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政法論文

    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三個邏輯維度

    時間:2020年12月07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隨著社會的發展進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與實踐不斷豐富發展。 70年來,形成了既符合社會發展規律和理論創新規律,又特色鮮明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和方法邏輯。 深入研究其理論邏輯、歷史邏輯與方法邏輯是推進馬克思主義

      摘 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隨著社會的發展進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與實踐不斷豐富發展‍‌‍‍‌‍‌‍‍‍‌‍‍‌‍‍‍‌‍‍‌‍‍‍‌‍‍‍‍‌‍‌‍‌‍‌‍‍‌‍‍‍‍‍‍‍‍‍‌‍‍‌‍‍‌‍‌‍‌‍。 70年來,形成了既符合社會發展規律和理論創新規律,又特色鮮明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和方法邏輯‍‌‍‍‌‍‌‍‍‍‌‍‍‌‍‍‍‌‍‍‌‍‍‍‌‍‍‍‍‌‍‌‍‌‍‌‍‍‌‍‍‍‍‍‍‍‍‍‌‍‍‌‍‍‌‍‌‍‌‍。 深入研究其理論邏輯、歷史邏輯與方法邏輯是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斷創新的學理基礎,具有重要理論意義與實踐價值。

      關鍵詞:新中國;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邏輯

    馬克思主義研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強烈的使命擔當,堅定不移地用馬克思主義的“清泉”澆灌中國“大地”,在理論與實踐層面收獲了豐富“碩果”。 本文著重梳理新中國成立以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與方法邏輯,深入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豐富“碩果”的理論內蘊、歷史進程、基本經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及實踐研究提供幾點思考。

      一、理論邏輯:新中國成立以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內蘊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團結奮斗、開拓進取,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及時代相結合,誕生了一系列理論及實踐的偉大成果。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邏輯始終基于中國情況、站在中國立場、運用中國話語、回答中國問題,深刻彰顯了理論內蘊的科學性、民族性、時代性。

      (一)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黨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始終將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思想,確保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科學性。 《共產黨宣言》中指出:“無產階級將利用自己……增加生產力的總量”。 [1]中國共產黨依據這一原理提出了社會主義過渡時期“一化三改”的總路線,突出強調了把我國建設成為社會主義工業化國家的生產力意義,繼承創新了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

      馬克思認為“生產力與生產關系是一個相互作用的過程”,黨運用這一基本原理指導中國實際問題,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帶領人民不斷推進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使國內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在實踐中充分證明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科學性。 江澤民在“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中指出黨要代表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明確了發展先進生產力的重要性。 胡錦濤指出“科學發展觀”的第一要義是發展,指明了科學發展的深刻內涵。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更加強調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提出了新發展理念,把發展生產力擺在了重要位置,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具體實踐,確保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科學性。

      (二)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導向

      馬克思主義理論是科學的無產階級理論,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創造性地運用并解決世界各民族內、各民族之間的基本問題,是馬克思主義的使命和優勢。 中國共產黨始終扎根中國大地,圍繞中國之困尋找馬克思主義的“治病良方”,在不斷變化的時空環境中,立足中國實際創新馬克思主義的“醫病方法”,克服了對馬克思主義的歧義性解讀,使馬克思主義的民族性特征在中國大地煜煜生輝。

      以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為例,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黨圍繞著中國實際發展狀況,對不同時期社會主要矛盾做出具體表述,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后,國內經濟、文化發展面臨重大壓力,黨根據實際發展情況準確判斷國情,黨的八大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是人民對于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之間的矛盾。 ”[2]這就迫切需要黨領導全國各族人民大力發展經濟和科技,縮小社會差距,減緩主要矛盾; 不斷提升人民群眾對于經濟文化的滿足感,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歷史決議》中指出:“我國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 ”[3]

      因此,黨把經濟建設擺在突出位置,調整國家大政方針為經濟發展服務,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于經濟文化增長的需要; 進入新時代,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不僅滿足于經濟增長的需要,更寄予希望獲得美好生活。 黨的十九大明確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4]因此,黨的工作重點要轉到提高人民對于美好生活的幸福意愿,滿足人民群眾對于優秀文化、干凈水源、清新空氣等美好生活方面的需要。 中國共產黨始終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為問題導向,克服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化”之路的教條性,使馬克思主義含有中國特色、中國氣派、中國風格,深刻彰顯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民族性。

