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
    <menu id="equuk"><tt id="equuk"></tt></menu><menu id="equuk"><menu id="equuk"></menu></menu>
    <tt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tt><menu id="equuk"><strong id="equuk"></strong></menu>
  • <xmp id="equuk">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學論文

    以陶身體的數位系列作品為例探究其創作理念及審美內涵

    時間:2021年09月28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陶身體劇場(TAO Dance Theater)是由陶冶、段妮、王好于2008年創立的一個全職現代舞團,是當今國際舞臺上最受矚目的現代舞團之一,其數位系列作品自成團以來共創作出十部。 本文主要以陶身體劇場的數位系列作品為例,用拉班舞譜的研究手段來記錄陶身

      【摘要】陶身體劇場(TAO Dance Theater)是由陶冶、段妮、王好于2008年創立的一個全職現代舞團,是當今國際舞臺上最受矚目的現代舞團之一,其數位系列作品自成團以來共創作出十部‍‌‍‍‌‍‌‍‍‍‌‍‍‌‍‍‍‌‍‍‌‍‍‍‌‍‍‍‍‌‍‌‍‌‍‌‍‍‌‍‍‍‍‍‍‍‍‍‌‍‍‌‍‍‌‍‌‍‌‍。 本文主要以“陶身體劇場”的數位系列作品為例,用拉班舞譜的研究手段來記錄陶身體獨具特色的肢體語言,從中分析“圓”運動體系的具體體現,通過對其肢體動態語言的主觀解說,探索其獨樹一幟的創作理念及審美內涵‍‌‍‍‌‍‌‍‍‍‌‍‍‌‍‍‍‌‍‍‌‍‍‍‌‍‍‍‍‌‍‌‍‌‍‌‍‍‌‍‍‍‍‍‍‍‍‍‌‍‍‌‍‍‌‍‌‍‌‍。

      【關鍵詞】動作語言; 創作理念; 審美內涵

    藝術作品

      1.作品概述

      陶身體劇場從2008年第一部作品《重3》開始至今已有十部數位系列作品,其余分別是《2》《4》《5》《6》《7》《8》《9》《12》以及疫情防控期間創作的《10》‍‌‍‍‌‍‌‍‍‍‌‍‍‌‍‍‍‌‍‍‌‍‍‍‌‍‍‍‍‌‍‌‍‌‍‌‍‍‌‍‍‍‍‍‍‍‍‍‌‍‍‌‍‍‌‍‌‍‌‍。 陶冶試圖讓每一部以數字命名的作品都產生關聯,從用獨特的身體語言表達自我開始,再到關注他我的融合與共情,最后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這不僅僅代表著一種排序,一種遞增,更象征著一種生命成長的過程。

      《重3》《2》是陶身體劇場數位系列初期的代表作品,也是其獨特的創作理念形成的奠基之作。 一開始的作品更多地強調個人的主體性,人與人之間沒有過多的接觸與融合,作品最多只有三個人配合舞蹈,以重心的轉移、傾倒、推拉為主要動作語言,意圖通過對這些動作語言的極致表達來探究身體運動的無限可能性,以動作的“極簡”和“重復”為主,開始了陶身體劇場獨特身體運動軌跡的探索之路。

      作品《4》和《5》分別創作于2012年與2013年,這時正屬于陶身體劇場的拓展時期。 隨著新舞者的加入,作品的人數也開始不斷擴充,于是便開始探索人與人之間的交融與合作,創作了作品《4》《5》,在這兩部作品中更多地關注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依靠,相互影響,甚至在作品《5》中的五位舞者從始至終都沒有分開,以互相之間連綿不斷的支撐運動來強調人與人之間相互交融與合作的重要性。

      此時的陶身體劇場對于自己獨特的身體運動軌跡已形成一個較為完整的體系,在此基礎上陶冶繼續向前探索與創新,在全身運動的基礎上給身體能動的部位做減法,在“極簡”“重復”的概念中又加入“限制”。 例如在作品《6》中要求舞者束縛手腳,拋棄花哨的調度、復雜的跳躍,只剩下單一的脊椎運動,用脊柱來牽動身體,使自己行進起來。 甚至在作品《7》中減掉音樂,用舞者身體的本身去表現音符,讓觀眾全身心地體會動作本身帶來的律動。 到作品《8》的時候,舞者已經不再是一種站立的姿態,而是全部躺在地上,用自己的身體去感受地面,感受單一肢體運動的更多可能性。

