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淺談爵士小號演奏中的幾點心得

    時間:2021年09月27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專業的小號手必須能夠表現出各種演奏風格,而對于爵士小號的演奏來說,這一要求更加重要。 通過當前的音樂項目研究不難發現,多風格的演奏正在逐步替代傳統的技術專精式演奏模式,小號的藝術價值與表現力正在被不斷強調。 本文從爵士小號的演奏特點

      【摘 要】專業的小號手必須能夠表現出各種演奏風格,而對于爵士小號的演奏來說,這一要求更加重要‍‌‍‍‌‍‌‍‍‍‌‍‍‌‍‍‍‌‍‍‌‍‍‍‌‍‍‍‍‌‍‌‍‌‍‌‍‍‌‍‍‍‍‍‍‍‍‍‌‍‍‌‍‍‌‍‌‍‌‍。 通過當前的音樂項目研究不難發現,多風格的演奏正在逐步替代傳統的“技術專精”式演奏模式,小號的藝術價值與表現力正在被不斷強調‍‌‍‍‌‍‌‍‍‍‌‍‍‌‍‍‍‌‍‍‌‍‍‍‌‍‍‍‍‌‍‌‍‌‍‌‍‍‌‍‍‍‍‍‍‍‍‍‌‍‍‌‍‍‌‍‌‍‌‍。 本文從爵士小號的演奏特點出發展開論述,在對小號手的演奏特點進行分析的同時,簡要論述爵士小號的演奏技巧,希望能夠為專業音樂人才提供一些可用的參考。

      【關鍵詞】爵士小號; 演奏; 技巧

    鋼琴演奏

      依靠爵士小號聲名鵲起的樂隊并不在少數。 得益于爵士樂的即興發揮與小號演奏的特點,在音樂表現活動中適當應用爵士小號,能夠帶給觀眾強烈的精神震撼,感受到爵士小號的表現風格。 正如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所說的,“小號帶來的不僅是高音,而是一種穿透靈魂的東西”。 當爵士小號以令人“眼花繚亂”的藝術性特點出現在音樂的舞臺上時,它必然要得到更多的關注,與之相對的,爵士小號的演奏也必然要向著“登堂入室”的方向不斷發展。

      演奏論文范例: 淺談大提琴演奏藝術中的指法

      一、爵士小號的發展史及音樂風格論述

      爵士小號的起源大約可追溯到二十世紀初期,現代音樂研究認為,爵士樂的誕生帶動了爵士小號的發展,這一觀點不無道理。 二十世紀初期,小號演奏家們依靠古典小號的演奏技巧來表現音樂當中的感性之美,在古典小號的帶動下,藝術家們提出了新的問題:既然音無定法,那么古典小號作為銅管樂器,是否也能夠表現出新的演奏技巧?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邁爾斯·戴維斯等音樂大師的出現重新定義了爵士小號的演奏風格,并讓小號與爵士更加深入地融合起來。 當小號在二十世紀的樂壇中占據一席之地的時候,其永遠都不能忘記爵士樂所帶來的巨大影響。

      在即興演奏的初始階段,爵士小號的音樂風格尚未完全定型,這一階段爵士小號的演奏風格處于“探索時期”,爵士小號的音樂特點與表現力完全依靠小號手的表演。 正如中世紀的肖姆合奏團一般,文藝復興時期的小號更加青睞多彩的重奏,小號的音樂表現價值并沒有被體現出來[1]。

      在爵士樂徹底蘇醒之后,小號手們才得到了徹底控制小號、徹底掌控音樂的機會。 在二十世紀,每個小號手都有作曲家、創新者和演奏大師的多重身份,爵士樂的即興演奏特點為小號的表達提供了更多的空間,在幫助小號手感受爵士樂的調式與和聲色彩的同時,進一步提升了小號的感染力。 沒有人知道爵士小號未來的演奏風格是什么樣的。 在爵士小號所表現的音樂當中,音域、銜接、音色都有了新的概念,搖滾、咆哮、滑音等表現技巧正式宣告著爵士小號的成熟。 對于當前的爵士小號來說,作為銅管樂器,其找到了一種新的聲音,也找到了一種新的音樂情感。

