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l9r9"><address id="ll9r9"><nobr id="ll9r9"></nobr></address>
<noframes id="ll9r9">
<noframes id="ll9r9"><form id="ll9r9"></form>
    <em id="ll9r9"><form id="ll9r9"><th id="ll9r9"></th></form></em>
    容易發表/成功率高的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hz2326495849@163.com

    推薦論文

    山東沂南畫像墓出土《行儺驅鬼圖》中的形象考辨

    時間:2020年11月14日 所屬分類:推薦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行儺驅鬼圖》是出土于山東沂南畫像墓中的畫像石,上面雕刻的儺儀形象是目前發現實物雕刻中刻畫形象最集中的畫像石,畫面集中反映了方相氏帥率十二神獸(儺神)驅鬼逐疫的盛大場面,反映了漢代的儺事活動的興盛景象。 為了探尋漢代儺祭的真實景象,前

      摘 要:《行儺驅鬼圖》是出土于山東沂南畫像墓中的畫像石,上面雕刻的儺儀形象是目前發現實物雕刻中刻畫形象最集中的畫像石,畫面集中反映了方相氏帥率十二神獸(儺神)驅鬼逐疫的盛大場面,反映了漢代的儺事活動的興盛景象‍‌‍‍‌‍‌‍‍‍‌‍‍‌‍‍‍‌‍‍‌‍‍‍‌‍‍‍‍‌‍‌‍‌‍‌‍‍‌‍‍‍‍‍‍‍‍‍‌‍‍‌‍‍‌‍‌‍‌‍。 為了探尋漢代儺祭的真實景象,前往沂南畫像墓博物館,對雕刻畫像進行詳盡分析比對,理清了當中各人物、圖案刻畫的寓意,為今后儺文化的研究者提供歷史淵源上的佐證。

      關鍵詞:行儺驅鬼圖; 畫像石; 儺神; 方相氏

    藝術設計研究

      《行儺驅鬼圖》是在山東沂南東漢晚期大型墓室石刻畫像墓中出土的。 此墓位于山東省沂南縣北寨村,1954年由華東文物工作隊和山東省文管會聯合發掘。 關于此墓營建的年代,曾有學者論證為魏、晉時期,1956年出版的《沂南古畫像石墓發掘報告》推定為東漢末年靈、獻之際,現在文物考古界大多定為東漢末年。 墓主姓名無考,從墓室規模和畫像內容推測,可能是一位兼有大量土地的高級官吏,或為將軍。 墓中畫像石共42塊,圖73幅,分墓門、前室、中室、后室。 此幅《行儺驅鬼圖》是前室的第8幅,位于漢墓前室的梁額上[1]。

      一、畫像石的內容

      為了詳實地了解畫像石的真實全貌,本人親身前往臨沂陳列館參觀了“山東漢畫像石藝術”,親自看了這幅拓片,文物工作者定此幅題目為《行儺驅鬼圖》,畫像石為橫長開布局,上下邊在三角形框內,上邊如幔帳橫幅,下邊為虎豹形獸面和三角形花卉裝飾,中間部分為全畫主題,畫像全部細線刻制,略剔淺底。 這幅畫面主要表現為漢代宮廷方相氏舉行大型行儺儀式的驅鬼活動。 刻畫再現了漢代宮廷方相氏和十二神獸的狂舞、驅鬼的盛大場面,以及各類奇禽、神獸、靈異、花朵等,場面龐大和熱烈,是一幅漢代行儺的最具體而壯觀的圖畫。

      前室北壁橫額畫像縱50厘米,橫284厘米,減地平面線刻。 刻奇禽、異獸、神怪。 左起為:翼龍、馬首異獸、長冠禽、五人首儺神、虎首魚、儺神和雙人首蛇、倒立儺神和雞首鳥、奇禽和儺神、持刀儺神和人首鳥、人首魚身儺神和獨角獸、儺神和交頸二小禽,朱雀、玄武、儺神和四足禽、三頭鳥和蹲踞儺神、飛虎、儺神和甲蟲、虎首唧蛇和蹲踞儺神、四人首連體禽和持盾儺神、雙人首鳥、持戟而立的虎。 畫面有方相氏與12位怪異裝扮的儺神,下面把畫像從左至右每個圖案具體形象作詳細的分析。