      (三)堅持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

      任何重大理論的出現都是圍繞著時代發展而誕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誕生的全部理論成果都是依據時代命題及中國國情而創立并發展的。 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與時代特點相結合,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在與時俱進的基礎上突破自我更新觀念,繼承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依照時代條件的變化不斷調整著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向前發展。

      中國共產黨繼承著前人的精妙理論和深邃思想,并根據時代條件的變化不斷創新。 關于“人”的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指出:“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 ”[5]中國共產黨人結合馬克思主義整體視域和經典文本,繼承、創新著馬克思關于“人”的重要理論,為“人”的理論創新做出重要貢獻。 毛澤東同志以時代條件為基礎,不斷深化黨的群眾觀點與群眾路線,黨的八大通過黨章明確把群眾觀點作為群眾路線的一個重要內容列入其中,指出了黨要深入群眾,時刻與人民群眾保持血肉聯系,這是馬克思主義關于“人”的理論在中國創新發展的重要成果; 鄧小平同志指出了衡量改革開放的標準之一為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把人民擺在了經濟發展的突出位置,指出了人民群眾的重要地位。

      江澤民同志在“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中指出,中國共產黨要始終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胡錦濤同志提出科學發展觀的思想核心是堅持“以人為本”;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繼承著前人關于“人”的重要論述,以全新視角提出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改進黨的執政路線和方針,在新時代適應“人”的需要和發展,努力解決人民群眾最關心、最迫切的實際問題,切實保障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在中國大地不斷更新馬克思主義出場方式,將馬克思主義的“香醇美酒”結合同時代的“釀造配方”滋養中國大地,使中國共產黨人在“品酒”的同時總結“釀酒”經驗,提煉新的“時代配方”,深刻彰顯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時代性。

      二、歷史邏輯:新中國成立以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貫穿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波瀾壯闊的發展全過程,70年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前進征程持續綻放新鮮活力,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偉大成果得到不斷躍遷。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邏輯分為過渡時期及社會主義建設初期、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時期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三個階段,厘清其歷史邏輯演進具有豐富內蘊與實踐價值。

      (一)在過渡時期及社會建設初期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1949-1977)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標志著中華民族實現了民族獨立、人民解放,開始向著人民幸福、民族復興的目標探索前進。 這一時期,黨和國家緊緊圍繞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展開理論及實踐探索,深入研究過渡時期和社會主義建設初期黨的理論政策與執政實踐,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了新的發展階段。

      過渡時期黨始終圍繞著中國實際展開探究,提出了這一時期的總路線和總任務,“是要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社會主義改造。 ”[6]黨和國家圍繞這一理論基礎,依據當時經濟基礎薄弱、貧窮落后的現狀,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工業化國家的舉措,這是圍繞中國實際做出的正確抉擇。 1956年底,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極大地改變了中國社會面貌,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第二次歷史性飛躍奠定了制度基礎。

      社會主義建設初期,毛澤東發表了《論十大關系》,并根據馬克思主義社會矛盾學說,提出了這一時期我國的社會基本矛盾、國內主要矛盾以及兩種不同性質的矛盾。 毛澤東強調,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是社會主義國家政治生活的主題,這一科學論斷創造性地揭示了社會主義社會的發展動力,為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第二次歷史性飛躍創造了良好的理論環境。 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由于沒有準確把握國情,也出現了“大躍進”、“浮夸風”、“文化大革命”等嚴重不符中國實際的狀況,給黨和國家帶來了沉重災難。 這時迫切需要黨中央集中智慧,深入調整黨的路線、方針及政策,促使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進行第二次歷史性飛躍。

      (二)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1978-2011)

