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政法論文

    思想政治教育要素論一個新的闡述視角

    時間:2021年08月13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學界關于思想政治教育要素這一問題形成了多種觀點,主要有三要素說、三體一要素說、四要素說、五要素說、六要素說、七要素說、八要素說和十要素說?傮w上,這些觀點都是將關注點聚焦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實體要素上。從一個新的視角進行分析,以虛體要素

      摘要:學界關于思想政治教育要素這一問題形成了多種觀點,主要有“三要素”說、“三體一要素”說、“四要素”說、“五要素”說、“六要素”說、“七要素”說、“八要素”說和“十要素”說?傮w上,這些觀點都是將關注點聚焦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實體要素上。從一個新的視角進行分析,以虛體要素為視角,思想政治教育要素主要包含政治要素、思想要素、經濟要素和文化要素。在對思想政治教育要素的解構與建構中,可以更清晰、更深入地了解思想政治教育,從而推動思想政治教育的創新與發展。

      關鍵詞:思想政治教育;政治要素;思想要素;經濟要素;文化要素

    思想政治教育

      思想政治教育是由若干要素相互聯系、相互作用構成的復雜系統,這些要素是思想政治教育系統不可缺少的因素、元素或成分。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及其相互關系構成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結構,而基本結構決定思想政治教育的功能,決定思想政治教育整體效應的形成和發揮。研究思想政治教育要素,不僅需要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的各個組成部分,還要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的核心范疇,而后者是貫穿于整個思想政治教育的無形要素和虛體要素,對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具有重要意義。但是,學界目前重點關注前者,而對后者研究不多。因而,本文擬從無形要素和虛體要素的角度出發,探究思想政治教育的構成要素。

      一、對學界關于思想政治教育要素研究的回顧與思考

      學界關于思想政治教育要素的研究已經有了不少階段性成果,他們各持觀點,至今仍未達成共識。按照要素數量來劃分學者觀點是目前該問題研究綜述的基本范式。隨著學界對要素問題的不斷深入,觀點之間的差別已不僅僅是要素數量的差別,同樣數量的要素論也并非先后繼承關系。觀點的差異在于學者們切入角度、研究側重的不同。

      1.對學界代表性觀點的回顧

      目前學界的觀點主要有“三要素”說、“三體一要素”說、“四要素”說、“五要素”說、“六要素”說、“七要素”說、“八要素”說和“十要素”說。“三要素”說。“三要素”說主要有五種代表觀點。第一種觀點由陸慶壬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1986年)一書提出,這本書也是筆者目前能夠找到的最早論述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問題的文獻。該書認為思想政治教育的過程是教育者對受教育者施加思想政治品德影響,和受教育者接受教育者接受施加影響的過程,包含三個主要因素,即教育者、受教育者和社會要求的思想政治品德規范。[1]

      其他四種觀點分別由王禮湛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1989年)[2]和《思想政治教育學》(1997年)[3]、陳萬柏編著的《思想政治教育載體論》(2003年)[4]和《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2013年)[5]、王升臻所著的《關于思想政治教育基本要素的再思考》(2008年)[6]、陳義平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2008年)[7]提出。盡管在個別表述上有所差異,但基本上是將教育者、受教育者和教育介體列為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四要素”說。“四要素”說主要有五種代表觀點。第一種觀點由金鑒康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1987年)一書提出,思想政治教育活動的構成要素由主體、客體、環境因素和介體組成。[8]第二種觀點由張耀燦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1988年)一書提出,該書對思想政治教育的“四體結構”進行了詳細論述,在學界影響甚廣。[9]

      多年后,張耀燦等在《現代思想政治教育學》(2006年)一書中進一步充實了論證,修改了要素名稱,但是實質沒變。[10]張耀燦的觀點在學界廣為流傳并引起了學術爭鳴,盡管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但是無疑為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問題研究搭建了一個基本框架。第三種觀點由倉道來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2004年)一書提出,與前面幾種觀點不同的是,該書將思想政治教育內容和社會經濟關系認定為思想政治教育要素。[11]第四種觀點由成媛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2007年)一書提出,這種觀點的特別之處在于,將教育內容和方法作為一個要素提出,與教育者、受教育者和教育環境并列。[12]

      第五種觀點由鄭永廷主編的《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2018年)一書提出,與大多數學者一致的是提出了教育者、受教育者和教育介體要素,但該書中用教育目的取代了教育環境。[13]“三體一要素”說。“三體一要素”說主要是陳秉公的觀點,這種觀點雖然在個別說法上有些許差別,但究其本質,跟張耀燦的“四要素”說基本一致[14]。“五要素”說。