      (一)畫面最左邊是刻畫一條立著行走的龍,頭頸彎曲,龍頭彎下,張嘴如孔,頭頂有長角,前爪持一長形盾牌,前右爪荷 戟,胸部左右有短翅,身上有交叉網四角形龍鱗,下部后兩足作行走狀,后臀有卷曲向下的長尾,頸部與下腿部均有毛。

      (二)龍后面有一奔跑回首的梅花鹿,胸后有短翅,鹿尾后上翹,頸部和頭頂有毛。

      (三)鹿下有一扁圓形頭的昆蟲,雙目圓睜,頭上有彎曲的觸角,短腿奔走,尾部有寬形展開的扇羽。

      (四)鹿后上方有一儺神(怪),頭部龐大似戴假面,嘴部大張,上下露尖齒,幾乎占整個頭部的三分之二,眼睛暴目,二目中間及左右均有豎紋。 頭頂戴三尖冠,左右有毛如耳劍,三尖冠上部有五個人頭。 上肢從頭部左右長出,似有甲胄,右手上肢彎曲,手持短劍。

      左手平伸,握一較長利劍。 左右上臂下均有長毛。 胸部赤裸,胸乳肚臍外露。 下肢作騎馬蹲襠式,右腿蹲踞,左腿伸出,大腿部有踞裙和甲胄,尾部有四縷長毛,赤腳有力。 整體形態似兇猛巨人和猛獸,手舞足蹈地騰跳姿態。 此人為首,應是方相氏帶領后面的儺神作驅鬼的儺儀。 漢代儺儀已十分具有規模,在狂呼追遠的震撼人心的歌舞中,令人頭暈目眩的氣氛,使人在迷魂失神的幻覺中,造成人神的交感,達到驅妖逐鬼魍魎的效果。

      (五)儺神下邊有一《虎首奐身》神魚,魚身下有六鯺足,魚身有魚鱗,作慢步行走狀。

      (六)向右有一儺神,左上肢直伸,右上肢彎曲,頭部被左臂擋了一半,頭戴冠,左右有毛,上臂穿甲胄,臂下有毛,側胸有短毛,左腿高抬上揚而奔跑狀,右腿下蹬作奔跑狀,下肢大腿穿甲胄,腿部長毛,此為第2個儺神(怪)。

      (七)其下有一“雙人頭蛇身神人”,頭部兩邊均有長毛上揚,頭戴冠帽,頸部有衣領,蛇身有網狀紋飾,細尾,昂首向前移動狀。

      (八)向右上部有第3個儺神(怪),其動作為俯身向下沖的姿態,頭如虎豹形,旗下有兩束長毛,二目怒視,張口露齒,左右兩頰長毛,頭頂長短耳,兩上肢張開,小臂彎曲,五指張開如欲擒下面的公雞,上臂甲胄長毛。 背部穿鎖甲,脊椎中間有圓扣,圓扣兩邊有倒八字雙勾紋飾,下裙如甲裙,后有三縷長而無雙臂。

      (九)下部有一“神雞”,頭戴官帽,尖嘴、展翅、挺胸、臥爪,后有長尾彎下挨地。

      (十)右上有一飛起的“神雞”,已經展開翅膀向左邊飛去,頭戴官帽,頭左右有須。

      (十一)神雞下部有一“儺神”,與第3個儺神(怪)造型相似,大頭,怒目張大口露齒,作大步向前奔跑狀,右手揮舞持齒狀刀,右手持一大弓,伸直手臂作射箭狀。 此為第4個“儺神(怪)”。

      (十二)右邊有一“儺神”,姿態、畫面與第一神相似,只是無冠戴假面,胸有短毛,為第5個“儺神(怪)”。

      (十三)“儺神”下有一“神鳥”,頭戴高冠,肩部有長毛,平身慢步狀。

      (十四)右上有一懸空的大人頭,頭戴高冠,上左右有毛,濃眉大眼,嘴上有上揚的長須,張口如假面,頭后有翅,一支上臂伸向前方,手持斧鎖,向左方前沖狀,此為第6個“儺神(怪)”。

      (十五)第7個“儺神(怪)”,造型與前者相似,大頭怒目,大口露齒,如戴假面,頭頂雙角、左右有長毛。 左肢平伸,右臂彎曲如托假面,頜下有長毛,腹部凸圓,下肢大邁步,前弓后蹬,上臂、大腿均穿甲胄。 大腿和上臂均長毛,跨襠下有三縷長毛。

