該鎮專管文化宣傳的副鎮長Z主抓并由文化站一行人員統籌安排,表演節目的村民負責提前排練和當天演出‍‌‍‍‌‍‌‍‍‍‌‍‍‌‍‍‍‌‍‍‌‍‍‍‌‍‍‍‍‌‍‌‍‌‍‌‍‍‌‍‍‍‍‍‍‍‍‍‌‍‍‌‍‍‌‍‌‍‌‍。

      整個節慶環節包括開幕式、各級領導講話、各家爆炒羊羔肉品嘗和評比及其頒獎、歌舞表演、廣場舞比賽,以及最后的閉幕式等相關環節。 而且,當地商戶們還將自家的產品展示并進行促銷。 養殖大戶還會將自家飼養的牛、羊、驢、馬、孔雀、珍珠雞等牲畜家禽帶來,讓人們駐足觀看和逗樂。 此外,該鎮周邊的村民也會前來觀看,大部分前來看熱鬧的村民還能領取到活動上頒發的紀念品、小扇子和“鼓掌拍手器”等“小禮物”,樂在其中。 可以說,如此一個受到村民們喜愛的節慶,已成為黃渠橋鎮鄉村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但這個節慶并非沿承許久,而是一個新近打造或發明的鄉村文化“傳統”,自2015年9月16日創辦至今,才不過四年時間[7]。

      (三)創建展館與紅色記憶的實體展現

      創辦節慶的同時,鎮政府還加強“硬件”建設。 換言之,通過政府精英牽頭、本地文化精英參與和當地百姓自發捐贈展品并以原文化站為基礎,創建了黃渠橋鎮文化館,該館同時還發揮著紅色旅游景點的功能。 據了解,該館最初以黃渠橋鎮的紅色記憶為主題進行布展,隨后又將“西部歷史名鎮、寧夏美食特色鎮、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等相關元素匯聚。 由此一來,該館又成為一個全方位、實體化展示黃渠橋鎮歷史文化的窗口。 而且,這還是一座集文化、教育、體育為一體的綜合性基地,總占地面積為3 600平方米。 其中,主體建筑為框架式二層樓,一樓為文化站,主要開展圖書借閱、文體活動; 二樓為革命傳統教育基地。

      基地分兩個展廳,第一展廳的內容包括歷史類、革命傳統教育類等內容,以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在寧北地區建立的第一個黨的基層組織——黃渠橋黨支部及其一段中共革命的歷史故事為主題; 第二展廳主要介紹黃渠橋鎮獨具魅力的爆炒羊羔肉、扁豆涼粉、老豆腐等特色飲食文化,以及剪紙、婚俗等豐富多彩的群眾文化。

      2015年11月5日,黃渠橋鎮文化站獲評“全國優秀文化站”榮譽稱號。 截至2019年3月底,文化館共收集相關文字資料40余萬字,圖片資料300余張,相關文物50余件,接待各界領導、學者、企業家、學生、群眾等270多批次,共接待7000余人次。 ④可以說,黃渠橋鎮不僅是一座歷史文化名鎮,還是中國共產黨早先于此開展革命工作的根據地。 就像很多參觀過這里的人們,往往都會感慨道:“黃渠橋這個地方好,有的吃,還有的看。 ”由此來講,展館不僅為黃渠橋人的休閑生活提供了更多的空間,還為外地游客提供了一面了解本地文化的視窗。

      四、從自在發展走向文化自覺:文旅融合助推鄉村振興的黃渠橋經驗

      綜上來講,黃渠橋鎮通過一系列文旅融合的社會實踐,探索出一條通過挖掘鄉土文化資源、培育鄉村旅游底蘊、整合鄉村產業結構來實現鄉村振興的經濟轉型之道。 換言之,黃渠橋鎮在道路變遷中雖處于“被邊緣化”的生存環境,但這座“古橋”就像一束歷史的慧根和一汪永續的甘泉,為黃渠橋人帶來了重獲繁榮的希望和可能,更在復古修繕以實現文化和旅游的融合發展實踐中,悟出一條從自在發展走向文化自覺的鄉村振興之“道”,而這條無形的振興之“道”正蘊含在穿鎮而過的有形之道當中。

