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韓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學科教育的現狀和啟示

    時間:2021年09月07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高校領域設置非遺學科問題日漸引起關注,韓國的案例或許可供借鑒。韓國的非遺保護起步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2000年后經歷轉型,非遺教育從單純的指定傳承人傳授教育,發展為包括技藝傳承人教育、專門人才培養和社會普及教育在內的非遺教育鐵三角,形成

      摘要:高校領域設置非遺學科問題日漸引起關注,韓國的案例或許可供借鑒。韓國的非遺保護起步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2000年后經歷轉型,非遺教育從單純的指定傳承人傳授教育,發展為包括技藝傳承人教育、專門人才培養和社會普及教育在內的“非遺教育鐵三角”,形成了傳授教育和學科教育并進的雙軌制模式。其中,高校學科教育不僅承擔了提升傳統傳授教育的職能,而且致力于培養符合新時代文化傳承需要的非遺專門人才。目前的學科設置上表現出跨學科融合和突出優勢學科的特點,人才培養上重視實踐能力和專門能力的培訓,還存在學科獨立性模糊和理論建設不足等問題。

      關鍵詞:韓國非遺教育;學科教育;傳授教育;非物質文化遺產學

    非物質文化遺產

      在各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以下簡稱“非遺”)保護中,教育都是重中之重。隨著非遺保護的深入開展,中國高校領域是否有必要設立相關學科以培養專門人才提上了議事日程。在這一議題背景下,吸收和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與教訓,不失為一條有益的路徑。韓國是開展非遺保護較早的國家之一,不僅有專門機構負責,而且教育項目多種多樣。單從類別和規模來看,這些非遺教育分別針對傳承人和社會兩大群體,內容覆蓋各種非遺事象門類,教育活動有體系、成規模,且正規化程度較高。

      非物質文化論文: 體驗視角下黑河地區非物質文化開發模式探討

      那么,在高校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方面,這個高度制度化的教育體系中有哪些經驗值得借鑒?又有哪些問題需要反思?本文簡單回顧韓國非遺教育的發展歷程,針對其中高等教育領域非物質文化遺產學科(以下簡稱“非遺學科”)的設置和人才培養方案,從理論基礎、教育目標、教學體系和人才出路等角度,審視其中的經驗和教訓。

      一、非遺教育中的學校教育體系

      在韓國,傳授教育①是國家非遺傳承的重要制度之一。從20世紀70年代起,韓國開始重視保護傳承人,推出傳承保有者②認定制度,隨后在1982年建立重要無形文化財傳授教育館,開展以指定傳承人為中心的傳授教育。這樣的教育館按地區設若干分館,成為韓國非遺傳承教育的主要機構。長期以來,除非正式、非常規培訓和普及教育外,教育館一直是韓國政府主導下唯一的非遺傳承專門教育機構,直至無形遺產院的建立。199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遺名錄誕生后,韓國積極參與,并于2006年正式加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2003)。

      2006年,韓國議定成立亞太無形遺產殿堂,在公約的框架下,代表韓國政府施行非遺保護工作,這個機構2012年更名為國立無形遺產院,2013年正式啟動工作。作為專門承擔非遺工作的綜合行政機構,無形遺產院不僅負責非遺的展示、公演、調查和研究,而且開展相關教育活動,安排各種資助項目。其中,推進傳承教育是該院四大核心課題之一。目前這里的教育項目分專業培訓和社會教育兩大塊,在課程設置和學員召集上實現了常規化,部分專業培訓還頒發結業證書。這里成為了韓國非遺保護中的新興正規教育機構。隨著無形遺產院工作的推進,韓國高中和大學內的非遺教育也有所發展。

      2015年,韓國政府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全及振興相關法律》(2016年3月28日實施,以下簡稱“非遺法”),其中規定傳授教育是“保有者及保有團體、傳授教育學校實施的教育”。此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一次出現了以前非遺相關法律中看不到的“傳授教育學校”這一用語,專指在高中、大學內開設國家非遺項目相關傳授教育課程,學生在3學年內修滿21個學分后,可以取得參加傳授進修資格證考試的資格。

      這一制度是針對以前傳授教育館封閉式師徒繼承模式的對策,后者僅限于保有者和保有團體,重點圍繞藝能和技能的傳授。而這一新教育范疇的主管單位就是無形遺產院,其宗旨是創造將非遺師徒傳承與學校教育優點相結合的新的傳授教育模式,開拓非遺傳承體系多元化的局面,提供引導新生代進入傳統文化傳承的途徑,以此激活非遺傳承,培養年輕優秀的傳承者。

