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政法論文

    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理論基礎與現實所需

    時間:2019年12月04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人民警察作為國家伴生產物的政治依附性要求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的論述成為其學習觀重構的理論始基;人民警察執法環境的日益復雜化成為其學習觀重構的現實驅動。進一步闡釋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發生學理論脈絡與現實驅動的具象維度,是明確其學習觀重構理

      摘要:人民警察作為國家伴生產物的政治依附性要求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的論述成為其學習觀重構的理論始基;人民警察執法環境的日益復雜化成為其學習觀重構的現實驅動。進一步闡釋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發生學理論脈絡與現實驅動的具象維度,是明確其學習觀重構理論全貌與提升新時代人民警察警務能力的有效途徑。同時,在以“學習強國”為引領的時代語境中,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可以達到政治育警、文化育警的雙重功效;可以樹立公安機關人民警察重視學習、樂于學習的良好風尚。

      關鍵詞: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理論基礎;現實需要

    北京人民警察學院學報

      一、引言

      在中國進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今天,在前現代、現代、后現代三者疊加的復雜語境,擔負著維護國家安全與社會治安秩序重任的人民警察,因其國家伴生的政治依附性與執法環境的日益復雜性,使之學習觀的共時重構變得更加迫切。就其理論基礎而言,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的論述為其指明了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在從政生涯的不同時間、不同時期、不同場合多次闡發了他對學習觀的深刻認識;就其現實驅動而言,中國社會進入改革開放的深水期、政治經濟體制的轉型期、群眾民主法治意識的覺醒期,這就要求人民警察需要不斷學習、增強本領以滿足新時代人民群眾的合理訴求與打擊不法分子的囂張氣焰。

      基于以上認識,我們試圖以梳理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的論述作為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理論起點,同時,梳理分析新時代人民警察執法環境復雜的多維因素,從發生學的理論脈絡與現實驅動的具象維度,勾勒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理論與現實全貌,為提升新時代人民警察警務能力提供借鑒。進而樹立公安機關人民警察重視學習、樂于學習的良好風尚。

      二、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論述的理論脈絡

      認真研讀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學習思想的論述,我們可以按照“學習哲學”所關涉的認識論問題:“學習是什么”、目的論問題,“為什么學習”、方法論問題,“怎么樣學習”三個大的面向進行把握。

      (一)“學習是什么”的認識論引導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讀書學習的過程,實際上是一個不斷思考認知的過程。思考是閱讀的深化,是認知的必然,是把書讀活的關鍵。”[1]這種將“讀書學習”視為一種“過程”的認識,恰恰暗合了建構主義學習觀的核心主旨。“前蘇聯著名教育心理學家維果茨基認為學習是一種‘社會建構’,他強調認知過程中學習者所處社會文化歷史背景的不同,重視‘活動’是‘社會交往’在人的高級心理機能發展中的地位。”[2]強調“意義建構”的終極學習目的。

      “意義建構”就是指對“事物的性質、規律以及事物之間的內在聯系”的把握。所謂“思考是閱讀的深化,是認知的必然,是把書讀活的關鍵”正在于對“學習”的“意義建構”的本質認識。誠如學者指出:“作為個體精神發育過程的學習,不是一種表面、表層的對符號的認知加工活動,而是與主體的社會活動和精神密切關聯的。”[3]

      “學習觀具有多元認知的特性,是學習者有關學習的各個維度、層面的自我認識”[4]。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的論述是個體與集體智慧凝練的思想結晶,是我黨學習思想的歷史傳承與現實拓展,是我黨作為學習主體對于“學習”內在秉性的深刻勾勒。

      正因如此,“我們要適應黨和國家工作的新進展,努力增強各方面本領,包括學習本領、政治領導本領、改革創新本領、科學發展本領、依法執政本領、群眾工作本領、狠抓落實本領、駕馭風險本領,都必須著力強化。”[1]只有全方位認識“學習”的多元特性,才能夠在前現代、現代、后現代三者疊加的復雜語境,做好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

      (二)“為什么學習”的目的論闡釋

      習近平總書記在擔任河南省正定縣委副書記時,就講:“通過學習,努力提高每一個社會成員的精神境界,恢復和建立體現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新型社會關系,正確認識和處理國家、集體和個人三者之間的關系,自覺克服和糾正損公肥私、損人利己等不正之風,使共產主義因素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增長。”[1]這段話已經初步勾勒出有關學習哲學的終極拷問:“為什么學習”的行動指南,明確了學習對個人與國家的重要性,明確了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學習奮斗的志業胸懷。

      2009年,習近平在《關于建設馬克思學習型政黨的幾點學習體會和認識》的講話中指出:“學習是文明傳承之途、人生成長之梯、政黨鞏固之基、國家興盛之要。……中國共產黨歷來重視學習、善于學習,黨領導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歷史就是一部創造性學習的歷史。”[5]