      1976年粉碎了“四人幫”,結束了長達十年的“文革”時期,面對國內外的復雜情況,中國的發展要去向何處這一深刻問題擺在了黨中央面前。 這一時期,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立足中國實際開展實踐探索,誕生了鄧小平理論并逐漸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十二大到十三大期間,鄧小平一直圍繞“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一重大問題,探索適合中國實際的發展道路。 依據我國所處的發展階段和特征,提出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使黨和人民對于發展的艱巨性、長期性有了更為充分的了解。 鄧小平還提出了“社會主義根本任務”的理論,“改革開放理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一國兩制”重大構想以及“中國問題的關鍵在于黨”等深刻理論思想,為我國經濟建設、科技發展、祖國統一等問題指明了奮斗目標和前進路徑。

      黨的十五大把這些理論成果命名為“鄧小平理論”,并寫入了黨章; 世紀交匯時期,面臨國內嚴重的政治風波以及國際上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等政治環境的影響,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和黨的建設面臨巨大壓力,這一時期,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人深刻判斷國內外嚴峻形勢,圍繞著“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開啟探索之路,提出了“三個代表”作為新的理論成果指導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 新世紀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斗歷程中,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帶領人民努力探索新的發展道路,緊緊圍繞著馬克思主義并立足于中國實際,提出了“科學發展觀”重要理論,為這一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指明了科學發展之路,也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提供了理論內核與實踐借鑒。

      (三)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2012年以來)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化改革,從理論與實踐上不斷探索治國理政新方案,開創了新的歷史性局面,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了新的發展階段。 黨的十九大將這些寶貴經驗進行深刻總結,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并將這一思想寫入黨章,成為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在新時代繼續奮斗前進的共同綱領,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理論成果。

      與同時代的豐富思想展開對話,是馬克思主義的鮮明特征,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圍繞“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展開探索,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前進道路上,創造性地提出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將人民幸福作為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初心與使命‍‌‍‍‌‍‌‍‍‍‌‍‍‌‍‍‍‌‍‍‌‍‍‍‌‍‍‍‍‌‍‌‍‌‍‌‍‍‌‍‍‍‍‍‍‍‍‍‌‍‍‌‍‍‌‍‌‍‌‍。

      在黨的執政路線、方針與政策層面,提出了“八個明確”與“十四個堅持”重要內容; 在經濟發展層面,提出了“新發展理念”、“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創新理論思想; 在民主政治層面,提出了“協商民主”的創新形式; 在精神文明建設層面,提出了“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重要構想; 在增進民生福祉層面,提出了“精準扶貧”、“健康中國”等重大戰略構想; 在生態文明建設層面,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發展理念。

      在軍隊建設層面,提出了“建設世界一流軍隊”、“軍民融合”的強軍思想; 在外交發展層面,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思想和“一帶一路”戰略構想; 在黨的建設層面,提出了“黨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的重要思想; 在制度建設層面,提出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具有的十三個“顯著優勢”。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內蘊深刻,豐富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寶庫,是新時代指導偉大祖國繼續前進的精神旗幟。

      三、方法邏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經驗

      黨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道路上,既有成功經驗,也有失敗教訓,總結經驗與吸取教訓對于新時代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法邏輯要堅持黨的領導和以人民為中心、堅持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堅持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對這些成功經驗我們要倍加珍惜、長期堅持。

      (一)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主體動力

      黨的領導地位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領導力量。 人民群眾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動力支持,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依靠力量。 堅持黨的領導和以人民為中心,成為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向前邁進的主體動力。

      一是要堅持黨的領導。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與實踐不斷豐富發展,最根本的原因是始終堅持黨的領導。 在過渡時期與社會主義建設初期,黨帶領人民頑強拼搏,總結經驗,積極探索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的第二次飛躍; 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黨不斷進行自我革命,開展理論與實踐探索;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黨科學把握國情,順應時代發展潮流與人民期盼,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愿望,豐富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時代內涵。 新時代只有繼續堅持黨的領導,不斷提高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水平,增強學習本領、改革創新本領、科學發展本領,才能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水平更高、發展更完善的歷史階段。