      “五要素”主要有六種代表觀點,分別由孟志中[15]、于曉雷[16]、文大稷和秦在東[17]、羅洪鐵[18]、祝猛昌[19]、劉書林[20]提出,針對學界已有的說法做出修正和補充,論述各有側重。“六要素”說主要是沈壯海的觀點。他認為,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種主體際的活動。與上述觀點最大的區別在于,他提出思想政治教育情景也是思想政治教育要素。[21]“七要素”說主要是朱燕、吳連霞的觀點,思想政治教育效果和思想政治反饋被首次提出。[22]“八要素”說主要是葉雷的觀點,思想政治教育信息和思想政治教育噪音被首次提出。[23]

      “十要素”說是田曼琦和白凱從系統工程學的角度提出的。[24]2.對學界代表性觀點的思考從上述爭論中可以看出,對要素問題持續多年的討論基本都是基于最初的“三要素”說、“四要素”說進行的批判和繼承,鮮少跳出這個框架。持“三要素”說的學者們想要用三個要素來概括思想政治教育中教育者、受教育者以及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間的場域。這樣的概括言簡意賅,突出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重要作用,但是將其他部分壓縮為一個要素,與要素的單一性產生沖突,所以并沒有被學界廣泛認可。張耀燦的“四要素”說影響較大,引起了學界爭鳴。后面的幾種說法實則是對“四要素”說的某些方面的批判和改造。思想政治教育學作為一個年輕的學科,在發展過程中深受其他學科的影響,這是合理的,也是必然的。

      哲學作為具有方法論意義的學科,對思想政治教育學的影響是根本性的。思想政治教育本身又是一種特殊的教育,因而教育學對思想政治教育學也有極大的影響。這一點在要素問題的研究中尤為明顯,從問題的提出到爭論都深深地受到這些學科的影響。例如,教育學中關于教育的基本要素問題爭論已久,這對于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問題的提出具有重要意義。早期的學者將主客體范疇和教育者與被教育者范疇引入思想政治教育學,哲學和教育學的影響可見一斑。

      在幾十年的爭論中,學者們看似眾說紛紜,但究其實質,他們大部分認可教育者和被教育者(或稱教育主體與教育客體)是思想政治教育的要素。分歧的根本在于思想政治教育從教育者傳遞至被教育者之間的場域如何劃分,應該包括哪些要素,不包括哪些要素,哪些要素應該獨立,哪些要素可以合并,正是對這些問題的不同見解衍生出各種觀點。要素研究至今40余年,已經形成了定式,需要挖掘出新的視角、依據和觀點,從而推動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問題研究的創新與發展。

      二、思想政治教育要素新論

      關于“要素”的探討一向頗具爭議,對“要素”的不同解讀會形成不同的要素論。從一定意義上說,上述學說中的“要素”是實體要素,這些要素像是一塊塊拼圖,通過互相匹配拼成一幅思想政治教育整體圖景。這種分析方法是從思想政治教育的“物理結構”來分析其中的構成要素。我們擴寬思路,“要素”亦可以理解為核心范疇、核心內容,是流動于思想政治教育整個過程的因子。從思想政治教育的虛體要素入手,分析其中那些并非以物質形式呈現的要素,不失為一種新的闡述視角。這種分析方法是從思想政治教育的“化學結構”來分析構成要素。相較上述實體要素,虛體要素更為隱性,不易察覺和掌控,但是這些要素也是貫穿于思想政治教育之中,影響著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的重要因素。從這個角度說,作為實踐活動的思想政治教育主要包括政治要素、思想要素、經濟要素、文化要素等方面。

      1.政治要素

      思想政治教育的政治要素指的是思想政治教育在國家政策與法律法規的指導和制約之下,形成的政治立場、政治素養、政治文化等方面的要素。政治要素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核心,是思想政治教育最鮮明的底色,政治要素是評判不同國家、不同政體思想政治教育性質的標尺。政治體制決定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立場。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一種階級性的實踐活動,本質上是服務于政治體制的政治教育,是一種政治性工具。

