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作為“文化傳播的媒介”: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的價值分析

    時間:2021年08月03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一種符號媒介,對中國的陶瓷文化進行存儲,將意識形態話語通過影像予以展示,把觀眾聚合到一定的場域空間進行文化記憶的激活,進而傳承和傳播文化,重塑民族的文化認同。陶瓷作為主體線索在此類紀錄片中隨著時代變化而變換著不同

      摘要: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一種符號媒介,對中國的陶瓷文化進行存儲,將意識形態話語通過影像予以展示,把觀眾聚合到一定的場域空間進行文化記憶的激活,進而傳承和傳播文化,重塑民族的文化認同。陶瓷作為主體線索在此類紀錄片中隨著時代變化而變換著不同的形象訴求,其文本在敘事、文化認同和紀實美學方面呈現出獨特性,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一種影像和話語媒介,使陶瓷文化外顯以構建有意義的傳播空間,呈現出中國傳統文化的獨特傳播語境。

      關鍵詞:紀錄片;陶瓷藝術;文化傳播;媒介價值

    當代電影

      陶瓷工藝在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陶瓷文化的演進與中華文明的發展之間充滿著內在邏輯,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將鐫刻著中華文化基因的工藝類型以動態影像的方式進行記錄和傳播。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文化遺產的歷史意義與作用,集中體現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主要包括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結合時代要求繼承創新,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2017年3月21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文化部、工信部、財政部聯合制定的《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這一計劃是落實《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和《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的重要舉措,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促進中國傳統工藝振興的總體計劃。這就需要將中華傳統優秀文化內涵更好更多地融入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面。

      一、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的定位與分類

      陶瓷作為中華文化遺產的典型代表,烙印著中華的“文化基因”,是一個自成體系的符號系統,史料的編纂、整理和流布對于一個民族文化特征的形成和延續具有重要影響,陶瓷文化類紀錄片是構建中華傳統陶瓷文化傳播的現代方式。中央電視臺在傳統文化的整理和傳播方面做出了先鋒探索,制作了多部關于陶瓷的紀錄片,比如《手造中國》《China·瓷》《瓷路》《景德鎮》等,展示陶瓷的悠久歷史、精湛工藝和工匠精神,更重要的是展示中國陶瓷在世界歷史中產生的重要影響,揭示出中國陶瓷極大地豐富和促進了西方世界社會生活、文化藝術風格、經濟甚至政治方面的變遷。

      此外,有些陶瓷文化類紀錄片是作為大型紀錄片中的單元出現,比如《傳承》《中國通史》中的手工業單元,以及《我在故宮修文物》中的陶瓷單元,記述中華優秀文化的傳承與發揚,其中有的節目作為中華文化的典型代表輸出到加拿大。陶瓷文化類紀錄片正是基于上述背景,在新的受眾研究視角下,不斷探索創新敘事思路,充當著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媒介。陶瓷作為主體物呈現在紀錄片中,其表達隨著社會發展的不同時期產生著不同變化,符合了當時社會的文化政治經濟環境,在紀錄片的劇情推進和轉換中,陶瓷的形象表達有著不同的線索:

      1.陶瓷作為“歷史遺存、藝術展品”。突出其展覽展示價值,這種訴求側重的是對陶瓷作為歷史遺珍的動態復現,呈現出的是對陶瓷器物全方位立體的動態展示,這種展示僅僅停留在陶瓷作為器物的外觀表現層面,以淺層介紹為主。

      2.陶瓷作為“古董與收藏”的價值展示。這種紀錄片的訴求側重的是敘述陶瓷工藝價值、歷史節點、經濟價值以及鑒定真偽。這種類型的紀錄片除了向觀眾傳達一定的陶瓷歷史文化知識,更多的是探索古代陶瓷在當下的經濟價值和利潤空間,并向社會傳播各類窯口陶瓷器物的鑒定知識。這類紀錄片的商業氣氛濃厚,順應了當下很多觀眾的藏寶鑒寶這一經濟行為。

      3.陶瓷作為“文化傳播的媒介”。這類紀錄片展示出的是陶瓷文化與社會語境的重要關聯度,強調文化輸出。在一些非遺傳人現場制作過程中構筑陶瓷的生產場景,既在紀錄片中展示一定的體驗式場景,增強消費屬性,同時這一“人、器物、場景”的綜合畫面又增強了大眾屬性,吸引更多的人收看節目,強調的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創新,利于民族意識的培養。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向受眾傳遞和呈現的是一種宏大的中西方文明交流的格局,不僅體現著文化技術層面的,更多的展示的是中國人的工匠精神與探索精神,是傳遞中國形象的良好媒介。隨著時代的發展,這一類的紀錄片更占主流。