      正是“重視學習、善于學習”,我黨才能夠在國家民族危亡的時刻,通過馬克思主義的引介與學習,帶領中國人民“站起來”;才能夠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通過學習形成科學的指導思想,帶領中國人民“富起來”;才能在新時代社會主義中國,通過學習不斷凝心聚力,帶領中國人民“強起來”。正如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五批全國干部學習培訓教材序言”中指出:“善于學習,就是善于進步。黨的歷史經驗和現實發展告訴我們,沒有全黨大學習,沒有干部大培訓,就沒有事業大發展。……我們黨依靠學習創造了歷史,更要依靠學習走向未來。”[6]

      (三)“怎么樣學習”的方法論說明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的學習應該是全面的、系統的、富有探索精神的,既要抓住學習重點,也要注意拓展學習領域;既要向書本學習,也要向實踐學習;既要向人民群眾學習,向專家學者學習,也要向國外有益經驗學習。學習有理論知識的學習,也有實踐知識的學習。”[1]

      這段話是對“怎么樣學習”這一“學習哲學”方法論問題的系統回答,展現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學習不是紙上談兵的學習,而是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學習,體現了我黨學習思想的歷史傳承。早在革命戰爭年代,毛澤東同志在《改造我們的學習》一文中便明確指出:“我們學的是馬克思主義,但是我們中的許多人,他們學馬克思主義的方法是直接違反馬克思主義的。

      這就是說,他們違背了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所諄諄告誡人們的一條基本原則:理論和實際統一。”[7]習近平總書記對“理論和實際統一”作過生動的表述:“不讀書要不得,‘書呆子’現象也要不得。”[1]“不做書呆子”便是旨在強調“學習”這件事需要知行合一,這也是我黨關于“怎么樣學習”的重要方法論基礎。

      三、人民警察學習觀的黨脈傳承與現實驅動

      世界著名社會學家埃得加·沙因說:“未來的文盲,不再是不認識字的人,而是沒有學會學習的人。”[8]按照梁啟超國家有機體理論看待,大至國家、政府,小到集體、組織,均可隱喻為一個“社會人”的存在。盡管,社會達爾文主義飽受詬病,但從原子主義視角考察,再大的組織集體,也是由具體的一個個“人”所組成。

      進而,針對人民警察而言,我們可以說“未來的文盲,不再是不認識字的人民警察,而是沒有學會學習的人民警察”,而就中國共產黨而言,這個“未來”還要提前100年。正是有了這種“提前”的覺悟與人民警察之間的伴生性關系,才注定了人民警察學習觀的重構必然內接黨脈傳承之基因;同時,社會的發展變化、橫向時空的復雜變局,要求人民警察學習觀的重構必然外迎現實問題的各種挑戰。

      (一)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黨脈傳承的內在規定性

      警察與國家具有伴生性的內在關系,而“人民警察”之“人民”的前置限定,便彰顯了其與中國共產黨伴生性的內在關系,因為,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一部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奮斗的近代史就是一部中國共產黨人重視學習、善于學習、不斷學習的學習奮斗史。正因如此,人民警察學習觀的共時重構必然內接我黨歷時的學習稟賦。

      1.學習型的政黨特征是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的靈魂給養

      我黨的創始人之一李大釗同志,曾奮筆疾書“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這樣的聯語,“鐵肩擔道義”明確了他作為一個共產主義戰士,以救國救民為己任的時代擔當,而“妙手著文章”則進一步明確了要實現這樣的“時代擔當”就必須“學習”,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章”。作為我黨第一代領導核心的毛澤東同志,更加強調學習、重視學習,1938年8月,他就說道:“你學到一百歲,人家替你做壽,你還是不可能說‘我已經學完了’,因為你再活一天,就能再學一天。”[9]

      到后來他題詞“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一聯質樸的語句,道出了“善于學習、堅持學習”的重要性。從《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到《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從《反對本本主義》到《實踐論》《矛盾論》;從《新民主主義論》到《論人民民主專政》等理論著述的撰寫發表,充分展現了我黨作為一個學習型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鮮明特征。

      時至2007年10月,黨的十七大正式把“建設學習型政黨”寫入了黨的代表大會報告,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將學習型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提升到了國家發展戰略的高度。伴隨中國社會法治建設的逐步推進,作為維護國家與社會安全秩序的人民警察,更加需要繼承我黨優秀的學習傳統,不斷提升自身的學習本領,以適應新時代的新要求。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法治是人類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對于各國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具有普遍意義,我們要學習借鑒世界上優秀的法治文明成果”[1]“要加強憲法學習宣傳教育,弘揚憲法精神、普及憲法知識,為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營造良好氛圍。”[1]要做到這些,自然要求作為法治秩序維護者與法治精神傳播者的人民警察,不斷從我黨的學習文化中汲取營養、增強學習本領、提升內力。

