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論列寧對俄國民粹派“小事情理論”的批判與重構

    時間:2021年03月25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社會主義日常論是列寧探索社會主義實現路徑的重要觀點,它與列寧對民粹派小 事情理論的認知轉換相伴而生,其形成標志是把社會主義拖進日常生活主張的提出。社會主 義日常論體現了列寧辯證地認識社會主義的本質與調動建設者積極性的關系問題,即社會主義的

      摘 要:“社會主義日常論”是列寧探索社會主義實現路徑的重要觀點,它與列寧對民粹派“小 事情理論”的認知轉換相伴而生,其形成標志是“把社會主義拖進日常生活”主張的提出。“社會主 義日常論”體現了列寧辯證地認識社會主義的本質與調動建設者積極性的關系問題,即社會主義的 發展并不排斥個人自身利益的滿足,堅決反對借社會主義湮沒個體利益;同時,在滿足個人利益的 同時不能背離社會主義方向和原則。列寧在對民粹派“小事情理論”批判的基礎上建構出的“社會 主義日常論”,不僅對列寧時期蘇聯社會主義的發展、政權的鞏固起到了推動作用,而且對我國改革 創新體制機制,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也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關鍵詞:列寧;民粹派“小事情理論”;國家治理;個體利益;社會主義原則

    哲學論文

      19世紀90年代俄國民粹派由革命轉向改良時 提出了“小事情理論”。它是小生產者利益的代表, 認為在俄國可以實行“一般民主的措施”,如發放低 利率貸款,解決人民實際困難。針對“小事情理論”, 筆者認為,列寧的態度可以歸結為:從完全拒斥到辯 證肯定再到提出“把社會主義拖進日常生活”的命 題。“把社會主義拖進日常生活”主張的提出標志著 列寧“社會主義日常論”的形成。無論是“西方列寧 學”對列寧主義的解構,抑或是社會主義蘇聯模式的 失敗,都不能掩蓋和遮蔽列寧主義的合理內核。本 文挖掘原著有關思想,對列寧批判民粹派“小事情理 論”的相關觀點進行鉤沉、詮釋與現代演繹,提出“社 會主義日常論”命題,同時結合列寧建設社會主義的 具體實踐,以期豐富世界社會主義發展理論。

      一、完全拒斥:民粹派“小事情理論” 是馬克思主義的“敵人”

      俄國民粹派(列寧文本中的民粹主義原始形態) 從人民生活特殊方式出發,相信“村社”及其農民的 共產主義本性,認為俄國可以跨越資本主義直接進入共產主義。1881年,民意黨人刺殺亞歷山大三世 失敗后,民粹派開始分裂:一部分人開始主張對19 世紀60年代所產生的革命民粹主義進行反思,諸如 “到民間去”運動為何以農民舉報民粹主義者而結 束,為何沒有喚醒人民共產主義本能的覺醒,等等。

      之后,這部分人開始對革命民粹主義綱領進行修正, 倡導以改革漸進的方式替代武裝斗爭以改善人民大 眾的困境,這預示著“革命民粹主義”已轉向“自由民 粹主義”。“小事情理論”正是這個派別的主張之一, 其核心觀點可概括為:國家可以采取“沒有任何缺 點”的改良舉措來“保護經濟上的弱者”。這些舉措 相對革命來說是“小事”,但“生動的小事業遠勝于不 做的大事業”①,“小事業決不是小目標的同義語”②。

      (一)民粹派“小事情理論”的理論邏輯

      民粹派認為“人民經濟”是對抗資本主義生產方 式的有效形式,錯誤地將俄國家庭制手工業大生產 歸為“人民工業”,看不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在“人民經濟”中的支配地位,幻想在“人民經濟”基礎上實現 俄國新的社會革命。 民粹派指出了“人民經濟”較資本主義經濟在經 濟方面的優勢。