      國會文化體育觀光委員會金勝源議員在2020年12月的文化財廳國政監查中曾提議,通過擴大傳授教育,保護因傳授教育斷代而面臨危機的無形文化遺產,其方案就是擴大“傳授教育學校”。不過,在實際執行中存在很多難題。非遺法(2016年12月20日修訂,2018年12月24日實施)第30條中雖然包括了高中,但是運營傳授教育學校需要開設3年的課程,同時安排保有者、傳授教育助教和進修生的實習教育,這實際上很難嵌入目前以升學考試為中心的高中體系,除非是藝術類專門高中。

     、俑叩冉逃I域不太一樣,除傳授教育以外,開始有部分院校開設非遺相關科目,培養包括技藝傳承人在內的專門人才。截至2020年,本科開設非遺類課程的有韓國傳統文化大學、安東大學、忠北大學等3所國立大學,另外高麗大學、中央大學、東國大學和全北大學等則開設了相關研究生課程。下面就以這些院校為中心,看看高等教育中非遺相關專業的學科設置情況。

      二、高等教育體系中的非遺學科和課程

      首先來看高校本科教育中的情況。韓國傳統文化大學是目前韓國最專門的培養文化財相關人才的高校,創建于2000年,隸屬文化財廳。目前,已經發展成為擁有兩個?茖W院和兩個研究生院的高等院校,包括技術科學學院(傳統建筑學系、傳統造景專業、文化遺產保存科學專業)和文化遺產學院(傳統美術工藝學系、非物質遺產學系、文化遺產管理專業、融合考古專業),以及普通研究生院(傳統建筑專業、傳統美術工藝專業、文化遺產融合專業)和文化遺產專業研究生院(文化遺產修理技術專業、文化遺產產業專業)。

      其中,文化遺產學院的非遺系是2017年新設的學科,以培養和引導非遺領域專門人才為目的,是國內唯一全面關涉非遺的學科。這個系沒有設在技術類的學院和專業當中表明,它并不是以培養非遺項目(技藝)傳承人為目標,而是培養相關的理論人才、教育人才和管理人才,等等。

      該系課程主要分為知識和理論兩類,范疇涉及工藝、美術史、音樂、民俗和傳統材料等方面的專業學識。全部34個科目中與非遺直接相關的有16個,接近半數。非遺類課程實踐和理論并重。從實踐來看,諸如非遺記錄化實習、非遺法、非遺政策論和非遺展示企劃論等課程,主要培養非遺管理和保護工作方面的實際工作能力。

      從理論來看,有三類課程共同搭建起“非遺”這個學科對象的理論框架,一是認識非遺和傳統文化事象門類的關系,如工藝和非遺、傳統表演藝術類型遺產分析研究、物質文化與非遺;二是非遺事象的系統介紹,如世界非遺、非遺和地區文化;三是有關非遺認識論和方法論上的研習,包括非物質文化遺產學(以下簡稱“非遺學”)研習、非遺實地調查方法論、非遺批評、非遺史料講讀和非遺學研討會。這里可以發現,標志著學科獨立性的“非遺學”尚不成熟,不僅放在選修課程當中,而且兩門課都是研討性質,還沒有成型的概論。

      另外,在相關學科領域,該系的課程設置偏重傳統工藝和美術。實際上,該系現有專任教職也僅限于美術史和哲學專業的兩名教授,其他科目均需另聘兼職或臨時教職人員;而且納入必修科目的只有美術史(1,2)和工藝與非遺等3門課程,難免被誤解為美術史專業教授趕造出來的專業。

      而安東大學和忠北大學是在特定院系中設置非遺項目的傳授教育科目,比如安東大學服裝學系的“麻布織造”和忠北大學木材紙科學系的“韓紙匠”都是傳授教育課程。當然,韓國傳統文化大學美術工藝學系也開設有“韓山苧麻織造”“丹青匠”“瓷器匠”“木雕”等傳授教育科目。這類課程一般是在現有學科的課程基礎上,并行保有者、傳授教育助教、進修生的實際技能操作教育。這種在大學里通過理論教育和實習獲得參加傳授進修資格證考試的機會是非常理想的,但實際上由于教育實習時間不足,即便是這里的大學生也很難通過進修考試。