      二、爵士小號的演奏心得淺述

      (一)了解爵士樂,增強表現力

      爵士小號將爵士樂與小號整合起來,其站在音樂的角度上重新定義樂器,幫助觀者、演奏者感受音樂作品的真正含義,從而使他們對爵士小號的表現力形成清晰的認識。 爵士樂是奔放、快樂的音樂,與之相對應的,爵士小號也應表現出快樂自由的演奏特點。 但不容忽視的是,爵士樂與小號之間存在著本質上的差別:爵士樂更加注重如何借助發音來創造一種音樂的感覺,爵士小號則更加強調音域、旋律的客觀表現,二者的藝術特點并不相同。

      了解爵士樂,才能完成爵士小號的演奏練習任務,正如約翰·麥克尼爾所提出的小號演奏理論一般:用小號去融合音樂。 爵士小號練習者要嘗試利用耳朵進行“演奏”,即在聆聽中思考,不斷培養自身的音樂感知能力,對爵士小號的大調、小調形成清晰的認識[2]。 爵士小號三和弦模式方面的問題,已經成為爵士小號演奏中的攔路虎,因無法分辨具體的和弦模式,導致演奏者無法準確地把握音程。

      但需要注意的是,聆聽并不是判斷對錯的過程,而是要積極培養小號手的“爵士樂思維”,對音階、調式和爵士樂的思維方式形成清晰的認識,在掌握調式之后,再通過轉調來加深小號手的記憶,形成樂感。 布萊恩·肖在《如何在爵士樂隊中演奏主小號》中提出了這樣的觀點:裸奏曲和伴奏錄音尤其重要,當紙面上的符號無法說明音符的長度時,就要嘗試著去聽錄音,并且去模仿它。 既然爵士小號的發展得益于爵士樂,那么,對爵士樂的表現特點進行分析,也算是解讀爵士小號的一種有效手段。

      (二)了解音階,鍛煉音樂技能

      爵士小號的演奏離不開音階的支撐,而最為常見的練習方法,便是練習爵士小號演奏中的布魯斯音階,借助對調的重現強調,演奏者能夠重新分析爵士小號的樂理結構,甚至可以將其視為不同的“元件”來看待:將爵士小號視為小三和弦,則中間夾雜的額外音符可以被視為根部上方的第四、第五音階之間的額外半音階的小五聲音階。 而在演奏藍調音階時,通過對不同音階的控制,又可以激發演奏者的想象力,使其擺脫音符、樂譜的限制,激發演奏者的創作熱情。

      現代的降B調小號的體積約為18世紀C調或D調天然小號的一半,樂器的吹嘴、材質和內部尺寸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在硬件條件發生了變化的情況下,小號能夠更為流暢地表現爵士樂的音樂特點。 除展現出短號上的高音之外,還可通過對長度、管徑的調整來干預氣流等因素[3],從而使氣流充盈于整個樂器當中。 以較為常見的短號為例,在爵士樂演奏中,氣流被壓縮到整個樂器當中,借助肌肉核心的支持,能夠形成強大的氣流,很好地展現出節奏變化明顯、整體風格歡快的爵士樂。

      值得一提的是,催生這種變化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樂器演奏的需求”,而依舊是爵士樂的音階、音域對于爵士小號的影響,高昂的小號為了配合爵士樂,自身在結構上做出了讓步。 哈比森·比波普自20世紀50年代開始便有節奏地演奏第八個音符線,在借助“背舌”這一技巧表現爵士樂的同時,通過對音階的調整來取得預期的成果,第八個音符線中的所有音符都很長,與之相對應的,音階也應該發生變化。

      (三)練習技巧,豐富表達方法

      如同二胡中的揉弦、顫弦一般,適當的表現技巧同樣能夠為爵士小號的表現增色不少。 當前的音樂研究中,一些學者、爵士小號演奏者嘗試將后舌音引入到爵士小號的演奏當中,但從其表現力與音樂價值來看,并非適用于全部的場合。 以格倫·米勒在20世紀30年代所領導的樂隊為例,其針對爵士小號的演奏特點制定了對應的演奏規則,但這些規則并沒有得到全方位的應用,其所制定的第四條、第五條規則通常會被背舌法所取代,后舌音的出現頻率遠遠高于一般的爵士小號演奏活動。