      二是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 黨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始終將人民幸福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初心與使命。 在過渡時期與社會主義建設初期,黨依靠人民群眾進行社會主義生產運動,為努力把我國建設成社會主義工業化國家而不懈奮斗,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向前發展; 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黨緊緊依靠人民群眾進行經濟體制改革,大力發展生產力,不斷提高人民幸福生活水平; 進入新時代,黨秉持著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切實保障人民根本利益,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了新的發展階段。 “正是因為黨始終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持加強與人民群眾的密切聯系,”[7]才能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于美好生活的幸福意愿。

      (二)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前進動力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中國化”的實踐航標和學理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問題導向與發展動力。 黨既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又立足于中國實際,實現了理論與實踐相統一,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更高的發展階段。

      一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毛澤東曾說過:“馬克思這些老祖宗的書,必須讀”,[8]這是黨和國家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根基。 馬克思主義是經典的、科學的、普遍的真理,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中,要始終堅持這些“老祖宗”的基本原理。 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就缺失了“中國化”的理論根基,“中國化”也就不可能取得勝利。 中國共產黨積極研究“老祖宗”的理論思想,在“老祖宗”留下的“思想遺產”中尋找解決現實問題的“傳家寶藏”,賦予其新的時代內涵,逐步將“老祖宗”的理論思想發揚光大,并在實踐中深刻踐行著“老祖宗”的行動真言。

      二是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 任何理論只有立足本國實際、回答時代之問才能成為永恒經典、“治病良方”。 毛澤東曾說:“我們研究中國就要拿中國做中心”[9],只有立足中國實際,轉變馬克思主義當代出場方式,才能將“老祖宗”的基本原理活學活用,提升運用價值。 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用這些“老祖宗”的基本原理解決中國具體問題,圍繞中國實際探索“治病良方”,這是馬克思主義在艱難地“中國化”之路上不斷綻放生命力的關鍵所在、命脈所在,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永葆生機與活力的重要經驗。

      (三)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根本動力

      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始終堅持著一脈相承和與時俱進,促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化”的道路上保持初心又別具特色。 一脈相承是與時俱進的前提和基礎,與時俱進是一脈相承的目的和歸宿。 二者辯證統一,缺一不可,共同構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斷前進的根本動力。

      一是堅持一脈相承。 中國共產黨在不同時期繼承著馬克思主義的精妙思想,在不同時代轉換馬克思主義出場方式,始終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瓊漿玉液”滋養中國大地,將馬克思主義的“活水源頭”流進中國特色的“千萬支流”。 作為馬克思主義“支流”的“中國化”理論成果,一直保留著馬克思主義的“源頭”特色,并傳承其深厚底蘊,豐富其時代內蘊。 新時代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要促進馬克思主義“重新講”與“接著講”相統一,只有“重新講”好馬克思主義才能做到“守正”,才能在新時代把馬克思主義“接著講”不斷創新。

      二是堅持與時俱進。 馬克思主義內涵豐富、博大精深,包含著普遍的基本原理、基本立場和基本方法,這些理論與時俱進,不斷發展,是同時代的理論精華,在不斷發展的時空中歷久彌新,永葆生機與活力。 中國共產黨始終用科學思維進行理論反思,在不斷變化的時代條件中厘清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脈絡與內在邏輯,并在此基礎上更新其學術理路,推動理論創新,指導具體實踐,創新馬克思主義“甘醇美酒”的“釀造配方”,將馬克思主義的“瓊漿玉液”浸潤同時代的實踐需求,提升馬克思主義的“滋養”魅力與活力。

      政工師論文范例:大學生道德教育的馬克思人學基礎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與實踐不斷豐富,深入研究其理論邏輯、歷史邏輯與方法邏輯是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斷創新的學理基礎。 在新時代只有繼續用反思邏輯與問答邏輯深入研究其他邏輯維度,才成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穩健發展。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2.

      [2]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82.

      [3]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8.

      [4]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01.

      [6]毛澤東文集:(第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316.

      [7]田克勤,程小強.新中國70年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程、經驗和啟示[J].思想理論教育.2019(11):4-10.

      [8]毛澤東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109.

      [9]毛澤東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407.

      作者:姜 旭1 魏滄波2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