      2020年這類高校的傳授教育培養出的進修者只有1名,便說明了這一點。另外,從科目和非遺項目的關系來看,這類大學的傳授教育偏重于比藝能更脆弱的工藝技能項目,這有利于強化非遺的傳承。但是,只有與國家非遺項目掛鉤的學科,才能得到國家財政的資助,否則高校自身很難運營此類傳授教育。因此,目前高,F有的傳授教育項目主要以丹青匠、木雕匠、瓷器匠等所謂“具有商品價值的”項目為主,顧及不到那些亟待擴大運營的瀕臨消亡項目。而且,文化財廳的資助金額每年只有1億~1億5千元韓幣,難以推進更加深入、細致、持續的傳授教育,不能滿足培養此類人才的需要。

      研究生教育階段的非遺學科設置更為模糊,尤其是幾乎缺失對非遺學科自身理論獨立性的定位和學科體系的建立,這可能是開辟新專業的起步階段不可避免的難關和過程。雖然這些研究生院尚不成熟,但畢竟體現出了各自努力的方向。大致有兩類,一類是在本校原有的優勢學科基礎上進行專業融合,面向文化遺產和非遺培養專門人才,比如高麗大學、中央大學和東國大學;另一類是圍繞培養非遺人才這個核心,在一個極為廣泛的跨學科融合基礎上,設計不同方向的人才培養方案,代表是全北大學。

      具體來看,高麗大學開設的是文化遺產聯合課程,是一個旨在培養文化遺產方面專門人才的研究生課程,教學隊伍囊括了民俗學、建筑學、地理學、美術史和文學方面的專家學者,最為強調的兩個學科是博物館學和民俗學。前者側重文化遺產保存和展示等實際業務的專門知識和能力;后者尤為強調民俗學實地調查對各類民俗事象進行搜集、整理和研究的能力。

      在此基礎上,吸收和借鑒基礎人文學科中歷史、哲學、經濟和政治等領域的專業知識,形成一個體系化、專業化、綜合性的文化遺產學科。他們的目標是建立保存、繼承和弘揚文化遺產的理論基石,探索如何創造性地傳承文化遺產,致力于推動文化遺產學的發展,培養面向21世紀的文化遺產高級專門人才。研究的領域包括有關保存文化遺產生產過程和生產背景的科技理論,對文化遺產的繼承和當代意義的開發進行多元化的深入研究。

      全部課程分基礎共同科目和專業領域科目兩類;A共同科目共五個,分別是:民俗學概論、博物館學研究、文化財學研究、考古學研究和韓國美術史。專業領域又分民俗學和博物館學兩個方向,各開設32門課程,均為兩個學科的基本科目,并沒有文化遺產或非遺領域的專門科目。

     、僦醒氪髮W的情況與此類似。該研究生院設有文化財專業,分文化財專業方向和比較民俗專業方向。文化財專業方向側重于文化遺產保護和復原的科學技術,以如何延長文化遺產的壽命為主旨。比較民俗專業方向是在該校撤銷民俗學系后,原有教授團隊負責的研究生教育,內部又分民俗學和博物館學兩類課程。②嚴格來講,高麗和中央兩校的學科設置是以文化遺產整體為對象,沒有特別區別出非遺領域;教學隊伍以原有的人文學科為基礎組成,實力雄厚,但是沒有開設非遺專門課程,僅限于現有專業科目的簡單加法。

      與非遺相關的科目包括無形文化遺產研究和文化財保護法(文化財法)這兩門理論課程,另外,丹青、工藝和民畫這三個藝術門類相關科目也和非遺教育有關。從整個課程設置的規模來看,不如高麗大學和中央大學的體系龐大,但是專設有非遺類科目,而且在繪畫和工藝兩個領域獨有專攻。更為專門且直接針對非遺教育的是全北大學研究生院開設的無形遺產信息專業。

      該專業的設置背景是隨著非遺熱的升溫,針對非遺保護和開發進行研究、制定政策的必要性越來越突出,相關專門人才缺口很大,為此有必要培養碩博級的非遺專門人才,以面向未來時代的文化建設需要。具體目標是培養具有綜合能力的非遺專門人才,構架囊括非遺調查、保存、管理、信息處理和再創造的諸般理論,傳授非遺調查、保存、管理和信息處理的知識和能力,研究和開發利用非遺進行再創造的各種應用科學,培養非遺的教育者和管理者。課程設計也相當宏大,致力于建起一個囊括人文、藝術和工學領域的跨學科課程體系,包括以下領域:文創應用領域,分析理論領域(民俗學、飲食和大眾文化領域、音樂和工藝領域),調查和保護(人類學、地區理論和實地調查領域),ICT領域(信息工學領域)。

