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明初政治文化與宗泐的創作

    時間:2021年06月23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宗泐是元末明初享有很高聲譽的僧人,入明后備受朱元璋寵遇,在明初的宗教政策與宗教管理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卻也因被動牽連于胡惟庸案而經受了人生的起落。在明初的政治高壓和嚴酷的政治生態下,宗泐創作了一些有違佛教觀念而頌揚朱元璋與明朝的詩作

      摘 要:宗泐是元末明初享有很高聲譽的僧人,入明后備受朱元璋寵遇,在明初的宗教政策與宗教管理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卻也因被動牽連于胡惟庸案而經受了人生的起落。在明初的政治高壓和嚴酷的政治生態下,宗泐創作了一些有違佛教觀念而頌揚朱元璋與明朝的詩作,顯示了他在政治高壓下的無奈。

      關鍵詞:宗泐;明初;政治文化

    明初政治

      全室宗泐是元末明初的著名僧人之一,元末時便享有很高的聲譽,明初又備受朱元璋的寵遇,在明初佛教與政治關系中發揮過重要的影響,白文固《洪武、永樂年間對僧團的全面整頓》、杜長順《明太祖與江南佛教上層的關系》等文章對此有所論述。

      宗泐是一個詩僧,寫有大量的詩歌,有《全室外集》等著述存世。李升華《從方外到方內,味趨大全——明初僧詩述論》,李舜臣《明初方外詩壇生態論考——以明太祖與詩文僧的關系為中心》《明代佛教文學史研究芻議》《明代釋家別集考略》《錢謙益<>編選釋氏詩歌考論》《元代詩僧的地域分布、宗派構成及其對僧詩創作之影響》等文章提及到宗泐的詩文作品。

      宗泐歷經元、明兩代,人生經歷可謂跌宕起伏,忽滑谷快天《中國禪學思想史》論述了宗泐的生平、受朱元璋的寵遇以及出使西域的情況,何孝榮的專著《明代南京寺院研究》以及論文《元末明初名僧宗泐事跡考》、孫海橋《明初高僧宗泐行實新考》等對宗泐的一生事跡與行實作了考述。宗泐曾受朱元璋派遣至西域取經,麻天 祥《季潭宗泐——西行求法的殿軍》、賴振寅《讀宗泐<>》專門考述了宗泐在明初繼慧曇之后奉旨去西域取經的事實。本文考述宗泐在明初集權與高壓下的詩歌創作,在明初高度集權的政治生態下,宗泐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以違背佛教教義的方式迎合、頌揚朱元璋的功績。

      一、宗泐的生平與創作

      明末憨山德清大師《八十八祖道影傳贊》選歷代禪師中“行解之卓然可述者”[1]614,明代僅有6位禪師入選,宗泐為明代入選第一人。宋濂《全室禪師像贊》贊其“信為十方禪林之所領袖”[2],可見宗泐在明代尤其是明初佛教中之地位。宗泐,字季潭,別號全室,8歲師從元末高僧大䜣學佛,元末隱徑山,洪武元年(1368)應召主天界寺。洪武四年(1371)冬,朱元璋“詔征江南有道浮屠十人”[3]卷十五493至南京,在太平興國寺建廣薦法會,列宗泐居首。

      朱元璋命宗泐制贊佛樂章,宗泐制作了《善世曲·迎佛》《昭信曲·獻香幣》《延慈曲·初獻供》《法喜曲·亞獻供》《禪悅曲·三獻供》《遍應曲·撤豆》《妙濟曲·送佛》《善成曲·望燎》八章,樂章成后作《進應制獻佛樂章》詩云:“曉進封函紫殿深,九重齋沐政虛心。翰林拜署延慈曲,樂府翻歌法壽音。清廟烈文同盛大,白云黃竹異荒淫。由來制作當時事,千古揄揚始自今。”[4]卷六朱元璋非常滿意,“臨筵嘆美”“召對內廷,賜膳無虛日”[5]閏集卷一。

      朱元璋對宗泐禮遇甚厚,明初被稱為文臣之首的宋濂好佛,朱元璋稱之為“宋和尚”;宗泐好儒,朱元璋稱之為“泐秀才”。洪武九年(1376),朱元璋幸天界寺,賞識宗泐“識儒書,知禮義”,命之“畜髭發”而欲授以官職。宗泐“固辭”,朱元璋親作《免官說》,贊賞“儒術深明”又具佛家“本面家風”的宗泐不為貪、嗔、癡所迷。世人皆欲“富貴妻子”“名彰于世”,宗泐卻能“卻富貴、弗美妻妾”,朱元璋看到了宗泐身上“初志不奪”[6]卷十五329的丈夫氣概。解縉記載朱元璋曾盡和宗泐詩作百余篇:“天下之士為詩,鮮有能得上意者。

