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醫學論文

    失眠伴焦慮抑郁障礙中醫診療研究進展

    時間:2021年09月17日 所屬分類:醫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通過查閱并總結國內外最新文獻研究資料,系統的闡述了近年來祖國醫學對失眠伴焦慮抑郁障礙的診療研究進展。分別從中藥、針灸及其他中醫診療方法入手,詳細闡述了中醫藥辨證論治的歷史理論來源、病機治則、方藥組成,總結了針灸包括體針、腹針、耳針、

      [摘要]通過查閱并總結國內外最新文獻研究資料,系統的闡述了近年來祖國醫學對失眠伴焦慮抑郁障礙的診療研究進展。分別從中藥、針灸及其他中醫診療方法入手,詳細闡述了中醫藥辨證論治的歷史理論來源、病機治則、方藥組成,總結了針灸包括體針、腹針、耳針、針刺五志穴、臍環穴、針藥結合等在內的各種特色針刺形式,概括了推拿、穴位貼、五行音樂、中藥足部熏洗、正念減壓、失眠認知等多種特色療法,文獻顯示以上中醫治療方法不僅療效更佳,而且副作用小,安全性更高,避免了西藥帶來的不足,為臨床醫師提供更方便、靶向、高效、針對性治療方案,及時解除患者痛苦,避免了更嚴重的軀體、心理疾病的發生。

      [關鍵字]失眠,焦慮,抑郁,中醫治療,研究進展

    中醫診療

      失眠是一種常見的生理心理疾病,因精神情緒不佳、睡眠環境較差等原因出現睡眠時間縮短、深度不夠、質量改變等睡眠障礙[1],伴有倦怠、疲乏、心悸、食欲減退、記憶力下降等功能障礙,常此以往出現焦慮心煩、燥擾易怒或抑郁寡淡、興趣減退等情感障礙。

      近年來由于社會節奏增快、生活及工作壓力增大,其發病率逐年攀升,我國過去8年間失眠患病率已由10%~20%升至38%[2-3],且有研究發現慢性失眠患者出現焦慮、抑郁概率約80%[4],而抑郁癥患者出現失眠癥狀概率高達90%[5]。失眠常常增加焦慮、抑郁等神經精神疾病發生風險,而抑郁、焦慮等不良情緒又可加重失眠嚴重程度,兩者常相互影響,互為因果,具有較高的共病率[6],如不及時診治則易誘發更嚴重的軀體、心理疾病。為改善大多數現代人生理心理現狀,提高生活質量,研究失眠伴焦慮抑郁癥的發病機制及治療方案已成為現在的熱點話題。

      目前大多數研究者均認同單胺類神經遞質水平改變(NE、GABA、5-HT、DA等)與睡眠障礙及抑郁相關[7];亦有研究顯示在強烈情緒應激下,HPA軸、神經-內分泌-免疫-代謝系統紊亂會導致失眠與焦慮抑郁癥[8],故西醫治療多以鎮靜安神及抗焦慮、抗抑郁藥聯合使用,長期使用副作用較多,耐藥性明顯,效果不盡顯著;傳統中醫將此病歸于“不寐”“郁證”“臟燥”等范疇,認為此病涉及五臟六腑,其中與心、肝、脾、腎、腦關系最為密切,總屬“氣機失調、營衛失和、陰陽失衡”。中醫在整體觀及辨證論治理論指導下,四診合參,審證求因,治病求本,制定個體化方案,單獨或聯合使用療效顯著,不良反應發生率降低。筆者通過閱讀近5年文獻,總結中醫對失眠伴焦慮抑郁障礙診療方案,現綜述如下。

      1中醫藥治療

      通過查閱近期大量文獻,總結失眠伴焦慮抑郁障礙以肝郁氣滯、肝郁化火、心脾兩虛、心腎不交為其最常見癥狀,多以疏肝理氣、清肝瀉火、補益心脾、交通心腎為治療原則,最終達到氣機通暢、營衛調和、陰陽平衡狀態,則寤寐有序、情志暢達。

      1.1肝郁暢達不寐除

      《證治匯補》記載:“七情致病,肝郁為首”,《傷寒論》記載:“悵怏不得眠”,因情志不舒導致肝郁氣滯,氣不周流,營衛不通,陰陽不交,最終導致抑郁、煩悶、不眠,故以疏肝理氣解郁、養心安神定志為治療原則。李丹丹[9]收納60例肝郁氣滯型失眠伴焦慮抑郁患者隨機分為2組。

