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醫學論文

    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猶豫研究進展

    時間:2021年09月16日 所屬分類:醫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目的提高疫苗猶豫認識度,為進一步制定新冠病毒疫苗猶豫應對措施提供依據。方法通過文獻檢索,對疫苗猶豫現象、新冠病毒疫苗研制和上市現狀、新冠病毒疫苗猶豫現狀、影響因素和應對措施進行綜述。結果各國新冠病毒疫苗研制競賽如火如荼,國內外均有不同類

      摘要:目的提高疫苗猶豫認識度,為進一步制定新冠病毒疫苗猶豫應對措施提供依據。方法通過文獻檢索,對疫苗猶豫現象、新冠病毒疫苗研制和上市現狀、新冠病毒疫苗猶豫現狀、影響因素和應對措施進行綜述。結果各國新冠病毒疫苗研制競賽如火如荼,國內外均有不同類型疫苗上市使用;各國新冠病毒疫苗猶豫差異較大,與調查時機、國家地域、人群選擇等均有關系;新冠病毒疫苗猶豫受疫苗、個人、認知等方面因素影響。結論為減少新冠病毒疫苗猶豫,建議采取的措施有:政府主導,各級有效發揮監管作用;渠道暢通,保證疫苗信息透明準確;專業培訓,全面提升疫苗接種信心。

      關鍵詞:新冠病毒疫苗;疫苗猶豫;現狀;應對

    疫苗接種

      疫苗是人類戰勝重大傳染病最有效、安全、經濟、方便的科技發明;接種疫苗是預防和控制傳染病最具有成本效益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在2020年被正式命名為2019冠狀病毒病(Coronavirusdisease-19,COVID19)。迄今為止,還未發現或找到有效的COVID-19治療藥物,全球將希望寄托在新冠病毒疫苗(COVID-19疫苗)的研發上,希望通過主動免疫來控制全球的大流行,讓社會回歸到正常的生活和生產狀態。

      疫苗猶豫現象在全球范圍內廣泛存在,影響著公眾對疫苗的接受程度。在我國,因一些不實或不全面的報道,以及某些疫苗事件的出現,一部分人對接種疫苗開始出現猶豫不決。為正確認識疫苗猶豫及COVID-19疫苗可能面臨的疫苗猶豫,本文從疫苗猶豫的概述、COVID-19疫苗研制及上市現狀、COVID-19疫苗猶豫研究現狀、影響因素、應對措施等方面進行綜述。

      1疫苗猶豫定義

      “疫苗猶豫”最早由世界衛生組織免疫戰略委員會(Strategicadvisorygroupofexperts,SAGE)于2012年提出,定義為在疫苗接種服務可及的情況下拒絕或延遲接種[1]。2019年世界衛生組織將疫苗猶豫納入全球十大健康威脅,與空氣污染、抗菌藥物耐藥性、埃博拉病毒等并列[2]。疫苗猶豫十分復雜且具有環境特異性,隨著時間、地點、疫苗而變化,受信任度、自滿度和疫苗服務便利性等因素的影響。

      疫苗猶豫會影響公眾對疫苗的接受程度,降低疫苗接種率和群體免疫力,增加疫苗可預防疾病(Vaccine-preventablediseases,VPD)的暴發和流行[3]。COVID-19疫苗是戰勝新冠疫情的最有利武器,盡可能大范圍接種新冠病毒疫苗也將是預防和控制該傳染病最有力的措施。然而,近年來一些國家的疫苗接種情況并不理想,疫苗猶豫日益凸顯。針對COVID-19疫苗也存在著反科學言論、反疫苗情緒,一些錯誤信息甚至是陰謀論加重了大眾的疫苗猶豫[4-6]。

      2新冠病毒疫苗研制和上市現狀

      目前,包括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印度在內的世界各國COVID-19疫苗研制競賽正如火如荼展開。截至2021年3月,在世界衛生組織官網登記的新冠病毒疫苗研究有200余項,主要包括滅活疫苗、減毒活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重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等。這其中,中國科興生物及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的滅活疫苗、牛津大學/阿斯利康及軍事醫學研究院/康希諾生物的腺病毒載體疫苗、美國Moderna及輝瑞/BioNTech的mRNA疫苗最具競爭力[7-9]。隨著眾多疫苗臨床試驗的進行,估計發布安全有效COVID-19疫苗的時間表為2020年年末至2022年之間[10]。

      2020年12月初,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anddrugadministration,FDA)正式批準了輝瑞公司COVID-19疫苗緊急上市,之后歐盟批準其有條件上市;12月31日,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獲得國家藥監局批準附條件上市,在當天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明確了分步驟分批次全人群接種的原則。之后,科興中維、武漢生物、中國科學院醫學生物學研究所研發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陸續獲批上市。2021年2-3月,由軍事醫學研究院/康希諾生物合作研發的腺病毒載體疫苗、中國科學院/智飛龍科馬研發的重組蛋白疫苗分別獲準在國內附條件上市或緊急使用[11-12]。

