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政法論文

    “互聯網+”背景下法學教育模式探析

    時間:2020年12月21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近年來,互聯網的發展帶來了新一輪的技術革命,各行各業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都發生了或多或少的改變。法學教育模式如何更好地適應信息技術變革大背景已經成為了目前所面臨的巨大挑戰。無論是學生群體還是教師隊伍,面對新的形勢仍然不能找到合適的學習和

      摘要:近年來,互聯網的發展帶來了新一輪的技術革命,各行各業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都發生了或多或少的改變。法學教育模式如何更好地適應信息技術變革大背景已經成為了目前所面臨的巨大挑戰。無論是學生群體還是教師隊伍,面對新的形勢仍然不能找到合適的學習和教學方式。只有找出當前法學教育中存在的問題,創新法學教育模式,利用好多樣的互聯網信息資源,才能在新時代實現為法學學科培養出復合型、創新型人才的目標,并對國家的法治建設提供有力的支持。

      關鍵詞:“互聯網+”;法學教育;復合型人才

    法制博覽

      一、信息技術發展給法學教育帶來的改變

      在我國首次提出“互聯網+”行動后,各項傳統行業都在積極地與互聯網技術緊密融合,從而更好地使自己在新的科技時代背景下得到最有力的發展;ヂ摼W以其自身不受時間空間限制,以及內容豐富、流通速度快等特性,也給法學教育領域帶來了一些積極的改變。

      (一)豐富法學教育形式

      傳統的法學教育以教師講述并解釋基礎理論概念,以及對一些典型的案例進行分析、學生在課堂上被動地接受知識為主要形式。在這種情形下,學生們面對簡單的文字可能無法快速地理解知識的深層含義,更沒有辦法拓寬知識的廣度,而是局限于知識本身,與實踐應用相脫節。

      另一方面,單一的文字敘述方式也使課堂氛圍略顯枯燥。但隨著“互聯網+”技術與教育領域的融合,以往多媒體教育的稀缺情形不復存在,高;疽呀泴崿F了電子課件投放教學的全面覆蓋。法學本身煩瑣但又富含理性,圖片、音頻或是視頻時常出現在課堂教學中,從而使晦澀冗長的文字在電子課件中繪制成思維導圖,也會使復雜的案例通過視頻的方式展現在學生面前。信息技術的發展無疑為法學教育帶來了新的形式,推動了法學教育的改革進程。此外,在對教育效果的評判形式上也有了新的改變。傳統的對教育效果的檢驗主要依靠在特定范圍內對學生考試結果的判定,很難真正地發現教學短板。但隨著大數據技術的發展,我們可以運用網絡掌握到其他地域的教學成果信 息,經過對比分析,找出自己的教育優勢與不足。

      而且單一的考試成績無法真正評判一個人對所學知識的掌握程度,尤其法學是一個綜合類型的學科,基礎的理論知識無法真正地面對實踐中的各類問題,F在因為互聯網技術的普遍應用,更多的高校選擇了“對調課堂主體”的方式,讓學生用所學知識以及通過網上收集到的相應材料,以幻燈片的形式講述出來,以此可以綜合地考察學生對基礎知識的掌握程度以及其他綜合性素質。同時,高校也逐漸地意識到互聯網技術的優勢,全體學生都能夠以網上調查的形式參與到對教師教學的評測中來,避免樣本調查的片面性,最大程度地真實還原教學的實際情況。

      (二)拓寬獲取知識的途徑

      互聯網技術沒有得到快速發展之前,學生主要依靠教師授課或者自己查閱書籍等途徑了解新的知識。但是科技時代的到來,多種多樣的互聯網客戶端平臺提供給高校師生使用。除了較為權威的知網平臺外,如今微信公眾號、各類論壇等自媒體途徑也逐漸興起,師生獲取自己所需知識的途徑越來越多樣。此外,法學學科的學習離不開案例的實際分析,只有這樣教師才能指導學生將所學的基本法學理論運用到復雜的案例中。