      技巧上的練習,有助于演奏者掌握爵士小號的基本表現特點,從而形成獨特的音樂表現技巧。 爵士樂有著獨屬于自身的音樂調式,包含曲調、轉調等要素,在技巧上理解這些要素,遠比單純地進行“吹號練習”更加重要。 此外,爵士小號當中包含著獨特的和弦進行,借助此對曲調上半音、下半音或全音進行轉調,能夠形成更多的調式。 部分爵士小號演奏者的技巧練習從模仿獨奏曲開始,這種練習方式雖然能夠重走大師的思想之路,但破壞了爵士小號的演奏靈魂,“即興”的演奏特點得不到保障。

      故此,技巧上的練習,要在相對獨立的環境下開展,除按照曲譜進行演奏之外,更多地要依靠想象力、技巧和對和聲曲式的熟悉程度來重新編排旋律,從而形成更為豐富的織體,促使演奏者深入理解旋律。 以最為簡單的吹奏姿勢為例,在基本音的吹奏中,需要用放松的姿勢進行演奏活動,從而滿足演奏要求。 隨著音調的不斷提升,吹奏的姿勢、速度也要發生變化,演奏者要具備出色的管理緊張肌肉的能力,從而實現爵士小號演奏的快速銜接。 速度可控、銜接干凈、音域靈活,這是展現爵士小號音樂表現特點的關鍵性因素,也是讓演奏者“寸步難行”的技巧難關。

      (四)強調發音,培養節奏感

      當小號與爵士樂相互碰撞時,樂器的演奏便成了一種獨特的語言。 傳統的爵士樂強調發音的清晰,要求音樂的表達具有清晰明確的顆粒感,在展現旋律的過程中,音頭要與樂譜的標記聯系起來,確保時值的準確、完整。 但爵士樂并沒有對音頭的顆粒感提出硬性要求,在音樂表達活動中,其希望演奏者能夠根據自身的狀態抒發情感。

      爵士小號的演奏要強調發音,將爵士樂這種獨特的語言重新表現出來,在強調拐點、風格的同時,幫助演奏者重新認識爵士樂的表現特點,對爵士樂的符號、功能進行重新分析[4]。 以落音的技巧為例,根據上下樂章的變化,落音的位置并不相同,對于較短音符上的落音,可嘗試借助半音閥、指法半音的修飾與和聲泛音的滑音來進行,將其控制在五分之一的范圍之內,這樣能夠有效提升音樂的表現力‍‌‍‍‌‍‌‍‍‍‌‍‍‌‍‍‍‌‍‍‌‍‍‍‌‍‍‍‍‌‍‌‍‌‍‌‍‍‌‍‍‍‍‍‍‍‍‍‌‍‍‌‍‍‌‍‌‍‌‍。

      但對于較長音符上的跌落,則要在音符最初停留之后進行表現,用滑音覆蓋較寬的音域范圍,一般以一個八度為宜。 在發音的練習上,可選擇Alan·Raph的《舞曲樂隊閱讀和解釋》作為參考,也可選擇約翰·麥克尼爾的《爵士小號的藝術》進行后續的演奏練習活動,將包含各種發音和樂句風格的示范曲目帶入爵士小號的演奏練習當中,掌握豐富的音樂技巧。

      三、結語

      與古典音樂不同的是,爵士小號音樂并不強調對于樂譜的忠誠度,其希望通過即興演奏和互動表演來激發演奏者的獨特熱情,從而使其在經驗、情感上與聽眾進行互動。 要表現出爵士小號的感染力,除了要在情感上與聽眾形成共鳴之外,演奏者更要嘗試以全新的、獨特的方式來詮釋音樂,展現出爵士小號的生機與活力,讓爵士小號成為具有代表性的特色樂器。

      參考文獻:

      [1]張趙鋼,鄧思杭.論中國爵士小號的思維培養與演奏訓練[J].魅力中國,2017,000(01):126.

      [2]趙恒.論小號的基本演奏技術[J].北方文學,2018,000(007):101.

      [3]袁野.爵士樂的巨人——小號演奏家路易斯·阿姆斯特朗[J].戲劇之家,2015,(5):102.

      [4]阮旭陽.淺談小號演奏中的呼吸文獻綜述[J].商情,2014,(42):299.

      作者:胡 劍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