      (十六)以上兩儺神(怪)下有兩支神獸,其一為“獨角獸”,有犀角、短翅,前蹄抓地,向前猛低,右后蹄翅起。

      (十七)其下,有兩只鴻雁張口鳴叫,雙頭交頸而立。

      (十八)右幅后上邊有一朱雀,展翅尾‍‌‍‍‌‍‌‍‍‍‌‍‍‌‍‍‍‌‍‍‌‍‍‍‌‍‍‍‍‌‍‌‍‌‍‌‍‍‌‍‍‍‍‍‍‍‍‍‌‍‍‌‍‍‌‍‌‍‌‍。

      (十九)其下有一似龍蛇盤繞一玄武“龜”,龍蛇長身反繞在龜的脖頸上,龜頸昂起,龜頭似龍頭,左右有須,怒目露齒,一爪伸出,一爪向上翹,龍蛇頭返回,與龜頭相對,身體交繞在一起,蛇尾彎曲向上,尾部如下翻水紋的裝飾效果。

      (二十)右后上邊是第8個“儺神(怪)”,伸臂側立而舞,口銜一長管,上肢及背后均有長翅,右上肢彎曲,手掌向上,左腿高抬,下肢前奔,右腿向后彎曲,騰起奔跑狀,大腿穿豹紋短褲,腿下有毛翅。

      (二十一)其下有一神禽,人面鳥身,頭上生毛,頭側有毛,頭下有翹起的長胡須,鳥身有翅有虎紋,鳥尾有四支短尾,鳥身下有四支動物短腿在向前行走狀。

      (二十二)右后上邊出現一神禽,人面鳥身,人面如老者,方眼長嘴,頭上長出三支鳥頸,上面生三個鳥頭,禿尾如鶉,身上有翅,胸前有毛,鳥腿一前一后在行走中。

      (二十三)神禽下有一“儺神(怪)”,與第1個儺神姿態相似,作蹲踞狀。 頭部龐大如戴假面,頭上有角,左右有須,怒目,大嘴露齒,右臂向右伸出,左臂向下,手腕向內彎曲,上臂穿甲胄,胸部中間有三層短毛,胸左右有肋紋。 兩腿作騎馬蹲當式,上腿穿豹紋短褲,臀下有三縷長毛,小腿也有短毛,這是第9個儺神(怪)。

      (二十四)其后右上有一神虎猛獸,虎頭怒目圓睜,張大口如吼,頭部左右有毛,背上有長翅向前彎勾,前兩腿騰空向前跳躍,虎爪又呈偶蹄上肢后有毛,虎身上部是箭紋,下部為虎毛紋,后腿用力蹬奔,尾后是馬尾,不是虎尾。

      (二十五)其下有一猛虎神獸,頸頭昂起,怒目,張大口露齒,頭頸后有長毛向后,虎身左右有翅,身上虎紋,前兩腿騰奔狀、偶蹄,后腿右肢向前奔走,左肢向后抬起,尾部為馬尾狀。

      (二十六)其后有一“儺神(怪)”,作側前奔狀,頭部為龍首假面,上肢前后甩開,臂下長毛,上臂有豹紋甲胄,軀干全部短毛。 左腿抬起向前奔騰狀,右腿向后奔跑,大腿短褲為豹紋。 此為第10個儺神(怪)。

      (二十七)其下有一小甲蟲如蟞,左右有毛,姿態如立起向上看,背上有“非”字紋。

      (二十八)向右后下部有一“儺神(怪)”,作蹲踞狀,大頭如假面虎頭,頭頂左右有短角,怒目,張大口露齒,左右看向上飛揚的長毛,領下有長胡須。 上肢右臂彎曲,手掌向上,左臂向下彎曲,小臂與手扶在左腿膝上。 腹部凸起,臍上有兩層短毛,肋部有浪花紋。 下邊雙腿張開,大腿穿豹紋短褲,小腿彎曲成騎馬式,臀部有四縷長毛,此為第11個“儺神(怪)”。

      (二十九)其上部有一懸空虎頭儺神,頭上有雙身,中間有尖毛如冠,立眉方眼,鼻頭鼻翼如品宇圓形,頭額左右有兩撇長胡須,面頰左右有長形龍身從牙齒內穿過被咬住,右邊為龍頭彎向虎頭,左部為龍尾反彎向虎頭。 此為第12個儺神(怪)。

