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尋找青藏高原上的“遠古香格里拉”

    時間:2021年09月17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香格里拉一詞,源自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書中描述了一個隱藏在青藏高原的山谷,那里有著神奇的雪山、茂密的森林、碧綠的草地和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仿若世外桃源。 現實中的香格里拉地處青藏高原的東南邊緣,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是

      “香格里拉”一詞,源自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書中描述了一個隱藏在青藏高原的山谷,那里有著神奇的雪山、茂密的森林、碧綠的草地和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仿若世外桃源‍‌‍‍‌‍‌‍‍‍‌‍‍‌‍‍‍‌‍‍‌‍‍‍‌‍‍‍‍‌‍‌‍‌‍‌‍‍‌‍‍‍‍‍‍‍‍‍‌‍‍‌‍‍‌‍‌‍‌‍。 現實中的香格里拉地處青藏高原的東南邊緣,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是一片廣袤的高寒荒蕪之地‍‌‍‍‌‍‌‍‍‍‌‍‍‌‍‍‍‌‍‍‌‍‍‍‌‍‍‍‍‌‍‌‍‌‍‌‍‍‌‍‍‍‍‍‍‍‍‍‌‍‍‌‍‍‌‍‌‍‌‍。

    青藏高原

      最近,“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古生物科考隊在青藏高原中部發現一個距今4700萬年的化石植物群,表明那里曾經生長著郁郁蔥蔥的亞熱帶森林,堪稱遠古的“香格里拉”‍‌‍‍‌‍‌‍‍‍‌‍‍‌‍‍‍‌‍‍‌‍‍‍‌‍‍‍‍‌‍‌‍‌‍‌‍‍‌‍‍‍‍‍‍‍‍‍‌‍‍‌‍‍‌‍‌‍‌‍。

      在“世界屋脊”探索高原的前世今生

      青藏高原是地球上最年輕,也是海拔最高的高原,被稱為“世界屋脊”。 生物化石見證了地球的滄桑巨變,也見證了青藏高原波瀾壯闊的地質變遷。 青藏高原的化石眾多,但是由于高寒缺氧、交通不便,在高原開展野外科學考察的難度要遠遠大于其他地區。

      從1949年至今,中國組織了兩次大型的青藏高原科考。 其中,第一次科考始于20世紀70年代,古生物科考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科考過程中相繼發現多個化石植物群。

      隨著研究手段的提升和新化石點的發現,對青藏高原開展更加全面、深入的古生物科考就顯得十分必要。

      第二次科考由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共同組建,古生物科考隊在青藏高原上找尋動植物化石,探索高原的前世今生。

      走進蔣浪化石點

      從西藏拉薩驅車一路向北,過了納木錯湖再往西,一天的車程便來到了班戈縣普保鎮。 距離普保鎮北面約30千米,便是科考隊開展野外工作的化石點——蔣浪。

      蔣浪海拔4850米。 由于南面的喜馬拉雅山脈阻擋了從印度洋來的大部分水汽,因此青藏高原中部極為干旱,植被以高寒草甸為主。 點地梅(一種報春花科植物)分布廣泛,它們緊縮為團,形成墊狀植物,彰顯了這里的環境與眾不同。 藏波羅花(一種紫葳科矮小宿根草本植物)也很常見,這是青藏高原中部花朵最大、顏色極其鮮艷的植物,這些散落在草甸的粉紅色花兒遠比葉片更為顯眼,仿佛一個個小喇叭,宣告著高原草甸盛裝的到來。

      放眼望去,蔣浪附近是一望無際的草甸,低矮的山巒跌宕起伏,一條近乎干涸的小河向東緩緩淌入班戈湖,小河邊凝結著白色的鹽堿,足以證明這里的干旱程度。 青藏高原中部是沒有樹的,甚至連低矮的灌木也難覓蹤影,偶爾能見到開著黃花的木本植物金露梅,植株卻不超過20厘米。 科考隊就是在這樣的高寒環境中,發現了一個與現在的植物種類完全不同的新生代化石植物群——蔣浪植物群。

      植物化石新發現

      野外化石發掘最大的樂趣就在于,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打開的石頭里面會藏著什么,帶來怎樣的驚喜! 隨著一塊塊植物化石的發現,科考隊不斷收獲著驚喜。