      首先,改革開放以來的109國道,讓處于中心城市間的黃渠橋鎮興盛繁榮,更讓黃渠橋人在爆炒羊羔肉這張靚麗名片的映射下備感榮耀。 然而,區域經濟和交通區位的變遷又使黃渠橋鎮遭遇了“邊緣化”。 但被邊緣化的同時,也意味著另一種意義上的“中心化”的開始。

      結合法國社會學家布迪厄的資本再生產理論來講,這是因為邊緣化的市場環境,反而倒逼不甘人后的黃渠橋人通過“文化資本的再利用與經濟資本的再生產這一資本化的轉換實踐”[8],為黃渠橋鎮找到了從以往依托道路經濟(外部)的弊端,從而自覺轉向發展旅游經濟(內部),進而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并借此盤活黃渠橋鎮的整體經濟。 在一定意義上來講,黃渠橋鎮依托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鄉村振興之道,也是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循環再生產的邏輯[9],這正是黃渠橋鎮從自在發展走向文化自覺的一道縮影和生動呈現。

      其次,值得注意的是,復古修繕的黃渠橋身由大青石三拱洞筑砌,兩座橋墩迎水面各安放龍頭、龍尾一尊,橋長15米,寬7米。 那么,如此一座小橋之所以被關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與之相關聯的地方佳肴——黃渠橋爆炒羊羔肉。 換言之,物質上的重要性塑造了橋的最初意義,而經由爆炒羊羔肉這一文化資本所衍生出的種種意涵,又進一步催生了橋的象征意義、品牌價值和旅游價值。

      因由此故,黃渠橋鎮的“古橋”、歷史記憶、文化展館、本地文化、節慶活動等等,在羊羔肉文化資本的關聯中,均可以成為一種可開發的文化資本并服務資本化實踐和產生增值效益。 也就是說,在鄉村旅游開發和歷史文化遺存保護的新語境下,黃渠橋爆炒羊羔肉這個地域象征符號成為一種可操作的核心資本[10]并被帶入到文化和旅游的融合發展之中、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的再生產實踐當中,同時表現為文化和旅游的互惠發展,進而振興黃渠橋鎮的整體經濟。

      最后,通過對黃渠橋鎮修繕古橋以塑新景的文旅融合個案的田野考察,我們可以發現文旅融合助推鄉村振興的黃渠橋經驗,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方面,以文促旅,可以提升旅游產業及其相關產品的文化內涵,正如M站長談及復古修橋之理由時所言,人們來我們這兒又能“吃肉”,又能“吃文化”,司機的生意也有,游客的生意也有; 亦如很多參觀過黃渠橋文化館的人們,往往都會感慨道:“黃渠橋這個地方好,有的吃,還有的看。 ”另一方面,以旅彰文,可以提供一個本地文化的傳承平臺及其一種文化傳承的動力機制,兩方面互為補充,相輔相成。 簡言之,文旅融合,形式在“融”,本質在“合”。

      社科論文投稿刊物:《寧夏社會科學》(雙月刊)創刊于1982年,是由寧夏社會科學院主辦的社會科學綜合性學術理論刊物。

      總之,109國道如同黃渠橋鎮的一條生命線。 這里既因路而榮,也因路而困,但又借道轉型。 換言之,黃渠橋鎮處于發展瓶頸和道路危機時,正是通過文化自覺的方式探尋出了一系列的文化生存策略,不僅踐悟出現代性與地方性的協調與融合之道,還探索出了一條運用地方性知識實現文旅融合的鄉村振興之道、經濟轉型之道,而這種本土智慧在成為一種文化資本的同時,也成為黃渠橋人繼續前行的寶貴財富和寧夏文旅融合助推鄉村振興的地方經驗。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2017年10月18日)[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32.

      [2][4][6] 杜華君.傳統再造、族際交往與鄉村社會整合——寧夏黃渠橋鎮“橋神”祭祀的人類學考察[J].寧夏社會科學,2018(1).

      [3][7] 杜華君.黃渠橋之“道”:一個寧北回漢共棲地域共同體的民族學研究[D].蘭州:蘭州大學,2018.

      [5] 杜華君.儀式交往與社會資本再生產——寧夏黃渠橋鎮“橋神保佑”祭祀活動的田野考察[J].青海民族研究,2018(1).

      [8] 杜華君.人類學視閾下茶卡鹽湖的工業開發與景區生產——從工業文明向生態文明轉型的新時代縮影[J].青海社會科學,2018(1).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