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醫學論文

    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態度的調查

    時間:2021年08月09日 所屬分類:醫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目的:了解廣西壯族自治區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態度現狀及相關因素。方法:于 2018年 1-6月,采取分層整群隨機抽樣方法抽取廣西 45所鄉鎮衛生院 888名醫務人員,調查其對精神疾 病的態度。調查工具采用原衛生部辦公廳下發的 《精神疾病態度

      【摘 要】目的:了解廣西壯族自治區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態度現狀及相關因素。方法:于 2018年 1-6月,采取分層整群隨機抽樣方法抽取廣西 45所鄉鎮衛生院 888名醫務人員,調查其對精神疾 病的態度。調查工具采用原衛生部辦公廳下發的 《精神疾病態度問卷》。采用多元線性回歸法分析醫務人 員對精神疾病態度的相關因素。結果:341%的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持負性態度。本科及以上者和副高職 稱者的負性態度比例較低 (P<005);醫生的負性態度比例較低,護士則較高 (P<005);參加精神衛生 服務培訓者負性態度比例低于未參加者 (P<005)。多元線性回歸顯示,知識得分高、醫生和參與培訓的 鄉鎮醫務人員的態度得分較高;護士的態度得分較低。結論:部分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及患者 存在歧視。護士對精神疾病的態度比醫生較負面。提高醫務人員的精神衛生知識水平有助于改善其對精神 疾病及患者的歧視態度。

      【關鍵詞】 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精神疾病;態度

    鄉鎮衛生院

      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醫務人員是社區精神衛生服 務的主要提供者之一,在社區精神衛生服務工作中 充當重要的角色[1] 。國內有研究顯示,社會公眾 對精神疾病存在歧視和排斥態度,可影響社區精神 衛生防治干預措施的實施效果;而基層醫務人員對 精神疾病態度,可影響到居民的精神衛生知識吸收 程度和對精神疾病患者包容程度[2] 。目前針對普 通人群精神疾病態度調查研究文獻較多,而鄉鎮衛 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態度研究報道少見。因 此,開展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態度調查 有積極的現實意義。本研究于 2018年 1-6月抽取 廣西壯族自治區 45個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進行調 查,了解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患者態度狀況及其相 關因素,為制定農村社區精神衛生服務相關政策提 供參考。

      1 對象與方法

      11對象

      應用樣本量估算公式為 n=u2 α ×P (1-P) / δ 2 。其中,α=005,u=196;P為擬定的負性態 度比例,取 40%;δ為容許誤差,取 5%。據此計 算樣本 n=369?紤]采用分層整群隨機抽樣方法, 增加 1倍樣本量,n=738。在此基礎上,考慮可能 有 20%失訪或拒訪,樣本含量至少 n=738+738× 02=886。

      為了取樣方便,最終確定樣本量為 900 人。 于 2018年 1-6月,采取分層整群隨機抽樣方 法[3] ,按廣西地理分為 5個層:桂中、桂北、桂 南、桂西、桂東,每一層按當地人均 GDP的高、 中、低的標準,隨機抽取 3個樣本縣,每個樣本縣 以人口作為標識,采用隨機抽樣的方法抽取 3個鄉 鎮,共 45個樣本鄉鎮 45所鄉鎮衛生院。每所鄉鎮 衛生院抽取 20名醫務人員,共計 900名作為調查 對象。

      12調查方法與內容

      在調查對象的口頭知情同意下,調查員 (衛 生事業管理專業碩士研究生)將統一的調查問卷 發放給調查對象,采用不記名與自填方式完成調查問卷。調查員向調查對象說明調查研究目的、填寫 方法及注意事項。問卷填寫完成后,調查員當場核 對回收。正式調查前對調查員進行一致性培訓。

      調查問卷包括:①調查對象一般情況調查表,包括性 別、年齡、民族,受教育程度和職稱、職業類型, 以及是否參與培訓等信息。② 精神疾病態度問 卷[4] ,來自 2010年原衛生部辦公廳下發的精神衛 生工作指標調查評估方案,共 12個條目,各條目 按 1(完全同意) ~5(完全不同意)5級計分, 部分條目反向計分。12個條目的總分為對精神疾 病態度的得分。得分越高,對精神疾病的態度越正 面、越包容。每個條目得分≤2分者為負性態度; 得分 3分者視為中立態度;得分≥4分者為對該條 目持正性態度[5] 。陳玉等研究[6]顯示,問卷總體 的克朗巴赫 α系數為 0769;各條目與總體的相關 系數為 -0582~0657。