      有詩僧宗泐,嘗進所精思而刻苦以為最得意之作百余篇,高皇一覽不竟日,盡和其韻,雄深闊偉,下視泐韻大明之于爝火也。蓋如泐者之不足以當圣意。”[7]卷七天下之士之詩“鮮有能得上意者”的情況下,朱元璋能和宗泐百余篇詩作本身就表明對宗泐的寵遇!∽阢钤恢煸叭蚊鼮橛疑剖,關于任右善世的時間,諸文獻說法不一,記載混亂。佛教文獻的記載有洪武十四年、十五年、十六年三種說法。案,宗泐于洪武十一年被朱元璋派遣至西域取經,十五年(一說十四年)返回,十六年“因長官奏事”獲罪被貶至鳳陽,宗泐被削奪官職,因此這三種說法應該都是不準確的,如《增集續燈傳錄》中宗泐傳中云“十六年開僧錄司,以右街善世授師”[8]卷五324的記載便應該是不準確的。

      據何孝榮《元末明初名僧宗泐事跡考》一文,宗泐被任命為右善世是在洪武八年四月,《明史》卷九十九載《西游集》一卷后的注云“宗泐為右善世奉使西域求遺經”,似乎可以判定宗泐在洪武八年任右善世的可能性;《增集續燈傳錄》中又記載朱元璋于洪武二十四年恢復了宗泐的右善世之職,難以確定此記載的準確性,同年宗泐被揭發卷入胡惟庸謀逆案,朱元璋雖赦免了宗泐之罪,恐怕也不太可能恢復其右善世之職。

      入明后一直備受寵遇的宗泐,卻牽連于度牒案與胡惟庸謀逆事件,這兩次事件的具體情節,所有文獻都語焉不詳,無法明了宗泐卷入兩次事件的具體內情。牽連于這兩次事件的后果卻都很嚴重,尤其是后者,宗泐幾乎被處死,最后朱元璋下詔特別宥之。關于宗泐卷入胡惟庸謀逆事件與赴西域取經,有不同的說法。朱彝尊引《詩話》云:“僧智聰坐胡惟庸黨,詞連泐及來復,謂‘泐西域取經,惟庸令說土番舉兵為外應’,有司奏當大辟,詔免死。孝陵御頒《清教録》,僧徒坐胡黨者六十四人,咸服上刑,惟泐得宥,蓋受主知者深矣。”[9]

      卷八十九4264宗泐出使西域的情況,胡渭援引《宗泐小傳》曰:“洪武十一年(1378)太祖以佛書有遺,命僧宗泐領徒三十余人往西番求之,十五年(1382)得經還朝。”即宗泐赴西域取經乃朱元璋所派,而非胡惟庸所派。智聰的告發是在洪武二十四年,距胡惟庸案發已過去10年,所謂胡惟庸讓宗泐去西域聯系外應,應該只是胡亂牽連而已。朱元璋赦免宗泐,證明二者沒有什么關系,如果宗泐真的是為胡惟庸聯系外應,朱元璋是絕對不會赦免的。

      《宗泐小傳》提到宗泐《望河源》詩前有《自記》,云“河源出自抹必力赤巴山,番人呼黃河為抹處牦牛河,為必力處赤巴者分界也”[10]卷十三上!独龊釉纯肌贰队Y鑒類函》中收錄有《望河源》詩,云:“積雪覆崇岡,冬夏常一色。群峰讓獨雄,神君所棲宅。傳聞嶰谷篁,造律諧金石。草木尚不生,竹產疑非的。漢使窮河源,要領殊未得。遂令西戎子,千古笑中國。老客此經過,望之長嘆息。立馬北風寒,回首孤云白。”[11]

      卷三十六詩前無《自記》,這首詩在宗泐的《全室外集》卷三中有收錄,題名為《望昆侖》,詩前無序。胡渭所言的《自記》可能出自錢謙益的《列朝詩集》中收錄的《望河源》詩,詩后有一段說明河源之語[5]閏集卷一263,應該是胡渭所說的《自記》!蹲杂洝分幸老∧芸吹揭恍┳阢罡拔饔蛉》鸾浀拇笾陆洑v,詳細的經歷記載在宗泐自著的《西游集》中!睹魇贰肪砭攀酥“宗泐《心經注》一卷、《金剛經注》一卷”,卷九十九著錄“宗泐《全室外集》十卷、《西游集》一卷(洪武中,宗泐為右善世奉使西域求遺經,往返道中之作)”。

      《千頃堂書目》著錄宗泐有《西游集》一卷,“蓋奉使求經時,道路往還所作見聞”,四庫館臣在《全室外集》提要中論及《西游集》“既異其記載,必有可觀”,所謂的必有可觀,可能如朱彝尊援引《詩話》所云“止庵讀其《西游集》賦詩云‘一字一寸珠,一言一尺玉’,其推重若此”[9]卷八十九4264之語!短嵋分性啤段饔渭“今未見其本,存佚殆不可知矣”,對宗泐赴西域取經的詳情因此難以有清晰的了解。