      截至2021年6月,國內已有三個類型的六款COVID-19疫苗投入使用。歐美地區除輝瑞外,美國Moderna、阿斯利康及強生公司等COVID-19疫苗均已授權附條件上市[13]。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建立全民免疫屏障是戰勝新冠疫情最有效的手段。但即便有疫苗,疫苗猶豫也會導致沒有足夠人群完成接種[14]。

      3部分國家和地區新冠病毒疫苗猶豫研究現狀

      2020年3月,各國和地區COVID-19疫苗研究起步之際,就有研究者敏銳地察覺到疫苗猶豫可能會成為影響疫苗接種的主要問題之一。之后,學者們逐步展開針對不同群體COVID-19疫苗接種意愿和疫苗猶豫的研究。

      3.1美國一項對316名成人的網絡調查[15]顯示,約68%的受訪者表示支持接種COVID-19疫苗,但副作用、療效和測試時間仍是考慮的主要問題。

      3.2法國法國學者通過網絡對3259人進行調查發現,2512名參與者(77.6%)肯定或可能同意接種COVID-19疫苗。1550名受訪者(47.6%)肯定或可能同意參加COVID19疫苗臨床試驗。年齡較大、男性、對COVID-19的恐懼、身為醫務工作者以及有新冠感染風險的受訪者更趨向于接受COVID-19疫苗[16]。

      3.3意大利一項研究對1004名18歲以上成人進行調查,該調查將接種意愿分為5個等級,分別為“一定不會、可能不會、不太會、可能會、一定會”,其中有接種意愿的(選擇“可能會”和“一定會”)共占58.6%(分別為33.3%和25.3%)[17-18]。另一項對735名學生的網絡調查[19]顯示有86.1%的人可接受COVID-19疫苗。

      3.4中國李晶等[20]對昆明730名門診患者COVID-19疫苗接種意愿調查顯示,愿意接種疫苗者697例,占95.48%,不愿意接種者33例,僅占4.52%。另一項對2058名成年人的研究同樣顯示有91.3%的人有接種意愿[21]。中國香港學者對1205注冊護士(90%為女性)的調查研究顯示,接種過流感疫苗和有COVID-19疫苗接種意愿的護士比例分別為49%和63%,兩者呈相關性[22]。

      3.5以色列研究人員分析了由醫護人員和以色列普通民眾填寫的1941份關于接受一種潛在COVID-19疫苗的匿名問卷[23],結果表明,護理COVID-19陽性患者的醫護人員,以及認為自己有患病風險的個人,更有可能愿意接受COVID-19疫苗接種。

      3.6馬耳他一項對96名全科醫生和27名實習醫生的調查顯示,近2/3的全科醫生可能會接種COVID-19疫苗,但只有1/3的實習醫生有此意愿。被調查者流感疫苗接種傾向與COVID-19疫苗接種意愿顯著相關[24]。以上調查均完成于2020年3-12月,COVID-19疫苗尚未真正上市,所有研究均基于潛在疫苗研制成功后的個人可能意愿,此意愿可能隨著疫苗的研制與上市甚至是政治時局、疫情加重或緩解等變化而發生變化。隨著世界范圍內大規模疫苗接種的開展,現有研究[25-27]顯示,不同人群整體COVID-19疫苗猶豫發生率為31.1%~84.6%,其中我國一項對700余名重點人群的調查顯示,疫苗猶豫發生率達44.9%。這種差異與調查時機、國家地域、人群選擇等均有關系。

      4新冠疫苗猶豫的影響因素

      4.1疫苗因素

      疫苗的有效性、有效持續時間、副作用是被調查者疫苗猶豫的主要原因,人們希望通過延長試驗時間、確保疫苗安全性、有效性來堅定他們的接種意愿[15,22]。另有研究[18]顯示公眾對科學研究本身的信任度也直接影響接種意愿,在意大利,公眾對科研的信任度隨著疫情的發展未上升反而下降,甚至“美國制造”成為部分美國人選擇疫苗的考慮因素之一[15]。在我國,疫苗上市之初疫苗猶豫發生率較高,一方面可能由于大家對疫苗的保護效果持觀望態度,另一方面國內疫苗生產記錄造假等事件導致了公眾對疫苗安全信心下降[25]。

      4.2個人因素

      年齡在COVID-19疫苗猶豫中的作用不確定。Kwok等[22]研究報告稱年輕者接種意愿較強;Graffigna等[17]提出中年人(35~59歲)的接種意愿低于青年及老年組(18~34歲及60歲以上),研究[28]還強調,老年人應為優先接種人群,但他們并未表現出較年輕人更強的接種意愿。另外的研究[24]則提出年紀長者接種意愿更強(80歲以上者除外),認為可能與全球性青年現象(Globalyouthphenomenon)有關。性別對疫苗猶豫有一定影響。