      信息技術的發展使得原本難以查閱到的案件通過簡便的方式就可以展現在師生眼前,供大家分析討論。同時,我國法院公開審判也得益于互聯網實時傳播的特性,使法學專業的師生可以參與到異地進行的審判之中。遠程的在線教育平臺也是目前十分流行的學習方式。在線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各大高校教育資源不均衡的 問題,師生可以通過聽取其他學校的課程,填補自己所學知識的漏洞。同時,在線教育平臺上課程類型多樣,法學專業學生可以通過挑選與法學專業相關且感興趣的其他課程學習,為自己能夠獲取法律從業者應具備的素質與知識提供更多可能性[1]。與傳統法學教育環境相比,獲取知識的途徑在新的時代背景下無疑已經有了創新性的改變。

      (三)提高掌握教育目標的敏銳度

      大數據時代的發展使廣泛的教學數據信息被收集分析,這一技術的發展提高了人們對于教育目標的預測能力。首先,教師可通過互聯網平臺了解到全國范圍內法學研究最前沿的走向,法學本身是一門與社會動態聯系十分密切的學科,這樣也可避免所教學的知識與整體專業領域相脫節的情況。以知網的文獻查詢為例,我們運用該平臺查詢資料時可以通過篩選,掌握到目前各部門學科研究的熱點問題,在平時的法學教學過程中就可適當聯系實際熱點,引導學生突破理論本身,增強自己的教學效果。

      其次,學校將整體教學評測結果運用數據分析系統進行分析統計,可以更加了解學生存在的薄弱環節與知識盲區,及時對自己的教學做出調整,清晰地計劃接下來的教學目標。二、“互聯網+”時代為法學教育帶來的新問題信息科學技術的發展給我們的法學教育領域帶來諸多積極改變的同時,也帶來了一些新的挑戰。教育改革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法學學科歷史悠久,一些理論體系或是教學方法在人們的腦海中已經根深蒂固,面對新的時代背景下網絡技術的飛速發展,法學教育改革進程面臨著許多的阻礙。

      (一)法學教育模式難以突破傳統

      法學學科的歷史發展悠久,其能夠經歷住時間的考驗無疑與教育模式一次又一次的改革分不開,但是面對新的信息社會背景,法學教育由于種種原因不能實現與網絡技術的同步發展。

      第一,傳統的教育理念很難突破,培養目標定位不明,F階段我國高校的教育理念仍然依托于傳統應試教育,但是法學作為一門綜合性學科,將知識真正運用到實踐中時所需要的知識能力不能僅限于法學本身。實踐中的法律問題有時是需要多個部門法乃至其他學科的協同解決[2]。如今信息技術的發展仍然沒有促成法學教育領域真正的個性與創新型培養理念,也就很難實現復合型法律人才培養的目標。國務院在2017年根據“互聯網+”背景下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現實,提出了培養智能型法律人才的規劃;國家在“十三五”規劃中也提出了高校的教育改革要推進人才的培養與社會發展相適應的目標。然而,我國做出相應創新性改革嘗試的高校數量并不多,如何真正落實國家提出的教育政策,以及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的課程設計,仍需進一步討論確定。

      第二,法學教師隊伍的網絡教學技術素養有待提高;ヂ摼W科學技術與法學學科所涉及的知識內容跨越較大,兩者都是專業性很強的學科,需要一定的時間或是經驗的積累才能熟練地掌握相關的知識和技能。傳統的法學教育課程中并沒有與計算機或是互聯網信息領域相關聯的內容,教師對于信息化教育的理解仍需進一步深入,法學教學方式仍然單一、網絡技術應用還不熟練、課程設計無法滿足現實需求,與“互聯網+”背景下需具備的優勢特征還存在著一定的差距。