      二、頌揚朱元璋與明朝廷的詩作

      以佛教僧徒而“篤好儒術”,宗泐在這方面深受其師大䜣影響。大䜣“學貫儒墨,肆筆于文事,卓然成一家言,施之著作之廷而無愧”,宗泐“釋士服,翱翔大方,擇所依歸之地”時, 便以大䜣為師。宗泐在大䜣身邊,遍交當時臺閣名流與山林遺老,“當是之時,金陵亦東南都會,內而臺閣名流,外而山林遺老,至其地者,莫不折節而與廣智交。泐公參請之余,又得博其聞見”。同時遍讀百氏之書,“凡六籍之所存,百氏之所稡,名家宏之錄,日務記覽,涵揉停蓄”。宗泐的創作就是在廣博閱讀和跌宕的人生經歷基礎之上“吐出其胸中之奇”,其寫作如“筑九仞之臺”,作品“其基既厚”“其崇且大”。

      徐一夔序評論其作云:“學甚辯愽,才甚環偉,識甚超邁,而皆發于聲詩。其詩不淪于空寂,推敘功德,則發揚蹈厲可以薦郊廟;褒贊節義,則感慨激烈可以厲風俗。至于緣情指事,在江湖,則其言蕭散悠遠,適行住坐臥之情;在山林,則其言幽夐簡澹,得風泉云月之趣;在殊方異域,則其言慨而不激,直而不肆,而極山川之險易,風俗之媺惡。其詩眾體畢具,一句一字,滌去凡情俗韻,一趣乎雅,有一唱三嘆之意焉。”宗泐每有“大篇短章之出”,“四方萬里爭相傳誦,震耀耳目”,但讀之者“皆曰泐公猶廣智也”[4]卷首。宗泐的創作風格與大䜣最相近的,應該就是作品中體現出來的“儒術”。

      《回朝次韻》中云:“日華初轉萬年枝,西武樓前賜坐時。獨荷圣情親有問,敢言吾道合無為。”[4]卷六蒙受朱元璋的召見、賜座并親問,宗泐指出佛教觀念乃符合“無為”之論。宗泐與明初的道士交往頗多,詩作中有許多是為道士而作,這應該與朱元璋的宗教政策有關。佛教、道教都是“陰翊王度”“暗助王綱”不可或缺的,在朱元璋的政策下,明初的佛教僧徒與道教徒交往頗多,相互的詩歌往還、唱和很多,表面的沖突大大減少。宗泐《寄題張天師耆山庵》中再次提到“無為”:“聞說耆峰勝地偏,庵居別是一壺天。雅宜河上仙翁住,穩稱山中宰相眠。

      詩歌論文范例:沙冒智化詩集《時光的紐扣》簡說

      塢口白云深似海,階前瑤草碧如煙。閉門不語坐終日,妙入無為合自然。”[4]續編詩的前部分描寫張天師的居住環境,由居住的“勝地”聯系到“無為”,贊揚張天師“妙入無為”而契合自然。故《回朝次韻》中的“無為”,宗泐并不是用之形容禪悟之境,確實是將佛教之理比附道家的“無為”。以佛教比附道家的“無為”是佛教剛進入中國、佛經初譯的事情,現在為了贏得朱元璋的支持,宗泐再次將佛教比附為“無為”,是一種極其可悲的狀況,一則說明明初道教的風頭有可能要勝過佛教,二則可能是宗泐在朱元璋高壓統治下的屈服。

      宗泐頌揚朱元璋與朝廷的作品,應當有感念朱元璋對他的禮遇、因篤好儒術而有行“道”觀念等因素存在。但由上述的分析來看,明初的政治高壓與政治文化對他應該也有著重要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顯示了宗泐處于政治高壓下的無奈。

      參考文獻:

      [1](明)憨山德清.八十八祖道影傳贊//續藏經(第86冊)[M].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3.

      [2](明)宋濂.宋濂全集[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

      [3](清)性統編集.續燈正統//續藏經(第84冊)[M].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3.

      [4](明)宗泐.全室外集//四庫全書本[M].

      [5](清)錢謙益.列朝詩集//續修四庫全書本[M].[6](明)朱元璋.明太祖集[M].合肥:黃山書社,2014.

      [7](明)解縉.文毅集//四庫全書本[M].

      [8](明)文琇.增集續傳燈錄//續藏經(第84冊)[M].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3.

      [9](清)朱彝尊.明詩綜[M].北京:中華書局,2007.[10](清)胡渭.禹貢錐指//四庫全書本[M].

      作者:趙 偉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