      在經濟增長方面“人民經濟”突出的 是人民為自己而勞動,為自己勞動預示著勞動者能 夠“更熱心、更仔細、更有效率”地愛護自己的經濟。 反觀資本主義經濟條件下工人對自己的經濟表現出 的往往是漫不經心,甚至是肆意破壞;在社會治理和 發展方面,“人民經濟”可以避免無產階級的產生,如 此農民可以保有自己的獨立性,不必完全受資本的 支配,“人民經濟”比資本主義經濟更具優勢。簡言 之,“人民經濟”在經濟方面的優勢不僅可以保證生 產的效率,而且還保有“如人愿”的分配制度。人民 經濟在經濟方面的優勢主要源于人與土地的關系, 民粹派指出只有經營自己土地的人民才能保護土 地,提高勞動生產效率。 民粹派在與資本主義大工業的對比中強調發展 人民的小生產即人民經濟的重要性。

      在民粹主義者 看來,俄國人民失去土地,人民獨立經營受到束縛, 加之稅務負擔迅速增加,俄國的大生產“碰了壁”,引 起俄國“人民經濟”式微,是俄國人民困苦加劇的重 要原因。由此,俄國民粹主義者提出:“我國工業結 構的重心應該放在人民的小生產上。”①此外,民粹主義者認為,資本主義的發展,“在西方這是一個發 展過程,而在我國則是移植,是模仿”②。 在對“人民經濟”和資本主義經濟進行比較之 后,民粹派認為,農民所受的剝削是政策造成的“缺 陷”。

      于是,他們將目光轉向國家,因為在他們眼中, 國家的天然任務是保護弱者,它完全可以采取“沒有 任何缺點”的改良措施去“復興人民經濟”,并最終 “保護經濟上的弱者”。具體來講,國家可以通過“改 組農民銀行,成立墾殖管理署,整頓官地租佃”,實行 “勞動組合”和“共耕制”“發放低利率貸款”“實行技 術改良”等一系列舉措來保護人民的利益。這些舉 措相對革命來說是“小事”,但對實現人民利益來說 卻是“正確的和良好的事業”。

      (二)列寧對民粹派“小事情理論”的系統批駁

      首先,列寧著重批判了民粹派“小事情理論”的 理論基石———“人民經濟”與資本主義的對立?傮w 說來,列寧認為“資本主義與人民工業并不矛盾”“人 民經濟”是資本主義的“不發達的萌芽狀態”,兩者的 對立是臆造出來的。具體來說,列寧指出,俄國家庭 制手工業大生產是“純粹的資本主義”,它的特點是 “工人還保留一小塊土地”,這是民粹派將俄國家庭 制手工業大生產視為人民經濟的根由。列寧指出:“當資本主義還處在較低的發展階段時,在任何地方 它都不能使工人同土地完全分離。”③絕不能以“人 民占有土地”為名,把俄國家庭制手工業歸結為“人 民經濟”范疇。俄國家庭制手工業大生產所具有的 “工人還保留一小塊土地”等資本形式特點只能說明 它所處的發展階段。

      事實上,列寧認為,俄國資本主 義是“人民經濟”發展的產物。列寧指出:“小商品生 產的基本趨勢是……形成工場手工業,而工場手工 業……成長為大機器工業。許多大廠主與最大的廠 主本人……他們經歷了從‘人民生產’到‘資本主義’ 的一切階段。”④也就是說,“人民經濟”和資本主義 并不是對立的,后者是在前者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兩 者是資本主義發展階段高低的關系,“資本主義與人 民工業并不矛盾”,它只是人民工業向前發展的結 果。在“人民經濟”即俄國傳統的手工業經濟形式中 已經出現了對抗性的因素,這些因素如競爭,表明俄 國村社農民已經分化,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只不過是 處于初級階段罷了。 其次,列寧指出,建立在資本主義關系基礎上的 國家只是代表資產階級利益的工具。

      因為自由民粹 主義者囿于自身生產條件———被束縛于一定的地方 和特定的剝削者,致使他們看不到政府的種種努力, 即為資產階級服務的活動“同國內生活中以商品經濟、商 業 和 工 業 的 發 展 為 特 色 的 歷 史 時 期 相 吻 合”⑤。究其根源,是因為俄國經濟制度的基礎是商 品經濟,而商品經濟的領導者是資產階級。建立在 商品經濟基礎之上的國家“一直努力(從這個解放改 革時期起特別努力)‘支持、保護和創立’的,只是資 產階級和資本主義”⑥。此外,俄國政府“又充當壓 制西歐各國人民的工具”⑦。