      第三,網絡資源利用率較低。在線平臺教育系統的利用是如今采取網絡資源進行法學教育的典型表現。但是我們并沒有充分地利用好網絡課程資源,網絡法學課程的設計種類十分單一且內容空泛。大多數的課程僅僅是其他高校的課程錄像,并且單純地把教學所用的電子課件、教學講義等上傳到網絡平臺上,這與學生所接受的線下教學沒有區別,反而缺乏了交互性學習的機會。然而法學的互動性教學十分重要,以法學案例分析為例,對于同一案例不同的學生會從不同的角度產生不同的想法,這時就需要教師的即時回復來滿足學生的求知訴求。除此之外,互聯網技術發展帶來的成果遠不止在線教育平臺,有更多的網絡資源值得我們探索并運用在法學教學過程中。

      (二)法學基礎理論與實踐相脫節

      法學是具有工具性特點的學科,其通過對社會活動的實時把握與研究,為社會主體構建合理的行為準則。所以,法學理論研究的最終目的也是要通過立法實現對社會實踐主體的日常行為及社會關系進行一定的指導與規范。法學學科經過法學家的長期探索與時間的檢驗,已經基本確立了統一的理論體系。但是,時代的更迭使得新興事物日新月異,短短幾年內網絡購物、網約車、大數據、區塊鏈等新型事物就已經在我國興起,并且逐漸地被社會群體所使用[3]。

      我國傳統法學學科基礎理論研究無法與信息技術的發展相同步,對一個新興事物的法律屬性做出定論需要經過長時間的推敲,并且不同的法學學者之間對于新興事物的研究成果存在著激烈的爭論,如何對新事物進行體系化的法律保護往往與實踐中的新事物應用過程相脫節。另一方面,傳統法學體系中既有的理論知識又難以適應新的社會關系,新型事物的法律性質較為復雜,以數據產業為例,由于數據屬性的復雜,將其單純地放入到財產權體系或是人身權體系中進行保護都存在著弊端。雖然基礎理論研究還未得出定論,高校法學教育無法開展相應系統的理論學習,但各個新興的產業并沒有停止它們快速發展的腳步,最終就形成了法學理論教育不能滿足國家法治治理新需要的局面。

      (三)網絡教學技術與傳統法學教育相脫離

      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使網上存在的資源無窮無盡,我們無法實現對每一條信息內容的勘驗檢查,從而去判斷它們是否是真實的,但法學學科卻以嚴謹準確作為其教育的理念。無論是法學學生還是教師隊伍,在互聯網背景下隨時隨地都可以查找存儲于網絡上的專業知識,但是法學理論爭議本身就很繁雜,在帶來便利的同時,我們的甄別能力卻比較低,無法保證內容的精確性。其次,法學學習過程中體系化的構建較為重要,但是互聯網資源較為零散,單一問題的解決不能夠使學生從宏觀整體的角度理解這一法學知識。

      比如當我們對于合同中的違約條款產生疑問時,如果僅僅通過網絡查找到具體的法條規定判斷其是否合理,可能并不會從整體合同法的角度對體系化的違約責任進行全面的掌握。再者,法學的交互性學習十分重要,雖然我們在高校的法學教育課堂中已經充分地利用了諸如電子課件等信息科學資源,但是常見的情況卻依舊是教師一個人的講授,學生的互動程度依舊需要提高。尤其在網絡技術飛速發展的情況下,學生可能會完全依靠教師放映的電子課件,而忽略了教師在課堂上基于自身的專業素養或是生活經驗所講述的對于法學專業知識的理解。

      三、“互聯網+”背景下法學教育的新模式

      為了更好地發揮“互聯網+”時代帶來的新優勢,最大程度地解決“互聯網+”時代帶來的新問題,法學教育領域的相關主體應當深入分析自身特點與可利用資源,結合目前網絡信息技術發展的大背景尋求新的教育培養模式,培養符合新時代特征的復合型、創新型法律人才。