      對照組給予右佐匹克隆(江蘇天士力帝益藥業有限公司生產,3mg/次,睡前服用),治療組在此基礎上聯合自擬舒眠解郁湯(百合30g、柴胡根24g、浮小麥30g、生龍骨20g、清半夏12g、太子參10g、黃芩9g、茯苓15g、桂枝15g、合歡皮15g、生牡蠣20g、白芍15g、炙甘草6g),治療4周后,患者巨茲堡睡眠質量指數(PSQI)、失眠嚴重程度、中醫證候、漢密爾頓焦慮(HAMA)、抑郁(HAMD)、多維疲勞量表各評分較治療前均降低,治療組總有效率(90.00%)優于對照組(76.67%),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說明具有開郁理氣、調理臟腑、平衡陰陽的舒眠解郁湯可有效改善失眠狀態及焦慮抑郁情緒。

      趙麗娟[10]采用鎮靜安神湯(白術10g、首烏藤30g、酸知母10g、川芎10g、茯苓15g、當歸10g、棗仁30g、柴胡10g、香附15g、百合10g、麥冬10g、遠志10g、五味子10g、甘草10g)聯合米氮平治療30例焦慮抑郁狀態伴難治性失眠患者,對照組予米氮平(華裕(無錫)制藥有限公司生產,開始服用15mg,第三天增至30-45mg,睡前服),治療8周后,觀察組、對照組總有效率分別為93.33%、76.67%,不良反應率分別為6.67%、20.0%,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

      孫小添[11]選取氣郁質失眠患者148例隨機分組,治療組74例予柴胡加龍骨牡蠣湯(龍骨30g,半夏15g,桂枝(去皮)10g,黃芪30g,大棗5枚,黃芩15g,生姜3片,柴胡15g,牡蠣30g,茯苓30g)聯合西藥治療,對照組只予西藥治療(艾司唑侖片(哈高科白天鵝藥業集團有限公司生產,1片/次,tid)+鹽酸帕羅西汀片(浙江華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1片/次,qd),干預6周后,治療組總有效率(93.24%)優于對照組(78.38%),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且發現具有條達肝氣、解郁安神之效的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可通過升高DA、5-HT、降低SP水平達到治療效果。

      1.2郁火得清神魂安

      《癥因脈治》云:“肝火不得臥之因,或因惱怒傷肝,肝氣怫郁„„則夜臥不寧”,《素問·刺熱篇》[12]曰:“肝熱病者„„熱急則狂言及驚„„手足躁,不得安臥”,情志不遂而肝郁日久化熱,肝火上炎、熱擾心神致焦躁不安、夜不能寐,指出肝郁化火、上擾心神是導致不寐、焦慮、燥擾、煩熱之病機,故應治以清肝瀉火、除煩解郁、安神定志。

      王云潔等[13]以此法為治療原則采用解郁安神湯(珍珠母、靈磁石各30g、枳殼、制半夏、陳皮、遠志、柴胡、茯神、青皮、黃連各3g、生甘草6g)治療肝郁型焦慮抑郁伴難治性失眠患者35例,對照組予奧氮平(1.25~2.5mg/次,睡前服),干預4周后結果顯示解郁安神湯可有效降低HAMD、HAMA評分,改善失眠狀態,較奧氮平效果更佳。丹梔逍遙散出自的《內科摘要》,具有“清熱疏肝、養血健脾”之效,是為治療“郁證”“不寐”之良藥[14]。

      李峰[15]采取丹梔逍遙散(白術、當歸各400g,薄荷240g,遠志、山梔、菖蒲、白芍、丹皮、柴胡各480g,茯苓600g,甘草120g)聯合西藥(艾司唑侖片,1mg/次,睡前服用)治療80例失眠伴焦慮抑郁患者,對照組只予艾司唑侖片,治療6周后,觀察組總有效率為97.50%優于對照組80.00%,且觀察組不良反應發生率(2.5%)較對照組低(22.50%),說明丹梔逍遙散療效更佳、安全性更高、可削減西藥的副作用。

