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醫學論文

    “一帶一路”倡議下中醫藥貿易在東盟現狀分析及發展策略思考

    時間:2021年03月24日 所屬分類:醫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給我國中醫藥對外貿易合作帶來發展機遇。本文以東盟東南亞中醫藥中藥貿易等為主題詞檢索CNKI、MEDLINE、萬方等數據庫和相關研究報告,分析近十年來我國與東盟各國中醫藥貿易的市場發展與需求情況,結合一帶一路的政策背景,梳理東盟

      摘要“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給我國中醫藥對外貿易合作帶來發展機遇。本文以“東盟”“東南亞”“中醫藥”“中藥貿易”等為主題詞檢索CNKI、MEDLINE、萬方等數據庫和相關研究報告,分析近十年來我國與東盟各國中醫藥貿易的市場發展與需求情況,結合“一帶一路”的政策背景,梳理東盟各國現行的中醫藥政策,提出進一步推動與東盟中醫藥貿易的發展策略。

      關鍵詞“一帶一路”;東盟;中醫藥;貿易;現狀分析;發展策略

    中醫藥管理

      自工作實施以來,中國已經與100多個國家進行了貿易合作。東盟與中國地理位置相近,文化背景相似,是中國第三大貿易伙伴[2],也是“一帶一路”倡議實施的重點。我國與東南亞國家的醫藥貿易始于秦漢時期,2010年我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協議正式實施之后,多數東南亞國家對中國實行零關稅政策,使我國與東盟的醫藥進出口變得更加便利[3-4]。然而,由于東盟各國經濟水平、醫療條件、政策環境等不同,我國與東盟各國的中藥貿易市場發展現狀也不同。本文通過梳理我國與東盟各國中藥貿易市場的發展現狀及相關政策,結合“一帶一路”倡議背景,旨在提出推動我國與東盟各國中藥貿易往來的發展策略。

      1我國與東盟的中藥貿易市場分析

      2019年我國中藥產品貿易總額為61.74億美元,出口額達40.19億美元,均呈現增長趨勢。近兩年來,我國主要出口中藥產品包括中藥提取物、中藥材、中藥飲片、中成藥及保健品,中藥提取物占比最高,其次為中藥材與中藥飲片[5,6]。隨著“一帶一路”政策的落實,我國在東盟國家的中藥市場逐漸擴大,2017年,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東盟國家的中藥材出口量同比上升51.43%和80.33%,中藥材出口金額占出口總金額的25.89%和18.35%,同比上升38.35%和54.4%。我國對越南的中藥材出口量達到1.39萬噸,同比增長261.15%,出口額占我國出口東盟的54%[7]。越南、新加坡、泰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菲律賓是中國醫藥出口東盟最多的六個國家,占出口總額的96.72%[8]。

      2東盟各國中醫藥政策與形勢分析

      根據2015年我國與東盟各國的中藥貿易額多少排序,我們將東盟各國分為市場需求較大的國家與市場需求較小的國家。

      2.1中醫藥市場需求較大的國家

      2.1.1新加坡

      新加坡經濟發達,人均GDP居東盟之首,地理位置優越,我國出口新加坡的中藥產品以中藥材為主。新加坡多華人聚集,約88%的國民使用中醫藥。1876年,新加坡華僑相繼建立了同濟醫院、普救善堂等中醫醫院,2000年頒布了《中醫注冊法令》,確立了中醫師的合法地位。目前,新加坡已擁有幾十家中醫醫療機構,上千家中藥店[9],中醫醫療服務已納入醫療保險范圍[10]。2008年簽訂《中國-新加坡自由貿易協定》之后,新加坡對華關稅政策優惠、限制品種較少,雙方檢疫標準與評價更加完善。新加坡衛生科學局已發布中成藥生產GMP,重點監管中成藥的安全與質量,但對于藥品的有效性未作明確要求,藥品注冊主要依據《藥品法》。

      2.1.2泰國

      泰國靠近赤道,氣候炎熱,當地人喜冷飲、甜食,容易患傷寒、腸胃病、糖尿病等。2000年,泰國確立了中醫合法地位,是國外最早實現中醫合法化的國家。目前,泰國已有近千名中醫師取得行醫執照。在曼谷、清邁等城市,有許多中醫診所和藥店。但中醫在泰國僅作為傳統醫學的一部分,沒有獨立的中醫院,藥店以西藥店為主體。泰國對于所有食品、藥品的進口,要經過專業的檢測,有泰文的商品標簽及認證要求,經當地食品藥品管理局批準方可進口。泰國的藥品質量準入標準通常以泰國、美國、英國和國際藥典為準,中藥產品的注冊登記十分嚴格。

      對于中藥的進口與銷售,需要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進口許可證、銷售許可證,成方藥不得含有西藥成分[14],任何含有防腐劑、砷、硼、汞、輕粉、紅粉、硫磺、朱砂、巴豆、馬錢子等成分的藥品一律不許注冊。泰國傳統醫學對中藥的認識與中醫不同,對中成藥進口限制較多,功能主治含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血管栓塞、腎病、急性傳染病等的中成藥被禁用。近年來,泰國政府鼓勵與中國的中醫藥合作,2017年在泰國曼谷舉行第十四屆世界中醫藥大會暨“一帶一路”中醫藥文化周。在中醫藥人才的培養方面,與中國中醫藥高校建立聯培制度[15],同時建立中醫孔子學院來促進中醫藥的傳播[16]。