      (三十)與虎頭儺神平行的右邊,有一“四人面”的神物,頭戴官帽,人面,表情平穩,左右頸上均有長毛向上飛揚。 兩頭上下、左右相對形成十字形,中間呈花朵狀。

      (三十一)其下有一側身“儺神”,頭部殘破,只有兩角及須毛,雙手舉長形盾牌,臂下有卷毛,軀干有短毛,左腿抬起臀部長毛,上腿穿豹紋短褲,此為第13個“儺神(怪)”。

      (三十二)其后有一神鳥,雙人頭鳥身,人頭戴官帽,面部表情平板,左右頭部有須毛上揚,鳥身有翅,鳥腿直立不動。

      (三十四)最右邊為一向后的“立虎”,虎頸向上彎曲,虎頭略低,張口如吼,前右爪持鉤鑲,兩頭有鉤,中間為鑲,此種武器推鑲、鉤引均可。 前右爪托一帶纓的戰戟。 虎胸部挺起,身體直立,下爪一前一后作奔走狀,虎尾彎曲垂后,虎身毛紋清晰、動作生動,可能為訓練過的老虎表演[2]。

      二、畫像石中雕刻的形象分析

      從以上介紹的形象來看,共33個圖案形象,其中有13個“儺神”的形象。 畫面上第一個儺神應該是“方相氏”,古代記載方相氏是驅疫避邪之神像,掌蒙熊皮,黃金四目,戈擊四隅,驅鬼的開路先鋒,兇猛之極,面貌猙獰,這個形象歷代不斷演變,從此幅“行儺驅鬼圖”中,第一個儺神形象,應為方相氏率領的十二神獸儺神,他們張牙舞爪,形似猛獸,古代記載這十二儺神,都是各種神獸演變而來,其中從虎神演變而來的有三個:

      (1)雄伯“虎”。 (2)強梁也是虎變。 (3)錯斷是“虎形獸”演變的。 第二種從猿猴、拂拂、猩猩演變成儺神的有三個:(1)甲作。 (2)胇胃。 (3)騰簡。 第三種從蛇變儺神有兩個:(1)委隨。 (2)騰根:騰蛇。 從鳥禽變儺神的有兩個:(1)伯奇:“鵙鳥”變。 (2)祖明:“朱雀”演變。 從犬演變的有“窮奇”,從蟾蜍演變的有“攬諸”。 以上是方相氏率領的十二神情況。 從《行儺驅鬼圖》畫面上所刻畫的十二神,都是身貫甲胄,揮動各種武器,作沖殺驅鬼、避邪之狀態,他們沖殺在種種奇禽、神獸之中,嚇得它們四分五散之狀態。 在古代有各種禽獸演變的厲鬼和兇邪,如:兇、虎、魅、咎、不祥(不吉利的兇煞)、夢(種種惡夢兇兆)、碟死、寄生、觀、巨、蠱等鬼魅,都需要方相氏率領的十二儺神去掃除[3]。

      這幅出現在沂南漢代畫像上的《行儺驅鬼圖》,是一幅儺神驅鬼最完整、最具體、最成熟的驅鬼儺儀的畫像,是十分罕見而珍貴的歷史見證。 從畫像上看,一幅漢代儺儀驅鬼熱烈場面,再現于畫像中,領頭的方相氏高冠五首、長須,手持利斧,率領其后的十二儺神,他們形似猛獸,身貫甲胄,揮動各種武器,把各種禽獸、鬼魅打得上下逃散,十二神戴著大型的假面,張口露齒,狂呼怒吼,奔走驅邪,從內到外,清掃四隅,追趕打鬼,隊伍龐大,是一場打鬼、攆鬼、儺儀大行動最生動的描繪。

      漢代是一個比較寬松的社會,民俗、民藝發展很快,巫、儺盛行,厚葬盛行,前面所介紹的漢畫像內容,基本都是民間藝人自行創作的,他們把歷史傳說、神話故事,包括《山海經》上的內容,都按照他們自己的理解去描繪,刻畫在畫像石上,并不都是按照歷史正宗或統治者上層的指示,而是藝人們自發地去理解去創造,例如對“方相氏”的形象,十二神的形象,總的氣勢兇猛、猙獰有了,具體的刻畫全憑民間藝人任意發揮,例如在山東沂南漢畫像墓的前室北壁正中,有一幅《儺神》圖豎幅,四邊用云紋圖案作框,中間刻畫一神人,頭戴虎頭面具,二目圓睜,張大口上下露齒,左右耳部有向上的劍毛,頭頂戴鞍劍冠,中間立箭矛,右臂彎曲,手持短劍,右臂伸直握短劍。