      作品《10》是陶冶創作的第一部“有感情”的作品,其理念已經不再是單純地表現肢體,而是強調將自己打開,與觀眾進行交流與表達,引起觀眾更多的共鳴,由“自我”漸漸開始向“他我”升華,并且在對“他我”的觀念轉變中探索與自然、生命及時間空間的奧秘,例如在《12時》中通過12個小時的持續運動去感受自然,感受時空,認識自我。 這既是陶身體劇場成立12年以來的一次身體與空間上的突破,也是陶冶對編舞理念從“自我”到“他我”最后到“天人合一”的升華。

      2.動作分析

      陶身體作為當代先鋒舞團,并未一味地模仿西式化的運動邏輯,而是把肢體作為關注點,大膽突破陳規,找到自身的最流暢且舒適的運動方式,突出身體運動的別樣美學,創立獨特的訓練體系——圓運動體系,又在圓運動體系的基礎上進行身體的集合運動。

      首先“圓運動體系”,是指將身體每個部位拆開分別畫圓,分別是頭部的轉動、胸部的轉動以及右胯部的轉動,通過主題舞譜的表示可以更清晰地闡釋這些身體部位的畫圈運動。 在身體結構下,局部關節進行運動的強化,如作品《8》中頭部作為強化的運動標識尤為明顯。 作品《8》中八位舞者平行躺于舞臺上,腳心朝向觀眾,肢體限制在地面上,使活動的區域縮減至極小的范圍內,但同時也使觀眾的注意力放在局部關節的運動上。 舞者的頭部和腳部呈現相反的運動方向,腳部內旋轉動,與頭頸外旋的對抗讓觀眾看到一個身體的反作用力。 關節也是運動突出的重點,頭部、雙腳、胯骨到腰椎、胸椎和頸椎,其中的每一關節的傳輸都像是將其放置在身體之外,作為獨立個體的運動,和整體相區別開來,經過身體軌跡的順逆路徑時而相遇時而分離。

      3.創作理念

      3.1在極簡中探索多元

      自唐代盛世繁華之后,宋代開放的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產生了極簡的美學思想,如道家思想所推崇的“大道至簡”; 佛家思想所闡釋的“放下,悟空”。 在消費主義大行其道的時代,藝術品與商品的界限已經模糊,人們似乎更愿意接受拼貼而來的能夠滿足感官需求的作品,也正是如此,“極簡”又成為大眾力圖復興的美學標簽。 現如今編導家將極簡的概念運用到舞蹈創作中,意圖通過極簡美學來追求純粹的藝術表現,用簡潔有力的舞臺設計留給觀眾更多元化的遐想空間,創造更多元化的意蘊內涵。

      3.1.1劇場的簡約——空間的多元

      陶身體劇場的作品拋棄了雍容華貴的舞臺背景和雜亂無章的舞臺裝置,選擇極簡的舞臺空間:黑白色調的舞臺背景、單一的白色光束、循環往復的音樂節奏; 以黑白灰三色為主的服飾,甚至連舞者的表情都是高冷嚴肅。 然而在這種看似沉悶的舞臺場景中,卻能讓人強烈體會到純粹的身體語言帶來的視覺沖擊,讓舞者回歸自身主體最本能、最真切的直覺狀態,在有限的劇場中使觀眾延伸出對空間的無限遐想。

      例如在作品《12時》中,以海與天為舞臺背景,以自然光線的變化為燈光設計,舞者身著淺灰純色舞蹈服,合著海風從沙礫中緩步踱出,在純白色的方形舞臺上匍匐、旋轉、滾動。 在這方寸的舞臺間,舞者不僅僅是對肢體語言的展現,更多的是在這24遍的重復中對生命力的表達,去感受萬物、感受自然、感受時間與空間的交織,在有限的舞臺上引起人們無限的思考……