      2.人民警察職業性質是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的政治方向

      政治堅定、對黨忠誠,是公安機關的建警之魂。人民警察學習觀建構的核心主旨就在于“講政治”,而“講政治”的保障便是“講學習”,只有走腦、入心地學習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著作、學習我黨紅色文化,才能保證“講政治”真正實現。同時,只有把握住“講政治”的前提,才能保證我們的“講學習”不變質、不變色,這是由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的職業性質所決定的。

      《公安機關組織管理條例》第二條規定:“公安機關是人民民主專政的重要工具,人民警察是武裝性質的國家治安行政力量和刑事司法力量,承擔依法預防、制止和懲治違法犯罪活動,保護人民,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維護國家安全,維護社會治安秩序的職責。”“講政治”的本質就在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重構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就在于“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提高本領、造福人民。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學習是前提,學習好才能服務好,學習好才有可能進行創新。

      全黨同志一定要把學習作為一種政治責任、一種精神追求、一種生活方式……”[1]我們正在經歷著中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世界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格局發生深刻變化,中國社會基本矛盾發生質的轉變,風云變幻的國際國內時局,充滿機遇也布滿挑戰。

      2017年5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會見全國公安系統英雄模范立功集體表彰大會代表時提出全國公安機關和公安隊伍要做到“對黨忠誠、服務人民、執法公正、紀律嚴明”的十六字總要求,要做到四句話、十六字總要求,就必須學習政治理論保定力、學習為民本領提能力、學習法律法規強學力、學習底線思維敬權力。只有明確了人民警察學習觀的政治方向,明確了學習的初衷才能任爾東西南北風,才能真正把學習作為一種政治責任、一種精神追求、一種生活方式去砥礪堅守。

      (二)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現實驅動的外在緊迫性

      內因是事物發展的根據,外因是事物發展的動力。至少從第一次工業革命已降,“學習”的重要性開始變得更為突出。歷數第二、三次工業革命,到今天的工業4.0時代、5G網絡時代、人工智能時代,都是人類一次又一次通過“學習”發展生產力、變更生產關系的結果。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一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就是一部人類社會不斷學習的歷史”。

      置身21世紀的現代社會,每天產生的新鮮事物、新知容量,都在以幾何倍數遞增。人類過去幾千年的知識總量不抵近一個世紀知識總量之和。如果以1829年作為現代警察的時間起點,那么現代警察這一新生事物的發展歷程恰恰同步于人類社會幾次工業革命的歷史進程;如果以中國共產黨1921擔負起救亡圖存民族使命的時間為起點,那么人民警察這一與我黨伴生的政治產物的發展歷程恰恰同步于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奮斗歷程。來自時代社會的發展變革與警察自身發展變革的雙向推力,使得新時代人民警察學觀的構建日益迫切。

      1.學習型的社會特征要求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

      早在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發表《學會生存》報告中加以肯定,提出“向學習型社會前進”的目標。我國《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就提出了“到2020年基本形成學習型社會”的偉大目標。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再次明確了建設“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1]學習型社會的重要性。

      黨的十九大則正式提出“完善學習型社會與終身教育體系,建設學習型社會”[10]。從時間表上來看,建設學習型社會任務緊迫;從中國社會共時發展情勢來看,重構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的任務緊迫。自1968年美國著名學者羅勃特·何欽斯在其著作《學習型社會》一書中提出“學習型社會”這一概念以來,學界對其界定莫衷一是。

      同時,圍繞“學習型社會”展開的學術研究,卻如火如荼?v覽相關研究,與“學習型社會”如影隨形的一個概念“終身學習”值得關注;蛘哒f“終身學習”正是“學習型社會”的特征義素,一些時候西方擅長的二元邏輯分析反倒成為我們理解某一語詞概念的掣肘,而喜好一元邏輯分析的東方思維卻為我們破除了問題概念的瓶頸。

      不論基于社會主體視角也好,基于個人主體視角也好,還是基于社會與個人主體結合視角也好,“終身學習”都可以在不同層面給出適切的解讀?梢哉f,“學習型社會”便是“社會終身學習的社會”“個人終身學習的社會”“社會與個人終身學習的社會”,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所講的,就是:“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學習型社會。“人人皆學”指明了學習的主體,“處處能學”指明了學習的空間,“時時可學”指明了學習的時間。