      3我國出口東盟的主要中藥產品

      3.1中藥材、中藥飲片及中藥提取物

      中藥材、中藥飲片與中藥提取物占我國出口東盟的中藥產品總額的80%以上。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屬于我國中藥材及飲片出口大國,我國出口東盟的中藥材主要有菊花、人參、黃芪、肉桂、枸杞、白術等[31],菊花屬于我國出口東盟的第一大產品,主要由浙江、廣西和安徽出口至新加坡、越南、泰國和馬來西亞。人參和黨參的出口量增長較快,主要出口至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肉桂和枸杞主要出口越南[6]。此外,中藥化妝品及中藥飲料具有很好的市場前景,我國每年向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出口大量的桉葉油、肌醇等提取物。

      3.2中成藥

      東盟多數國家處于亞熱帶地區,氣候濕熱,百姓喜冷飲、吹空調,容易患上風濕熱痛、跌打損傷、發燒發熱等疾病,對于清熱解毒類的中成藥需求量較大[32]。我國出口量較大的片仔癀、清涼油、云南白藥和安宮牛黃丸等中成藥在泰國、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具有很好的銷售市場。有學者[33]基于地理人口、經濟、中成藥貿易、醫療衛生四個指標進行統計分析,把我國對東盟的中成藥市場分為四類,即經濟發達的成熟市場新加坡,經濟與醫療衛生條件處于中等的新興市場印度尼西亞,有待開發的潛力市場馬來西亞、泰國、越南、柬埔寨、菲律賓,以及人口密度低的次級市場文萊、老撾和緬甸。

      3.3中藥保健品

      我國出口東盟的保健品雖然占比不高,但發展趨勢良好。隨著東盟各國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養生觀念增強,對于提高免疫、延緩衰老、改善視力等保健品需求不斷增加,加上中藥保健品在東盟的貿易準入門檻低于藥品,東盟已成為我國保健品出口的第二大市場。由此可見,我國出口東盟的中藥產品以中藥提取物和中藥材等初級產品為主,且由于國土面積、人口、經濟等方面的差異,東盟各國中藥消費市場分布不均。據2018年統計,東盟各國每千人口的中藥類產品消費額排序為: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印度尼西亞,而新加坡每千人的中藥產品消費額是泰國的十倍,甚至遠遠高于東盟其他國家[17]。

      4我國與東盟的中藥貿易發展戰略思考

      近年來,中國陸續出臺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34]、《中醫藥法》[35]、《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36]等政策,支持中醫藥的發展,推進中醫藥的現代化與國際化建設。2017年,國家發布了《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2016—2020)》,強調要加強建設中醫藥國際醫療服務體系、中醫藥國際教育及文化傳播體系、中醫藥國際貿易體系[37]。這一系列的中醫藥政策,為中醫藥的國內外發展提供了便利,結合目前中藥出口東盟各國的制約因素,我們提出以下建議。

      4.1推進中醫藥標準體系建設東南亞各國均有自己國家的中藥貿易政策,由于中藥缺乏國際標準,各國在中藥貿易中參照的質量標準各不相同,使中藥產品注冊時常受困于質量問題。中藥質量標準不明確使不少假冒偽劣產品混入東盟市場,影響了中醫藥在國外的長遠發展。中藥標準過于西化、脫離中醫理論、中藥標準體系混亂等問題亟需完善[38]。因此,我國一方面要制定中醫藥國際標準,提升藥品質量,另一方面,要熟悉各國貿易政策,解決市場準入問題[39]。充分發揮香港貿易中轉站的優勢,推進中醫藥在香港的注冊,讓中藥更順暢地流通至東盟各國。

      交通經濟論文投稿刊物:《交通建設與管理》(月刊)創刊于1964年,由交通部科學研究院主辦,國內外公開發行的一本融政策性、新聞性、權威性于一體,體現管理性、技術性、信息性等多重特征的國家級綜合性專業期刊。

      4.2增進中醫藥文化交流與傳播中醫藥在華人較多的東盟國家深受歡迎,許多華僑中醫自發組織中醫藥學會、孔子學院來推廣中醫藥,對中醫藥的海外傳播發揮了很大作用。由于不同國家語言背景不同,對中醫藥的認識存在差異,常常因為產品中具有某類成分或功效而禁止進口和使用。在“一帶一路”政策背景下,克服語言障礙,普及中醫藥教育,加快中醫藥國際教育與文化傳播尤為重要[40]。對于部分有宗教信仰的國家,充分尊重他國文化,對于中藥市場較小,但藥用植物資源豐富的國家,充分利用他國中藥資源優勢,鼓勵我國企業與東南亞國家合資辦廠,促進兩國的中醫藥交流與合作。

      參考文獻

      [1]陳楠枰,劉旸.“一帶一路”:中國外交新觀念[J].交通建設與管理,2014(5):46-49.

      [2]李得運,柳燕.“一帶一路”引中國與東盟中藥貿易升級[N].醫藥經濟報,2017-04-17(7).

      [3]于倩,武云蕾.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各國貿易便利化的測度及對中國出口貿易的影響[J].全球化,2019(6):58-72+135.

      [4]NamFoo,HooiHooiLean,RuhulSalim.TheimpactofChina’sonebeltoneroadinitiativeoninternationaltradeintheASEANregion[J].NorthAmericanJournalofEconomicsandFinance,https://doi.org/10.1016/j.najef.2019.101089.

      [5]柳燕,于志斌.2018年中藥類商品進出口形勢分析[J].中國現代中藥,2019,21(4):419-423.

      作者:劉嬌1秦子楠1劉國秀1史楠楠2翟華強1王燕平2王永炎2閆賦琴3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