      胸部及上臂下均有長毛,腹部穿網狀甲,大腿中間穿三角形護甲,兩腿略弓而站立,大腿穿甲胃,大腿兩旁有三縷向上揚起的長毛,兩腿中間立一豎形盾牌,下肢小腿長短毛,兩腳左右平站,左右兩腳的大腳趾都夾有兩把向上直立的短劍。 在儺神下部有一條長龍,反轉纏繞著一支玄武龜,龜頸部向右伸長,頭部似張口,二眼圓睜。 右爪伸出掌部彎回,左爪在下伸長,被龍體掩住,下爪斜伸,后露短尾,龍頭下彎,頭部與龜頭相對而吼。

      整體形象左環右轉,十分生動,特別是龍尾在最下部環一大圈而甩向上部,十分有力量,藝術夸張,生氣十足,可見漢代民間藝術家功底之深厚。 在“儺神”的上邊刻畫有一正面而立的“朱雀”造型,頭部呈正三角形,二目左右向上微挑,嘴部呈正三角形下垂,頭頂左右有兩尖耳,頭頂有三支大羽毛作裝飾。 細頸下有正棗核形身體,左右有兩鳥腿,下肢兩條細腿,鳥爪張開而立,尾部有向左右張開三縷弧形的羽毛‍‌‍‍‌‍‌‍‍‍‌‍‍‌‍‍‍‌‍‍‌‍‍‍‌‍‍‍‍‌‍‌‍‌‍‌‍‍‌‍‍‍‍‍‍‍‍‍‌‍‍‌‍‍‌‍‌‍‌‍。

      朱雀背部展開美麗的翅膀,如起飛的狀態,有靜中有動的氣勢。 畫面三件造型充滿空間,上下呼應,把下邊的青龍、玄武,中間虎面為白虎,上面的朱雀,組成漢代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與儺神和方相氏的形象組合一起,又十分協調、十分吻合,可見漢代民間藝術家的大膽、獨創,起到儺儀驅邪鎮鬼的象征作用,又是一幅裝飾性很強的藝術品[4]。

      西晉史學家司馬彪記載的儺儀的整體結構:它有一個“先猖→后儛→再驅疫”的簡單情節,整個儀式就是一出雛形儺戲[5]。 即:開始,由太監中的藝人中黃門帶領120名侲子倡(似唱非唱,似說非說)“十二獸吃鬼歌”,接著是“方相與十二獸儛”(請注意:這是帶單人旁的舞字,強調的是其表演成分)。

      中國戲劇史專家任半塘《唐戲弄》一書說:“漢制大儺,以方相斗十二獸,以斗始,而以舞終。 ”斗,是鎮服十二獸的過程,令其改惡從善; 舞,是方相率領十二獸和120名侲子,在宮中一間一間房子地趕鬼出宮[6]。 120名侲子們各自手搖撥浪鼓(鼗鼓),鼓聲和人的呼號聲,驚天動地,聲勢十分浩大,從而達到驅除鬼疫的效果。 山東沂南畫像墓中出土的《行儺驅鬼圖》再現了西晉史學家司馬彪記載的儺儀的整體結構的核心內容。

      三、墓葬中相關聯的雕刻圖案

      在山東沂南畫像石墓的中室東壁的橫額上,有一幅《舞樂百戲圖》,從左至右,在畫面上描繪了四部分民間雜技表演活動,隸屬儺事的延伸節目,是儺祭后用來娛人的節目。

      第一部分在大型槌鼓的伴奏中,一排五個觀眾,在觀看三個藝人的雜技表演,一個在表演“飛劍跳丸”,兩手耍弄著四把寶劍上下翻飛,而兩腳還在四個圓球上(丸)跳躍。 第二個雜技藝人,在七個圓盤似的鼓上跳舞,邊跳邊踏邊踩出鼓點聲。 第三個藝人叫“頂竿戲”,一人頭頂上立著一個十字形的木桿,做出各種姿態的表演。 這種民間雜技流傳至今,在各省的廟會上,節日的“社火”上,有的叫“揹竿”,把十字木竿插在表演者的腰帶上,上面橫竿上有小孩子表演。 有的叫“抬竿”,是兩個人的立竿上架一橫竿,孩子們在橫竿上表演。