     、俸茈y想象有任何學生可以修完這么廣博的課程體系。實際上,該專業之所以這么做是出于一個大口進小口出的考量。即,在專業設置上盡量拓寬預備生源領域,讓包括傳承人、文化行政機構工作人員、文化企業單位從業人員、有志于非遺領域工作的應屆生,以及對非遺產生濃厚興趣的普通人,都能夠在這個專業當中找到自己深造的機會,在學習非遺專業共同課程的基礎上,根據自己的學識基礎、特長和興趣,選擇特定方向進行素養和能力的培養與強化,以成為這個方面的專門人才。

      簡單來講,這里可能培養出非遺技術專家,也可能培養出非遺數字化人才,還可能培養出非遺管理人才、文創人才,以及非遺教育人才和研究人才等等。前面高校的實踐也表明跨學科是非遺學科教育的基本特點,而這個研究生專業更為廣泛地將相關學科組合在一起,形成具有綜合性的獨立專業,讓學生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專長。這種博而專的學科設置理念,是建立在明確的非遺專門人才培養意識上的。下面就從人才培養的角度,對韓國非遺學科教育的經驗做一個全面考量。

      三、非遺學科教育中人才培養模式的類型

      從歷時發展的角度來看,韓國的非遺教育經歷了從保護精英到擴大傳承人共同體的變化,具體來講教育對象從局限于技藝保有者群體,到面向社會培養管理人才、教育人才和研究人才,教育形式包括以保有者為核心的傳授教育,以相關行政機構、教育機構和研究機構從業人員為主體的專門教育,以及面向全社會的普及教育。其中高校領域的學科教育屬于專門教育,雖然發展較遲,普及和深入的程度都還很有限,但是學科設置上具有鮮明的面向新時代進行文化傳承的建設和發展意識,尤其是在人才培養上針對性非常強,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傳授教育的擴展和升華。如前所述,傳授教育指的是以非遺項目的指定傳承人為中心的一種教育模式。韓國的非遺教育起步于此,其代表性教育機構就是20世紀80年代初創建的傳授教育館。從當時的情況來看,非遺保護的觀念還局限于申遺成功的項目,保護政策完全傾向于指定傳承人和團體。這一做法很快出現了利益不均衡、權力集中化等問題,這些也直接體現在了傳授教育館的人才培養模式上。

      四、非遺學科教育的啟示和改進方案

      上面介紹了韓國非遺學科教育的現狀?傮w來看,雖然已經起步,但是韓國不僅開設非遺學科的高校不多,相比較于政府推進非遺保護工作的力度,以及重視非遺保護工作的專門性而言,非遺的學科教育重視程度不高,學界對這個話題也沒有討論。筆者認為,這固然和當前韓國政府輕視人文學科發展的大趨勢有關,更大的問題是學術界對建立和發展非遺學科教育的必要性仍然存在著質疑,更傾向于把非遺僅僅視為一個保護實踐的工作概念。

      從學界來看,非遺學在理論上能否獨立是一個關鍵,關鍵中的關鍵是非遺作為學術概念的獨立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韓國的情況都表明,“非遺”這個概念從一般文化遺產中獨立出來,的確來自保護實踐的需要。而且隨著實踐中對非遺文化屬性和特征認識的加深,這一概念不斷得到修訂,大大推進了非遺工作的開展,甚至是更新性的發展,顯示出理論的巨大推動力。韓國就是很好的例子。如前所述,韓國較早就建立起非遺概念,稱之為無形文化財,針對傳統藝能和技能進行保護。

      但這個工作從一開始就受到學界的批評,“反傳承”是最為嚴厲的指責。以后響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出的“非遺”概念,被認為是順應時勢,給韓國的非遺保護工作改革提供了理論的依據和世界級的平臺,全面革新的結果在教育上體現為上面提到的雙軌制教育體系和高校非遺學科的起步。也就是說,一個來自實踐的工作概念,在逐步理論化的過程中越來越成熟,反過來引導和推動了工作的進程。這不正是學術發展的理想軌跡嗎?!

      總之,從韓國的經驗來看,重視非遺保護和非遺教育已經形成共識,但是對高校領域建立非遺學科的必要性和合理性,認同度仍然不高。目前高校非遺學科教育實踐才剛步入萌芽期,他們的經驗顯示出了非遺學科教育的重要性和理論特點,同時也啟示我們應該加強非遺學的學科獨立性建設,提供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課程,培養在非遺方面素養和能力更為全面的人才,提升非遺研究的實力。

      作者:鄭然鶴龐建春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