      13統計方法

      調查問卷數據采用雙錄入。應用 SPSS230軟 件進行描述性統計分析和假設檢驗。計量資料用 x ±s描述。計數資料用構成比/率描述,組間比較 用 χ 2檢驗。應用多元線性回歸法分析精神疾病態 度水平的相關因素。檢驗水準 α=005。2 結 果 21調查對象一般情況 共發放 900份問卷,回收 888份有效問卷,有 效 回 收 率 為 987%。 其 中, 男 性 303 人 (341%),女性 585人 (659%);年齡 18~59 歲,平均 (33±9) 歲;漢族 503人 (566%), 壯族 241人 (271%),其他民族 144(163%); 本 科 及 以 上 95 人 (107%), 大 專 444 人 (500%),中專及以下 349人 (393%);副高及 以上職稱 18人 (20%),中級 194人 (219%), 初級及以下 676人 (761%);從不同職業類型來 看, 醫 生 293 人 (330%), 護 士 325 人 (366%),醫技人員 270人 (304%)。

      22調查對象對精神疾病態度得分情況

      精神疾病態度總得分平均為 (35±7) 分。 341% 的 醫 務 人 員 對 精 神 病 患 者 持 負 性 態 度, 375%的醫務人員持中立態度,284%的醫務人員 持正性態度。在 12個條目態度分類上,負性態度 比例排列前 3位依次為條目 11(546%)、條目 6 (540%)和條目 9(479%)。

      23不同特征調查對象的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比例比 較

      把態度均分≤2分定為為負性態度,比較調查 對象不同特征的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比例。不同受教 育程度和職稱的調查對象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水平不 同,本科及以上者和副高職稱者的負性態度比例較 低;不同職業崗位醫務人員的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水 平之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醫生的負性態度比例較 低,護士則較高;參加精神衛生服務培訓者負性態 度比例低于未參加者 。

      24精神疾病態度得分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以態度問卷 12個條目的總分作為因變量,以 受教育程度 (中專及以下為參照,設置大專和本 科及以上兩個啞變量)、職稱 (初級及以下為參 照,設置中級和副高兩個啞變量)、職業類別 (醫 技人員為參照,設置醫生和護士兩個啞變量)、是 否參與培訓 (是 =1,否 =0)、精神衛生知識得分 為自變量,進行多元線性回歸分析。知識得分數據 來自課題組的 《廣西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精神衛 生知識知曉狀況及影響因素調查》[3] 。采用逐步法 構建多元線性回歸模型。按照納入標準 α=005和 排除標準 α=010,最終入選多因素模型的自變量 為知識得分、職業類型和參與培訓。多元線性回歸 顯示,知識得分高、醫生和參與培訓的鄉鎮醫務人 員的態度得分較高;護士的態度得分較低 。

      3 討 論

      本次調查結果顯示,精神疾病態度問卷 12個 條目中,三分之一左右的醫務人員 (341%)對 精神疾病持負性態度。黎澤明等對農村基層醫務人 員調查也有類似結果[5] 。從 12個條目的負性態度 比例看,“年輕女性一般不愿意和曾患過精神疾病 的人約會”,占 546%; “不會請曾患過精神病的 人照顧自己的小孩”,占 540%; “如果有其他的 選擇,多數單位不愿接受曾患過精神病的人的求職 申請”,占 479%。上述條目的負性態度比例排列 前三位。由此可見,部分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 神疾病患者存在歧視及排斥,對精神病患者康復后 工作能力和社交等方面的負性態度尤其明顯。國家 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規范 (第三版)要求鄉鎮衛生 院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提供包括信息管理、每年至 少 4次的隨訪評估、分類干預、健康體檢等服務。

      嚴重精神障礙包括精神分裂癥、分裂情感性障礙、 偏執性精神病、雙相障礙、癲癇所致精神障礙和精 神發育遲滯伴發精神障礙等六類,其中,精神分裂 癥患者多有幻覺、妄想,發病時易與周圍環境發生 嚴重沖突,存在嚴重社區危害性。鄉鎮衛生院醫務 人員從事社區精神衛生管理服務具有危險性,會對 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產生 “恐懼” 或 “排斥” 心 理[5] 。