      化石發掘過程中,一塊帶著兩個長“翅膀”的果實被敲了出來,乍一看,像極了龍腦香科植物的果實。 龍腦香科植物主要分布在熱帶地區,帶著“翅膀”的果實有利于通過風來傳播。

      云南西雙版納有成片的熱帶雨林,里面最高的樹就是龍腦香科的望天樹,高達70余米。 但是科考隊員經過仔細對比后發現,這塊化石和龍腦香科果實的形態存在明顯區別。 查閱資料才知道,這類化石在北美洲和歐洲相近時代的地層里也有,而且有一個很形象的名字:兔耳果。 由于化石形態獨特,兔耳果還不能歸入現生的任何一個植物類群,但是從化石點的分布可以看出,兔耳果是在北美洲起源,一支傳播到了青藏高原,另一支傳播到了歐洲。

      另一個有趣的植物化石類群是苦木科的臭椿,這類植物有著長橢圓形的扁平翅果,常常作為公園或馬路邊的綠化樹種,它們主要分布在亞洲熱帶、亞熱帶地區,少數可以長到溫帶地區。

      最早的臭椿化石是在印度晚白堊紀的地層中發現的。 正是由于印度板塊和歐亞板塊的碰撞,臭椿隨之擴散到了青藏高原,再逐步傳播到了歐洲和北美洲。 由此可見,青藏高原在地質時期對植物的傳播起了關鍵性作用。

      此外,科考隊還發現了全球最早的蘿藦亞科種子化石、亞洲最早的榆科椿榆屬果實化石,以及鼠李科翼核果屬和蓮葉桐科青藤屬果實化石等。 正是因為青藏高原的抬升造成了氣候的劇烈變化,如今這些植物類群在青藏高原中部已經不復存在。

      曾經的“香格里拉”

      隨著發掘工作和植物化石鑒定的不斷推進,目前科考隊已經在蔣浪發_現了70多個形態種,這些植物類群現在主要分布在亞熱帶地區,這是迄今在青藏高原發現的物種最豐富的化石_植物群。 除了植物化石,科考隊員還找到了大量的昆蟲和魚化石,甚至還有羽毛化石。

      科考隊員進一步利用植物化石組合推算出古氣候。 當時青藏高原中部存在溫暖濕潤的季風氣候,年均溫約為19攝氏度,而現在的年均溫不足零攝氏度。 結合模型模擬表明,高原中部在距今約4700萬年前,存在著一個海拔約1500米的東西向低地,南北兩側分別是岡底斯山脈和唐古拉山脈。 青藏高原的中央低地由于印度板塊的北向擠壓和山脈的剝蝕填充,到了距今約2000萬年前,才逐漸形成現在的高原。 隨著青藏高原在地質時期的滄桑巨變,生物面貌也隨之被徹底改變。

      蔣浪化石點只是青藏高原上一個小小的地方,也僅僅記錄了高原形成過程的一個瞬間。 通過不同地質時期和地點的生物群研究,科考隊逐漸拼接出青藏高原上各種生物的興衰過往。 青藏高原的沉積地層分布廣泛,就像一頁頁記載著高原前世今生的“天書”,而化石正是書中那些栩栩如生的文字,等待著好奇的人們去發現和解讀。

      化石是保存在巖層或者沉積物中的古生物遺體和遺跡,通常是經過水的搬運作用,隨河流或湖泊中的泥沙沉積、埋藏,經過漫長的地質作用過程逐漸形成的。 每塊化石和人類一樣,都有自己的年齡,而它們的年齡往往跨越了數萬年甚至上億年的時間,遠遠超出了人類生命的極限。 因此,化石是大自然賜給人類認知自我、見證生命演化的珍貴禮物。

      自然資源論文: 青藏高原凍結期地表熱儲分析

      知識拓展

      如何才能找到化石?

      在大自然中,化石的種類繁多,而且分布廣泛,只要你細心找尋,總能發現它們的蹤跡。 找化石需要具備一些基礎知識,最重要的是識別巖石。 地球上的巖石分為三大類,包括火成巖、變質巖和沉積巖。 化石通常存在于沉積巖中,因為火成巖和變質巖的形成都會經歷高溫過程,這種條件下是難以保存化石的。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