      3.1.2肢體的限制——身體律動的多元

      “在藝術創造的過程中,‘限制’是極其重要的手段,而主動地尋找‘限制’,堅守‘限制’,形成‘限制’,是對一個舞者的歷練和考驗。 ”陶身體極富特色的編創規律就是“限制”,這一規律在直線三部曲《6》《7》《8》中最為凸顯,這三部作品限定了舞臺空間的維度以及身體其他部位的運動,僅通過舞者的脊柱來帶動身體運動,將觀眾所有的關注點聚焦在脊柱上,通過旋轉、折疊打開在空間上的多元,讓觀眾在對身體的審美認知中發現更多隱藏于身體內部的能動性。

      在作品《5》中,五位舞者在始終接觸的限制中探討身體律動的更多可能性,意圖在個體活動區域受限制的情況下展現團體活動空間更多的可能性。 這種限制不僅是為了探索肢體語言更多元化的律動,而且為了在本能的律動中發現身體動作的純粹性與原發性,生成動作表現的無限可能。

      3.2在重復中尋找永恒

      “重復”作為編舞技法之一,有很多外化形式,例如“卡農”“復調”等都是運用重復的動作來達到編導的創作意圖。 德國現代舞蹈家皮娜·鮑什認為,重復不是簡單機械的積累,而是強調,是每一次不同的情感在反復中不斷衍生、堆積、升華、爆發的過程。

      3.2.1無限的“圓”——永恒的動

      “圓運動體系”不僅是陶冶創作團隊12年以來對身體運動的原創探索,更是陶身體所有作品的基石。 不斷地用頭頂、肩膀、肘部、胸椎、胯部、膝蓋等身體部位去畫圓,寄身于圓,將“圓”做到極致,無數個圓彼此交匯、重疊、分離,在相互呼應中實現身體律動的無限可能性。

      例如作品《10》,十位舞者緩步上臺,組成圓形后又重復散開再聚攏的隊形狀態,不斷地用身體的各個部位——頭部、頸部、胯部甚至是手指去描繪各式各樣的圓形圖案,彼此之間聚合離散,像一群祈愿者循圓而舞,去完成一場生命主題的儀式。 這個圓里里外外相互交匯、重疊又分離,似乎在無限地靠近圓心,卻從未走進圓心。 陶冶曾試圖解釋何為“圓心”:向內而生的生命。 宛如一個圓形黑洞,從中感受自己生命的律動,感受寬廣宇宙的律動,感受冥冥眾生中永恒的律動。

      3.2.2重復的動作——時間與生命的延續

      重復意味著積累,在不斷重復積累中開發新的元素,通過量的積累來達到質的飛躍,引發新的思考。 時間與生命總是在不停地流逝,陶身體渴望在不斷重復的動作中留住每一個瞬間,體會當下,試圖通過不斷地重復追求時間的永恒以及生命的永恒。 實際上陶身體的動作都是從最簡單、最單純的狀態開始,在不斷地且連續重復的身體運動中積累經驗,感受時間與生命的延續。

      例如在作品《重3》的棍舞段落,段妮長達20分鐘的表演不斷地重復旋轉木棍,讓觀眾感受到個體不斷釋放的源動力,同時通過重復,希望將這份能量、這個瞬間留在當下,體會此時此刻生命的延續。 例如作品《12時》12位舞者將各自的舞段重復了24遍,從白晝到黃昏,既是時空秩序的自然流淌,又像是在循環往復中探索生命的生生不息,企圖通過無限的重復將時間停留在此時此刻,感受時間與生命的延續。

      4.審美內涵

      陶身體劇場中沒有傳統舞蹈慣用的情感套路及人物塑造,只是用夸張、流暢的肢體語言來探尋和還原本真動作。 陶冶將身體經過藝術化的加工后,深入到具有獨特個性的語言表達中,形成獨有的、區別于其他藝術家的陶氏風格。 而在形成自己獨特的身體語言的同時,也在不斷地創新、突破、升華,使其作品更加符合大眾的審美需求。 陶身體的觀念及內涵的升華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4.1身心同一

      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的思想核心在于“以身體為準則”,他的身體哲學思想集中體現在“身心一元論”的觀點上,他強調身體與生俱來對情感自然、本能的表達; 強調回歸身體自然性,并彰顯身體本能,賦予身體創造性,即達到“身心同一”。 這種哲學精神在陶身體的數位系列作品上也深有體現。