      (一)多角度推進法學教育模式突破傳統第一,要明確新時代法學教育培養目標,加強教學思維創新培養。國家在2018年4月的《教育信息化2.0》和2019年2月頒布的《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文件中都提出了教育領域要積極地與“互聯網+”、信息數字技術、大數據發展相適應的教學理念,提倡進行智慧型教學,培養智慧型人才[4]。我國各高校法學學科的培養也應該堅定自己培養復合型法律人才的教學目標,要勇于突破傳統,努力提高教師隊伍的信息化教學素養與技能,并且鼓勵信息技術專業與法學專業的相互了解,將信息科學技術與法學教學及實踐緊密結合在一起。

      近年來出現的如互聯網法院等新的法律實踐主體更加印證了未來信息科學對于法學專業的重要性。我們應該順應時代發展的趨勢,培養教師的創新型教育思維,引導其從“教授知識本身”這種教育理念逐漸向“教授學習方法”轉變。教師隊伍要鼓勵學生善于利用互聯網搜索學習資源,并且鼓勵學生了解信息網絡知識,從而使法學教育更加貼合培養新時代“互聯網+”背景下的法律人才理念構想。

      第二,嘗試完善原有的網絡教學模式。在線網絡教育平臺作為法學教育對網絡教學資源積極利用的典型表現形式,需要進一步優化自身的課程設計,使自己更具有現實的教育意義。在課程內容的設計上,在線教育平臺的教師要及時更新自己的教學資料,既要有法學傳統必學課程,滿足學生想要彌補基礎理論知識薄弱的需求;又要緊跟社會熱點案例或是法律相關熱點問題,保證學生所學理論不與社會生活相脫節。

      在課程互動上,在線平臺應該注重法學課程討論版塊的設計,讓學生能與授課教師甚至是法律相關實務工作人員有進行交流或是專業性答疑的機會,并且要充分地利用好互聯網技術,在平臺中添加法學專業學習鏈接,為學生提供方便的學習環境。在課后追蹤上,在線平臺應保證教學檢驗功能的存在,學生可對自己所掌握的知識進行檢驗,教師則要完成相應評測工作。通過網絡技術對線上學生學習情況的多樣化統計,得出客觀科學的教學成果,教師也因此可以完善 自己的網上教學模式。

      第三,法學教學可以利用虛擬仿真技術突破法學實踐性教學存在的時間與空間的束縛,結合互聯網媒體、三維建模、動畫設計等先進的信息技術,使法學學生能夠感受到法律業務全真實的體驗[5]。虛擬仿真教學相對于傳統的教學模式更加真實生動,能讓學生身臨其境地了解感受案件發生時的具體情況,由此做出高質量的案例分析。同時,虛擬仿真技術的利用也解決了我國法學學生眾多、實際教育資源短缺,各高校無法全面地滿足每一名學生對實踐教學需要的棘手問題。今后虛擬仿真技術與法學教育的融合將進一步更新發展,實現區分專業、區分難度等個性化設計,使學生在高校階段就可以接受到法律專業實踐技能的訓練。

      再者,大數據分析技術對于“互聯網+”時代法學教育模式的改革的積極作用也應該被重視起來[6]。我國數據數量規模之巨大不可否認,法學教育領域自然也不例外,因此我們可以在保證所涉自然人主體的個人權益不受侵犯的前提下創立教育信息數據庫,若加上國家及相關互聯網企業的配合,通過對相關教學數據信息的分析,我們便可以構建個性化教育模式,實現智慧化教學、精準化教學,從而充分地發揮每一名教師或是學生的自身優勢。

      (二)加強法學基礎理論與實踐的聯系

      我們主要可以通過以下幾個途徑來實現這一模式的改革目標。首先,法學教師及學生應該積極地結合新時代中的新型事物與熱點問題開展法學基礎理論的研究。目前,法學專業的學生都要在自己的學業期間完成的論文寫作,高?梢苑e極倡導學生基于已經存在的法學理論體系,對信息時代新型的社會關系法律屬性進行研究并提出自己的觀點,在經過不同學者思想的碰撞之后尋找到該事物在法學理論中合適的位置。傳統法學理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法學作為調整社會關系的學科,要滿足未來社會對法學提出的要與信息技術相關知識結合的時代需求。