      既然國家只是資產階 級的工具,那么在國家主導下的“改善”農民經濟狀 況的舉措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治標辦法,是一種無 聊的實驗,它在促進資產階級發展的同時加深了大 眾的無產階級化。列寧以實行信貸、技術改良為例, 揭示出能享受“信貸、技術改良”的只有那些少數的 小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這些舉措與廣大人民無關,他們依舊受到剝奪,“甚至無錢養活自己,更不用 說進行正常的經營了”①。

      最后,列寧說:“這類措施不過是些自由派溫和 的治標辦法”②,不過是把資本主義推行到人民生活 中去的“計劃”,并且只有依靠“慈善的”資產者的施 舍才能勉強維持。這些辦法掩蓋了俄國現實社會關 系的對抗性,使工人無法覺醒,更不能意識到自己的 神圣使命,最終使他們放棄直接的政治斗爭即革命, 因此馬克思主義者需要與“小事情理論”進行徹底的 “決裂”。在列寧看來,俄國的工人運動是一場社會 主義革命,追求的是推翻沙俄反動統治的質的變化 的“大事情”。“勞動者為了本身的解放必須自己進 行斗爭,必須進行殊死的斗爭”③,而非“小事情 理 論”的改革行徑。眾所周知,民粹派形成伊始,革命 斗爭一直是其主旋律,革命民粹派一直都強調用暴 力手段(包括恐怖暗殺)徹底廢除農奴制,推翻沙皇 專制統治。巴枯寧指出:“首先徹底地摧毀國家,廢 除一切國家制度”④,更具體的是要直接組織全民的 暴動。特卡喬夫主張采取“直接革命行動”策略,他 認為,“革命家不是準備革命,而是干革命”⑤。

      列寧 在批判自由民粹派時,認為他們無法與19世紀60 年代的啟蒙者相提并論,“60年代的遺產”就是指革 命民粹派的革命性。當然,我們并不是說列寧是以革命民粹派的暴力學說作為自己理論和行動的出發 點的,事實上,這是列寧對馬克思恩格斯革命理論堅 持的結果。列寧說:“必須系統地教育群眾這樣來認 識而且正是這樣來認識暴力革命,這就是馬克思和 恩格斯全部學說的基礎。”⑥十月革命正是通過暴力 革命奪得政權,這充分說明了列寧暴力革命思想的 正確性。這樣就十分明了,列寧以俄國現實革命需 要為導向,提出解決俄國問題的出路是“殊死的斗 爭”、徹底的革命而非“小事情理論”的改革、墮落行 徑。據此可以認為,列寧對“小事情理論”持完全否 定的態度,把它視為馬克思主義的“敵人”。

      二、辯證肯定:民粹派“小事情理論”

      有“進步方面” 從1895年開始,列寧陸續讀了很多哲學著作, 在認識問題的方法上確定了唯物辯證的方法論。他 重新審視了民粹派“小事情理論”,對“小事情理論” 的態度有所緩和,提出應該把這一理論的“反動方面 和進步方面嚴格地區別開來”⑦,換句話說,“小事情 理論”也不全然是反動的。通過對列寧論述語境的分析,筆者認為列寧所說的“反動方面”是就其性質 而言的;“進步方面”是它“無比正確地了解和代表了小生產者的利益”⑧,自由民粹派所崇尚的“一般民 主的措施”加速了資本主義發展,改善了勞動者的生 活,有利于無產階級革命。

      (一)民粹派“小事情理論”的反動性質

      在列寧看來,“小事情理論”本身具有反動性質。 正如上文所論述的那樣,它看不到俄國社會關系的 對抗性質,以祈禱政府改革和乞求資本家施舍的方 式取代無產階級革命方式,“把半農奴制半自由的勞 動的舊時美好制度(這種制度具有剝削和壓迫的一 切慘狀而不可能給人以任何出路)永恒化”⑨。

      對 “小事情理論”的理解應該回歸到民粹主義核心理念 中。民粹主義產生伊始,否認、忽視、阻礙資本主義 的發展是其主旋律,“小事情理論”也不例外,比如 “禁止轉讓份地”這一主張的目的就是反對農民與土 地的分離。眾所周知,農民與土地的分離是資本主 義發展的結果,更是資本主義持續發展的動力,反對 這一“分離”等于將農民束縛在舊的生產方式上面, 等于阻礙貨幣經濟的發展,就是“想鞏固自己的小經 濟”“不知道而且根本不想知道整個經濟制度”􀃊􀁉􀁒,只 是一味地仇視資本主義。但俄國現存的社會關系已 經是資本主義關系了,任何企圖抹殺現存社會關系 的對抗性、剝削性,主張修補現存社會關系的主張都 是改良主 義,都 是 反 動 的,“當 然 必 須 無 條 件 地 反 對”。