      二、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的文化價值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一種符號媒介,對中國的陶瓷文化進行存儲,同時將意識形態話語通過影像予以展示,把觀眾聚合到一定的場域空間進行文化記憶的激活,進而傳承和傳播文化,塑造民族的文化認同。與此同時,也展開跨文化的對外交流功能,傳播中國的優秀文化,增進國家之間的相互了解,是一種重要的傳播媒介。

      (一)文本與敘事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既是“節目”又要反映“文化”,既不能脫離“電視節目”這一消費屬性,亦不能消除其“文化表達”的精神屬性;作為“電視節目”必須能夠到達更多的受眾才能體現其媒介價值屬性,作為“文化表達”必須要有充分的知識性才能體現其育人的價值。如何讓二者自洽,是一個頗為重要的課題。從傳播的角度創作者要研究信息的調查、受眾、市場、媒介、途徑、方式、方法和效果等諸多問題,如果把紀錄片傳播的過程看作一個系統,那么,在由生活—電視節目制作—節目—接受(消費者)的過程中,每一個階段都具有生產性、加工性、創造性。節目組通過紀錄片,在其生產過程的終點環節向受眾傳播審美和有目的的創造意向和行動。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的載體,在當今全球信息化的過程中能夠反映中國形象。比如《瓷路》展現了中華民族的陶瓷史詩,視角獨特,以陶瓷發展歷史組成時間線,它的定位是中國陶瓷文化 對世界的作用,在一千年的跨度中,在遍布世界幾大洲,在重要的各國首都和重要的時間節點上,以中華陶瓷做標注,在探險、經商、戰亂等的故事情節中,介紹了中國陶瓷如何改變了中國形象。這種跨時空多視角的宏大敘事,讓該紀錄片收獲了國內外受眾的好評。

      全球信息化的結構并沒有帶來藝術的同質化,恰恰相反,這個時代是一個藝術多元化的時代,優秀的藝術總是帶有地方特色的,但同時又具有全球的普遍性;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必須展現出某個時期中華民族所特有的精神。電視節目作為一種形式,是創作過程的終點,但卻是消費的起點,消費從不同的視角又會回到——與視角相互關聯——開始時的形式。

      就如同艾柯所認為的那樣,“作品的開放性和能動性在于,它能讓人給予補充,能讓人給予有效果的具體的補充,它能夠以自己的結構的生命力來指引這些演繹活動,這種結構的生命力包含在作品當中[1]”,文本中浸透著社會文化因素,是一個復雜構造,顯示著對中國文化挖掘的重要意義,提煉的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標識。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的聲音與畫面綜合而成的電視語言符號成為具體的文本表意系統,文本攜帶著大量的附加因素向受眾進行傳播,伴隨文本出現在受眾面前的不僅是“符號”,而同時也是與世界的聯系方式,它們攜帶著大量的社會約定和文化聯系,常常隱藏于文本的各個角落。

      因此,文本的發出者必須遵守一定的“敘述規約”,才能讓文本的價值體系被接受者即受眾易感。電視媒體與藝術的融合為陶瓷藝術傳播提供了獨特的語言和形式,從不同的維度給受眾帶來藝術傳播的體驗。“電視最大的長處是它讓具體的形象進入我們的心里,而不是讓抽象的概念留在我們腦中[2]”,鏡頭語言的隱喻,按蒙太奇的手法對素材進行重新表達,使紀錄片最終呈現出故事化情節。

      《手造中國》《China·瓷》《瓷路》等紀錄片中,景別多樣,如特寫、大特寫、近景較多,中景全景相對較少,拍攝手法除了固定這一方式以外,跟拍+推的方式對于展示陶瓷更為凸顯。鏡頭引導受眾在有限的視覺空間中去體味無限,激活觀眾的文化記憶,讓觀眾去思考陶瓷文化甚至中國文化的傳統。相對新媒體而言,電視紀錄片的制作周期長,內容質量高,電視媒體所播出的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的信息更加精品化,能夠給觀眾帶來更標準化專業化的節目質量,這就有利于觀眾的文化藝術知識的提升。通過反復精挑細選的業內經典知識被移進電視紀錄片中,綜合視聽語言再現陶瓷的歷史,用影像的史詩構筑陶瓷的發展之路、文化之路。

      (二)文本與文化認同

      “一個優秀的創作者必然關注本民族的文化積淀與歷史沿革[3]”,《手造中國》通過前期的詳盡采訪準備,以中國傳統制瓷工藝為主線,通過匠人的日常生活去表現中國制瓷的工藝和過程,每個部分的標題也極為符合陶瓷的特點,《水土》《器度》《畫心》《守藝》《薪火》,講述中國陶瓷的悠久歷史,既傳播了傳統的陶瓷文化,又隱喻著中華悠久的工匠精神。