      第二部分是“樂隊”有擊鼓的、吹排蕭的、擊饒的、吹填的、彈五弘琴的、吹笙的、擊鐘的、擊磐的,十分齊全。

      第三部分是“魚龍曼衍之戲”,其中有魚戲、雀戲、豹戲等,這些形象都是裝扮起來的,這些在漢代都是出自民間,由藝人表演,在廟堂、廣場等節日演出,這些民間儺儀表演,一直流傳到現在。

      第四部分是“戲車”和“馬戲”,中間有用馬裝扮成的“大戲車”,車上裝有高高的楗鼓,鼓頂端有小孩子做各種柔術表演。 馬戲更是很普遍的表演,至今雜技中還有馬術的表演。 漢代的“百戲”十分發達,絕大部分來自民間,至今在全國各地的節日、廟會都有村民們自己組織的社火隊、武術隊、地戲隊、儺舞隊等經常演出,而且是代代相傳,長年不斷。 在中國歷史上,民間藝術的發展最突出的應該是漢代和宋代,《漢書·武帝紀》說:“元封三年春,始作角牴戲,三百里內皆來觀”,可見當時群眾的民間藝術表演之規模。

      在漢代最發達莫過于“百戲”,其中包括了民間的雜技,其中最普遍的有:疊案、跳丸、沖狹、飛劍、旋盤、弄瓶、雀戲、幻術等,其中多與儺儀中的歌舞、假面有關而逐漸發展的,例如角牴戲、龍舞、斗牛、大雀戲等,山東沂南畫像石中的“魚龍曼衍”“大雀踆踆”等,都是民間藝人戴假面裝扮起來的。 后來出現了“巫術”,與西域幻術結合起來,西域人擅長吞刀吐火,女巫能使“流光電發”千變萬化,不可窮極,其實是在儺神、請仙驅鬼去邪發展而來[7]。 在《漢書·禮樂志》中所稱為“象人”的表演,裝扮成魚蝦精、獅虎豹、魑魅鬼神,由巫師請出神靈“氐人”幻人與鬼神搏斗,最后取得勝利而結束,這種儺俗、儺藝、儺儀在歷史中不斷演化而發展。

      藝術方向評職知識:藝術設計專業可以評什么職稱

      結語

      山東沂南畫像墓中出土的《行儺驅鬼圖》主要表現為漢代宮廷方相氏舉行大型行儺儀的驅鬼活動。 刻畫再現了漢代宮廷方相氏和十二神獸的狂舞、驅鬼的盛大場面,以及各類奇禽、神獸、靈異、花朵等,場面龐大而熱烈,是一幅漢代行儺的最具體而壯觀的圖畫,其反映出當時漢代的社會文化多元化的典型特點。

      《行儺驅鬼圖》是一幅儺神驅鬼最完整、最具體、最成熟的驅鬼儺儀的畫像,是十分罕見而珍貴的歷史見證。 《行儺驅鬼圖》與同墓中的《舞樂百戲圖》互為關聯,對此圖的解讀,也就能縱觀漢代的舞樂百戲興盛與民間對生死觀的認識。 另外,通過對這幅漢畫像的解讀,于當今儺文化的研究也有著一定的幫助,為后來研究該領域的學者提供可參考的圖文資料。

      參考文獻:

      [1]崔忠清.山東沂南漢墓畫像石[M].濟南:齊魯書社,2001:18-19.

      [2]王今棟.儺的秘密[M].北京:西苑出版社,2012:172-179.

      [3]李霞.儺面具的美學審視——以湘西儺面具為例[D].湖南:吉首大學,2012.

      [4]丁淑梅,黃仲敏.咒烏、咒偶與舞——四川九寨英格村白馬藏人儺戲小議[J].浙江藝術職業學院學報,2018,16(01):48-54.

      [5]劉振華.試析儺禮中方相氏的地位嬗變[J].東北師大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4,(01):76-80.

      作者:許平山1 顏 妍1 羅 昊2

    亚洲AV片劲爆在线观看