      追求“身心同一”是陶冶作品創作的初期審美內涵,也是其精神觀念的基底‍‌‍‍‌‍‌‍‍‍‌‍‍‌‍‍‍‌‍‍‌‍‍‍‌‍‍‍‍‌‍‌‍‌‍‌‍‍‌‍‍‍‍‍‍‍‍‍‌‍‍‌‍‍‌‍‌‍‌‍。 陶冶團隊對于作品的創作并沒有利用具體的戲劇情節來表達情感,而是立足于舞蹈的根本載體——身體。 通過對身體夸張變化的演繹,讓舞者進行純粹的肢體表達,從身體的內部力量出發,使外在身體動作與內心活動合二為一。 他們的表演更像是一場儀式,致自己、致身體、致生命,體會身體的原生力和動力。 例如作品《2》《4》《5》中,無論是兩個人還是四個人甚至五個人,舞者彼此之間的默契配合仿佛是一種自然天成的韻律,打破個體之前的區別,使身體與心靈保持一種平衡關系。

      4.2物我合一

      “物我合一”指藝術對象(物)和主觀創造(我)的融合、統一。 其最高目標是“默契天真,冥周物理”的境界。 在舞蹈藝術中,舞蹈屬于連接性藝術,可以將舞者與觀眾連接起來建立一種交流,使觀眾從舞者身上尋找共鳴,全身心地投入舞蹈中,不斷回歸真正的自我思考與自我探索。 作品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它的意義依賴于觀眾在整個觀看的過程中獲得的情感體驗,當觀眾沉浸在劇場所帶來的視覺體驗時,對于身體便產生對自我內心的流露與反思,使舞者與觀眾之間架構起一座橋梁,心靈感受合二為一,達到“物我合一”的精神境界。

      例如在作品《9》中,九位舞者用各不相同的動作語匯構成了多元豐富的場景,有的人從中看到了煉獄,有的人從中看到了浪漫,有的人看到了欲望與糾纏,觀者可以在這亂象的干擾下找到一個屬于自己的視角,還原自己的內心世界,與舞臺上的舞者契合在一起,窺探自己內心的欲望。 在“物我合一”的理想境界中專注自己、感受自己,用最質樸的方式通往內心的純粹世界。

      4.3天人合一

      道家思想所推崇的自然、無為的精神實質,是一種一切生于無,人與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追求。 “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一思想境界是每一位藝術家所無限追求與探索的精神境界,這是凌駕于自我與他我之上的另一個精神高度。

      在陶身體劇場的舞蹈作品中,似乎探索身體與探索自然同樣重要。 我們身體所具備的屬性均來自自然,一切創作素材也來源于自然,所以我們要用身體來感知自然,與自然對話,同時也讓更多的人通過身體來觀看自然、感受自然。 作品《12時》即是感受自然,與自然對話最好的體現。 在海天之下,人、自然、時空融為一體,在十二個小時中微觀自我,宏觀天地,認知自我,感知世界,使自身與自然界相互聯結、相互對話,追求“天人合一”的精神高度。

      藝術教學論文范例: 交織的藝術——淺析文學著作影視化的現象

      5.結語

      美國現代舞大師瑪莎格萊姆曾表示:“舞蹈的表達工具也就是生命得以生存的工具——人的身體。 正是通過身體,生命所有最原初的東西得到展現。 身體里保存著所有有關生命、死亡和愛的記憶。 ”對于普通觀眾而言,陶身體劇場的作品更像是一場回歸自身的心靈之旅,陶身體劇場多年來以極簡、重復的創作理念傳達出當代藝術的主旨,通過其審美內涵使人們從作品中更深入地體驗個體生命價值,以及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依賴與共存。 正如陶冶所說:“回到身體本體,也算是為我在這個眼花繚亂的時代選擇一個歸處。 ”

      【參考文獻】

      [1]何洋洋.陶身體劇場——思索身體美學的“哲學家”[J].大觀(論壇),2020(05):11-12.

      [2]張延杰.陶身體劇場的當代舞蹈藝術特質和文化內涵[J].中國文藝評論,2020(02):65-74.

      [3]劉夢蝶.淺談現代舞團“陶身體劇場”動作編創的無限重復性[J].藝術評鑒,2019(22):75-76.

      [4]蔣樹棟.“形而上”的身體——陶身體劇場的身體美學探析[J].北京舞蹈學院學報,2019(01):61-65.

      作者:王怡璇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