      《China·瓷》是中央電視臺聯合大英博物館和V&A博物館共同制作的,這部紀錄片關注文物細節,但是眼光放置于全球的視角,經由一場展覽,展示我國的外銷瓷是如何與全世界接觸的,肯定了中國陶瓷在世界歷史中的重要意義,表現出的是中國與世界各國的相互影響,但更多的指向中國陶瓷如何影響西方各國的社會生活、藝術風格、政治、經濟等。陶瓷文化藝術既是物質遺產,更是中華傳統思想遺產的物化體現,因此,不能割斷歷史,決不能做文化虛無主義者,毛澤東同志曾說過:“學習我們的歷史遺產,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給以批判的總結,是我們學習的另一任務。我們這個民族有數千年的歷史,有它的特點,有它的許多珍貴品……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4]。

      中華民族的精神追求和獨特的精神標識深藏于這些傳統經典器物中,匠人以藝術手法表現了自發性的創造傳統,這種自發性的創造是對傳統文化的回應,同時也體現了人們在面對以“標準化運作”為特點的集體經驗時萌發的一種個人化的想象狀態。紀錄片以拍攝的畫面為媒介,以鏡頭語言做本體語言捕捉陶瓷特色,使用追溯性的語言表現陶瓷文化傳統,通過故事化的處理凝視歷史,表現出對中華精神的認同,讓觀眾能夠感受傳承幾千年的文化,最終達到傳遞思想的目的。通過這些在鏡頭語言中增強文化自覺的方式,讓紀錄片呈現出文化溯源與再出發的樣態,全面凸顯出電視紀錄片的文化價值。

      文本的起承轉合喚醒陶瓷歷史文化記憶,再現陶瓷形象,在紀錄片中構建一個立體的時空去凸顯和營造傳統陶瓷文化的氛圍。“文化偏愛”和“共鳴”是在中華民族一脈相承的歷史化的社會、文化和政治脈絡下產生,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帶來的文化接近性成為一種影響力,是由傳統文化帶來的功能,展示著中國幾千年社會發展的故事,而且發展還在強勁增長中。中國陶瓷的發展變化通過紀錄片得以展示,向觀眾展示出傳統受常規習俗的支配和影響,中國陶瓷在社會變化過程中表現出來驚人的活力,即對不斷改變的外部環境作出相應反應,產生了不同風格的品類,吐故納新本身就成了一種傳統。電視文本通過綜合手段去喚醒國人的文化認同,尋找作為中華兒女的“身份”和存在價值。

      (三)文本與紀實美學

      如果紀錄片只是機械地再現或者復制現實,那么呈現的內容有可能走向空洞乏味,電視紀錄片作為一種藝術手段,在一定程度上是允許虛構和夸張的,甚至可以用高科技手段對場景進行復現,但是虛構絕不是虛假。在紀錄片中把關乎陶瓷的情感、故事、人物進行藝術再現,被攝對象在長鏡頭、跟拍、采訪方式、拍攝角度等綜合創作手段下,觀眾與之產生共情。“紀實不是真實……紀實首先是一種美學風格,是一種與真實的關系……是創作者對被攝對象投入了情感與評價的‘參與的觀察’[5]”。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一種景觀,體現著它獨特的觀看方法,記錄著導演和攝影制作的具體觀點,紀錄片中連續性的形象構成了導演的意見陳述。通過場景聯結功能,觀眾通過紀錄片“看見”過去的非遺作品,便會置身于歷史之中了,這是對紀錄片作為技術媒介激活觀眾記憶的方式。不是“旁觀”而是“在場”,通過攝影機與拍攝對象對話,在尊重這些拍攝對象的同時,告訴觀者“我是在怎么看待他們的”。

      紀錄片不僅僅是一種獲取資料的手段,還是一個探尋思想的場地,把陶瓷這一傳統文化藝術作為“思考”與“表現”的素材,觀者不只在看拍攝對象,而是在看觀察拍攝對象的過程,用移動的方式來拍攝匠人制作過程或儀式,避免三腳架式的定點觀察方式,讓攝影機成為在場的見證者,讓陶瓷的生產過程和情境展示出來,通過畫面暗含匠人的人生和社會的真相,現代文化的影響同傳統的陶瓷工藝制作方式之間互動互生,為觀眾創造新的夢想和表達欲望的復雜語言。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用先進的媒介技術延伸了實際的在地場景和虛擬的舞臺場景,復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精神和工匠情感的動態式樣,在邏輯上具有一種內在節奏的運動與變化。這一形式體現了非遺文化的生命性和情感表現性等原則。