      1.3心脾得養腦竅榮

      《問齋醫案·不寐》[16]記載:“憂思抑郁,最傷心脾,神無所歸„„心主藏神,脾通宵不寐”,因思慮傷及心脾,則心脾虧虛而氣血化生無源,神失其養,神無所舍,出現不寐、多思、憂郁、焦慮等癥,指出心脾兩虛、心神失養是導致此病病機,治以補益心脾、益氣補血、安神定志。蔡曉[17]采用歸脾湯加減(遠志9g、龍眼肉、黨參各10g,木香8g、炒酸棗仁、茯苓、黃芪各20g、大棗5枚、丹參、白術、當歸各15g、炙甘草6g)治療不寐合并焦慮抑郁58例,對照組給予艾司唑侖片(廣東臺城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2mg/次,睡前1小時服用),干預1周、2周、1月后分別進行觀察測評,治療組PSQI、SAS、SDS評分均顯著低于對照組,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

      盧祖娥[18]采用眠安寧顆粒(貴州良濟藥業有限公司生產,6g/袋,1袋/次,2次/d)聯合黛力新(丹麥靈北制藥有限公司生產,10~20mg/次,1-2次/天)治療63例神經衰弱失眠伴焦慮抑郁患者,對照組只予黛力新,治療后觀察組、對照組總有效率分別為73.02%、50.79%,不良反應發生率分別為25.40%、22.22%,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

      景小莉等[19]將90例失眠伴焦慮抑郁狀態患者隨機分為兩組,對照組45例給予艾司唑侖片,觀察組在此基礎上加用逍遙散(薄荷6g,石菖蒲12g,當歸15g,葛根20g,白術15g,酸棗仁30g,白芍15g,連翹15g,柴胡12g,茯苓15g,甘草9g)聯合棗安膠囊(貴州同濟堂制藥有限公司生產,2-4粒/次,睡前口服),治療4周后觀察組、對照組有效率分別為97.78%、80.00%,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逍遙散聯合棗安膠囊可通過補益心脾、疏肝解郁、養血安神達到治療效果。

      1.4心腎相交不寐消

      《辨證錄·不寐門》[20]記載:“晝夜不能寐,心甚煩躁,此心腎不交也。夫心腎之所以不交者,心過于熱,而腎過于寒也”,指出腎陰不足而不能上濟于心,導致心陰虧虛不能斂陽,心陽亢盛而出現心神擾亂,導致不寐、焦慮、煩躁等癥狀,治宜滋陰降火、交通心腎、養心安神。曾飛[21]采用補腎安神湯(阿膠20g、熟地黃20g、生龍齒12g、燈芯草12g、首烏藤20g、珍珠母12g、炒酸棗仁20g、黃芩10g、黃連10g、白芍藥12g)聯合地西泮(山西昂生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生產,25~45mg/次,睡前服用)治療陰虛火旺型失眠癥患者30例,并與對照組口服地西泮進行比較。

      4周后結果顯示:治療組睡眠及焦慮、抑郁各評分均較對照組改善明顯,總有效率(96.67%)明顯高于對照組的(70.00%),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06)。尹衛霞等[22]采用坤泰膠囊(貴陽新天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生產,4粒/次,3次/天)治療48例女性更年期失眠伴焦慮及抑郁患者,與對照組口服艾司唑侖片(廣東臺城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2mg/次,3次/天)比較,治療2月后結果顯示觀察組患者失眠及情緒評分均顯著低于對照組,且其不良反應發生率(4.17%)低于對照組(22.92%)。

      林麗紅等[23]采用自擬棗藤合歡湯(百合10g、酸棗仁30g、浮小麥3g、夜交藤30g、知母10g、合歡皮30g、石菖蒲10g、郁金10g、琥珀沖服3g、柏子仁15g、遠志10g、炙甘草6g)聯合艾司唑侖(開封制藥集團有限公司生產,1mg/次,睡前服)治療102例失眠伴焦慮抑郁患者,對照組只予艾司唑侖,治療4周后結果顯示觀察組總有效率優于對照組,具有養心安神、疏肝解郁、交通心腎、除煩助眠的棗藤合歡湯,聯合艾司唑侖片可有效改善患者癥狀。

      2針灸治療針刺是中醫重要的治療手段之一,《靈樞》[24]記載:“用針之要,在于知調陰與陽,調陽與陰,精氣乃光,合形于氣,使神內藏”,"十二經脈者,內屬于腑臟,外絡于肢節",經絡與臟腑相通,對穴位的局部刺激,疏通經絡,從而達到調整臟腑、調和陰陽,最終達到司寤寐、暢情志效果。