      其次,在條件成熟的前提下,高校以及在線網絡平臺在法學教學設計上,可以嘗試開設與互聯網相關的法學課程,增加學生了解網絡信息技術的機會。我們需要刻不容緩地挖掘并培養法律與互聯網技術相結合的復合型人才,要積極促進不同專業學生的交流,必要時可以從新興事物或技術領域的高端人才中挑選對法學課程感興趣的教師進行單獨的教育培訓。只有這樣才會縮短法學基礎理論與社會技術發展的差距,促進立法進程。由此,未來司法實踐才會依靠明確的法律條文解決各類新的社會矛盾,為國家治理提供切實的理論依據。

      (三)倡導傳統教學與“互聯網+”技術教學模式相結合

      信息化教學的存在必然具有其合理性與先進性,但是由于網絡技術發展速度極快,我們還未能對其實現完全科學合理的利用。所以,即使是在“互聯網+”的大背景下,我們也應該注意信息化教學適度的問題。在今后的法學教育中要堅持實施傳統教學與網絡教學二者相結合的模式。未來網絡信息時代的發展要求社會學科與計算機、大數據相結合,但是法學從始至終都是社會學科,雖然需要理性,但也不失人情溫度。

      教師的生活經驗以及自身的人格修養是冰冷的網絡信息技術永遠無法替代的,人工智能也永遠不會取代人類的情感與智慧。此外,法學體系化的理論構建擁有縝密的邏輯性,如果一味地依賴于信息搜索技術與網絡上單個的知識羅列學習法律,會使法學生在運用知識解決實踐問題時違背基本的法學原理。因此,我們在倡導學生利用網絡技術與資源提高自己學習效率的同時,也要通過傳統教學來指引學生學會辨別網絡上繁雜的知識信息;對于案例的分析更需要教師的言傳身教來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分析的能力。在這種融合模式下,今后的法學學生在專業知識、信息技術以及個人品質方面都得到了相應的教學保證,這樣才會培養出真正適應網絡時代的德法兼修的法學專業人才。

      法學論文投稿刊物:《法制博覽》雜志由共青團山西省委主管、共青團山西省委和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會主辦。為中國人文社科類遴選核心期刊、中國核心期刊(遴選)數據庫收錄期刊、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收錄期刊、中國學術期刊綜合評價數據庫來源期刊、中國期刊網、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全文收錄期刊。以“博覽法制,弘揚正氣”的辦刊風格,曾榮獲“華北十佳優秀期刊”稱號,全國百家指定贈閱期刊。

      四、結束語

      “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為目前傳統的法學教育領域帶來了諸多的積極變化,但是二者在不斷交融結合的過程中也為我們帶來了一些新的挑戰。我們要克服目前存在的傳統教育改革進程緩慢問題,積極探索適合信息時代的教學模式;不斷完善理論課程設計,使理論與實踐更加契合。同時,要注意網絡資源與技術的利用限度,做到傳統講授模式與網絡信息化教學模式相結合。法學教育主體在未來要積極發揮互聯網技術教學的優勢,摒棄傳統教學的劣勢,為新時代培養先進的復合型法律人才。

      參考文獻:

      [1]馮杰.“互聯網+”時代法學教育現狀及創新研究[J].當代教研論叢,2019(5).

      [2]蔡立東,劉曉林.新時代法學實踐教學的性質及其實現方式[J].法制與社會發展,2018(5).

      [3]李樹忠.新時代我國高等法學教育的改革與發展———中國政法大學的探索與實踐[J].北京教育(高教),2019(6).

      [4]劉曉紅.對智慧教育與法學人才培養的思考[N].上海法治報,2019-11-13(B06).

      [5]孫藝.教育信息化背景下虛擬仿真技術在法學實驗教學中的應用研究[J].法制博覽,2019(32).

      [6]姚萬勤.基于大數據的人工智能運用于法學教育研究———以價值證成與模式建構為視角[J].人工智能法學研究,2018(2).

      作者:項定宜1,2,畢瑩1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