      在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中,把這些場景放在廣闊的日常生活中,這本是匠人們在當地公共生活的一部分,因而對于公共生活的延續至關重要。人們的思維意識會隨著節目的推進進入一個全新的再造的電視儀式中,隨著視覺聽覺的延展,紀錄片中一系列的象征符號將觀者拖拽到這個再造世界中,思維和意識會隨著節目情節的演變而發生多重變化,伴隨而來的是主題取向的滲透和視覺焦點的定格,激勵觀者去思考。

      三、陶瓷文化類紀錄片的社會價值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作為一種影像和話語媒介,對社會進行集體記憶的激活,通過符號化的方式,記錄和延續陶瓷文化,讓陶瓷文化外顯以構建有意義的傳播空間,形塑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語境。

      (一)歷史文獻價值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將記憶中的陶瓷相關的工藝文化歷史等內容物質化到視頻這一載體當中,是知識傳承和文化存儲的媒介,在很大程度上承擔著電子文獻記錄的作用,通過陶瓷器物來展示古代文化、生產、生活狀況,通過陶瓷的名稱、型制、紋飾、銘文、制作工藝、器物組合、用途用法、年代、國別和所包含的歷史信息,判斷不同時代的風格,不同區域的范式,這是呈現歷史年代或者地域的一種尺度。“內容為王”對電視節目依然奏效,陶瓷文化類紀錄片要從根本上贏得口碑,則必須要有好的內容,那么電視節目制作者必須與相關的學者進行優勢互補,聽取如考古、歷史、藝術等方面學者的專業建議,將業內的最新研究動態或成果與制作方進行溝通分享,加強媒體與學者之間的合作與交流,如此才能保證一檔節目的文化性、知識性和前沿性。隨著全民知識水平的提升,節目的知識深度要不斷加強。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以傳承為核心目標,將陶瓷文化遺產進行數字轉化和存儲,能夠提升陶瓷文化遺產的傳承效能,在技術上以數字攝影、數字攝像、數字音頻與文字錄入等方式獲取信息并生成視頻圖像資料,這對于整理國家陶瓷文化遺產的發展脈絡,反映陶瓷文化的歷史風貌,對國家文化建設和深入研究優秀的工匠文化具有重大的意義。陶瓷文化類紀錄片正是基于這樣一種自我意識和使命感,以文化的發掘和搶救意識以及對文化發展的前瞻性進行探索,為陶瓷文化遺產留下珍貴的影像資料,為保護傳承陶瓷文化遺產做出貢獻。

      四、結語

      技術賦能的社會出現了新的儀式和魅惑,新媒體社交平臺的競爭使紀錄片從殿堂走到了民間,這對于電視媒體而言是一種壓力和挑戰,對于電視媒體而言,“家庭集體觀看”持續衰退,已經讓位于個體化的媒體消費模式。觀看電視節目的儀式空間有了巨大的反轉,新媒體極大地推動了儀式空間的評論化聚合,儀式空間走下神壇到評論化的轉移反而促成了大規模的宣傳效果,從另外一個方面推動著電視節目不斷向更專業化的方向演進。

      中國的視聽文化產品要想走出去,走得遠,在當前必須要重視和依靠新媒體的力量。陶瓷文化類紀錄片有其獨特的美學價值和文化內涵,是國內外公眾了解立體的、全面的中國形象的重要窗口,要借助新媒體平臺的力量,增強融媒體傳播意識,讓這類節目觸達更多的國際受眾,因此,文化類紀錄片在新媒體環境下要突出文化場域構建的自主性、突出跨學科性、突出跨媒體融合性。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將陶瓷背后“看不見”的實用價值和美學價值進行演繹,為經典的中華傳統工藝文化創建超越時空的影像博物館。

      文化記錄論文投稿刊物:《當代電視》是由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主管、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主辦,國際刊號ISSN:1000-8977;國內刊號CN:11-1322/J,郵發代號:2-708。讀者對象為電視藝術工作者、高校相關專業師生及廣大的電視藝術愛好者。

      陶瓷文化類紀錄片在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輸出價值觀方面承擔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要繼續發揮并增強這一功能,同時要做出創新以打造出更多優秀的陶瓷文化類紀錄片。陶瓷工藝文化為屏幕提供形象,同時,屏幕又形塑著陶瓷文化,紀錄片里文化自覺的彰顯需要做出更多的探索,更好地展示其作為文化傳播的媒介功能與價值。

      參考文獻:

      [1]安伯托·艾柯.開放的作品[M].劉儒庭,譯.北京:新星出版社,2005:26.

      [2]尼爾·波茲曼.娛樂至死[M].章艷,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159.

      [3]徐玉梅.評析電視劇《希望的大地》的敘事[J].當代電視,2020(1):13-15.

      [4]毛澤東.毛澤東選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533-534.

      [5]鐘大年.紀實不是真實[J].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1992(3):19-28

      作者:石蒙蒙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