      3其他

      3.1推拿療法

      “形數驚恐,經絡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藥”,推拿作為中醫常用治療手法[33],可通過按摩軀體四肢皮膚、穴位,刺激體表壓力感受器,激活人體負反饋調節,產生抑制中樞皮質系統的電位,達到鎮靜安神作用、消除焦躁抑郁狀態[34]。向雄[35]采用頭面部推拿手法(調和陰陽、解痙通絡)結合耳穴埋針(選交感、心、腎、神門、皮質下五穴)治療35例慢性失眠伴焦慮患者,對照組予失眠認知行為療法(包括睡眠衛生宣教、認知療法、行為療法,1次/天),1月后觀察結果顯示治療組療效更好,且具有一定遠期療效,操作安全、簡便、綠色。

      3.2穴位貼

      中藥穴位貼是中醫另一種重要治療方法,運用安神鎮靜類中藥敷貼于失眠經驗穴位可明顯改善患者失眠、情緒障礙等癥狀。李進淑等[36]篩選80例原發性高血壓伴焦慮癥失眠患者隨機分組,觀察組在原降壓藥劑量不變的基礎上加用琥砂安神膏穴位貼(朱砂10g,酸棗仁15g,珍珠粉5g,琥珀10g,加入蜂蜜調成膏狀,制成穴位貼,每晚睡前貼于涌泉、三陰交、足三里穴,貼敷6-8h),對照組予阿普唑侖片(0.4mg/次,睡前30min服用),治療10天后結果顯示琥砂安神膏穴位貼可有效改善患者失眠、焦慮等癥狀,且副作用小,安全性高。

      3.3五行音樂

      中醫五行音樂療法自古有之,運用角、徵、宮、商、羽五種樂音來調節神經興奮、減慢心率、呼吸節律,調理機體、改善睡眠、緩解情緒,達到防治疾病效果[37]。房欣等[37]采用中醫五音療法(音量控制在40~60分貝,每次30min)聯合穴位按摩(選取神門、三陰交按揉60次)治療50名中青年中輕度失眠患者,對照組予常規睡眠知識健康指導,4周后觀察組、對照組治療有效率分別為92.00%、68.00%,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

      中醫人員論文投稿知識: 中醫實驗論文發表哪些期刊比較好

      4小結

      隨著現代社會節奏增快,人們生活、工作壓力變大,易受外界刺激影響,常常導致失眠,同時伴有焦慮、抑郁等情緒,且兩者常相互影響、互為因果,近來發病率逐年攀升,危害亦隨之升高,故對該病治療則迫在眉睫。西醫多以鎮靜安神及抗焦慮、抑郁藥聯合使用,如黛力新、勞拉西泮、艾司唑侖等,長期服用必然引起肝腎毒性、耐藥性、記憶力減退等副作用;且由于患者常隱瞞焦慮、抑郁情緒,西醫治療上常未予抗焦慮、抑郁藥物而導致漏診,對于患者癥狀改善緩慢,甚至未見起效或出現反復情況。

      中醫整體論治、全面考慮,四診合參、治病求本,在治療失眠伴焦慮抑郁方面占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其療法獨特、形式多樣,除中藥復方,還包括針刺、推拿、五音、足浴熏洗、正念減壓、失眠認知等療法,與常規西藥相比,不僅療效更顯著,且安全性更高、藥效更持久、復發率更低、依從性更好,避免了漏診風險,可明顯改善患者睡眠質量、效率以及焦慮、抑郁等不良情緒,提高生活質量,減少復發以及其他心腦等系統疾病并發。

      總之,中醫在治療失眠伴焦慮抑郁障礙于古籍中有其豐厚的知識理論溯源,于現代有其確鑿的研究數據證實,療法多樣,見解獨到,臨床研究療效顯著,能有效改善患者癥狀、緩解患者痛苦、減少并發癥發生,值得廣大醫學同胞于臨床中推廣應用。

      參考文獻

      [1]劉劍鋒,孟凡萍,周一心.失眠與抑郁的相關性研究進展[J].中國醫藥導報,2019,16(01):45-48.

      [2]司國民,法文喜.紫石百合湯治療失眠伴發焦慮抑郁狀態療效觀察[J].中醫神志病重點?平ㄔO與發展、臨床診療標準化及專業教材建設研討會,2012,(11):232~234

      [3]鄭亞威,吳力菲,張星星,等.中醫藥療法對冠心病并發失眠療效的網狀Meta分析[J].中國全科醫學,2020,23(2):227-233.

      作者:呂紅1趙凌霄1閆詠梅

    上一篇: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猶豫研究進展

    下一篇:沒有了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