      同時,精神分裂癥等精神障礙復發率高, 其療效和后期社會功能恢復較差,給醫護人員的印 象是難于回歸社會。這可能就是鄉鎮衛生院醫務人 員對精神病患者產生歧視及排斥,是否能夠回歸正 常生活持負性態度的主要原因[5] 。國內一些研究 顯示,醫務人員在日常工作中對精神病患者的負性 態度,會給精神病患者帶來或加重病恥感[5,7] 。

      因 此,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必須注意在開展精神疾病 健康服務管理工作中的態度和行為,同時應該積極 開展精神衛生健康宣傳教育活動,改變社區居民對精神疾病及病人的錯誤觀念,為精神疾病患者營造 寬容的社會環境。 本次調查發現,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受教育程 度較高者,對精神疾病患者的負性態度水平較低。 這可能是由于受教育程度越高,了解關于精神疾病 的相關理論知識越多,對精神疾病的認識越客觀和 科學,對精神疾病病人的包容性就越大[2] 。

      本次 調查還顯示,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的職稱與精神疾 病態度相關,職稱高者負性態度水平較低。黎澤明 等[5] 調查也有類似研究結論。本次調查的多因素 分析發現,受教育程度和職稱未納入多元線性回歸 模型,這提示它們可能不是影響醫務人員精神疾病 態度水平的獨立因素。 本調查單因素和多因素分析均顯示,職業類型 與精神疾病態度相關。醫生的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水 平較低?赡苁怯捎卺t生掌握精神疾病相關知識更 多,故對精神疾病的態度更偏向理解與包容[2] 。 護士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水平較高。護士接觸病人的 時間長,與患者接觸最為緊密,存在較高職業風險 性[2] 。有研究顯示,從事精神疾病護理的護士時 常遭受到患者不同程度的攻擊[8] 。這可能是護士 對精神疾病及患者態度較負面的原因[2] 。

      吳婉云等[2]研究認為,對精神衛生知識的掌 握程度越高,對精神疾病的歧視水平越低。國外 Victoria等[9] 研究顯示,社區衛生工作者的精神疾 病知識得分與正確對待精神疾病患者態度之間呈正 相關。本研究的多因素分析也顯示,醫務人員的精 神衛生知識水平越高,精神疾病態度得分越高,對 精神疾病越包容。參與過社區精神衛生服務培訓的 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負性態度比例低于 未參與培訓者;多因素分析發現,精神衛生健康知 識培訓與精神疾病態度得分呈正相關。

      這可能是通 過培訓,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精神衛生知識水平得 到了提高,從而減少了對精神疾病消極態度[2,5] 。由此可見,提高醫務人員的精神衛生知識水平有助 于改善其對精神疾病及患者的歧視態度[2,5] 。本次 調查結果發現,僅有 232% (206/888)的鄉鎮衛 生院醫務人員參加過精神衛生培訓。因此,對鄉鎮 衛生院醫務人員進行系統、規范的精神衛生相關知 識培訓,提高其精神衛生知識水平,成為當務之 急。

      張靜雅等[10]研究顯示,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醫 務人員由于日常工作量大、人員不足,傾向于短 期、集中的節省時間成本的精神衛生培訓形式。因 此,基層醫務人員精神衛生服務培訓,應該考慮醫 務人員的時間需求,合理安排培訓時間,讓醫務人 員能夠兼顧工作和學習,保證培訓效果[10] 。廣西 屬于西部欠發達地區,精神衛生資源尤其精神衛生 人力匱乏,網絡線上教學與基地培訓相結合是基層 醫務人員精神衛生培訓較為適宜的方式之一[3,5] 。

      醫學方向論文范例: 鄉鎮衛生院實施全科醫學模式的問題與對策

      綜上所述,廣西部分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對精 神疾病及患者存在歧視,對精神病患者康復后工作 能力和社交等方面的負性態度尤其明顯;護士對精 神疾病的態度比醫生較負面;提高醫務人員的精神 衛生知識水平有助于改善其對精神疾病及患者的歧 視態度。本研究結果有助于針對性制定農村基層醫 務人員精神衛生服務相關政策。但是,由于本次研 究是橫斷面調查,基層醫務人員對精神疾病相關態 度產生的原因無法深入分析,有待在今后的研究中進一步探討。

      作者: 覃嫻靜 徐婷婷 彭蓉 韋小飛 高洪達 馮啟明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