      三、理論重構:“把社會主義拖進日常生活”

      在列寧看來,“小事情理論”的“進步方面”除了 具有推動無產階級革命即建立社會主義的意義外, 還蘊含著如何實現和發展社會主義的基本遵循。列 寧指出:“小事情理論”“無比正確地了解和代表了小 生產者的利益”“在俄國實行得愈徹底,勞動群眾的 生活水平提得愈高”,勞動人民“利益”的獲得“遠非 無關緊 要 的 好 處”⑥。在 1921 年,列 寧 明 確 指 出: “不能直接憑熱情,而要借助于偉大革命所產生的熱 情……靠同個人利益的結合……走向社會主義。”⑦ “我們把社會主義拖進了日常生活”“這就是我們當前的任務,這就是我們當今時代的任務”①。

      在面臨 內憂外患錯綜復雜的形勢下,列寧提出“把社會主義 拖進日常生活”,旨在解決個人利益實現與社會主義 建設“熱情”的平衡問題。如果僅以理想信念動員廣 大人民群眾積極投身于社會主義發展事業,無視甚 至踐踏其“個人利益”“熱情”終會消失殆盡,巴黎公 社失敗的原因之一就是無法滿足人民的實際需要。

      反之,如果只重視大眾的眼前利益,放棄向社會主義 過渡以及對共產主義的追求,就只能滑向馬克思在 《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所批判的“粗陋的共 產主義”。只有實現“個人利益”與“熱情”的融合,才 能激發起人民群眾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主動性 和創造力。正如列寧所說的那樣:“同個人利益的結 合,能夠提高生產”②。在列寧看來,蘇俄“已抓住日 常問題的核心了,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收獲”③。由此 可見,列寧將“把社會主義拖進日常生活”視作建設 社會主義的基本準則。余 論 新中國成立以后,我們進行了社會主義“三大改 造”,建立起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在社會主義發展 進程中,中國始終致力于實現社會主義發展與個人 利益之間的有機結合。特別是在改革開放過程中, 鄧小平強調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 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 進一步講,社會主義改革和發展不能背離“共同富 裕”的宗旨。

      無論是“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中的“代表 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還是“科學發展觀”中 的“協調發展”,抑或是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提出 的“以人為本”“共享發展”“精準扶貧”等,都在踐行 社會主義發展與個人利益相結合的思想和理念。世 所罕見的經濟快速發展奇跡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跡, 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人民群眾在教育、醫療、住房等方面的獲得感 與福感不斷提升。一言以蔽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已經推進到大眾日常生活之中。值得強調的是,中 國在疫情防控中對人民生命健康的重視程度讓標榜 “人權至上”的西方世界汗顏。同時我國也是疫情后 首個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世界主要經濟體,真正實現 了人民利益與社會發展的完美統一。追根究底,中 國特色社會主義推進到大眾日常生活是“中國模式” 使然,更進一步講是中國成功駕馭“資本邏輯”的必 然結果。

      哲學論文范例:十月革命后列寧關于加強無產階級紀律的思想

      駕馭“資本邏輯”就是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市 場經濟有機結合起來,實現社會主義與個人利益的 共同發展。正如托馬斯 · 皮凱蒂在《21 世紀資本 論》中文版自序中所指出的那樣,中國最終找到了 “公共資本和私人資本之間的良好妥協與平衡”,從 而使其“免于整個20世紀期間其他國家所經歷的種 種波折、朝令夕改和從眾效應”①所導致的惡果。隨 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我們也面臨治理體系 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難題,需要進一步深化體制機 制改革。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定要正確處理社會 主義發展與集體利益、個人利益之間的關系,改革既要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又要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 的美好生活需要,防止我國在一定階段的某一些領 域出現背離社會主義原則、湮沒個人利益的錯誤傾 向,進而更好地實現社會的健康快速發展。

      作者:楊 文 亮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