      “人民警察”無論作為公安機關的集體指代,還是作為執法人員的個體指代,均蘊含在“人人皆學”的主體范圍之內;“人民警察”無論身處何種時空,本質上都是通過“學習”服務人民、制裁犯罪。“學習型社會”的到來使得今天人民群眾更加懂得通過法律武器維護自身合法訴求,即便是犯罪分子的犯罪行為也充分體現出了當今社會的“學習型”特征。

      近日,《人民公安報》微信公眾號一篇題為《他可能是“小偷界”最愛學習的賊》的推送文章,從反面佐證了“學習”的“重要性”,文章稱犯罪嫌疑人竇某“邊學法律邊實施盜竊”,看似有些啼笑皆非的情景,卻更加深刻地昭示著“高智商犯罪”社會的到來。尤其,當前網絡信息社會的快速發展,不掌握一定的計算機知識,作為維護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的人民警察,只能因“不學習”而陷入被動的執法窘境。學習型社會的以上特征要求必須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以適應學習型社會的到來。

      2.警務革命的現代性要求重構人民警察學習觀

      回顧四次警務革命的西方路徑,不難發現其正是在西方“現代性”的價值引領下漸次展開的。自1829年羅伯特·比爾組建倫敦大都市警察,警察現代性的制度層面開始彰顯;19世紀末20世紀初,歐美警察專業化運動開啟了警察現代性的知識維度;到20世紀后期,歐美警察“四個現代化”的提出,預示著警察現代性的現代化維度更加明確;20世紀末至今,社區警務運動如火如荼,警察現代性的主體范圍開始擴大。

      無論以“警察現代性”還是以“警務現代性”作為關鍵詞在中國知網進行搜索比之以“警察現代化”“警務現代化”進行搜索,前兩者出現頻率較之后兩者,都是小巫見大巫。這種數量懸殊的結果,正是我們強調“警務革命現代性”的初衷,也是我們對現代性與現代化關系認識的參照。“現代化是整體性的歷史實踐活動,它的結果是工業文明,它表現出來的是物質形態,F代性關注的是人的自由解放和存在價值,是對人的終極關懷,它所表現的是一種精神氣質。”[11]

      概言之,“現代性”與“現代化”之間是“因果”關系,正是基于這種認識,我們以為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的重構首先是作為“因”的理念上的重構,之后才是作為“警務現代化之果”倒逼下的不得不為。然而,歷史的發展未必按照“因果律”這個看似“合理”的邏輯穩步向前。即便是肇始于西方的“現代性”也在歷史發展中出現了“溜號”現象,“啟蒙觀念以為只要擺脫了上帝的束縛,人類的理性就可以舒筋活血、伸拳踢腿,殊不料人類淘空了上帝腳下的基礎(信仰)也就抽去了自身理性實踐的基礎”[12]尤是,比照西方的“中國現代性”更加突出了這種“不問其因,只識其果”的畸形認識。

      故此,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的重構必須首先著力打造我們自己的“現代性”,需要認識到“武裝到牙齒”的“現代化”警察并非萬能。西方第四次警務革命的出現與持續推進便是明證。從“警務現代化之果”倒逼的情勢而言,當今世界的物態“現代化”形式已是大勢所趨,掌握專業化知識、練就技術化本領,已經成為各國警察職業生涯的必修課程。所以,新時代警察學習觀的重構必須在警務革命現代性的價值理念引領下,強化警務現代化知識、技能的學習。

      四、結語

      我們從“學習哲學”的角度系統分析了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論述的三部分:“學習是什么、為什么學習、怎么樣學習”的構成內涵,論證了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理論基礎是“習近平學習思想”。新時代是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大的社會歷史背景,“人民警察”的“人民”限定,決定了其學習觀的重構必須與我黨的學習傳統保持一致;警察與國家的伴生關系又決定了其學習觀的重構必須站在國家發展戰略的高度。以上兩點是習近平關于學習思想論述成為其理論基礎的邏輯證據。

      同時,從“政治建警”的視角分析了新時代人民警察學習觀重構的政治理路;從社會“學習型”的發展態勢與“警務革命現代性”的角度,剖析了其學習觀的重構在于秉持“終身學習”的學習理念,認清警務或者警察“現代性”與“現代化”的因果關系。在思想意識上樹立“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精神坐標,在學習行動上實現“知識”與“技能”的同步學習。

      相關論文投稿刊物:《北京警察學院學報》是由北京市公安局主管、北京人民警察學院主辦并經國家新聞出版署批準公開發行的學術刊物。該刊著重刊登公安教育、公安管理、公安科技、犯罪研究、社會治安、法學與法律適用等與欄目相適的論文及科研課題。同時,優先選用公安法制、公安教育改革、社會治安熱點和難點問題、公安工作創新方面的調研文章及理論聯系公安實際、有新觀點新見解的論文。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