      我國研究[29]表明女性有疫苗猶豫的概率是男性的1.33倍,這與既往一些研究提到男性受調查者接種新冠病毒疫苗意愿更強的結論基本一致[16,30-31]。在職業方面,醫務人員,尤其是可能或正在照護COVID-19陽性患者的醫務人員更傾向于接種疫苗[16,29];而另一項研究[23]顯示,醫生對COVID-19疫苗的接受率顯著高于護士,護士的接受率甚至低于普通人群。在大學生中,醫學生和非醫學生無差異[19]。

      4.3認知因素

      上面提到的多項研究顯示流感疫苗接種史與新冠病毒疫苗接種意愿相關[15,22,24],即目前已接種季節性流感疫苗的人更容易接受的COVID-19疫苗,這與這部分人群對疫苗的認知和信任有關。值得關注的是,不是所有的醫務人員都有接種意愿,以色列醫務人員表現出了對COVID-19疫苗的高度懷疑,許多不建議接種的醫務人員表達了對快速研制疫苗安全性的擔憂[23]。芬蘭學者[32]提出可通過人們對疫苗安全性的風險感知度來預測他們的接種意圖。一項對2500余人的調查顯示,對疫苗有效性、安全性等信任度高的群體有疫苗猶豫的概率小于信任度低的群體;對疫苗必要性以及疫苗可預防疾病嚴重性持自滿態度的群體有疫苗猶豫的風險是非自滿群體的2.49倍[29]。另外,疫苗猶豫還會受政治環境、政策影響、宗教信仰等社會因素影響,民主黨派興起、非醫學豁免政策出臺、宗教渲染等都可能成為影響疫苗接種的原因[33-35]。

      5新冠疫苗猶豫的應對措施

      5.1政府主導,各級有效發揮監管作用

      疫苗猶豫的解決離不開政府的主導和法律監管,政府有關部門和社會組織應在各自職責范圍內負責疫苗相關工作!兑呙绻芾矸ā返某雠_,進一步完善了疫苗從研制、生產、流通到接種等的全過程監管。監管部門負責疫苗產品的許可,需對疫苗質量、安全性和有效性數據的評估保持透明,并向公眾提供最新的安全使用建議[36]。另外,我國政府正通過提供免費接種、增加接種服務可及性、加強疫苗接種宣傳和動員、完善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補償機制等措施提高疫苗接種率。

      在美國,針對少數種族人群的疫苗猶豫,Strully等[37]建議政府應加大資金投入,促進疫苗普及,減少因種族歧視和一些傳統社區被邊緣化帶來的疫苗不公平,同時通過建立不同職能社會組織,在疫苗公平發放、公平使用等方面發揮作用。這與既往研究[38]中使用的公共衛生戰略相似,此策略包括應用健康信念模型使社區參與進來,可大大促進COVID-19疫苗的需求、使用和公平分配,從而最大限度地減少疫苗猶豫不決的可能性。

      醫療衛生評職知識: 疫苗論文發英文期刊有影響力嗎

      6結語及展望

      只有55%~82%的人口暴露過或接種過疫苗,才能獲得COVID-19群體免疫[49]。在COVID-19病毒轉播中,通過自然感染產生的群體免疫不超過30%,這就需要通過大規模的人群接種有效的COVID-19疫苗,形成免疫屏障,即“主動群體免疫”[50]。根據國家衛健委公布的最新數據[51],截至7月13日,國內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已突破14億劑次。

      英國《自然》雜志網站近日刊文指出,要想讓全世界70%的人完全接種新冠疫苗,大約需要110億劑疫苗。但截至7月4日,全球總共才接種了32億劑,按照目前的疫苗接種速度,到今年年底,預計全球的疫苗接種量只能達到60億劑左右[52]。面對COVID-19毒株變異及流行,大眾對COVID-19疫苗有效性和保護力開始存疑。目前專家的共識是接種疫苗仍有效,至少可預防重癥和減少死亡。疫苗的研究勢必向著對抗變異發展。疫苗接種是個人的選擇更是社會的需求,是護己利人的做法,更是公眾的義務所在。正所謂“除非人人都安全,否則無人會安全”。作為醫務工作者,必須采取行動進行教育、宣傳和干預,以提高整個人群的COVID-19疫苗接種達標率。

      參考文獻:

      [1]MacDonaldNE.Vaccinehesitancy:definition,scopeanddeterminants[J].Vaccine,2015,33(34):4161-4164.

      [2]WorldHealthOrganization.Tenthreatstoglobalhealthin2019[EB/OL].(2019/02/17)[2021/01/27].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ten-threats-to-global-health-in-2019.

      [3]DubéE,LabergeC,GuayM,etal.Vaccinehesitancy:anoverview[J].HumVaccineImmunother,2013,9(8):1763-1773.

      [4]StolleLB,NalamasuR,PergolizziJVJr,etal.Factvsfallacy:theanti-vaccinediscussionreloaded[J].Advther,2020,37(11):4481-4490.

      [5]HotezPJ.Anti-scienceextremisminAmerica:escalatingandglobalizing[J].MicrobesInfect,2020,22(10):505-507.

      作者:劉春梓1,莊英杰2,于燕波3,張昕4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