      因此,國家的政治體制從根本上決定了思想政治教育的立場,決定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服務對象,決定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任務。簡單地說,思想政治教育與政治體制的關系可以分為三層:從屬于政治體制(ofthepoliticalsystem),即思想政治教育的性質由某一特定政治體制決定;依托政治體制(bythepoliticalsystem),即思想政治教育是由某一特定政治體制實施的;維護政治體制(forthepoliticalsystem),即思想政治教育以維護某一特定政治體制為目的。

      因此,政治體制對思想政治教育進行政治定位,從根本上決定了思想政治教育為誰培養人,培養什么樣的人。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一種特殊的人類實踐活動由來已久,自有人類開始就產生了各種形式的思想政治教育。中國封建時期的思想政治教育是極具封建色彩的政治教育,它為維護政權統一而服務,通過輸出君權至上、天下一統的價值觀,使得人民牢牢附庸于封建政治體制。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思想政治教育,服務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堅持人民當家作主,為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國家長治久安而努力。由此可見,政治體制的變革引發思想政治教育政治方向的改變。政治素養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培養重點。政治素養指的是個人在社會實踐中和處理各類問題中所體現出的政治知識、政治立場、政治品德等內在 品質。政治素養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靠后天習得而成,其中思想政治教育是最為有效和直接的途徑。

      政治素養以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為依托,貫穿于思想政治教育之中:一方面,教育者的政治素養可以通過思想政治教育傳遞給被教育者;另一方面,被教育者的政治素養可以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得到提升。政治素養在教育者與受教育者之間傳遞,在他們對于問題的交流、互動甚至爭辯中,實現政治素養的雙向增強。一般來說,教育者的政治素養應高于被教育者,這樣才能保證政治素養的正向傳遞。教育者與被教育者之間政治素養的差別正是思想政治教育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受教育者的政治素養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培養重點。在全球化、多元化的當今時代,多元價值觀和思潮沖擊著我國青少年的價值體系,他們年齡較小,思想狀態、價值觀還沒有穩定,很容易受到不良思想的影響。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實施可以幫助他們增強辨別能力,并形成正確的政治素養,在理論和實踐上表現出新時代青少年應有的政治知識和政治能力。政治文化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文化底色。一個社會的政治文化“是一個政治體系的集體歷史和現在組成這個體系的個人的生活歷史的產物。它植根于公共事件和私人經歷,體現一個社會的中心政治價值。”[25]政治文化具有意識形態性,體現了一個國家的價值觀和精神追求。中國政治文化為思想政治教育打下了文化底色,并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核心價值體系的內核。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核心內容之一,貫穿思想政治教育全過程。隨著互聯網和通訊技術的迅猛發展,各種文化、思潮、價值觀相繼涌入,當代中國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多元文化景觀,深深影響著當代人的思想發展,也干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進程。思想政治教育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輸出正確價值觀,樹立道德規范,培育法制觀念,引導人們在對與錯、是與非中做出正確判斷和選擇。在這一點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個體調節認知能力、調控負性情緒、規范自我行為的基本價值準則,是培養大學生健全人格、健康情感、積極心理的重要價值遵循。”[26]因此,思想政治教育作為傳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最為正式、重要的形式,必須始終將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重要內容和重點任務,不斷增加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比例,通過思想政治教育促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知行轉化。

      2.思想要素

      思想政治教育的思想要素指的是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主要涉及到的思想方面的要素,包括思想態勢、思想狀態,以及思想政治教育的思想根基,即馬克思主義。思想政治教育是針對人開展的政治教育,特別是對人思想的改造、深化、提升,是政治領域的思想教育和思想領域的政治教育。思想要素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思想態勢影響思想政治教育的灌輸方向。思想態勢是思想政治教育中不易被察覺的要素,被教育者是否認可教育者和思想政治教育,很大程度上受到思想態勢的影響。如果教育者的思想高度無法保證,很容易使思想政治教育在被教育者眼中變為一種常識普及教育。特別是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使人們獲得信息的途徑更加多樣化,思想變得更加多元化,各主體成為扁平的、互動的交互主體。

      青少年思維活躍、學習能力強、掌握信息快,可能擁有全面的信息資訊、強大的知識儲備,因而形成了較為成熟、穩固、完備的思想體系。如果思想政治教育者的信息和知識儲備不夠完善,那么受教育者與教育者在思想態勢上就形成強與弱的力量對比,極有可能阻礙灌輸的順利進行,甚至出現反向灌輸的情況,原有的教學模式和教學機構就會受到威脅和挑戰。

      要想維持原有政治價值觀的正向灌輸,必須確保教育者處于思想高勢,在知識儲備、理論功底、政治素養等方面具有一定優勢。這就要求教育者不斷更新信息知識,夯實理論基礎,拓寬學術視野,在教學科研的路上不斷精進。思想狀態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關注重點。受教育者的思想狀態始終是思想政治教育關注的重點,思想政治教育著力于思想上的建設,力求穩定思想狀態,凈化思想認識,提高思想覺悟,提高思想境界,使個人思想上升到國家民族層面,克服思想認識上的片面性和偏執性。中國青少年作為肩負民族復興歷史重任的社會主體,其思想狀態對國家發展至關重要。

      3.經濟要素

      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種實踐活動,也是一種生產活動和經濟活動。社會經濟形態決定和制約著社會的經濟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決定著整個社會的面貌和上層建筑,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上層建筑的一部分,也受到社會經濟形態的決定性作用。上層建筑對經濟具有反作用,因而思想政治教育所具備的經濟價值又會反過來促進經濟生產。同時,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一種實踐活動需要一定的經濟支持,例如自然資源、技術投入、資金投入、人力資本等等。因此,經濟要素在思想政治教育中表現為起決定性作用的社會經濟形態,以及思想政治教育的經濟價值。在思想政治教育實踐中,經濟要素是不易察覺的,但卻是一種根本性存在,沒有經濟要素的支撐,思想政治教育無法有效實施。

      4.文化要素

      思想政治教育的文化屬性決定了思想政治教育蘊含豐富的文化要素。文化要素是思想政治教育中的文化內涵以及文化功能。文化要素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思想政治教育實施的有效性。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一種形而上的意識形態教育,需要借以形而下的具體形式來實施,文化作為一個國家和民族共同保有的歷史印記,其多樣的形式和豐富的內涵更加貼近人們生活,更容易走進人們心靈,能夠極大地增強思想政治教育的功效。文化內涵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內容。思想政治教育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印記,主要包括馬克思主義文化、中國傳統文化以及革命文化等。

      思想政治教育反映了先進文化的核心價值觀,這種文化價值觀通過思想政治教育傳遞給被教育者,滿足精神文化需求,提高思想道德水平。這種教育的過程,不僅僅通過教育內容,還通過教育者的言傳身教,也就是他們自身也承載著一定的文化價值觀,這種軟性的、隱形的文化要素也蘊含在思想政治教育之中。思想政治教育作為傳承文化的重要載體,其內容體現了豐富的文化意蘊。文化為思想政治教育提供豐富的教育素材,不僅包含精神文化,還包含道德觀念、思想理念、品質素養等等,這些都是思想政治教育需要傳遞的重要內容。

      這些內容經過思想政治教育的傳播,為被教育者所接納、吸收,進而優化自身的價值觀念、品行修養、道德情操等,內化為自身的人格,成為影響人們的思想行為和日常生活的強大力量。同時,思想政治教育經常借助文化教育的形式以達到更好的效果,電影、音樂、戲劇、展覽等都是思想政治教育在具體實施時常用的手段。這些文化符號所承載的文化意蘊貫穿整個思想政治教育過程,成為流動其中的文化要素。特別是近幾年,各種形式的思想政治教育實踐積極開展,紅色文化資源成為思想政治教育的源頭活水和生動教材,發揮了積極、正面的教育作用。

      政工師論文范例: 新常態下國有企業黨建思想政治工作的加強與創新

      相較于傳統思想政治教育要素論,關注虛體要素意在打通思想政治教育各個環節,從整體上審視和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無形要素融于思想政治教育實踐中,延申擴展,彼此配合,充實著思想政治教育的內涵,影響著思想政治教育的實施,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對思想政治教育要素的解構與建構中,我們得以更清晰、更深入地了解思想政治教育,從而推進思想政治教育要素問題研究的創新與發展。

      參考文獻:

      [1]陸慶壬,丁榮生.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86:116.

      [2][3]王禮湛.思想政治教育學[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1989:172,214-215.

      [4]陳萬柏.思想政治教育載體論[M].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15.

      [5]陳萬柏.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3:157.

      [6]王升臻.關于思想政治教育基本要素的再思考[J].長春工業大學學報(高教研究版),2008(1):99-101.

      [7]陳義平.思想政治教育學原理[M].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08:217-218.

      [8]金鑒康.思想政治教育學[M].北京:水利電力出版社,1987:21-23.

      作者:張夏蕊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